8BTCCI: 11449.94 +0.03% 8BTCVI: 5309.94 -0.33% 24H成交额: ¥4014.68亿 +3.02% 总市值: ¥16126.36亿 -0.07%
巴比特专栏 | 探究各式区块链殊途同归的方向所在:治理

巴比特专栏 | 探究各式区块链殊途同归的方向所在:治理

风青萍 发布在 区块链 95977

自从比特币自带着金融属性,携带着货币使命,从极客社区进入社会主流领域,就很不轻松地面临人性的博弈,被迫不断转向,也暴露出重重问题。后起之秀,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显神通,推陈出新,按照完善缺陷,满足需求的宗旨,尝试着各种技术创新,社区运营,共识机制等。 区块链图片

诚然,当下的区块链发展,除了亟待监管政策的暖化和统一,也迫切需要解决一些肠梗阻技术难题,还需要一些未来数字世界的底层基础设施,譬如公链基础设施,让原子世界能无缝进入比特世界,有形和无形的资产皆可上链;也需要各链之间的资产和信息能自由而安全地流淌,实现一个人类梦寐以求的自由世界;还需要分布式的存储,让数据有一个安全而不可控制的容身之处,可以避免巴黎圣母院的悲惨世界;在一切皆可溯源的链上,尚且还渴望保留一丝个人的隐私,由此而引发的隐私技术。

如果我们拘泥于这些技术的窠臼,难免陷入管中窥豹的片面。这些技术的完美解决,有利于促进区块链行业的快速发展,自不必论,不过,拨云见雾,站在未来看现在,风青萍认为,要使区块链顺利健康发展,比技术发展维度更高的视角,应该是治理问题。

如果把区块链网络看做一个庞大的帝国,不论用王道抑或霸道,用儒家抑或法家,建立常态机制,维持并持续扩大网络的生命周期和影响力。本质上是抓住核心问题,那就是让治下的平民乐在其中,迸发活力,朝着有益网络的共同方向前进。

这当中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就是人性问题。人性其实也不复杂,如同亚当斯密的观点,是私欲推动了社会的进步。不过,私欲如同滚滚洪水,引导不好就变成了洪水猛兽,引导好了就会汇集成创造历史的力量。如果利用这股力量来做恶,便是大奸大恶,来泽被苍生即是先贤圣哲。

区块链网络的核心问题,便是如何引导私欲,统一方向,奋发有为。这也并无新意,管理的最高阶层一直是人力资源的管理。不过,区块链让管理迭代成治理,公司进化成社区,自我升华成无我,奖励更新为激励,利用蜕变为协作。

众所周知,区块链网络分别是由旷工(记账人)、开发者、持币者三方鼎足而立。健康平衡的状态当属三者既相互监督又彼此协作,既存在分歧又使命统一,犹如人的一体两面,阴阳平衡。

如果治理失序,导致一家独大,就会如同古代帝国,君权或者滑向文官集团,或者滑向宦官集团,或者滑向宫廷集团,不一而足。无论哪一种产生的后果殊途同归,都会促使帝国在错误的道路上一路疾驰,埋下覆灭的种子。中国古代千年史,从这个意义上说,就是治理失败,推到重来的不断重复。

本文试图从三个方面阐述并论述观点。

其一,区块链网络的分布式架构是治理问题产生的根源。

传统社会的架构沿袭集权制,讲究控制,强调管理,充满刚性色彩,流露出浓厚的权威仪式感。而天生异象的区块链显然是新新人类,其分布式的架构,突出地彰显出三民主义的基因,没有强权,没有霸主,彼此只能用平等的语言对话,而不能用命令的格式传达,只能呼吁彼此协作同生共死,而不能利益独享风险他担。

这就需要用和谐的治理形式来表达观点,输送利益,维护安全,谋求生存和发展。是谋求建立多边机制,而非双边机制,或单边机制。借用六祖坛经的语言,佛是众生,众生是佛。

分布式建立的去中心化,温柔的解读可以理解成多中心化,无限多的多,注重的是机会的平等,不过,机会的平等是建立在能力门槛的平等,地位的平等基础之上,去中心不是没有中心,而是寓意中心是时刻动态变化,没有终身制,谁都有机会上台,过把中心的瘾。

金刚经说,要无所执而生其心。分布式的网络正是不拘泥于任一个节点,任一个开发者,任一个投资者,随缘聚散,因势而成。空洞洞看似无物,其实包罗万象,因为没有分别心,众生平等之故。

这就决定区块链的网络中,必然且只能采用治理的模式。这是历史的必然,是新生事物的天然基因,好比渡海只能用船,登山只能靠杖一样。

联盟链和私有链,另当别论,严格意义上,好比猩猩和人类的区别,虽有部分相同的基因,却存在迥然的本性。

比特币从诞生起,便起因一个宏大的愿景,跨越国界,超越主权,覆盖全球,影响众生。用充满激情而大胆的想象力来预测,未来主流的区块链网络,甚至会有国家、地区、跨国集团,央企充当节点角色。最终崛起的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网络势必具备包藏类似联合国功能一样的雄心壮志。

其二、区块链网络的共识机制是治理模式的技术基础。

在共识机制的简短发展历程里,POW是其滥觞,随后POS、DPOS、LPOS、POI、BFT等各类创新共识机制层出不穷,各有所长,从概念验证阶段过渡到技术成熟阶段,困难仍旧不小,风险依然存在。不过,这些各执一词的共识算法,虽然各异,却拥有共同的目的和使命,那就是,致力于建立良好的治理顶层设计,完成网络的健康稳定的发展。用唯物辩证的语言表述,就是用何种方法引导人性的私欲,建立一个经济和命运的共同体。

不论是链上治理,抑或链下治理,是算法为上,抑或财富、影响力为上,或者杂糅的组合。形式上都是在某一个容易出问题的环节,加上一层保险,给与更上层楼的加持。如:POW+BFT组合,通过前者确定入选资格,通过后者确定上链的可靠。

选择的共识机制形式不同,如同走的路不同,必然导致未来的走向不一,可能潜伏的风险也不尽相同。资本主义道路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经济危机,专制主义可能会导致腐朽和剧烈冲突。现实社会中的各种政体模式,便为区块链网络的共识机制的抉择,提供了无数的实践案例,现实社会的危机,也折射出相对应的共识机制下存在的隐患。从这一点说,区块链天然携带经济属性,却必须要解决好政治问题才能生存和发展。

共识机制相互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没有完美的共识机制,核心在于是否能完美的践行。共同的使命和目标,是维护网络生存和发展。很多项目方认为,去中心化不是必须要追求的,和中心化一起,都只是购筑区块链网络的一种手段。风青萍再次否认这种观点,因为这抹杀了区块链网络的魅力,有着严重的投降主义倾向,和功利主义倾向。维护去中心化,是维护区块链网络安全的第一道屏障,其中意义,自不赘言。

各类共识机制如果践行的失败,导致的结局,殊途同归都是区块链网络的崩溃,不过,如同生病,显现出来的症状各不相同。譬如,POW会导致算力集中在大矿主手中,就像比特币和比特现金正在发生的那样,虽然现在没有人会怀疑大矿主会杀死网络,自毁长城。POS会导致发言权集中在富豪手中,就像曾经的点点币一样,开发者持有过多预发的币,让很多人对该网络的安全性信任大打折扣,望而却步。DPOS会导致托斯拉联盟的产生,这是人性的必然,时间会消磨一些节点的操守,暗箱作业的可能在一定的环境的诱导下,会高频出现。

以EOS的21个节点为例,EOS网络的安全性取决于21个节点的职业操守,如同一个高速疾驰的庞大的火车,负重的仅有2个轮子,经济体越庞大,越让人感到不安。即使我们丝毫不怀疑节点因为利益原因,不会自掘坟墓,不过,这就是一个潜伏的癌变基因,当生态系统免疫系统趋于临界值后,便会产生轰然倒塌的效果,届时,势必是一场灾难。站在这个角度而言,治理的成效决定着以EOS代表的公链的命运。

共识机制是网络未来治理的技术基础,其选择是关乎方向性的问题,选择了不同的共识机制意味着进入了不同的赛道。科学合理具备可操作性的共识机制的选择是治理成功的必备条件,而非充分条件。通过对共识机制的选择,可以看出创始团队的能力和价值观,甚至,可以隐约浮现出其自我的大小程度,而这些,都与该区块链网络的命运息息相关。

其三、区块链网络的终极内功是治理模式的效果比拼。

引用《巴比特自组织研究报告》的观点,“区块链网络是自组织,自组织是一种以自我意志运转的组织形式,它奉行自下而上的权力逻辑,能够激发组织内个体的积极性。人类社会自组织是层级制度和市场之外的第三种组织形式,它以信任为基础,可以降低组织内部的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足具成本优势。但由于激励机制的设定和接近直接民主的治理形式,物理世界中的人类社会自组织在空间和人口规模方面存在瓶颈。区块链自组织是一种创新的组织形式,它能突破物理世界自组织的空间和人口规模限制,调动更大范围的人类协作。”

区块链网络需要技术的竞赛,也需要运营的高效。短期看,取决于技术和运营,长期看,取决于治理的高明和富有成效。如同短跑时,需要的爆发力,可是区块链网络面对的长途跋涉的马拉松,需要的更是持久的耐力和自适应。核心关键词是自治,一个健康安全而持久的区块链网络必然是能够自我疗伤,自我痊愈,有着高效的自我拯救和革新机制,这是体系里内嵌的基因。

在这里,引用治理实践先行者Nebulas的术语,“自治元网络,协作的未来”,自治元网络,是星云链最终的演化形态,聚焦链上复杂数据和交互,面向复杂协作关系,致力于实现自治元网络,带来全新的共识激励机制和升级能力,让每个人从去中心协作中公平获益。其采取星云三会的做法,都是致力实现结构平衡,社区治理有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治理的利器便是融入一体的经济激励体系,这是调动人性私欲的不二法门。治理的前景影响因素,除了共识机制的选择,便是经济激励体系的设计。经济激励体系中,通证的分配比例、预发、增发模式极其重要。

一个预发量比重很大,且大部持有在创始团队手中的区块链网络,先天性便营养不良,后续的矛盾估计很难妥善解决。创立严格意义上的区块链网络是一个公地事业,精神和身体的严重背离,会让社区的治理难以为继,相反,持币量尽量分散,鲜有贫富严重不均的区块链网络,往往赢得了一个开局的胜利。前者,走着走着走成了孤家寡人,后者走着走着引领着众人。古语:财聚人散,财散人聚。用公司的思维来创办区块链网络,麻烦不断,用公司的思维只能去做节点,因为节点原本就是一个私欲的个体。用这个标准来衡量,目前很多的区块链网络都是不合格的,想必在不远的未来,将会出现一次大面积的洗牌。注意,这是投资者的重大机会。

比特币之所以能生长成为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其创始人中本聪,如果看成是一个人的话,毫无利己之心,致力于无我,成就了大我,也缔造了比特神教。

创始团队的所做所为,在创立之初,便为该区块链网络输入了社区文化的基因,并直接影响着未来的发展。庄子云: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区块链网络的命运与技术有关,但是最终还是掌握在治理这张牌上。区块链网络的内功修为集中体现在治理的机制设计和执行能力上。治理对于区块链网络,如同人的自律和自省,哪怕身强体壮,哪怕权势熏天,缺少这一点,只能遗憾地最终走向覆灭的结局,相反,具备这一点,会存在由弱变强,从小变大的可能。

协作图片

治理的关键难点,在风青萍看来,一方面是追求社区民主的普惠,阳光雨露均沾,人人是人大代表,个个是政协委员,每个人都具备参政议政的资格和机会;一方面是追求社区成员参与治理的活跃性,而不是一个人的狂欢。现实生活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例子比比皆是,人人都有选举权,可是往往很多人连自己选的人是谁都不知情。总而言之,既要创造权利足够下放的格局,也要确保众生参与治理的高效。实现这个目标,既要共识机制的顶层设计,也要经济激励体系的完美执行,既要治理举措的高效落地,也要顺势而变的自我进化。“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

这个过程中,为了追求奥地利纯粹的自由主义,也必然需要区块链的凯恩斯主义的植入。凯恩斯们只是手段,哈耶克才是目标。过程的进展中,如何做到虚灵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是需要全身心投入,全过程坚持的。

用治理的这个标准,评判很多项目,高下立见,命运可期。

作为投资者,了解区块链行业的技术进程,审视区块链网络的共识机制,观察其经济激励体系的合理性和先进性,决不能忘了其治理的顶层设计模式。治理模式对于一个区块链项目的最终命运走向,紧密联系,治理的有效践行,更是关乎其生死存亡的大事。 不论哪种区块链网络,治理课题都是其需要慎重选择,善始善终的殊途同归的选择。

(作者:风青萍)

文章标签: 区块链 治理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