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4381.86 +6.64% 8BTCVI: 7812.42 +7.49% 24H成交额: ¥5633.18亿 -1.21% 总市值: ¥18820.52亿 +5.72%
巴比特专访 | 度小满李丰:“区块链+金融”有抖不掉的历史包袱

巴比特专访 | 度小满李丰:“区块链+金融”有抖不掉的历史包袱

李小平 发布在 区块链 独家 133423

虽然区块链应用落地的消息连续不断,但现实并没有想象中乐观”,这是巴比特记者采访完李丰的最大感受。

李丰是度小满区块链实验室的负责人,自2018年4月百度金融从百度拆分以来,百度金融便以全新品牌“度小满金融”的身份实现独立运营。而百度体系内的第一个区块链团队--百度金融区块链实验室,也随之拆分,并更名为 “度小满区块链实验室”(随后百度搜索再次成立了 “百度区块链实验室”)。

自此,李丰一直负责度小满区块链的探索和落地工作。

过去的一年,度小满区块链团队在李丰的带领下,完成了度小满Baas服务平台建设、度小满公有链Paas平台建设和度小满联盟链应用平台建设,还包括ABS、消费金融、莱茨狗、“绿洲”、公益、溯源存证、数字资产化等区块链应用探索,并于2018年12月推出了其最具参考价值的区块链白皮书--《度小满金融区块链研究与应用白皮书》

本次采访,我们没有谈技术,没有谈愿景,而是回顾了近一年度小满区块链团队探索区块链的发展历程:他们取得了哪些成果、遇到了哪些困难、如何面对外界的质疑以及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百度金融区块链:自下而上的创新,自上而下的推进


 

百度对区块链技术的探索始于2015年,当时百度内部有多个部门都在讨论区块链,于是就形成了线下非正式的兴趣小组。直至2016年年底,百度才正式组建了区块链团队--“百度金融区块链实验室”。

“在互联网公司,做任何一件事比如成立新部门、做新业务,都必须师出有名。”李丰说,“首先要确定想达到的效果或目标,然后公司才会提供资源。比如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探索,我们就想打造一个领头羊的形象,而实现区块链技术在ABS(资产证券化)的落地,就是第一个目标。”

ABS指的是将缺乏流动性、但具有可预期收入的资产进行打包,通过在资本市场发行证券的方式予以出售,以最大化地提高资产的流动性。传统的ABS管理模式存在ABS资产信息不对称等问题,使得ABS各参与者之间互不信任。

当时的百度金融区块链团队开发了Trust企业级区块链解决方案,以联盟链的形式允许ABS各参与方均可参与记账、存储和传输,以实现链上数据的真实时效可靠。

2017年5月、8月,百度金融联合相关的合作方分别发行了国内第一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公募ABS项目、交易所ABS项目。期间(7月)上线了百度BaaS平台,面向企业提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服务。

QQ浏览器截图20190421181128

到了2017年年末,一款基于以太坊的养猫繁殖游戏“CryptoKitties”风靡区块链网络,并一度造成以太坊网络的拥堵。

此时,百度内部有了做区块链游戏的想法,一方面是看到CryptoKitties的火热,另一方面是考虑到可将区块链游戏作为一张名片,以这种形象化的事物向传统行业推广区块链业务。

于是,一支10人左右的开发团队,一间办公室,不分昼夜,“996都不算什么”。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开发出了百度首款公有链游戏应用--“莱茨狗”(2018年2月)。

虽然“莱茨狗”看似简单,但其背后有着非常大的技术挑战。李丰说:

“用区块链技术来做,一方面是分布式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数据一致性的问题。数据库行业发展了几十年,如果按照传统的系统开发模式来做,是不存在这种问题的。但如果用区块链来做同样的事情,那这些问题都要解决,技术上的挑战是非常大的。”

因为开发“莱茨狗”,百度金融区块链团队积累了丰富的公有链开发经验,这也为之后与百度云的合作奠定了基础。

2018年4月,百度推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原创图片服务平台“图腾”。

2018年5月,百度金融区块链实验室随百度金融一起拆分,更名为“度小满区块链实验室”。同月,区块链身份系统(DID)“绿洲”上线,度小满金融联合百度云上线了国内第一个以太坊云服务

因为有明确的目标和强大的技术实力,度小满区块链团队在此期间并未遇到什么难以逾越的困难,直到与医疗业务的结合。

 

“区块链+金融”:抖不掉的历史包袱


 

在完成“图腾”、“绿洲”、数字内容版权等项目后,度小满区块链团队还与多个百度内部的团队进行了合作,虽然落地的项目不多,但是每一次尝试都让他们对区块链的理解更加深入。

以“区块链+医疗”为例,当时度小满区块链团队尝试与百度华佗团队打通医疗数据,不过最终还是失败了。李丰发现,

“医疗数据非常敏感,不是想不想交换(数据)的问题,而是不能交换。天然的医疗场景是不带信任的,你的病例数据不能从这家医院直接交换到另一家医院,所以你到这边抽了一管血,到那边还得抽一管。我们能做的是打通处方(开的什么药)的数据,不过这种数据的价值没有病例的大。”

自此之后,李丰慢慢感受到,区块链业务的推进没有以前顺畅了,尤其是“区块链+金融”。

与最初ABS自上而下的推进方式不同,后面大部分的金融业务都是由度小满区块链团队自己去推进。这一过程异常艰难,李丰坦言:

“最初是从内部的金融业务开始,我们一般会带着方案过去,按照我们对你这个业务的理解,有哪些潜在的结合点,会带来哪些潜在的收益,看怎么进行改造。业务团队说,‘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我不认为你的这些东西对我很重要’,‘我现在并不关心这个’。这些问题很难回答。”

QQ浏览器截图20190421181027

内部如此,外部更甚。与外部的沟通主要有两点困难:一是很难解释清楚区块链,“约一个业务谈两个小时,可能一个半小时是在解释什么是区块链,然后还没讲明白”;二是就金融业务而言,“他们会有非常大的顾虑,人家不愿意让你落地”。

百度金融成立区块链团队之前,李丰做过信贷业务系统方面的技术工作,深知金融体系的复杂性,他说:

传统的金融业务有自己的一套条条框框,你不能轻易改变,或者说你不能改变。一方面涉及到监管,另一方面金融有几百年的历史,你会看到一个金融业务明明可以走直线,但它为什么要弯着走呢?因为它背后有非常复杂的历史原因,或者叫包袱。”

在与外部多家金融机构的业务交流中,李丰感受到,理论上区块链和金融确实有很好的结合点,但现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他说:
“区块链是一个全新的东西,然后又打着颠覆变革的旗号,他们会本能地抗拒。比如我们要把区块链和储蓄结合,他会问你‘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利用区块链做分布式存储,防止中心化系统挂掉?他说不会挂掉,因为已经跑了几十年了都没这种问题。简化流程?他说这个流程用了几十年,不能随便简化。”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就毫无作为呢?其实也没那么悲观。李丰认为,虽然现阶段区块链很难与金融的核心业务结合,但是像供应链金融、ABS等非核心金融业务是可以的,另外就是创新金融业务。如下图。

QQ浏览器截图20190421125901

 

来自外界的质疑与未来计划


 

巴比特记者曾于3月8日,在上海举行的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技术交流会上,遇到一个身材发福、双鬓白发的老人,他做了20多年的农业生意。偶然间,我们聊到了通证防伪,也聊到了区块链溯源

老头子说他不看好“区块链+溯源”,也不看好互联网巨头在区块链领域能有所作为,因为它们是技术公司,缺少做业务的基因(缺少业务专家)。他认为巨头做“区块链+”是“拿着一把大刀到处砍,但让他磨十把小刀他不行”,这也是它们在工业互联网做不起来的原因。

在与李丰的采访中,巴比特记者提出了相同的质疑:互联网巨头探索区块链应用是不是“拿着锤子找钉子”?

李丰回答:

“区块链本身是一个具有探索性质的东西,没有前人的经验作参考。你觉得区块链是个好锤子吗?现在的区块链还不是好锤子,但现在只有这个东西,没办法。小公司做区块链,你要盈利;大公司要先给老板讲故事,体现做区块链的价值。所谓的‘拿着锤子找钉子’,就是需要这样一个理由。其实现在区块链和场景的结合是非常难的。”

那么,相较于阿里、腾讯,百度系的度小满在未来能在区块链领域跑出一条新的赛道吗?李丰说,
“现在还不能判断,区块链对技术有很高的要求,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目前有些方向在尝试,至于能不能搞大,这个真的不确定,挺难的。我个人特别看好物联网,它会是继移动互联网后的下一个风口,AR、3D打印、AI、区块链都不能单独称为一个产业,真正大的阶段是物联网。”

回想过去度小满在区块链领域的探索,李丰觉得“真不容易,很累”,这种“累”不是技术研发上的“累”,而是尝试将区块链与传统业务挂钩的“累”

“从最开始组建团队的信心满满,到后来落地过程中遇到诸多的实际问题,现实与期望的差距,你会觉得失望吗?”巴比特记者问道。

李丰很幽默,他说:“失望啊,失望也是希望,并且还焦虑,头发都白了。”

在问及度小满区块链团队未来的计划时,李丰表示:

“一是Q1(第一季度)进行复盘和反思,想想去年有哪些做的好的,哪些没做好的,要确定一个方向;二是B2B领域做一些落地的工作,也就是探索联盟链的落地场景。”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