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712.33 -1.37% 8BTCVI: 6563.26 +0.39% 24H成交额: ¥2908.77亿 -21.42% 总市值: ¥18880.69亿 -1.41%
区块链的马拉松,什么才是制胜基因?

区块链的马拉松,什么才是制胜基因?

风青萍 发布在 链圈子 62801

区块链图片

2017年是ICO的美好年华,2018年是公链百舸争流的集结号,2019年似乎是各区块链项目比拼体力和耐力的巅峰时刻。项目云集,不甚其扰,作为投资者,望断天涯路,试图探究苍茫大地,把脉谁主浮沉。其实这很难,区块链项目既拥有与传统项目,和互联网项目共性特征,也独有别具一格的行业属性,目前,很多区块链评级机构纷纷建立维度指标模型,量化其发展前景,标新立意,各有所长。

风青萍认为,能从众多竞争对手中突围,乃至一骑绝尘,开疆辟土的区块链网络,堪称伟大的项目,凡是伟大的项目,背后必然有伟大的团队,创造历史的主要因素仍然是人。

冯仑说,伟大是熬出来的!在从优秀走向卓越,以致最终成就伟大的一路征程中,伟大有无端倪以供投资者审视挖掘?这个课题值得投资者用心揣摩。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么,什么是一个胜利者的共性和本源的东西,凭着这个东西,一路西行,历经坎坷,终至涅槃之境?

其要素很多,不过,按照吉姆.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的说法,个人很认同其观点,从一家拥有持续卓越业绩的公司转变成偶像级的持久卓越公司,就要运用《基业长青》的中心理念:即发现高于金钱的核心价值及目标,并将其与发扬核心、促进发展的动态趋势结合起来。

中国二元哲学阴阳太极图里有太极生两仪一说,非此即彼的观念过于狭隘,伟大的公司不受二分法的限制,而是用兼容并蓄的方法让自己跳出困境,使其能够同时拥抱若干层面的两个极端,如同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所言,“检验一流的智力,就是在头脑中同时存在两种相反的想法但是仍然能保持行动能力”。

简单的说,就是保持核心,刺激进步的能力。既有守成的核心,也有持续进步的机制。借用到区块链网络,后者属于社区治理的范畴,本文重点论述前者。

“就像伟大的国家、教会、学校或任何经久不衰的基本理想一样,高瞻远瞩公司的核心理念是一组基本的准则,像基石一样稳固地埋在地里”,从而表明这就是其本源的东西,是不变应万变的元一,也是需要从心所欲不越矩的守成的核心。

在区块链的早期阶段,是否具备,举足轻重,即使在求生和试错的当下,也能不断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气息。这个东西,风青萍姑且简单化归纳为愿景和目标。

反观当下,各类区块链项目愿景宏伟,目标远大,无不令人心驰神往。不过,愿景和目标不是挂在墙上供人观摩,而是从行动中体现出来,在面临冲突和危机时,始终不愿舍弃,坚守的底线和哲学。这样的项目之初,应该会存在一类领军人物,个性谦逊,却表现专业,“与其说他们像巴顿和凯撒,不如说他们更像林肯和苏格拉底”。往往携带着超越经济因素的偏执,自己深信不疑,奉为圭臬,关键不在于与众不同,而在于真实。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斯托克代尔悖论突出,即使面临严峻挑战,也坚信不移,始终相信前途是光明的,核心的愿景和目标绝不舍弃。

ETH图片

本文以以太坊为例。

以太坊一度遭受围剿,唱衰之声不绝于耳,以太坊存在的问题被大白于天下,并且被加以透视镜、放大镜等诸多工具,推波助澜,游街示众。以太币价格也因大势和个体不利局势混合而成的利空,一路下滑。以太坊存在的问题,已经人所共知,千帆待过,沉舟是否还有一线希翼,起死回生,英雄回归?

按照之前的思维逻辑,愿景和目标是区块链网络无可替代也尊贵无比的核心价值,这些东西必须足以真实。

根据Ben Edgingon在2018年11月举办的DevCon上,明确记录的以太坊2.0的五大设计目标。风青萍将之纳入愿景和目标一类。以下逐项列出: 1、去中心化。允许处理能力达0/(C)的消费级笔记本电脑处理验证O(1)个分片; 2、强韧性。在主网分区之后,大部分节点离线之后,整个系统依旧能够运行。 3、安全性。通过密码学技术和设计技术提供验证者的总人数和单位时间内的参与者的数量。 4、简洁性。最大程度地降低复杂性,哪怕效率会有所下降。 5、持久性。选用的组件要能够抵抗量子计算,或是选用可替换型组件知道可用的抗量子计算组件出现。

以上设计目标概括了以太坊2.0的设计内容,可以看出其愿景是要做未来世界坚实的数字经济网络生态系统。在这些目标里,结合以太坊近2年来的发展历程,也可看出以太坊一以贯之的理想情怀和超越经济之外的偏执。这既造就了以太坊令人焦虑的迟缓,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也透露出核心价值决不妥协的努力,和试图解决问题的彻底性。

去中心化是以太坊2.0核心导向的守成哲学。至于强韧性、安全性、简洁性、持久性是围绕去中心化特征相辅相成的底线。尤其持久性,对于未来遭受的量子计算袭击的风险预备,体现出一个目标远大,敢于担当的全球区块链网络的追求。

这些目标,共同构成了以太坊宏大愿景的支撑支柱,也成为以太坊2.0的基因。不是与众不同而珍贵,而是诚实守信而令人期盼。惠普曾经将自己比喻成陀螺仪,外围的轴架可以自由运转,而核心的圆盘却稳定不动。这5个目标,可以理解成陀螺仪始终稳定不动的部分。

我们看到,陆续推出的公链,不断地做出妥协,牺牲各种区块链秉性和基因,甚至有退化成联盟链,甚至单纯的数据库的趋势。

如果转了一圈,却回到了起点,号称的区块链项目却丧失了区块链先天的优越性,岂不是误入歧途,为什么要开始呢?

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了以太坊坚守的宝贵之处。如果以太坊能顺利胜出,那么,其制胜秘诀便是其真实的愿景和目标,而不是技术。技术不是历史的创造者,技术可以通过时间沉淀得以解决,技术充其量是发展动力的加速器。

诚然,以太坊目前也存在很多问题,譬如,基金会财务信息不透明和公开,核心开发团队人员流失严重,ETH的经济体系设计不够完美。

不过,愿景和目标与其相比,是本源,是核心价值,是决定着能够突出重围,建立王者霸业的关键因素。王明夫教授呼吁,人生当为一件大事而来。殊不知,愿景清晰,目标坚定的这些项目,也从来是为一件大事而来。

君不见,以太坊的开发者即使离开,也如同移民,带有浓厚的教派般的文化印记。依靠简单的理念,不创播种,创造奇迹。

我们宁愿等待不忘初衷的以太坊的成熟,也不愿加入变了颜色的迎合者们的乐园。后者是区块链行业的参与者、投机者,是世俗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而创造历史的却只能是前者为代表的区块链项目。

默克公司曾经诠释其务实的理想主义,“我希望.......表明本公司同仁所必须遵循的原则,简要的说,就是我们要牢记药品旨在治病救人,我们要始终不忘药品旨在救人,不在求利,单利润会随之而来”。所谓有即是无,无即是有,无为而无不为之意。

“这是一群要做大师,而不是仅仅追求做成功大佬的人。”

对于投资者而言,无须太复杂,秉持澄明之境,尝试训练自己深刻的洞见能力,看透一些穿越时空的规律,找寻潜在的基因优越的项目,静静地陪着其成长,从优秀走向卓越,乃至于开启伟大的征途。如此,不劳与心,不役与力,不聒与众,“如今正好低头看, 他日参天仰面难”,岂不幸甚!

风青萍加密投资心得系列文章之愿景篇,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文章标签: 区块链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SeaFun 2019-04-20
    同意您的观点。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发起的公链,实际就是中心化的。区块链公链必须是社区治理模式,公司模式会走向中心化,所以我不看好平台币。我觉得平台币就是交易所投机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