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743.10 +1.55% 8BTCVI: 6569.87 +2.66% 24H成交额: ¥2928.02亿 -39.34% 总市值: ¥18903.94亿 +1.70%
黄金稳定币,风口上的下一个十年

黄金稳定币,风口上的下一个十年

深链Deepchain 发布在 海盗号 70016

中国有句老话:盛世怀玉,乱世藏金,黄金自带价值,不需要信用担保,在动荡的环境中具有无以伦比的避险保值功能。

“黄金”二字早已超越国家、地域、民族、性别和年龄的限制,成为全球人民共同追逐和崇拜的圣物。

 

黄金,人类最大的共识

在人类历史学和经济史上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彼此没有联系的东西方远古时代,人们不约而同选择黄金了作为货币?

古代印加人把黄金视为太阳的汗珠,古埃及的法老坚持要埋葬在黄金这种神之肉里,圣经马太福音提及的东方三博士带来的礼物之一就是黄金,而在《圣经》启示录中,圣城耶路撒冷的街道由纯金制作。战国时代,聂政为严仲子刺杀侠累,缘起 “严仲子奉黄金百溢,前为聂政母寿”。

从西方到东方,从农耕文明到工业革命,黄金始终是人类最大的共识。

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写道:“货币天然不是金银,但金银天然就是货币。”

根据熵增原理,黄金无疑是宇宙中最能天然对抗熵增的单质金属,在高质子数元素中,能天然保持单质状态存在,质地稳定,真正做到了恒久远,人类先后淘汰了“楔形文字泥板”、“贝壳”、“铜”等物,最终选择“黄金”作为货币,是自然选择、优胜劣汰的结果。

翻开厚重的历史书,黄金的历史几乎就是世界货币史!

古代,因黄金极其稀有,黄金基本上是帝王独占的财富和权势的象征;16世纪殖民者为了掠夺黄金而杀戳当地民族,毁灭文化遗产,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了血腥的一页。与此同时,黄金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流通,也促进了全球间经济贸易往来。

到了1717年,黄金正式上位,在伟大的物理学家同时也是大英帝国皇家铸币厂厂长牛顿的推动下,金本位制正式问世,人为将每盎司黄金的价格固定在3英镑17先令10.5便士。

金本位制彻底满足了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经济创造出的大量财富对货币的需求,最终结果是工业革命和生产力飞跃在金本位制的物价稳定机制的保障下,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几百倍的财富扩张。

然而,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黄金被参战国集中用于购买军火,并停止黄金的自由输出和纸币兑换黄金,金本位制在1914年彻底崩溃。

二战后,在美国的主导下,“布雷顿森林协议”确立了以美元和黄金为基础的金汇兑本位制,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因为黄金信用的存在,美元成为了国际清算的支付手段和各国的主要储备货币。

好景不长,60年代,随着美国陷入越战泥潭,政府财政赤字不断增加,美元对黄金的偿付能力不断减弱,世界各国政府抛美元换黄金,美国政府被迫放弃按固定官价美元兑换黄金的政策,各西方国家货币也纷纷与美元脱钩,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体系彻底崩溃。

1976,牙买加体系确立,正式宣布“黄金非货币化”,此后,黄金作为世界流通货币的职能降低了。但是,黄金的金融属性并没有降低,黄金仍然是一种特殊的商品、保值的手段和投资的工具,集商品功能和金融功能于一身。

 

黄金复苏

 

谁最讨厌黄金?

答案是大银行家,因为他们无法填满的财富欲望和地壳里有限的黄金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怎么办?废黄金,立法币,鼓吹权益资产。

于是,我们看到了资产证券化等种种新的财富形式,黄金的光芒不断被取代和压制:量化宽松下,纸币毫无节制的涌入市场,资本家嫌印钞速度还是太慢,就发行各类债券——政府债、公司债,住房抵押债券、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几乎都是筑造在债务泡沫上。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将为重信用资产、轻黄金的病态和扭曲付出代价。

2008年,大危机来临,金融资产的命运从此被改写,千亿美元的华尔街大投行悉数破产,股票从山顶跌落悬崖,金融衍生品直接蒸发为空气,代表着财富自由的大额期权变成零价值的废纸。

此时,避险之王黄金站了出来,金融危机大规模发后的3年,国际黄金价格累计涨幅接近282%。

中国有句老话:盛世怀玉,乱世藏金。黄金自带价值,不需要信用担保,在动荡的环境中具有无以伦比的避险保值功能,“黄金”二字早已超越国家、地域、民族、性别和年龄的限制,成为全球人民共同追逐和崇拜的圣物。

与此同时,囤积黄金也已经成为全球央行的共识。

截至2018年末,全球央行持有的黄金储备规模达到33742吨,十年内的增加额超过了3800吨。

特别是俄罗斯,过去十年内,俄罗斯央行的黄金储备规模从400吨上升到2120吨,增长了4倍以上,黄金价格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跌,俄罗斯央行增持黄金的节奏从未间断。

中国央行也在黄金大买家的行列中,十年间,中国央行的黄金储备规模也从600吨上升到1864吨,增长了两倍以上,2019年开年以来,连续三个月增持黄金更是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从历史上看,美元指数与黄金价格高度负相关,其背后的逻辑是:美元指数走弱将使得国际资本流出美元资产市场,进入到黄金市场,推高黄金价格,黄金价格的上涨预期又将进一步吸引各国央行增持黄金储备,从而形成“国际资本增持黄金——黄金价格上涨——国际资本进一步增持黄金”这样的正循环。

弱美元,强黄金,似乎正在成为新的全球共识。

 

黄金稳定币迎来风口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黄金成为应对危机的避风港,比特币也应运而生。

诞生之初,比特币就被烙上“数字黄金”的印记,和黄金一样成为了“价值储藏”的代名词 ,如今区块链改造黄金产业,已经成为了时代的风口,区块链,这张价值互联网,为黄金数字化提供了基础条件,特别是USDT等美元稳定币频繁遭到质疑,黄金稳定币成为了新的战场。

于2018年推出美元稳定币PAX的Paxos首席执行官Charles Cascarilla在接受《财富》采访时透露,Paxos将在今年推出与黄金挂钩的数字货币。

2019年4月11日,在新加坡金融科技协会举办的一场亚太区块链新金融峰会上,Goldlinks的首席执行官欧阳赟提出了锚定黄金的数字资产可作为“数字世界之锚”的观点,因为“黄金是已被历史长期证明的、能快速获得最广泛价值共识的实物资产”。

换句话说,黄金稳定币可以成为其他所有数字货币的锚定物,就像当年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锚定黄金,其他主权货币锚定美元一样。

如果这套机制最终能建立起来,那么就相当于在数字资产的世界中重现“金汇总本位”,这对于未来数字经济体系能否规避现下法币体系因超发、泡沫导致的全球性经济危机,具有极其深远的意义。

毕竟,传统经济已经陷入“无锚定物”的法币体系黑洞,而且除非全球经济全面崩溃,否则不可能推翻重建了。但是在全新的虚拟资产世界里,在平地上建设一套更为稳定的数字经济运行系统,是有可能的,Paxos等新兴企业正在成为一股推动的力量。

“与黄金等贵金属挂钩的代币不仅能够将难以分割的贵金属分割成更小的面额,更方便携带运输,还能大幅度提高资产的转移速度和效率。”Charles Cascarilla在采访中表示,Paxos正在做相关规划。

路透社一则报道称,2018年10月,已有用户从香港布林克金库(Brink's HK)提取出了由GGC兑付的kg标准实物金条。

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了黄金大牛市,催生了比特币;2018年,数字黄金开始萌芽。2019年,黄金稳定币是否会开启另一个波澜壮阔的十年,给数字世界的经济带来稳定与活力?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丨不亮

注:本文为深链科技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编者:本文作了不改变原意的删减。

文章标签: 比特币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