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0455.15 8BTCVI: 9680.98 24H成交额: ¥3538.66亿 总市值: ¥12765.48亿
IEO狂热,黑市暗涌

IEO狂热,黑市暗涌

蜂巢财经News 发布在 海盗号 12027

IEO给沉寂的币市点了一把火,也掀起一股淘金热,投资者们在各大交易平台辗转流离,为的就是成功抢到“打新币”,收获翻倍回报。

受额度和地区所限,“打新”狂潮背后衍生出一个“地下黑市”。在这里,各国公民身份信息、抢购插件一应俱全,只要你愿意,商家还可以提供代抢服务。

一年前就做起KYC生意的王海(化名)在这波浪潮里赚得盆满钵满,“一个月几万块,不是问题。”竞争对手也蜂拥而入。

尽管币安、ZBG等平台一再强调使用他人KYC存在巨大风险,但有人仍愿博上一把,“动辄5倍、10倍的涨幅,担点风险很正常。”淘金者白宇说。

王海最近正烦恼,客户量的变化像一只晴雨表,退潮开始了。加之各大平台相继调整规则,升级风控系统,“黑市”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这里的火爆和冷清,跌宕着币圈浮沉。

 

“卖水”

 

4月10日晚7点40分左右,OK Jumpstart预约界面公布,技术人员发来消息“时间太紧了,够呛了”。王海盯着屏幕,只能无奈把收到的订金返给客户。这一次,抢购插件没能在抢购开始前做出来。

事实上,当天下午5点,距离OK Jumpstart首期项目积木云(BLOC)开启预约还有3小时,王海就坐在电脑面前,开始往手上的各个微信群推送广告,“OK抢购插件,1000块,需要的先交钱,开抢前发货。”

消息发出去后,王海要做的就是等待。彼时OKEx抢购页面还没出来,插件制作还无从下手。另一边,他的合作技术方则在电脑前严阵以待,等抢购页面一出,立刻编写脚本。

类似的操作,他在Kucoin、Bittrex等数字资产交易所的IEO平台启动前实施过,也成功帮助一些客户抢到了额度。按照行规,如果插件出晚了,或者客户用了插件没抢上,一般需要退款。

OK这场预热了一个月的上币活动,吸引了大量币圈流量。即使无法及时出插件,也不耽误王海放手一试,“大不了退钱给客户。”

8点后,10亿枚BLOC币在1秒内被预约光,成功者寥寥。OK方面称,有超百万人参与了预约,火爆程度堪比春运。随后,不少抢购失败的用户抛售了手中OKB,造成币价短时下跌,和多数用户资产受损不同,王海不在此列。作为服务提供商,他一般不会参与抢购,“抢购有风险,不如‘卖水’稳稳赚钱。”

Jumpstart预约场面火爆

 

不同平台对用户的门槛各异,受额度和地区所限,国内用户发现参与十分不便。于是,“地下黑市”悄然浮出水面,像王海这样的“卖水者”不在少数。国内币圈游离在法的边缘,他们也浪迹其中,为淘金者提供“装备”。

这个黑市里,制作抢购插件、兜售各国公民身份信息、代抢服务等等,一应俱全。 

暴赚

 

王海的“主业”其实并非卖插件。

早在一年前,看到有投资者经常去海外交易所搬砖、撸羊毛,需要其他国家的KYC,他便从菲律宾人手中取得KYC资料,有偿提供给需求者。

冷清的熊市里,王海起初只给一些小圈子里的人服务,“基本都是老客户,我在菲律宾有渠道,会拿一些料子,转手赚个差价。”IEO热潮涌起,他的生意一下子火爆起来。

王海记得很清楚,这一轮的疯狂始于2月初。2月1日,币安Launchpad首发上线BitTorrent(BTT),用一波10倍上涨引爆了沉寂许久的币圈。国内投资者的参与热情由此被激发,但KYC成了挡在他们面前的拦路虎。

在币安公布的规则里,中国、美国、加拿大等法律禁止加密货币交易的国家用户不允许参与Launchpad上的Token购买,这给KYC商家带来了发挥空间。

不断有“新人”找上门来求购KYC资料。王海紧锣密鼓地联系起他在菲律宾的渠道,让对方多准备些“料子”。紧接着,他在微博、咸鱼、微信群等多个渠道,发布出售KYC的信息。很快,他迎来了“躺着数钱”的两个月。

 

商家在朋友圈刷屏叫卖

 

“最开始卖500元,后来涨到600、800元,涨幅60%,料子都不够用了,”卖了一年多的KYC,王海头一回感受到了币圈投资者的疯狂,“一个月赚了几万块,生意好得很。”

在这场快进快出的投资者博弈中,王海的单打独斗对接用户的模式速度太慢,像开加盟店一样,他招起了代理。他透露,目前手下有两个代理,代理费1个BTC。王海成了渠道商,代理从他那“进货后”分销。

 

竞争

财富极具号召力,一个月里,市场上就出现了越来越多同行,市场规模迅速膨胀,王海感受到来自对手的竞争压力。

“最近出来好多新手,50、100块的利润都做,把市场搞乱了。”迫于无奈,王海不得不压缩自己的利润空间。

王海评估,相比各家平台,币安是KYC审核最严格的,卖水者需要应对审核,投入的经历和成本最高,但收获的利润也大,“KuCoin、ZBG这些小平台的成本不高,一份资料一般卖300元。而币安必须要用一手料,都是在菲律宾找人现拍的,成本价最开始两三百块元,现在涨到了六七百。”

KYC资料样板

 

IEO刚火起来那会,卖一份用于币安审核的KYC资料,王海最低要赚200元,但随着竞争对手增多,如今,他把利润底线降到了100元。

这个变化令他颇感无奈,为了保证利润,他不得不在推广和业务拓展上多花心思。

除了社群轰炸、朋友圈刷屏等常规操作,王海找来一些大V宣传,甚至开通微信公众号,发布一手消息。与此同时王海也扩大了自己的“业务线”,卖起抢购插件,“额度有限,但抢购的人却越来越多,插件就很抢手了。”

王海不懂技术,他和一个同行朋友合作,找了个技术方来专门编写脚本。不过,也不是每个平台都做,“热度高的,我们才会做插件,不然没人买。”王海把插件售价分为两档,“小平台定价600元左右,大平台一般1000元,成本不高,卖一两个就赚回来了。”

王海表示,买抢购插件的投资者不在少数,“Gate.io上线GT前,卖插件光收钱就收了近10个,最后才知道不需要抢,没办法,全给退了。”

赶风口,赚快钱,只要交易所新币抢购的规则在,需求便会持续下去,王海们收到的订单也将源源不断。

 

潮退

 

这股IEO热潮已经风靡币圈仅3个月,淘金者不断涌入,但打新模式出现了一丝裂缝,王海发现了一些端倪。

4月3日凌晨,投资者钱华(化名)坐在电脑前,突然兴奋地叫了一声。使用王海提供的插件,他如愿抢到了Bittrex(B网)首个IEO项目Veriblock(VBK)的额度。但很快,这股兴奋劲儿随着VBK的破发烟消云散。

两天后,B网提前15分钟在官方推特公布了上线VBK的消息。短暂增长180%后,VBK价格迅速跌落并在5个小时后破发,随后币价一路下滑,截至4月11日晚6点,较开盘价暴跌46%。

B网的破发,给这场骤然崛起的IEO盛宴浇了盆冷水。二级市场上,火币、OKEx的平台币价格也一路走低,近7天跌幅分别为11.15%和22.57%。

近7日OKB持续下跌(来源:非小号)

 

尽管各大平台仍在继续着各自的“打新”活动,王海觉察到了热浪退却的苗头。“币安的Celer之后,行情就有点走下坡路了。”

“黑市”的销售业绩像这一新模式的晴雨表,“Celer之前,一个星期赚,万多没问题,现在不敢保证这么多了。”

另一方面,随着各大平台相继调整规则,“黑市”提供的服务开始引起各大交易所的抵制。王海说,最近很多平台不限制国家,要KYC的用户少了,现在又搞抽签,一些(平台)不需要抢了,“生意不好做了。”

近期,币安升级了站内风控系统,需要高级人脸识别认证,哪怕前面KYC通过了,如果后面在操作中有异常,系统还会要求再次进行视频认证。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多次强调,禁止中国大陆用户参与该平台“打新”,并强调使用他人KYC存在巨大风险。

而火币、ZBG等平台也开始对外挂(插件)进行严格控制。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此前表示,火币在风控方面做了针对性调整,防止有外挂来抢购额度。

“冷一半了,”王海感叹,以后市场还是会有的,但肯定不如之前那么疯狂了。现在,王海开始想其他的法子,来提高自己的收益,“有的用户问能不能批量代抢,我们在考虑要不要做。”

“打新”模式给币圈带来的新鲜感逐渐消失,钱华等投资者开始意识到,参与“抢购”得满足平台币持仓条件,而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交易所或项目方刀下的韭菜。

“卖水”生意的兴起给本就不缺神奇和话题的币圈添加了一抹暗黑色彩,“黑市”的火爆和冷清,跌宕着币圈浮沉。

 

(来源:蜂巢财经News)

文章标签: 交易所 IEO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