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759.20 -5.14% 8BTCVI: 6443.03 -4.79% 24H成交额: ¥3967.14亿 +17.47% 总市值: ¥18935.65亿 -5.61%
两名科幻作家的区块链变形记

两名科幻作家的区块链变形记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区块链 44591

两位科幻作家长铗和十七进制都很内敛。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中国科幻小说的集大成者《三体》作者刘慈欣。自从二人从科幻作家变身为区块链世界的创业者,刘慈欣出席他们的活动,成为区块链社区的超级会员,推荐他们的书籍,似乎要支持他们将科幻世界变为现实。

六年区块链世界牛熊变幻,潮起潮落,长铗和十七进制两位科幻作家带着同样的梦想出发,如今站在不同的人生路标下。

/1/

痴迷于算力的科幻小说家们

长铗和十七进制在二人最初开始写作时就是好友。

2003年,高三的长铗和十七进制都在红袖添香网站上相遇,长铗给十七进制留言,两人成为了网友。2004年,长铗考入中国地质大学,在武汉与十七进制相约见面,两个对科幻感兴趣的朋友彻夜长谈。

在同龄人事业还未开启的时候,长铗已经站在了科幻创作巅峰——16岁发表第一篇科幻小说;大学期间,在各大科幻杂志发表的作品条目能排满电脑的两屏屏幕;到2006年,大三学生长铗创作《昆仑》、《674号公路》、《扶桑之伤》,连续三年获得中国科幻小说界最高奖项银河奖。

“他的作品现代与历史交错,古典作品里时闻慷慨楚歌,现代作品里渐露绮丽西风。”大学时期的长铗已经被誉为中国新生代科幻作家的代表。

长铗的另一篇代表作《屠龙之技》是在他后来成为区块链大佬后才被广泛阅读的。

这是一个关于“算力主导宇宙”的科幻故事——整个宇宙都是上帝的编程,一个天才程序员因发现了这个秘密而被女主杀死,而女主爱上了男主选择了自杀,上帝程序员终获胜利。

几乎与此同时,十七进制规划的《算》系列第一篇《牛顿的新装》长篇科幻出炉。

这部科幻长篇展示的是莱布尼茨理论主导下的算力世界——从他们身上可以发现超强的计算能力,轻松完成围棋9段的游戏,进入经典悬局,他们利用数学的计算来完成整个世界的布局。

2007年,《算》获得红袖添香首届科幻小说大赛“和慧杯”一等奖,从300多部长篇科幻作品中脱颖而出,被称为中国首部揭示东方古老文明智慧、解析神秘“可能世界”的推理科幻小说。

当时数家出版社都想出版该作品,在2007年科幻并不流行的年代,这已算个奇迹了。但十七进制一直认为这本书没有写好,非常遗憾,这也为他后面创建“2140”这个科幻社区埋下了伏笔。

/2/

我被它迷倒了

长铗说自己只写“近未来”的科幻故事。他的小说没有“宇宙飞船”、“外星人”这样的老生长谈,都是由计算机、物理的硬技术支撑,构建了一个近在眼前的科幻世界。十七进制的作品则充满了历史、数学、物理、哲学的玄妙逻辑。

长铗

“长铗”笔名意为古代长剑,带有一种疏峻朗逸的古典浪漫主义情怀。2003年高考完之后,长铗曾徒步到家乡临县新化寻找桃花源遗址,最后在山洞捡回来一只碗交给了文物局。

相比长铗的高度专注,十七进制的兴趣更为复杂多变,作为工程师背景的他有着极期强烈的自由理想主义情怀,出鞘得更为猛烈,这也让他后来无法完全适应币圈金钱至上的氛围,选择与区块链保持距离。

2011年,已经抵达创作巅峰的长铗选择进入广西南宁国土资源规划院做工程师。对于科幻作家来说,这是一个不错岗位,在循规蹈矩、没有太大变化的环境中利用闲余时间写写小说。

他空余时间喜欢泡在论坛,闲逛并回答网友理财、爱情、理想的各种问题。

长铗在知乎上的答复

也就是在那一年12月,在知乎上,长铗对一位大三学生“6000元”投资烦恼给出了“买比特币,忘掉,过五年再看”的经典建议。

这一年,罗金海从一个国家技术中心的工程师转入传媒行业,从设计潜艇到主笔内容,可谓“ 投戎从笔”,中间曲折少为人知,抛弃一切,寻找梦想,进入当时很多新闻人向往的南方报业。

他将所有的激情都倾注在这个领域,2009年拿下南方报业年度记者,之后任南都网评论主编,文笔犀利,观点灼人。

十七进制2013年的微博

他曾猛烈抨击李天一轮奸案和当时不断爆出的官员贪污腐化的社会现象,语言通俗辛辣讽刺,显示了一个有自由主义精神的媒体评论人的立场和口诛笔伐的胆识。

但是,“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互联网十年,牛逼的依然牛逼傻逼的依然傻逼”“人民群众眼睛并不是雪亮的。”抨击得越多,十七进制越有“少数派”的孤独。

十七进制(罗金海)

在《牛顿的新装》出版后,磨铁签约十七进制继续写作“算”系列著作《笛卡儿插件》《图灵圣地》。

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十七进制发现了比特币,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可以计算的货币,他非常兴奋,过了6个月后十七进制又发现了南方系的一篇稿子《比特币——世界最危险的货币》,他感慨一个新闻爱好者在文中对比特币有这样深入的认知,这让他有兴趣找来更多资料去细致梳理比特币的发展脉络。

“当时感觉被挺震撼到了”,“找到了真正自由的感觉”,“这种去中心化的社会可以让我找到自由主义理念的精神信仰”。

此时的长铗已经开始在知乎和论坛分享中传播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比特币的出现,完美的契合我对云时代、宏大分布式计算工程的想象。我很快就被它迷倒了……”

/3/

布道者和西西弗斯们

2013年,长铗正式进入区块链行业,创办巴比特网站,科幻圈为之叹息。而长铗清楚,个人创作的巅峰已经过去,他要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在真实科技世界里实现“近未来”的故事。

在成立巴比特公司之前,曾经和长铗一起创办巴比特的吴忌寒曾邀请长铗一起创办比特大陆,但长铗并没有答应,这不是他想做的方向,他只想做自己擅长的,或许就是巴比特——一个区块链资讯传播平台。

早年的长铗不想做淘金者,在很长时间里,他带领巴比特以“服务于创新者”为口号,做一个单纯的布道者。

十七进制,作为一个锋芒毕露的媒体人,新闻自由主义者,此时也厌倦了这个难以改变的“中心化世界”,对新闻业也备感失望,他越来越认可区块链这个技术推动的去中心化的世界,如同当年长铗寻找的桃花源。对于罗金海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安放奋斗激情和自由理想的地方。

币须网的创业团队,罗金海(右一)

他变成了创业的罗金海。他认为比特币背后的点对点电子现金支付技术第一次实现了去中心化的货币支付,它必将成为未来的支付货币。

投身商海的罗金海直接抵达区块链技术商业化的核心,启动了数字货币的商务平台“币须网”。2013年,淘宝京东已经成为电商的巨无霸,快递车来往于物流中转站和居民小区之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但罗金海和一批早年区块链创业者正跃跃欲试,试图让变革来得更彻底些。

币须网的办公空间

在电商平台交易中,币须网从技术上解决了加密货币世界的多重签名技术,并创造了全球第一次比特币可以退款的功能,这个功能的推出让用户的资金更安全可信任。但强大的中心化机构支付宝、淘宝刚刚展露他们的实力,用户不需要将更多的信任转移到一个陌生的新技术,更不可能付出便利、高效、规范等更多的使用体验来成全一个据说是未来货币的新项目。

两年后,在没有任何政策干扰下,罗金海的“币须网”连同李笑来的“币付宝”、老猫的“菠萝市集”等十多个数字货币支付项目一同陨落了。

之后罗金海并没有放弃,继续做跨境支付——加密货币第三方支付平台ColaPay,国际电商平台CoinCola,因为比特币国际转账不需要高昂的手续费,这种市场上的明显成本差用户不会无视,但仍然没有办法让市场广泛接受。

他开始意识到,一切都太早了,时钟远远未拨到技术落地的风口。数字货币时代的脚步姗姗来迟,这些少数派如同西西弗斯,永远也无法将石头推向山顶。

/4/

算力即权力

2015年,区块链行业正式入冬。熊市中,长铗的巴比特分外艰难——两名合伙人离开,网站发不出稿费,长铗开始自己掏腰包支付。长铗曾经与几十个投资大佬见面,讲述他的区块链技术原理,但大佬们听不懂,最后长铗在币圈友人中三人各借几十万,最终筹集了200万让巴比特挺到了2016年的币市回暖。

薄荷凉幼曾经在巴比特工作过几个月,她认为巴比特的价值很大程度上来源于长铗的坚持,和其他区块链大佬不同,他做巴比特就是要布道区块链,单纯而专注。

巴比特如今的办公地

2018年长铗再次在“6000元理财建议”的经典问答上补充留言时,他已是比原链的创始人,“加入区块链公司……五年后再看看。”长铗正在招人,他的微信签名是,“无论技术运营市场,请联系我”。

长铗将巴比特交给了合伙人,自己专心做比原链。在巴比特获得了1亿元A轮融资后,长铗不再是淘金路上的卖水人,他有更大的能力和空间将巴比特做成一个综合性巨轮,他将巴比特的slogan从“服务于创新者”改为“探索区块链的边界”。

2018年,巴比特甚至投资了矿池业务,而比原链是长铗梦想的又一个新的起点。

长铗描绘了一幅属于比原链的未来场景,未来无论是房屋产权、公司期权、版权还是数字资产都可以在比原链的钱包里直接打开查看并交易,就如同互联网世界里的支付宝和微信。

如果说罗金海曾经的数字货币支付项目是探索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落地空间,而长铗的比原链就是要实现智能合约和链上资产流通的现实版图。两位科幻作家都在践行区块链世界里两项最主流的应用落地。

一直以来,很少出来接受媒体采访的长铗分外低调,有时甚至被忘却。直到2018年8月,数字货币市场再度进入熊市,他少有的出面接受火币的访谈直播,却一边却被粉丝们吐槽追讨——比原的价格同其他数字货币一样在熊市一路下跌,被韭菜们称为“扶不起的阿斗”。即使是早期的布道者,作为比原链的创始人,长铗同样被批判为“割韭菜的黑庄”。

长铗更擅长用文字表达,他面对公众仍是一幅不善言辞的羞涩感,偶尔脸颊绯红,目光会游走到别处。在创业的头几年,他上台演讲时也会大汗淋漓,但如今他在适应。

但或许是因为科幻作家内在世界的丰富和专注,长铗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理解能力仍远超于常人,他是区块链创业者中少有的能创造自己一套技术理论和逻辑的人,2018年,长铗提出了“币天销毁”理论、“不可能三角”理论,而后者成为了近年来区块链项目应用开发的核心研究课题。

/5/

科幻作家往左,创业家往右

右一为罗金海,右二为长铗

2011年进入币圈,罗金海目睹了数字货币暴涨暴跌中人的疯狂,区块链世界终究还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商业世界。“它(比特币、数字货币)像指环王里的魔戒”,太多早期创业者在财富暴涨暴跌中的迷失,他决定跟区块链保持距离。

2016年,罗金海创办了一个自然科学的教育平台“量子学派”,在科技媒体的异军突起,区块链只是作为数学、物理、哲学、计算机中的的一种技术被关注。终于,罗金海半只脚跨出了币圈。

罗金海并没有离开区块链世界,但他仅仅将区块链看作一种技术,并试图将自己的初心和区块链世界桥接。量子学派同样关注区块链内容,2017年到2018年间创作了《一夜之间,中国有3亿人“搞懂”了区块链》《人即货币》《比特币:此物一出天下反》 等一批精致的10万+作品。

2018年,在量子学派的基础上,罗金海发布了自己的区块链新项目“2140”,这是一个区块链文明的虚拟社区。他在“宣言”里这样昭告:“这里,将会是区块链信仰者、追求理性者、技术极客、自由主义者的天堂。”他号召2140个创世者共同来创作一部完整而宏大的科幻小说。

经过数段创业之后,科幻作家十七进制终于回归区块链,但完成的却是一名科幻作家的初衷。

在2015年之后,有着各自事业的十七进制和长铗的交流越来越少,相同的战场,不同的终点。发布2140项目后的十七进制觉得如今的自己更靠近自己所爱,回归科幻本身,而在商业中走得更远的长铗可能担负的担子更重,只能砥砺前行了。

2019年,长铗带领的巴比特要为比特币十年布道做一个总结,出版《区块链十年》。长铗邀请十七进制一起完成这本书的撰写,如此,这两位相识15年科幻作家的名字将同时被付印在同一本区块链著作之中。

 

文:三桃

出品:耳朵财经

文章标签: 区块链 长铗
评论(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