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695.17 8BTCVI: 9520.25 24H成交额: ¥5683.47亿 总市值: ¥17258.61亿
区块链沙盒游戏:一块虚拟土地凭什么价值 60 万?

区块链沙盒游戏:一块虚拟土地凭什么价值 60 万?

31QU 发布在 海盗号 25270

如今的公链,仍笼罩在博彩的阴影下。不过,与去年“博彩公链”EOS 独领风骚相比,今年的 DApp 生态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

3 月 29 日,科技媒体 TNW 报道称,根据其从 DappRadar 提取到的数据,发现目前波场(Tron)上 95% 的交易量来自博彩或资金盘 DApp,与之相比,EOS 上“仅”有 70% 的交易量来自博彩或资金盘 DApp,而以太坊的这一比例已经下降到 2%以下。

也就是说,仅从公链 DApp 数据看,波场已经接过博彩和资金盘的棒子,晋升为新的“博彩公链”。

 

不过,即便如此,曾吸睛无数的博彩,似乎也无法给公链带来新的流量了,没有了投机者肆意生长的沃土,公链破局的重任,似乎更急迫地要落在的真正落地的 DApp 身上。

今天,31QU 给大家介绍一下被认为有可能诞生杀手级 DApp 的区块链游戏,以及该领域中有可能突破传统模式的沙盒游戏新玩法。

文 / 林君

1

寻求突破的链游

“我最近已经不玩 DApp 了。”一位曾热衷各种博彩的区块链玩家耿浩告诉 31QU ,自去年 11 月参与的某个 DApp 无故停服后,他就再没去玩其他 DApp 。

事实上,耿浩只是去年年底大批玩家规模退场潮中的缩影,由于博彩链游带来丰厚回报预期被打破,本着投机目的进场的玩家,很快如鸟兽散。

即便不是投机,区块链游戏还面临着其他问题,比如游戏的资产价值问题。

 

“即便说游戏的资产归用户所有,如果游戏真的凉凉,基于项目发的代币也没法卖掉啊。”一位在 2017 年就开始玩加密猫游戏的玩家表示,尤其是那些养成、放置类游戏,虽然可能采用的是 ERC-721 协议,道具、宠物都还在自己的账户里,但“早就没了交易量,也是另一种方式的归零。”

资产归玩家所有、自主支配,这个声称能突破传统游戏桎梏,曾被很多区块链游戏主打的亮点,似乎也没得到很好的解决。除此之外,“没有好玩的游戏”也是目前区块链 DApp 面临的主要问题。

据了解,虽然目前的区块链游戏包括养成、沙盒、卡牌、策略、RPG(角色扮演)、放置等多种类型,但真正称得上好玩的游戏,屈指可数。

 

去年 12 月底,波场上出现的一款放置类区块链游戏——“波场虾农”大火后,游戏开发者就像商量好了一样,第二天就出现了四款类似的游戏,这类 DApp 也很快占领了波场公链日活的前几位。

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虾农、鳄鱼、竹鼠链游

只是,这种放置类游戏来的快,去的也快。

“就像早期的加密猫,这类游戏基本上很依赖速度,需要有人去接盘。”长期关注 DApp 的玩家肖玉表示,这类游戏开发门槛并不高,“很多代码都是抄的前人”,玩家盈利的关键还是在于早入场、早出手,“不然很快就会没人买。”

没有独创性和持续性的游戏,迅速被新项目替代,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作为链游创业者和玩家来说,如何找到一个既好玩,又能很好融合区块链技术的游戏?

区块链+沙盒游戏或许是一个能兼顾技术、趣味的方向。

2

“因为看好虚拟世界,我关掉了工厂”

 

沙盒,英文是Sand Box,本意是指给小孩玩的一个装满沙子的区域,孩子可以在盒子里随心所欲地用沙子搭建城堡等东西。

如果把沙盒概念引入游戏,指的就是那些自由度高、玩家可以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游戏,开放式场景、动态世界、随机事件和无缝衔接的大地图是其主要特征。在互联网历史上,曾出现过第二人生(Second Life,SL)、我的世界(Minecraft)等多款优秀的沙盒游戏。

“颠倒现实中标榜成功的指标,创造一个极端民主的空间,让玩家过上想象中的生活”,这是 SL 的最初设想,在 SL 的虚拟世界里,所有的景观都由用户构建,人们可以自主定义与别人交互、玩耍、做买卖、交流的方式。

游戏里甚至还流通了自己的虚拟货币 Linden Dolla,玩家可以在专门市场、Linden 实验室或其他公司,将虚拟货币兑换成现实中的美元。打造了一个庞大的、独具特色虚拟世界的 SL,一度被誉为互联网的未来。

不过,在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后,富有盛誉的 SL 却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当年玩 SL 的玩家岁数渐渐大了,新生代也看不上这个 10 多年前的游戏,加上 SL 没有很好的激励机制,老玩家再沉迷其中,也是只是为了游戏而游戏。”

曾是 SL 早期玩家的石广表示,虽然 SL 开创了一个时代,也抵达了沙盒游戏的巅峰,但如果只是一款单纯的游戏,依旧无法长久。

 

仍然看好虚拟游戏未来的石广,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区块链游戏,他如今的身份是 Decentraland(DCL)的忠实粉丝。

DCL 是一个架构于区块链上的虚拟世界,玩家可以在土地(Land)上任意创造呈现的内容,比如静态的 3D 场景或者一家虚拟电商,甚至一个可以和使用者互动的游戏。

“在这款沙盒游戏中,有官方参与的环节只是基础,主力还是玩家,他们可以自由发挥想象力,设计出各种天马行空的创意。通过他人的认可,玩家也能获得 MANA(DCL 内部的流通代币)激励。”石广介绍说。

简单理解, DCL 就是区块链加持的 SL。

 

不过,石广也认为,DCL 有可能迸发出比 SL 更神奇的魔力。

“DCL 还是未来其它虚拟世界的门户与入口,就像20年前的搜狐、新浪一样。”在他看来,融合了代币经济模型的虚拟世界,在游戏内部就有可能自成经济体系。

 

石广设想的围绕 DCL 可能发生的主体联系

“自成经济体系的意思是能先循环起来,不是闭环,之后能不断有新元素加入的,甚至包括能与其它虚拟世界连接起来。”

在石广设想的 DCL 虚拟世界里,3D 模型设计师、独立开发者、游客、地主、官方各司其责、各行其事,“在这个自由的世界里,会有专门的游戏设计师、人物建模师、服装设计师、广告商等职业提供搭建新世界的元素。”

“我觉得实体世界的产品,不管是工业品还是消费品,都已经饱和了,但是进入虚拟世界,那里的需求是上不封顶的。”

这意味着,借助区块链、自称经济体系的虚拟世界,未来将完美还原现实世界,或者创造一个新世界。

石广告诉 31QU,他以前是开机械厂的,去年刚把工厂关掉,“其实我是在知道 DCL 准备做虚拟世界,与现实对比之后,做出决定的。”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有游戏策划经验的他,决定将下一份事业放到虚拟世界里。

 

“我准备在土地上开商店,帮助设计师们卖虚拟的游戏卡片、人物模型,还有服装,主要还是卖服装。”这是石广目前的规划。

但石广也清楚,虚拟世界中的“事业”也不轻松,“开了商店要创造商品,要推广,还要维护,需要专门的人设计、建模、做模型,还要帮他们代卖服装”,“后面肯定要招人的。”

“至于代币的涨跌,不是我能控制的,目前不太关心。”石广告诉31QU。

不过,无论多好的设想都还处于萌芽,因为他的所有设想,都基于 DCL 本身开发与建设。

根据 DCL 目前的开发进度,距离开放仍有一段时间,“已经等了近两年了,剩下的耐心总是有的。”石广表示。

3

突破沙盒类游戏的瓶颈

 

事实上,瞄准“沙盒游戏+区块链”商机的,不仅 DCL 一个团队,还有其他团队。

据 31QU 了解,目前市面上,已经有Decentraland(DCL)、HashCraft、NeoWorld、产品进化星球、加密大都会等多款同样打出沙盒牌的链游。此前,31QU 曾分析过 NeoWorld 的玩法,详情请查看《第一代区块链游戏陨落,新的赛道,谁能杀出黎明?》。

“与通证经济相结合,激励玩家不断参与其中”是这类游戏融合区块链的主要做法,但依赖代币流通价值,吸引新玩家进场,却忽略沙盒本身魅力的链游,很快就会面临问题。

 

进入 2019 年,NeoWorld 的矿池快速通缩,玩家收益大幅下滑,赚钱效应开始消退后,用户活跃度也开始下降。

“最近的日活估计在几千左右吧。”深度玩家几米告诉 31QU,对比明显的是,去年最好的时候,这个数字约是 2.3 万。

“目前这款游戏的留存度,对传统游戏来说已经叹为观止了。”几米表示,对于通证产品来说,币价下跌总会影响活跃度,“这很正常”。

不过,在尝试过 NeoWorld 游戏之后,这款游戏留给石广的印象不算太好。

“NeoWorld 和 DCL 正好是两个极端,前者是设计师已经设计好了的,固定玩法、固定建筑”,他表示,“玩家能做的就只是在设计师低矮的创意天花板下面找到乐子,游戏币也只是玩家参与枯燥玩法,获得的奖励。”石广总结道,“没意思,挺无聊的。”

而对于游戏的趣味性问题,几米曾在文章中分析,早期的版本“可玩性一般”、“免费玩家感受比较单调”,但发展到现在,NeoWorld 已经开发了多种玩法,玩家也开发了多种副本,“目前 NeoWorld 有基础、住宅、竞技等几大类副本,是可以充分发挥玩家的创作能力的。”

“相对于 DCL ,NeoWorld 优势应该是在于落地,它从立项到现在,才刚刚过去一年多,却已经上线九个月了。”几米表示,在 NeoWorld 大火的那段时间,也出现了很多仿盘,但“基本没活过 3 个月。”

但在 DCL 中国区负责人 Jason Hu 看来,NeoWorld 并不算是“真正的沙盒游戏”,“如果只是单纯地加入代币,而不是从底层系统上采用去中心化的理念,吸引来的只会是薅羊毛的‘玩家’,对整个游戏的发展反而是不长久的。”

“沙盒游戏是个圈子的游戏,当年 SL 在国内也有仿盘,但玩家特别少。如果 DCL 这样的虚拟世界内部就能自成体系,也能吸引更多的模仿者,整个生态会更加繁荣。”

石广表示,他希望出现更多的模仿者,这样才有可能让整个生态更繁荣,也能让虚拟世界产生更多的可能。

结语

2014 年 9 月,微软公司宣布以 25 亿美金收购 Mojang 团队及其旗下的 SL 产权;去年年初,沙盒游戏 Minecraft(我的世界)在各平台的总销量超过1.44亿,成为史上仅次于俄罗斯方块的第二畅销电子游戏。

从愿景来看,沙盒游戏倡导的玩家深度参与、可持续性生态,加上区块链自身独特的代币激励机制后,或许真的可以开启一个新的虚拟世界。

不过,必须承认,目前融入区块链技术的沙盒游戏,大多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早在 2015 年就已启动的 DCL,凭借着优势收获了众多死粉,他们有“放长线钓大鱼”的耐心,也有“早产儿都成了四不像”的洞察。

但是,战线拉得极长的 DCL,或许只有到客户端上线,才能让玩家们一探虚实。

 

而更多类似的尝试,比如 NeoWorld,或许并非“真正的区块链游戏”,但凭借着快速的落地优势,也是有可能逐步根据玩家需求,及时调整,最终打造出一个好玩、持久的虚拟世界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石广为化名)

文章标签: 区块链游戏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