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5108.47 +7.67% 8BTCVI: 8132.10 +6.81% 24H成交额: ¥5494.83亿 -0.24% 总市值: ¥19992.66亿 +8.83%
浮沉记-区块链大时代回忆录(上篇)

浮沉记-区块链大时代回忆录(上篇)

区块链三刀郎 发布在 海盗号 26896


区块链同时期大事记


2014年9月19日美国时间凌晨6点,在纽约出租车司机平日的印象里,这个时间他们通常已经把最后一批买酒客送回了家中,街上除了24小时的麦当劳和赶地铁的年轻人外,会是一天中最寂静的时刻。但在今天,当他开到麦哈顿华尔街11号纽约交易所门口的时候,各种肤色的记者早已把街道围得水泄不通,他不耐烦地大声按着喇叭,此刻他对街道的这群人毫无兴趣,因为经验告诉他,无论里面发生什么事,结果都与他这样一个社会底层的司机无关,而且这群人最后写的故事标题跟往常都会是一样     叫:——“美国梦”。

但,他错了,这次的故事主角出生是大洋彼岸的中国。

镜头拉回到纽约交易所场内,大厅里人潮涌动,屏幕上的数字在不断跳动,在一片欢呼声中,数字最终定格在了:$2314亿,史上最大的IPO诞生了。这家由英语老师在中国创立的公司,跨越了7000余公里的距离来到纽交所,本该22小时的行程,这家公司用了整整15年。而掌控这艘经济巨舰的正是在中国家喻户晓的Jack Ma。互联网改变了中国,改变了马云,也改变了远在杭州阿里巴巴园区内的另外一群人。

杭州阿里巴巴园区此刻是正是傍晚,无法到达现场的阿里其他“家人”都在屏息关注着自己公司的这一历史时刻。当大屏幕停止跳动,数字最终定格$2314亿时,阿里巴巴整个园区沸腾了,同事们相拥而泣,无数个加班夜晚所带来的压抑感,在此刻完全释放了出来。是的,今天属于他们,他们有理由狂欢,因为今天过后,他们其中的1万人将成为千万富翁,直接跨越阶级。

区块链的一颗种子


在阿里巴巴的程序员欢呼雀跃,庆祝实现财务自由的时候,却不知道,4个月前在互联网的另外一个角落,有一个脸上还长着满脸青春痘的19岁稚嫩程序员正在中国北方寻求与IPO截然不同的融资方式。

但结果不同的是,少年在台上无论怎么描绘自己的愿景,做多大努力都无法获得任何投资人信任,因为他们不相信一个19岁的少年能够如融资白皮书写的一样,颠覆整个区块链世界。理性告诉他们,他太年轻了。

19岁的Vitalik Buterin,虽然来之前心里已经做好了任何失败的准备,但当会场内后排传来的那句骗子的时候,Vitalik心中依然还是万念俱焚。

就在Vitalik心灰意冷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你过来南方吧,这里我或许能帮到你,我叫沈波”电话那头如此说道。

拖着快要虚脱的身体,Vitalik 匆匆忙忙地登上了北京到杭州的飞机,他顾不上休息了,因为他知道,这有可能是自己在中国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沈波与Vitalik一见如故 ,2天的时间他们都在促膝长谈。沈波听完后没有一丝犹豫,南方人天生具有的商业嗅觉告诉他,这个人将改变整个区块链格局。

“你把以太坊的进度赶上来吧,我家里正好有地方,先腾出来给你,你专心把代码敲完,融资的事,到时我带你去。”沈波说。

2个月后的7月24日,沈波答应Vitalik的事做到了,结果甚至大大超乎了他们2个人的预想。Vitalik主导的项目以太坊在最后一共募集到31531个比特币,根据当时币价折合1843万美元。要知道在今天,这可是价值1.5亿美金。

这事Vitalik与沈波成了。

徐小平说:“创业就像飞行员的飞机正在坠毁,此时的飞行员既要把握好方向盘,又同时要造新飞机,新飞机如果不及时造好,老飞机就要坠毁了。”

这段话把创业的艰辛表达得淋漓尽致。

年轻的以太坊一样遇到这样的问题。

当整个以太坊社区因为融资成功而兴奋不已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曾想到,不久后,区块链的冬天即将到来。

 

区块链的至暗时刻


片段1:洒脱喜文章之《回忆比特币跌破1000那天》

2015年1月14日当天,杭州的最低气温为5℃,在13年牛市入场的洒脱喜,拖着疲惫的身影来到了他所在的币圈媒体公司,而持续超过1年的熊市,已然让他备受煎熬,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是与他无关的。洒脱喜把自己辛苦赚到的一点工资,全都投到了币市当中,而比特币的持续下跌,令他对什么事物都提不起兴趣,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可残酷仍在继续着,前一天的比特币还在1500元附近,而到了那天,比特币像发了疯似得,迅速跌到了1400、1300、1200、1100 …… 而当比特币跌破1000人民币的时候,整个比特币社区都变得安静了,而这样剧烈的行情变动,按理说,洒脱喜会做本职工作进行相关的报道,但似乎沉重的气氛让他忘记了这件事。当天,洒脱喜并没有报道相关行情,而社区似乎也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

片段2:暴走北纬

整一年我都在努力工作,拼命补仓,补一次亏损一次,头破血流的。甚至后来我会突发奇想,自己是不是进了传销组织。一样的不被人理解,一样的执迷不悟。那时候把白皮书翻来覆去的看,想找漏洞,想找个理由说服自己,停止补仓。

片段三:币信超级君

GQ杂志的曾鸣因为活动,当天晚上正好住在隔壁,他问我,比特币还能涨回两千吗?我说这个简单,但没想到很快,币价跌到了900元。最低点那天,有人拿着钱,到了四川深山寻找水电,一看币价跌破1000,悲痛不已,停止和小水电站老板的合作,转身悲壮全部充进平台买成比特币。那天,币圈很安静。

正如三个片段所描述的一样,当市场刚稍微恢复点情绪的时候,五部委法案”颁布,门头沟交易所被盗,矿工亏本停机,烤猫突然失踪,大量的利空迎面扑来,每一件事,都如一记记重拳打在了那时刚出生不到5年的比特币身上。比特币不断暴跌,终于在15年春节前夕,整个区块链迎来了行业的至暗时刻,当老大哥比特币从8800的高点跌掉了接近9成的那天,整个市场万念俱焚。

后来,超级君在15年末新年寄语中写道:“春夏秋冬凑成的一年,于时间长河中弹指一瞬,终有万千功夫,都缩在一瞥之间;而砖瓦构成的空间世界里,依然天圆地方,并没有因我们而大不同。

3年熊市,直接熬死了三家知名的矿机商KnCMiner、ASICMiner、BitFury。大量区块链媒体选择停更关门,连当时最大的区块链论坛,巴比特也差点死在了黎明前夕。同样,14年刚拿到融资的以太坊基金会再次遇到资金困难,“天才少年”Vitalik不得不二次前往中国,再次寻求帮助。

是的,沈波再次帮助了他。

这一次沈波与肖风创立的万向基金会给以太坊再次投了50万美元,解了以太坊的燃眉之急,在后来,以太坊基金会也回报了沈波他们40多万个eth,这批eth在17年大牛市的最高市值甚至达到了40亿人民币。

在2015年5月不再受资金困扰的以太坊团队发布了最后一个测试网络,代号为Olympic。随后经过两个月的测试,团队于2015年7月发布正式的以太坊网络,以太坊区块链正式上线运行。

 

 寒冬是另一个春天的开始


 

暴跌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整个市场安静得连一点活力都没有,没人交易,没人讨论,也没人再相信区块链的未来,暴跌过后长达8个月的横盘,把大部分人的耐心都消磨殆尽,一开始的大部分人都离开了行业,南宫远重新回去打工,蟑螂又做回了老本行卖茶叶,连头部交易所okcoin都上线了贷款业务谋求转型。

每天都不知道明天这个行业将会怎么样,每天都会有消息弹出又有谁谁谁离开了Q群,还活跃在Q群的那几个人发得最多的是一张冰箱里塞满馒头的表情包以此来调侃此时还在币圈的其他人,而群里其他头像大部分显示为灰色,所有人看不到一点希望。

后来有人问昌用老师如果必须用一个词来形容当年的感受的话会是什么词,昌用回答:“度日如年”。

涓滴之水终可以磨损大石,不是由于它力量强大,而是由于昼夜不舍的滴坠。

在15年下半年,暴涨暴跌加横盘把大部分投机者清扫干净后,币价开始触底反弹,区块链没有让真正想要做事的人失望,一切似乎开始往好的方面发展,在16年6月,btc已经在900的低点,反弹三倍到了近三千元,算力也开始逐步攀升。

许多有意思的币也开始在熊市浮头,例如—Zcash,DASH,瑞波。

对于整个区块链来说,雾霾似乎已经逐渐消去,春天来了。

但是对以太坊来说,刚过上几天好日子的他们,即将迎来更大的危机,这一次危机甚至影响到了整个社区的生死存亡。

 

The DAO事件让以太坊再渡鬼门关


 

当时我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个信息,我还在办公室里面跟所有的人讲这个事情,感觉有点像玩笑,因为是太大的新闻,第一时间出现的第一新闻在第一现场被你看见。然后V神的截图,就被传的朋友圈和网络环境到处都是,在那个时候你马上回去打开交易所,就会看到以太坊的价格是以一种自由落体的方式在暴跌。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以太坊的单价大概从一百二三十块钱人民币,跌到了四五十块。而且越是跌到谷底的时候,我身边很多小伙伴越是抱着绝望的心情,快速拼命地在抛售。大家都蒙了。”

——Nervos创始人Daniel在橙皮书的采访中描述这段经历

时间回到2016年,在当时,德国Slog.it需要融资,而区块链公司是很难在传统行业里面去做融资的,因为区块链的生意跟现有的金融体系和法律体系结合,会产生很多问题。Slog.it希望在区块链领域有非常专业的机构来投资自己,去筹集做开源项目所需要的资金。在融资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很强的需求。

而他们的想法更大胆,他们想着既然区块链领域里的每家公司都会有这样的融资需求。现在又现在没有专门针对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机构可以投资我们,那我们自己为什么不自己造一个出来呢?

The DAO,一家去中心组织,依靠智能合约在区块链上运行,没有法律实体上“去中心化的投资公司”从此诞生。

整个以太坊社区看到The DAO后兴奋不已,它让人们看到了自己原来可以为区块链上的一个智能合约打工,人们的协作可以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展开,不用再用传统的中心化形式。虚拟VC又可以做到及时结算,非常高效,而且非常民主 。

在接下来的28天里整个THE DAO项目募集了1150万个以太坊, 参与众筹的人数超过11000人,甚至连以太坊基金会也参与了此次众筹,而当时以太坊ICO的发行量是7000万,也就是说全世界15%的可流动的以太坊全部都投到了THE DAO这个项目中,锁在了这一个智能合约里面。

然而,平静的海面下,实则暗流涌动,热钱出现的地方聪明人最多,当大家都知道这个智能合约锁着很多资金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有某些人也同时盯上了。

当The Dao项目进行中时,V神突然发了一句话,打破了所有宁静与美好想象:“The Dao被黑客攻击了,钱正在被黑客拿走,最后有可能一分钱都不剩。”

以太坊的价格是开始以一种自由落体的方式在暴跌。所有人都在拼命抛售。

V神下面的回帖各式各样,讽刺,谩骂,调侃不绝于耳。有人说“好耶!比特币To Da Moon,以太坊药丸”。

以太坊社区没有人还有心情去回复这些质疑,此时只有一件事最重要,就是想办法怎么拿回这笔钱,如果被黑客拿走,那么意味着有非常多人的财富将烟消云散。这个时候只有分叉才能解决问题。

以太坊分叉的投票一开始,社区各种反对声音不绝于耳:

“这会杀了以太坊'软分叉或者硬分叉都会伤害我的权益,而且会对社区造成伤害。”

“以太坊大户会砸掉手中的币,开发者、研究者、公司会离开以太坊社区”

“任何分叉,不管是软分叉还是硬分叉,都会极大地伤害以太坊,摧毁它的声誉。”

“这几天,我一直在看行情,总在担心以太坊的安全,受够了,我不想再拥有以太坊了”

经过紧急磋商,V神不久就在以太坊官方博客发布公告《紧急状态更新:关于DAO的漏洞》。V神在公告中,解释了这次攻击的一些细节问题,同时提到已经提交了软硬分叉的建议。

分叉,对于以太坊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按照按照区块链“Code is law” 的原则,如果选择分叉,这代表着区块链不可篡改,不可伪造的神话被打破,而且是在以太坊上。

一场关于价值观,关乎区块链原则的大讨论在开始展开,无论哪种结果,以太坊都将成为一个受害方,社区凝聚力都将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最终投票结果出来了,vitalik顶着巨大压力说出了社区的决定:以太坊即将硬分叉。

16年7月23日,当时全球最大的以太坊交易平台Poloniex上线ETC,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以太坊分叉的失望,随后许多交易所纷纷跟进,ETC价格最高上涨至ETH的三分之一。这让原本平静的社区开始走向对立,大家互相争争吵,最后导致社区一分为二,以太坊从此出现了eth与etc。

Slock.it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Christoph Jentzsch在后来曾撰文回忆了The DAO事件,他说道:智能合约的安全问题还需要通过实践来改进,这个领域还处于早期阶段,以太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The DAO事件影响之大,甚至惊动了美国SEC,虽然他们不是来调查是谁偷走了那些代币。

The DAO项目目前已经失败了,以太坊社区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但幸运的是,以太坊社区在最后并没有死掉。甚至在这次过后,人们看到了区块链众筹资金在效率上的优越性,越来越多的团队开启在以太坊上的众筹之路,千币万币开始诞生。

区块链的大时代在17年即将到来,此时许多活跃在市场的“小人物”不曾想到,自己的命运将在接下来的17年被彻底改变。

 

(上篇完,下篇将在12号发布,码字艰辛,欢迎关注微博:区块链三刀郎)

文章标签: 区块链 人物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