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8174.40 +0.33% 8BTCVI: 11650.28 -0.76% 24H成交额: ¥4910.93亿 +2.01% 总市值: ¥22930.37亿 +1.15%
声音 | 穿越牛熊的宝典

声音 | 穿越牛熊的宝典

CoinVoice 发布在 链圈子 海盗号 73762

度过2018年的漫漫熊市,时间来到2019年,摩根大通、Facebook纷纷发行各自的稳定币,金融巨头和互联网巨头不约而同地开始涉足区块链,IEO的一炮而红带动了平台币的大幅上涨,整个区块链行业有了复苏的迹象,币价也开始起死回生,似乎熊市已经步入了尾声。上一个熊市的底部发生在2015年,从2015到2018,三年一个轮回,区块链行业也走过了从低谷到高潮,又即将走出下一个低谷的历程。CoinVoice采访了一些行业的前辈,他们早在2015年之前就接触到了比特币,那时区块链概念尚未流行,基础设施也不齐备,尚处于行业的古典时代。

他们共同经历了2015年大熊市的苦痛和挣扎,有过彷徨,也有过迷茫,一度不知路在何方。

他们或是深入参与项目发展,或是做项目早期投资,亦有普通的炒币者。度过煎熬的熊市,他们也都迎来了各自的绽放。

让我们聆听他们的故事。

曹寅: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创始人,Token Market Asia 负责人

我目前主要做欧洲市场的STO业务,我和欧洲合伙人在欧洲共同发起了一家专门做STO业务的平台,叫Token Market。Token Market是欧洲牌照最全的一个STO的一级市场发行平台,注册用户数量已有25万人,是目前欧洲规模最大的STO平台。

2015年的时候,我在国家能源局担任能源互联网课题组的组长,为中国未来的能源行业的新生态,设计能够融合互联网技术、互联网商业模式,以及互联网思维的一个新形态。那时,我就把区块链作为最重要的一个底层技术,放进了这个课题里面。

非常荣幸,我们拟定的政策得到了马凯副总理的高度评价,并在2016年颁布,这是在中国国家层面,第一部提到区块链应用的国家级政策。

2015年的时候行业从业者非常少,区块链的概念还不像现在这么盛行,很多人都不清楚区块链到底有没有意义,对自己的生意,对区块链的未来也没有什么信心,这是很普遍的现象。

大家都在愁,钱从哪里来,业务从哪里来,怎样去融资,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顾虑。

那时在行业里闯荡的朋友,现在基本都已经是我们这个圈内的大佬了,像易理华、汪晓明、徐义吉、王东这些,我看着他们这些企业,从一个Idea,变成一群人,变成一个公司,变成一个项目,再变成一个代币,最后变成一个生态,真的是特别有意思。

我个人也投了一些早期的企业,跟大家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这是我的荣幸和一辈子的财富。

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个现在非常知名的大佬,他来找我帮忙融资,那时候的估值非常低,整个公司的估值才差不多5000万人民币,当时出售20%的股份,算是A轮融资,而这个项目现在市值已经是上百亿美元了。

那时候大家一起吃饭时,非常坦诚地交流这个项目要怎么搞,这个行业的未来会怎样。其实那时候大家都非常迷茫,也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有一点我很认同,人在低谷的时候,或者说人在没有这么知名的时候,能够看出他的本性。这位朋友就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很坦诚。后来他也发展挺好的,真诚对待朋友的人,都有比较好的事业。

对比2015年和现在,我也有一些转型,就是从中国市场转到全球市场,从无币区块链,转到币链一体。

2016年我正式从体制内跳出来创业,做无币区块链的业务。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转型去做欧洲市场的业务,专门为中国企业落地欧洲,以及欧洲区块链企业和数字货币企业拓展中国市场,提供咨询和金融等各类合规服务。

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一批非常好的欧洲朋友,现在做Token Market的业务,在欧洲的开放的合规体系下,去做相关的证券代币化的一系列工作。

同时,我也在为爱沙尼亚政府提供数字国家这方面的战略建议。

对比2015年,我现在更从容了。第一个是这几年,行业里币价、政策、项目方的波动太大了,区块链从业者都练就了一颗非常强壮的心脏,所谓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这是区块链行业的人经过这几轮周期最大的收获。

第二个就是找到了我真正的事业方向,就是欧洲市场。所以,当你知道你能做什么,你擅长做什么的时候,你就不会慌了,不管政策怎样,币价怎样,市场怎样,都不会慌了。

郑玉山:水滴资本创始合伙人,东中心区块链研究院院长

我现在是一名区块链行业的全职从业者,主要从事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孵化,行业技术研究以及应用落地。

具体来说,我的主要精力放在两块,第一是区块链项目的股权投资,我作为水滴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加入了青岛链湾的常瀛区块链股权基金,是管理合伙人之一,投决会委员。

第二是行业技术研究和推动应用落地,我目前担任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区块链产业融合研究院院长,负责几个区块链基础应用平台的研究和建设。

此外,我还在几个开源和去中心化组织担任一些职务,比如在石墨烯区块链应用中心、比特股、GoC Lab等组织都担任理事。

我2015年时是一名全职的IC设计工程师,负责研发5G相关的芯片,业余时间参与一些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当时主要在比特币和比特股社区活跃,是比特股官方论坛中文大区版主。

我是2012年开始关注比特币,而直到2013年才开始投资和密切关注这个行业。2013年下半年是我亲身经历的第一个大牛市,2014年是第一次泡沫破裂,经过了一年多的熊市,2015年的时候感觉很多项目都凉透了。

我没有详细地统计过,但印象中很多早期在bitcointalk论坛上风靡一时的项目大多到2015年时都跌了90%以上,跟现在差不多。

但当时不流行1CO,也几乎见不到专业的投资机构,大多数币种都是社区一起挖矿或者白送,所以即使归零了也并没有什么人去维权,大家只能骂骂“黑庄”,然后互相嘲笑打气。

感觉那个时候的参与者们还大多数是技术极客和冒险家,也知道各种币的投资风险巨大,属于合格投资者。

而印象中那时的区块链项目虽然已经不少,但注册公司的并不多,大多数项目还是以开源社区的方式协同开发,靠社区的力量去推广。这种方式虽然效率低,但是成本更低,因为创始人不需要养一整支团队,因此大多数项目生命力顽强。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亲身经历了一个项目的去中心化过程。2015年时比特股从1.0升级到2.0,在性能和体验上有了飞跃式的提升。

然而,由于市场已经非常冷淡,所以反响并不强烈,同时创始人BM由于研发资金以及个人原因,准备离开比特股而转向他的新项目STEEM,所以社区也在闹分裂。

当时我个人对比特股的未来还是比较担忧,觉得少了BM这个领袖人物加天才程序员,而且在比特股之前,没有创始人,完全靠社区运作的成功项目只有比特币。

然而,在BM离开之后,比特股虽然确实经历了一阵时间的低迷期,但后来又顽强地活了过来,而且完全成为了一个去中心化自治项目,在受雇于区块链的核心程序开发团队(工资来源于通胀的代币)的努力下,保持每半年一个大版本更新的速度,这对于一个有6年历史的老项目来说,实属不易。

这件事让我相信,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完全可行的,它能以极低的成本运行一个庞大的项目,这让我对未来的新型公司型态甚至是社会型态,都有了更深的理解,对区块链的未来也有了更大的信心。

即使再艰难,我也不会转型或者退出的,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可以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就是区块链。这在我之前三十多年的生命中,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正因如此,我才会离开我之前的行业,即使在那个领域我已经拿到了最高学位,发表了顶级期刊论文,又在行业顶尖的公司有一份高薪的工作。

从2015年到现在,最大的转变我认为是社会对区块链技术或者行业的认可度。2015年的时候,只有少数人看得懂区块链,社会上普通人认为区块链就是比特币,认为是个灰色的事物。

其实2015年的时候区块链已经不缺信仰者,但那个时候,即使坚定的区块链信仰者,恐怕也只敢想象区块链技术在支付、交易、结算等等少数金融领域的前景,而那个时候大多数创业项目也是围绕这些方向。

但2019年的今天,区块链技术已经开始进入社会的方方面面,除了金融领域外,在供应链、防伪存证、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等领域都有了落地的应用,这是在当年不可想象的。

或许不远的将来,区块链技术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大家会习以为常到认为这就是一项普通的网络技术,而忘记了区块链这个行业从被质疑到逐渐被理解,最后被完全接受而走过的坎坷历程。

廖翔:闪电智能 CEO,区块链投资人

我目前主要做项目投资,其余时间大多在学习,学习滑雪、日语等,补充一些新知识,做一些沉淀。

2015年的币圈寒冬,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去到海外,与当地社区做一些交流和学习,类似于游学。去冰岛拜访那边的矿场,还去了新加坡、荷兰阿姆斯特丹和两趟美国。

当时处于熊市,2014年币价大幅下挫,2015年初见底。2015年是整个行业的大熊市,很多人都退出了,标志性的事件有烤猫的跑路和门头沟的倒闭。当时行情非常差,很多人都不干了,转行的转行,跑路的跑路,各种烟消云散。那时区块链的概念还没流行起来,大家都在怀疑比特币的大旗还能不能扛下去。

我没有转型,继续全力以赴地工作,在四川做了一个矿场,在冰岛也做了矿场,与海外很多社区加强交流,参与全球性的大会,比如扩容会议,也出钱资助了一些开发者到中国来旅行。还投了一些非区块链行业的项。

现在和2015年都属于是熊市末期,行业比较萧条,这是相同点。

不同点是整个市场扩大了很多,比2015年的市场容量扩大了二三十倍,同时进来的用户数量,参与企业的数量以及质量都有极大的提升,由2015年的散户化草根化,到现在的专业化机构化,这是很大的转变。

我想如果还有下一次牛市的话,会有更多的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进来,数字货币行业会获得更大的发展。

我今年的重点是,制作一些区块链的开发项目,跟开发者一起把项目的技术研发做完,帮助他们在全球对接当地的资源,做推广,并建立社区。和澳门专业的展览公司一起主办一个亚洲金融科技峰会,主题是金融科技(包括区块链)和澳门本地的特色来做交流和结合。

逍遥胤:炒币者,DAPP开发,通证经济研究者

我2013年接触比特币,主要做搬砖。经历了当时的政策打压,BTC从8000人民币一路跌到2700。当时没有很深入了解其技术原理和影响,我认为和政府做对下场堪忧,在熊市中就渐渐淡忘了这回事。

熊市我没有持币,所以没被套,2015年行情惨淡基本就没怎么关注币圈的事。2015年的时候山寨币就开始涌现,大部分是真的完全没有价值,成为大户炒作坐庄收割韭菜的工具。我有很多年股市经历,所以都看得很透。

当时参与的散户几乎对虚拟币都没有认知,抱着一夜暴富的思想进来炒作,除了比特币和莱特币外,其他的币连名字都不知道就会买入,很是疯狂。

记忆深刻的是李笑来号称挖矿挖了10000多个BTC,涨到8000时李笑来身价过亿,我认为这很不真实。

我目前仍然参与虚拟货币,并尝试开发了一些Dapp应用。对整个通证经济系统有较多研究。

目前的熊市,我也在关注行业发展,一边学习,一边寻找机会,通过落地项目更深入得参与区块链行业。

现在和2015年最大的区别是有很多行业巨头和中层技术人员,各传统行业精英人士参与进来,不再是以前单纯靠技术极客推动行业发展。

可以预期区块链行业在未来会在许多行业里找到落地方案,百花齐放的局面必将到来。另外行业的上下游,生态都逐渐的成熟和繁荣起来,产业链成熟度已经不是2015年可以相提并论的了。

 

©本文为CoinVoice优质原创内容,CoinVoice是领先的全球化区块链媒体,专注原创、深度、优质的区块链内容,致力于链接全球范围内的区块链创新者。

出品:CoinVoice(id:coinvoice)

文:霆均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