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833.16 -4.70% 8BTCVI: 6440.23 -5.02% 24H成交额: ¥4010.14亿 +11.66% 总市值: ¥19021.91亿 -5.30%
脑洞:探索开放式金融世界的「可寻性」

脑洞:探索开放式金融世界的「可寻性」

链闻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239449

本文是创新型研究机构「X-Order」撰写关于资产通证化时代「开放式金融」与「货币战争」系列展望的第二篇文章。

在该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X-Order」的研究人员通过对币安交易所的平台币 BNB进行分析指出,像 BNB 这样的加密货币世界里的通证,实际上已经实现了对「商品」、「证券」和「货币」三种不同功能的统一和整合,这有可能引发一场未来的「货币战争」或「货币革命」。

而在本篇文章中,「X-Order」的研究人员则借助互联网变革中所产生的「可寻性」这个概念,探讨了通证在实现了商品、证券和货币三种功能三位一体之后,会带来「开放式金融」的时代。在这个开放式金融的时代,资产的货币属性成为可以随时通过资产质押的开关的通道当货币产生的时候,只需要抵押对应的权益,当货币回流的时候,释放这个权益就好了;我们可以抵押过去的权益,比如商品的使用权,我们也可以抵押未来的权益,比如证券的分红权。 这样,将极大丰富我们的金融世界。

这是一个大开脑洞的思考。值得你认真将该文读上几遍。

撰文:Nathan Chen,就职于 X-Order。X-Order 是一家尝试把分布式计算、计算博弈论、人工智能与加密学等跨学术领域相结合以发现未来拓展秩序的创新型研究机构,由 NEO Global Capital 创始合伙人 Tony Tao 创立。

Web 需要一个桥接过去和未来的文字,这就是可寻性!'可寻性'是连接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桥梁,让我们随心所欲地在两者间转换概念。
—— Peter Morville
在我们用一种近乎烧脑的方式,探讨资产的通证化带来的一场「开放式金融」的变革,以及这场变革重塑今日的金融体系的可能性之前,不妨让我们从重温互联网世界带来的改变开始谈起。

有一个重要的概念请一定记住,那就是「可寻性」。

在互联网刚刚诞生的时代,对于只需要鼠标的一次点击,就可以从一个网站到达另一个网站的体验,在当时大多数人看来,都是相当神奇的。如此便捷也如此迅速,更重要的是完全没有了空间的限制。

「Web 是一个没有'空间'的公共场所...我们可以从此处去彼处,但无须移动'距离'。」这是互联网时代的见证者 David Weinberger 在当时兴奋的描述。

图 1:Kartoo 用地图显示 web 搜索结果,当时很热,但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

资料来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artoo#/media/File:Kartoo.png

可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革命。

在那个时代,很多人还仅仅习惯用空间来划分各类场景,在一开始,他们都还尝试着通过对互联网进行空间的可视化,来回到他们习惯的地缘世界中。不过,这些尝试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没有了空间的限制,互联网让信息的传播变得直接了当,使得加上地理特征的任何企图都变得累赘。

这就是「可寻性」的魔力。可寻性(findability),指的是一种「可以随意获取」的属性。

Peter Morville 曾经是信息架构咨询公司 Argus Associates 的 CEO。Argus Associates 是信息架构咨询领域的先锋,在第一代互联网创业浪潮中,属于淘金者背后的卖水人。Peter Morville 目睹了互联网泡沫和 Google 的崛起,写下了著作《Ambient Findability》。在这本书里,他将「可寻性」归为得以在 web 下成功的最核心要素。

这是一个在中国被轻视的概念。由于传播的问题,直到现在依然有很多中国人不太了解「可寻性」的概念,忽视了这个让不少互联网巨头成功的秘籍。

「可寻性」这个概念的提出,使得空间地理这个概念从现实世界中的真实存在转变为 web 世界中的隐喻,颠覆了人们长久以来形成的「地理空间」的概念。同时,可寻性也在改变着人类长久以来习惯的行事方式。

在互联网的时代,人们开始从「占有尽可能多的领土」到「尽可能被方便地找到」。

技术的突破可能会在一个时间点被完成,而对于技术的适应和习惯的改变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虽然面临了习惯的巨大压力,但对于创新者来讲,正如 Peter Morville 建议的那样,在创新的时候,我们最好还是「抛开隐喻,不破不立」。

 

开放式金融下通证的拓展性

 

著名的经济学家 Carlota Perez 在她的著作《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Technological Revolutions & Financial Capital )中预见,当互联网在进入部署阶段的成熟期后,必然成为承载金融变革的工具,这个时候,基于地缘性的集中式的金融体系就会被基于数字模块化的金融体系所替代,这就是「开放式金融」展现出的崭新的模式。

只是,从装载期到部署期的差距等价于从「想到」到「能够做到」的差距。Carlota Perez 曾说,这其中将是巨大的泡沫,而在 2018 年,我们都在加密货币市场上经历了这个巨大泡沫破灭的洗礼。

好在,依旧坚持的人们开始渐渐看到开放式金融世界的曙光,并开始寻觅着这个新世界的可寻性。X-Order 研究员 Robin 最近曾撰写文章《从 BNB 重解商品、证券、货币三位一体「超级载体」的未来意义》,用一种创新的视角,提出了通证给我们所处的世界带来的全新的可能性。他在这篇文章中提出,商品、货币、证券不再只是对于现实可交易资产的一种分类,而通证化资产可以同时具备这三个属性。这样,资产因通证化实现了兼具商品、货币、证券的特征。

基于这样的注解,期望通过这篇文章,探索开放式金融的「可寻性」。

既然通证化下的资产兼具了商品属性、货币属性和证券属性,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强行区分通证的种类呢? 「抛开隐喻,不破不立」, 让我们先看看当下的证券如果带上了商品属性,而商品带上了货币的属性,会产生怎样的价值?

 

开放市场:当证券具有了商品的属性

 

证券市场是什么?对于一个现代人,很容易进行流程式的回答:去某一个交易所开户,然后买卖其中的证券标的。这种回答很容易让我们脱离市场作为集市这个原本朴素的观念,而将证券市场牢牢绑定在交易所之上。

我们是否想过,证券市场到底是先有证券还是先有市场?熟悉投行工作的专业人士一定会告诉你,证券化是资产进入证券市场的第一步,当然必须先有证券。可是现实的质疑就来了:离开了交易所,我的证券标的如何买卖呢?这个问题凸显出来的现实是:交易所为什么会成为证券交易的瓶颈?

在前通证时代,证券市场被限制在一个交易所之内,在这个由交易所提供的庞大系统中,最最重要是不容出错的清算系统。说白了,这个清算系统就是整个交易所所有证券标的交易账本。由于对账本记账权的独有性,任何要在这个交易所上发行的证券都深深地烙上了这个交易所的印记;同时,不同交易所证券资产的互换也非常困难。

图 2:传统证券的中心化交易所转向通证化证券的开放市场,交易所变为交易通道。

睿智的人一定会发现,当证券记账权被交易所独占的时候,不同交易所的运营情况将会对证券的价格产生很大的影响,从而影响证券的价值,这就是实际的问题。如果证券无法离开交易所而存在,或者说证券只能在交易所的结算系统中被记录,那么我们只能通过这个交易所来完成对于证券的确认。

但是,一家企业的存在以及运营状态和一个交易所有什么关系?完全没有。所以,将证券通证化,为证券赋予商品的属性,就能够有效解决交易所限制的问题。

在通证化证券的世界中,基于分布式账本的清算系统无需交易所维护,这使得通证世界中的交易所只需要完成撮合订单的职责,即使对于中心化交易所,也大大减轻了其工作量。交易所在这个场景下就变为了「交换的通道」。这样一来,人们在通证化的世界中,真正意义上像拥有商品一样拥有了证券,或者换句话说,人们可以将证券如同商品一样储藏、互换或者赠予。

这就让证券市场回到了「市场」本来应该具有的集市一般的面目。为了清晰地指代开放式金融下证券通证化后的市场,我们将其称为「开放市场」。

开放市场一定是碎片化的。这个特征我们已经在 2018 年层出不穷的大大小小的交易所中看到。开放市场中的交易所就如同集市中的摊位,容易摆设也容易拆除,这就激活了市场无限的可能性。

商品的自计量性:商品具有货币属性的价值

商品和货币,似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实际上,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明显的区别。可以看看张五常教授在《经济解释》的第六章《经济调控和货币制度》中所记录过的一个有趣的现象。张五常教授写道,在他小时候广西的小村落,人们使用鸡蛋作为交易单位,充当货币使用。这个例子充分说明了,传统货币兼具了三种功能:1. 计量单位、2. 流通、3. 储值 。

其实货币作为计量单位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权宜之计。在费雪的《利息理论》中,是没有货币的。X-Order 研究员 Robin 撰写的《从 BNB 重解商品、证券、货币三位一体「超级载体」的未来意义》一文中也提到过,费雪使用的是一个交换量度单位「Numeraire」。只是在开放式金融时代未到来的时代,我们很难使用资产本身作为交换量度单位去计量,因为这个计量是需要社会公认的,不能仅仅需要将这个计量记载在自己的账本中,同时,如果将鸡蛋作为货币,还需要知道鸡蛋的总量,具体分布在哪里等等一系列信息,同时如果鸡蛋坏了,那么也需要立即在账本中被销毁。

在交换的过程中,这个计量能够随着这个交换立即发生变化,并被公众所确认,所以这个计量需要一一对应的映射合约来保证。普通的合约是没有办法完成这类事情的,而货币则是全流通的第一本合约账本,在迫切需要一个具有合约保证的计量系统但又无法获得的情况下,使用货币当然是最简单的。

「货币的主要用途是处理债务的权益划分,一纸钞票或支票因而是一张合约」
——张五常
通证化后商品,本身在分布式账本下就是一张合约,既然如此,商品的计量的交换量度单位也就被原生合约化了。如果说物理世界的实物如同鸡蛋在数字世界中还需要一层映射关系,那么对于数字商品(包括数字化服务),本身就可以在他们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自带这套计量系统。因此,在这里我们提出一个概念:「自计量性」。这个概念可以用来表示商品或者资产是否具有计量合约的原生属性。通过通证化本身就天然的解决了商品的自计量性。

这个自计量性意义非凡,因为通证化资产都具有自计量性,而自计量性又是储值得以实现的前提。

这种商品的自计量性,使得通证世界的物物交易变得异常简单。比如,在 Uniswap 这样的去中心化交易市场中,可以很轻易的把一个通证置换为另一个通证。或者简单讲,可以使用我们创造的通证本身作为计量单位,轻易地给其他所有通证进行估价,这中间没有额外的技术难题。

这大大增加了开放市场的活跃度。

图 3:使用 Uniswap,通过 ANT(Aragon 的治理通证)立刻获得 BAT(Basic Attention Token)的交换价格。

货币的通道模型:简化货币是实现开放式金融的关键

证券的商品化带来了开放市场,商品的货币化带来了商品的自计量性。聪明的你自然能够想到,在开放式金融的体系下,原本货币的定义也将被改写。在货币无需为计量负责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更多关注货币具有「储值」和「流通」两个属性。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模型来清晰表述这个「自由的」货币真正的作用。让我们借用闪电网络的思想,建立了一个「货币的通道模型」,这个模型的核心是,将开放式金融下的货币看成为通证化资产流动的全部通道的总和。

图 4:资产的商品和证券属性衡量着资产的储值,货币通道链接当下和未来

在这样的一个模型下再来看货币的「储值」功能,我们可以将储值功能完全放置到资产的商品和证券属性中,而让货币通道中的留存价值仅仅代表通道中流动的价值。通过资产质押就可以开放和关闭一个或者是多个通道,任何一个通证化资产的储值就等于「过去留存权益价值 + 未来权益的价值 + 通道留存价值」。这样做,极大的简化了对于资产价值属性的处理。

不过在此需要多说一句。因为当下大部分人会认同货币具有储值属性,同时大部分人也是这样做的。我们会有各种现金的存款,并认同这是我们的财富。

或许使用演化的视角,能够更方便地理解资产价值信用变迁的这三个阶段。

互联网出现前的很长时间内,完成物品和物品之间的交易受制于地域和时间,成本极其昂贵的。为了保存价值,我们不得不依附于「相对永恒」的物品。而当我们拥有了货币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声明自己对于这些等价货品的各种权益的总和。或者借用 X-Order 研究员 Robin 撰写的《从 BNB 重解商品、证券、货币三位一体「超级载体」的未来意义》一文中的说法,货币是我们劳动结晶的对应物。

在没有通证的时代,我们是无法统计、甚至无法知道所有这些等价货品的价值的。同时,由于权益是对于未来的预期,当我们无法基于商品和权益本身进行抵押的时候,我们就必须将信用附着在货币之上,而形成了货币的信用化。这就是第二个历史阶段。

在目前时代,是货币信用化到了极致的时代,但是很多问题也随之发生了。通证化资产的「自计量性」解决了这一问题,我们就可以通过资产的自计量性来衡量原生的储值。这样,促使了我们可以将资产本身进行信用化,同时,将货币通道化而单单来衡量流通的速度和带宽,并成为评估网络的属性指标。

下图是资产价值信用的演化图,可以展示出从黄金为中心的货币,到信用货币替代黄金,最后到众多通道的开闭。简化后,货币就可以随时通过质押资产生成也可以随时消灭,其量的大小取决于对应的商品属性和证券属性的综合权益价值的变化。

图 5:资产价值信用演化图。

左边是黄金为中心货币体系,中间为信用货币,右边为众多通道的开闭的货币通道化和资产信用化。

 

资产信用化:开放式金融的「可寻性」

货币的通道化对应的就是资产的信用化,人们无需将信用建立在货币的前提之上,而直接将信用建立在资产的商品和证券属性之上。而开放式金融则赋予了这类资产独立于货币的属性,而使得市场的多样性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爆发,各种众筹和「IXO」的方式层出不穷,从这个角度上也体现了资产信用化带来的对价值的释放。

一些从事金融非常久的人很不喜欢信贷,尤其是当次贷危机发生之后,甚至觉得信贷最终只能走向泡沫和破灭。在此,我们提出一个不同的观点:货币信贷的不可控性才是造成信贷危机的根本原因。

信用集中在货币层面,货币就成为瓶颈,信用的管理就变得异常艰难。基于可自计量的商品和证券资产的抵押信贷,是开放式金融给我们最大的礼物,也是真正能够实现金融稳定的根基所在。

在这点上,MakerDAO 项目给了我们一个实例的示范。

很多人在思考 MakerDAO 的时候将其分类为稳定币,可是事实上 MakerDAO 中提供稳定币 Dai 的功能是货币通道的体现。在我们看来,MakerDAO 最重要创新在于:它便捷地实现了资产的信用化。

我们很认同 MakerDAO 的风险管理主管 Cyrus Younessi 撰写的《稳定币三角:ETH,DAI 和 MKR 之间有趣的相互作用》一文对于 MakerDAO 中 MKR、ETH 和 Dai 关系的分析。ETH 作为整个以太坊的价值存储,虽然具有货币属性,但是作为支付很不便捷,而 Dai 作为 ETH 质押的货币通道,让支付变得便捷,同时可以让 ETH 的技术直接接入到现实的场景中。

而对于 MKR,更进一步,其实是实现 ETH 资产信用化的保障机制。所有的价值都被放到 ETH 中,而 Dai 的通道价值只能通过 ETH 的价值抵押来体现,这个时候就必须有一种机制,让这种抵押和赎回变得容易,风险可控同时公开透明,最好是自组织运行。

我们推荐大家可以通 Makerscan.io 来持续观察 MakerDAO 正在进行的一系列尝试。仔细观察 MakerDAO 的质押形式,你会发现,其公开透明的方式要比我们想象中的信用抵押来得稳固的多。

在这样的诠释下,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资产信用化下通过抵押产生货币的原因了。

图 6:Makerscan.io 显示了 ETH 质押总体情况和每个质押资产的健康程度。

如果我们认真思考货币的通道价值,留给货币的其实就只有交易费用。得到这个结论让我们自己也很惊讶,甚至疑惑,因为自从货币和黄金完成了脱钩之后,货币似乎无需对应任何商品的价值就可以了。

依旧是张五常教授的言论,给到我们亮光和信心。

张五常教授曾经和弗里德曼提出「以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作为货币之锚」,其实也正是看到了货币在没有锚定之后产生的问题。在当时的处境下,货币和黄金的脱钩是有深远的意义的,因为当时的黄金只是代表了物品,也就是过去的权益,这无法承载证券这类未来的权益。

货币信用化使得未来权益能够体现,同时再通过货币来承载证券、甚至衍生品,就构建了当下庞大的金融体系。而当分布式账本赋予了我们能够更容易的对于未来的权益进行计量之后,当我们将资产的货币属性表述为一个可以随时通过资产质押的开关的通道。这样,我们就可以将我们更多的关注点关注到权益本身的变化中,而无需过多的关注到货币上。

所以,当货币产生的时候,我们只需要抵押对应的权益,当货币回流的时候,释放这个权益就好了。我们可以抵押过去的权益,比如商品的使用权,我们也可以抵押未来的权益,比如证券的分红权。

还有一个项目的经济模型可以用来诠释这个理论,那就是 Steem 项目。其实 Steem 在经济模型设计时也早已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当 Steem 提出创新的三通证模型时,很少有人认识到这背后非常深刻的洞见,反而觉得其系统过于复杂。

现在,如果用我们这套诠释重新思考 Steem 的经济模型,是不是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Steem 需要一个通证 Steem 代表其网络的资产,而同时需要一个通证 Steem Power 代表抵押后的资产,来产生使用场景,而在最后抵押下可以产生货币通道,也就是利用 Steem Dollars 来维持场景内的流转。这样来看,就很容易理解 Steem 的设计理念了。我们推荐大家可以通过 SmartSteem 这个平台来关注整个通证流通过程及其优缺点。

 

是时候拥抱开放式金融的崭新时代

 

如果说「证券化」让人类踏上了现代金融的开阔地,那么「通证化」这个全新的实践,则让人类看到了开放式金融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未来蓝图。

我们看到了开放式金融将会释放出来的巨大潜力:碎片化的开放市场和资产的自计量性,将赋予开放式金融世界极大的活力,带来实现资产信用化的多样性,从而极大丰富我们的金融世界,这也将成为更多创新者和创业者所追逐的新目标。

 

(来源:链闻)

文章标签: 区块链 金融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