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542.13 -1.40% 8BTCVI: 5876.00 -1.40% 24H成交额: ¥3358.43亿 -8.37% 总市值: ¥18861.07亿 -0.87%
对话郭宇航:“无币区块链”是监管的智慧,是对创业者的保护

对话郭宇航:“无币区块链”是监管的智慧,是对创业者的保护

李小平 发布在 区块链 独家 42230

当郭宇航接受这次线上采访时,他正在赶飞机的路上。

现在的他很忙,一边是区块链,作为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他要和地方政府共同发布区块链的各项政策、建立产业园区和推进相关的培训。作为星合资本董事长,今年将集中推出一些区块链项目,并帮助金融科技企业将商业模式复制到东南亚;另一边是网贷,作为点融网创始人,他在过完春节后,就开始进行回归点融,参与到日常运营。

本次采访中,从互联网金融到区块链商业应用,从投资逻辑到行业监管,每一个熟悉的领域他都有所提及。当然,更多的是他对区块链行业的思考和创业经历的总结。

 

To B区块链技术公司的业务指标是行业风向标

 

郭宇航于2014年开始关注比特币,但早期并未参与,那时的他觉得比特币是一场伟大的社会实践,且有非常高的失败的风险。后识区块链,他觉得“区块链作为一种新型技术,不能等到其成熟之后才介入”,2015年点融网内部就组建了区块链团队,开发出自己的BaaS系统。

任何一项新技术的商业应用过程都是漫长的,如果以1995年为中国互联网元年,到了21世纪初门户网站才有了广告变现,之后有游戏变现、音乐下载变现、电商、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同样,区块链技术要被传统行业广泛认知和接受,也需要一段时间。

巴比特:您认为区块链实现落地应用的速度与哪些因素有关?

郭宇航:主要是技术的瓶颈和壁垒。一方面,现在很多公链都是一地鸡毛,还没有看到真正有价值的大规模应用;另一方面,我相信在区块链领域,很难有像TCP/IP协议的全球统一的标准,更多的是根据细分场景的特点,选择性地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改造。所以,技术进步的速度和传统行业对区块链的认知速度,决定了区块链实现落地应用的速度。
巴比特:哪些数据能表明区块链开始实现大规模商业应用?
郭宇航:我觉得,要特别关注面向B端的区块链技术公司的业务收入指标和客户数增长的指标,尤其是某些行业某些业务的集中度占比迅速增长的指标,这些指标是区块链行业的风向标。

目前在一些细分行业,每年小规模的几百万的投入,一旦被证明有价值,并开始有上千万的投入,将区块链技术嵌入到业务流程中进行改造。如果有这个现象,就说明区块链的大规模商业应用就已经发生了。

当然,如果未来各国政府对加密货币的政策有松动,用token实现利益重新划分的功能得以实现,同时沙盒和试验性的交易所公开得到政府的认可,那么区块链的金融属性比技术属性的应用要快。这取决于主流西方国家对加密货币的态度。

巴比特:在您参与的区块链投资中,有没有失败的案例?有哪些反思?
郭宇航:星合资本投资的技术性企业,很多是在传统股权投资中,已经被证明的团队,他们诚实勤勉的精神符合我们选择的标准,目前还没有失败。

个人参与的一些海外的项目倒有失败的案例,主要归因于没有坚持基本的投资逻辑,比如对团队的信息掌握不够。当初对这些项目也有严格考证过,但随着行业泡沫逐渐消退,投后没有跟上,后来就失败了。这种撒胡椒粉式的投资和过度投机的心态,以后会尽量避免,并加大投后的专注。

巴比特:关注投后的哪些方面?
郭宇航:主要是对人的关注,比如创始人对自己选择的创业模式的情绪和态度变化,包括战略调整过程中的建议,作为早期投资人都应该积极介入,而不是放任。花时间和创始人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包括商业机会的引荐,这也是我们在早期投资过程中总结的一个经验。
 

To C创业可能出现某些边缘化的区块链商业模式创新

 

在传统时代,成功企业的商业模式是一个从1到N的过程,也就是在现有基础上,复制之前的经验,通过竞争不断扩大自己的市场影响力。

而在互联网时代,成功的企业却是一个从无到有,即从0到1创造市场的过程。如今在区块链时代,创业者想实现“从0到1”的过程看似越来越难了。

以“区块链+医疗”为例,假如有一家创业公司想利用区块链技术整合医院、政府部门、监管机构的医疗数据,打通医疗数据的信息流。

如果这家公司没有强大的实力和背景,没有协调好各方的利益关系,那么是不可能拿到医疗数据的。如果数据都拿不到,那么这场创业从一开始注定要失败。

巴比特:您怎么看待区块链时代的创业?

郭宇航:在To B端的区块链创业中,传统行业的势力和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没有他们的配合,区块链就空有一个技术架构,不会有落地应用的场景。

To C端的创业,可能出现某些边缘化的区块链商业模式创新。五年前,我们很难想象微信能打败同是腾讯体系的QQ。我觉得,现在无法断言C端的区块链应用完全杀不出来。

巴比特:区块链时代的创业与互联网时代有什么不同?
郭宇航:比互联网时代要更为艰难,因为流量市场的大局已定,使得区块链或互联网的创业都很难从草根起家。不过,区块链的商业属性还没被完全开发出来,其技术架构超越了现在的互联网架构,所以区块链有可能在某些特殊应用上带来突破。虽然这样的场景现在还看不到,但是我非常期待区块链领域的草根能颠覆互联网巨头。

医疗区块链的商业实践中,如果创业者能抓住C端的需求,创造出使用token的全新模式,或者与B端配合等等,这样的应用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但挑战非常大。

巴比特:有哪些边缘化的应用?
郭宇航:我看到版权区块链的项目,切入点是重构音乐影视、小说文学等在互联网传播上不合理的分配机制,尤其是流量端利益分配不均等,这些应用可能打破垄断。这可能是我做知识产权律师的一个判断。另外是广告行业里,通过token机制把利益反馈给广告受众,也可能采集到数据或形成新的商业模式。
巴比特:平安集团、招商银行等都推出了自己的区块链平台或应用,未来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发展,会不会成为传统金融巨头或互联网金融巨头的游戏?
郭宇航:对传统银行和金融机构来说,区块链很难在短期内被广泛使用。我倒是认为中小银行和金融机构,他们面对大银行和金融机构处于弱势,对资产信息的判断和借款用户的信用评估方面,还存在非常大的短板。中小银行和金融机构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降低对借款人信用评估的成本。

传统金融或互联网金融巨头对垄断还是情有独钟的,至于区块链的应用,更多的从联盟链切入,在一个体系里运作。而区块链的价值恰恰在于陌生人之间构建信任体系,中小金融机构利用区块链,在成本很低的共识基础用户上,产生公平的透明的交易,我看好这方面。期待区块链能为中小弱势群体提供技术支撑,并赋予其价值。

巴比特:这样的中小银行和金融机构,可能出现在哪些城市?
郭宇航:可能出现在二线城市,二线城市中经济发达的地区比比皆是,资产规模在500亿元左右。他们有很大的发展动力和生存压力,率先使用新技术。但这取决于这家机构的管理机制、决策效率、主事人的开明和学习精神等,有非常多的偶然性。如果有一两家实现突破,那么他被复制和追随的可能性也会大大增强。
巴比特:区块链催生出了分布式新经济,那么区块链的环境下,传统产业和移动互联网,谁应该更加焦虑?
郭宇航:从直觉上看,移动互联网应该会更焦虑。因为移动互联网的价值分布体系里,已经形成了固有的利益的惯性。分布式经济则会打破这种利益分配格局,这是自我革命的一个难题。

传统产业有更多选择的自由,一旦想清楚新技术的应用,就能产生直接的效果。传统产业通常从联盟链切入,这样的切入成本低、阻力小,见效也快,然后建立更大范围的共识。而移动互联网有赢家通吃的特点,要想在短期内形成大范围的共识,目前的区块链技术是支撑不了的,在这种情况下,移动互联网的优势能否发挥出来,我是存疑的。

 

“无币区块链”是监管的智慧,是对创业者的保护

 

与其称郭宇航为律师、互联网金融创业者、投资人、政协委员,不如说他是跨界达人。他也享受这一过程,因为每一次跨界,他都能“从新的视角去思考一个新的事物,学到很多东西的同时,也能为行业贡献自己的想法。”

跨界的身份也让他尝到了诸多好处,一方面,十多年律师从业经历让他对法律条文时刻保持着警觉,在没有明确政策的前提下,他得确认公司与监管层保持一致;另一方面,因为有法律背景和政协委员的身份,当他向政府机构表达一些行业的真实情况时,政府机构比较容易接受。

郭宇航曾作为行业代表,前往英国、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与当地的金融公司或机构进行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方面的沟通。

巴比特:您一直在提倡“无币区块链”?

郭宇航:“无币区块链”是监管的智慧,是目前给创业者的忠告。这样让技术变得更纯粹,更有利于技术的发展。远离发币,实际上是在当前金融调控的大背景下,对创业者的保护。

创业者不要僵化地因为风险而放弃尝试的机会,严格遵守各国的法律并不代表要以一国的法律推进全球。在中国监管的指导下,专注于底层技术、基础设施的建设。而在某些对虚拟货币持开放态度的国家,创业者也可以在这些国家做尝试。但是在中国,现阶段一定要谨慎。

巴比特:在与国内和国外监管层的沟通中,有哪些事情是在你意料之外的?
郭宇航:国内方面,我们发现监管层对新生事物的包容态度和学习精神,是出乎我们意料的;国外则是形成创新的监管方式令人意外,他们更多的是贴近法律原则。

中国是成文法国家,讲究的是在框架内行事;英美的判例法国家,追求的是法律监管能否达到最终的目的,他们保护市场竞争、呵护创新,有时候允许突破规则,这一点我们有深切体会。

巴比特:实际上过去一年,您在采访和演讲里,多次提到“共识”,为什么这么强调共识?
郭宇航:首先,我觉得区块链的“共识”是技术的终极目标。我们之前的共识,更多的是在共同的圈层中形成的,借助区块链技术,能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形成更低成本的共识;

然后,区块链技术的创新和跨行业应用,不同技术背景和人生经历的人是很难理解的。我们强调的“共识”,有求同存异的含义。在早期,你不理解、不认同,但也不要轻易反对。我们希望给受众和监管传递一个理念,就是不要轻易否定新鲜事物。

巴比特:3月21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ICO”“STO”“稳定币”及其他变种名义进行非法金融活动的风险提示》,有人认为,该协会是民间组织,其发布的文件不代表官方意见。您认为,公众应该如何看待这样的文件?
郭宇航: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是北京金融监管部门指导下的一个协会,不太可能擅自以自己的民间的角度去发表意见,更多的是含蓄地代表金融监管的某些意思。这次向社会发出的这个声明,可以理解为北京金融监管部门的某种态度。当然,由于它是民间身份,也有更大的自由灵活度来解释这个声明。

公众应该从正面去理解,所有创新的金融活动,普通老百姓在早期应当具备风险意识,尽量避免参与。因为缺乏规则的指引和监管的介入,骗子横行是必然的,很容易导致个人资产的损失,所以公众应该正面地接纳这些建议。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