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5808.07 +0.72% 8BTCVI: 11457.70 +2.26% 24H成交额: ¥4640.84亿 -9.61% 总市值: ¥19870.74亿 +0.74%
智能合约平台必须具有货币溢价,但如何实现它?

智能合约平台必须具有货币溢价,但如何实现它?

链闻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99359

随着众多可以支持智能合约的公链项目逐渐上线,市场对其的关注度也渐渐从「神奇」的技术突破,转向他们发展生态、为生态创造价值、捕获生态中价值的能力。这些能力与项目的运营水平和经济模型设计相关。

链闻公众号最近推送了著名区块链投资机构 Multicoin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Kyle Samani 撰写的文章,他提出一套理论框架来解释 Layer 1 和 Layer 2 的协议究竟如何捕获价值

几乎同时,投资机构 Vision Hill 合伙人 Dan Zuller 也撰写了一篇文章,探讨智能合约平台应该如何通过创造「价值溢价 monetary premium」,成为公链竞争中的赢家,并指出以太坊在这些方面依然具有优势。Dan Zuller 在文中用了「可编程价值网络」来指代这些可以支持智能合约的公链项目。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可编程价值网络的状态,特别是以太坊。从远处看,似乎有许多「竞争者」竞相成为「赢者通吃」的智能合约平台领域领头羊;在二级市场方面,我们有以太坊、EOS、Tezos、Zilliqa、Cardano 等,更不用说新上线的 Cosmos 了,而在未上线的一级市场方面,有 DFINITY、Coda、Near、Polkadot、Oasis、Kadena、Thunder 等。

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分析当中每一个区块链网络相对其他的优劣,并推导某个特定网络「胜出」的可能性——我甚至认为并不会涌现出一个「赢家」。我的这篇文章会更着重关注一点:「货币溢价」。

我相信对于那些想实现大规模应用并取得成功的可编程价值网络,这是一个必要的组件。

什么是「货币溢价」

这里的「货币溢价」,简单说是指资产对信息的不敏感性和可以经受时间考验的能力。也就是说,对于要在交易中使用的资产,用户不应该担心它的未来价值,同时也不能介意它的经济史。抗审查、安全、可预测和稳定的货币政策,以及其他合理和可持续的价值主张,也是实现社会可扩展性的关键。

但社会可扩展性究竟是如何实现的呢?

我们知道,货币资产必须获得大量实物资本的支持,才能使其内生价值具有合理性和可持续性。但有形资本并非凭空出现,它还需要社会资本。

物质资本与社会资本的互作用

社会资本,或者一些人所说的「文化资本」,指的是在特定社会中生活和工作的人们之间的关系网。它包括人际关系、共同的认同感、共同的理解、共同的规范、共同的价值观、信任、合作和互惠。

那么,物质资本和社会资本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是物质资本导致社会资本,还是社会资本导致物质资本?抑或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循环的?

如果货币资产背后没有实质性的实物资本,那么一个由人所组成的社会可能不愿意支持它。然而,正如我们过去所了解到的那样,加密网络可以在起初支持者寥寥无几的情况下作为早期想法起步,但随着时间推移,它将能够吸引实物资本。这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比特币。这表明社会资本最初会吸引物质资本。

然而,为了继续扩大规模,物质资本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而社会资本反过来又需要继续吸引更多的物质资本。这表明社会资本和物质资本之间的关系是循环的,在加密网络中尤其如此。相信这个故事的人越多,愿意讲述它的人就越多;讲述的人越多,这种说法传播的频率就越高,这样的循环不断重复。

如何实现正向循环?

回想一下,区块链创造了财务上的激励机制。在这种机制下,社区获得催化,联合起来提供去中心化的数字产品或服务,然后为该数字产品或服务、或网络上的特定数字产品或服务支付报酬。

一般来说,加密网络涉及三个主要角色:开发人员(建设者)、工人(供应方)和投资者(需求方)。加密投资公司 Placeholder 的观点与此类似,只不过说法略不同,工人换成了矿工,开发人员换成了他们口中的用户。其中一类网络参与者未必就比其他参与者更重要。相反,这些角色的正确组合,以及它们朝着共同目标的协调一致的行为,对于创建网络和捕获价值是必要的,如下面的星型所代表的位置所示。

投资者将实物资本注入到去中心化加密网络中,期望这些投资资本在未来获得回报。类似地,工人通过以非拜占庭式的方式提供各种形式的供应端服务来引导去中心化的加密网络,并期望在投入劳动力后,可以获得网络奖励,也就是收益。这样一来,投资者和员工动机一致,都希望将自己的有形资本和劳动力投入到能够提供诱人的货币化效益的网络中。

那么,开发人员呢?

吸引并留住开发者

开发人员是加密网络的命脉,也是社会资本发展的需要。没有开发人员,网络将无法得以维护,其未来的安全性也会受到质疑。

应该澄清的是,开发人员并不直接保护他们所构建的加密网络;这个任务是由事务验证者,即上文中的「工人」,所完成的。

每个网络都有不同的安全机制,其中一些可能比另一些更安全,但这得另开一个帖子单独分析。重点是,开发人员需要维护、升级和参与管理他们在社交上支持的加密网络。适当的财政激励作用是强大的,但社会激励和互相连接可以说作用同样强大。

如果开发人员因为某种特定的原因从某个加密网络迁移,投资者和工人将很难为他们的有形资本和劳动力分配价值。他们的物质资本需要社会资本来创造价值,他们所支持的经济设计促成了价值的获取。因此,网络赚取货币溢价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开发者联盟的实力。

如果开发人员基于更好的用户界面 / 用户体验、更高的计算效率,或者仅仅是更好的社区或归属感,放弃了一个网络,转而构建另一个,假使这个早期网络的开发人员没有获得充分补充,赶上或超过之前的水平,那么,最初的网络货币溢价不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仍然保持其价值。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和工人所投机的货币溢价只不过是一种幻觉。

那么,这与以太坊和其他可编程价值竞争者有什么关系呢?

以太坊依然领先

围绕着以太坊的 1.x 和 2.0 路线图、执行计划以及时间安排,存在着很多争议。DeFi/ 开放金融狂热者发出各种抱怨,指出有超过 2% 的 ETH 供应被锁定在 MakerDAO 智能协议中,但 ETH 也被用于其他 DeFi/ 开放金融应用(Dharma、Uniswap 等)中,这 表明 ETH 正成为全球价值储备和数字储备资产,存在看涨趋势。不过,更重要的是要记住: ERC20 代币是可迁移的,可以转移到其他网络。因此,应该继续关注开发人员的活动。

根据 Electric Capital 2019 年 3 月的开发报告,在过去一年里,以太坊表现出了极其强劲和持续的活跃开发人员增长,在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最具价值公共项目中,它的核心和总体开发人员数量最多。因此,尽管以太坊网络的发展路线起伏不定、存在不确定性,而且执行风险可能很高,但其开发人员活跃度仍在不断增加,这表明它拥有非常广泛的社会资本基础。

如果这些趋势保持不变,假以时日,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实物资本后,以太坊可能会获得可持续的、且合理的货币溢价。

然而,这并不是说以太坊在未来不会面临太多的挑战。ETH 2.0 路线图所固有的执行风险是不容忽视的,此外,想要吸引更多的实物资本,就需要有一个可预测的稳定的货币政策以及抗审查阻力。从该网络目前的社会资本状况来看,这些趋势似乎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我们也应该提醒自己,DFINITY、Near、Polkadot 等私有可编程价值网络尚未上线。如果这些项目是「更好的技术」,会导致开发人员离开以太坊吗?其他可编程价值网络也能产生同等或更大的货币溢价吗?目前看来,将来极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不过,也不可能说完全没可能。

另一件需要记住的事情是,我们不应该忽视一点:相对于即将上线的可编程价值网络,以太坊具有巨大的监管优势,因为它没有被监管方视为证券。

尽管如此,当这些项目进入主网并完全投入运行时,应该继续关注以太坊开发人员的活动;到目前为止,由于主网竞争在一定程度上非常有限,这些开发人员在考虑去哪里构建方面,可能还没有太多有吸引力的选项。真正的考验可能尚未到来。

然而,如前所述,以太坊社区的人际关系、共同的认同感、共同的理解、共同的规范、共同的价值观、信任、合作和互惠都是「粘性」因素,会对迁移的可能性带来不小的阻力。换句话说,我已经讲述了这个故事。

披露:本文作者持有 ETH 和 BTC,并通过 Vision Hill 间接持有本文讨论的其他一些资产。

 

撰文:Dan Zuller,密码货币投资机构 Vision Hill 合伙人 翻译:詹涓

文章标签: 加密货币 dapp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