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931.05 8BTCVI: 10018.01 24H成交额: ¥5659.03亿 总市值: ¥17510.92亿
南瓜张和他的嘉楠耘智:三次抉择错过一个时代

南瓜张和他的嘉楠耘智:三次抉择错过一个时代

零壹财经·Binary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34612

如果当初,南瓜张自私精明些,没有书生意气地捍卫比特币世界,而将阿瓦隆一代矿机用于自有挖矿,或许南瓜张已经成为比特币世界的主宰。

如果当初,南瓜张没有因为对技术的执拗,放弃矿机组装业务而专注芯片,或许就没有后来的吴忌寒和比特大陆。

如果当初,抢在比特大陆之前发售了阿瓦隆A6矿机,或许现在矿机市场的王者就不再是比特大陆。

但是,哪有那么多如果。

——写在前面的话

 

 

与吴忌寒和他的比特大陆不同,张楠赓和他的嘉楠耘智一直很低调,低调到有时候你会在不经意间忽视掉这个人、这家公司。

1、

谁人不识“南瓜张”

 

或许当初,张楠赓并不会想到,“南瓜张”会成为他前半辈子最重要的标签,阿瓦隆会让他的人生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2010年,张楠赓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计算机专业博士研究生。与众多工科男一样,他的大学生活除了学习,几乎毫无趣味。动漫,于是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传,一年他能看500多部动漫。

技术男、宅男,这些现在看起来有些恶趣味的标签,却是当时张楠赓最真实的生活写照。

如今,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第一次是怎么接触到比特币的,只知道在那一年,比特币闯进了他的世界,横冲直撞。

奇幻的比特币世界,让他枯燥的大学生活凭空多了几分色彩。

而比特币挖矿,从最初的个人电脑CPU挖矿、随后的GPU挖矿时代,到2011年也已经进化到区域可编程门阵列(FPGA)时代。

从这一年开始,比特币挖矿市场对FPGA机器的需求迅速膨胀。

为了勤工俭学,张楠赓开始研究比特币矿机,并以“ngzhang”的ID现身比特币论坛,向比特币世界的信徒展示了他的FPGA矿机——IcarusLancelot

从此,比特币世界中,多了一个“南瓜张”。

图:南瓜张在论坛

 

南瓜张,算得上国内FPGA矿机的先行者,曾数次将矿机卖给外国人。

逐渐地,南瓜张在圈子里有了些许名气。

时间到了2012年。拥有上帝视角的我们,清楚地知道这一年对比特币的深远意义——矿机开始进入ASIC时代。

结果已然在眼前,可过程远不止这般简单。

20126月,美国专门开发比特币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宣布,准备研发一种性能远胜当时主流FPGA矿机的集中电路式(ASIC)矿机。

如果成功,蝴蝶实验室就有机会凭借新型矿机掌控整个比特币网络超过51%的算力,获得掌控自由的比特币世界的可能。

为了粉碎这一可能,当时中国币圈“四大天王”中的“南瓜张”张楠赓和“烤猫”蒋信予先后宣布研发ASIC矿机。

谁料到,张楠赓原定于2012年年底亮相的ASIC矿机,遭遇技术瓶颈。为了攻克难题,张楠赓希望休学一年,但遭到了导师的无情拒绝。

多次沟通无果后,张楠赓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既然如此,那就退学吧。

 

29岁的张楠赓,怀揣着捍卫比特币世界的坚定信念,离开了无数人梦想中的象牙塔。

 

此后虽然几经风波,南瓜张的ASIC矿机最终问世了——这是这个星球上第一台ASIC矿机。

面对这个几乎耗尽了他心血的矿机,张楠赓的内心除了激动或许还有几分炽热。

他将新型矿机命名为“阿瓦隆”。

阿瓦隆,是日本动漫《Fate》中最强的防御武器,也是亚瑟王传说中,威尔士极乐世界的别称,亚瑟王最终的栖息之地。

对南瓜张来说,阿瓦隆,是他“维护世界和平”的武器,更是他心灵的栖息之所,倾注了他的血汗与无限期望。

阿瓦隆矿机,带着光环而来,一出售就受到了市场的追捧。

第一批矿机售价1299美元,20129月发售,只售300台;

第二批售价75BTC20132月发售,销售600台;

第三批售价75BTC20133月发售,销售600台。

前三批阿瓦隆一发售就被瞬间抢购一空,最高被炒到25万人民币一台。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在发售前后的数天里夜不能寐地守候在电脑前等候发售。

与阿瓦隆相比,小米此前所奉行的饥饿营销简直不值一提。

与疯狂相匹配的,是阿瓦隆背后诱人的利益。报道显示,当时阿瓦隆的算力一天能挖出357枚比特币,按2013年初的比特币价格计算,一天可产出20多万元人民币。与这丰厚的收入相比,那些狂热者的疯狂似乎也不难理解。

市场的追捧给了张楠赓空前的名声,和无比的自信。虽然当时阿瓦隆一代的外形极其简单粗暴,毫无设计感可言,但性能的强大和市场的反馈让张楠赓提出了一些极其严苛但却听起来很有趣的“霸王条款”:

1、 在任何情况下均不退款。这是因为,我们会用预付款去购买零部件,因此无法退款;

2、 没有保障。这包括但不限于:现在没有第三方评测所带来的风险,我们是骗子的风险,由于客观和主管原因无法按时发货的风险,bitcoin本身出现严重问题无法继续存在等;

3、 没有销售客服。由于人力有限,如果您不能理解本公告的全部内容,即请不要购买。同时,QQ和旺旺等均不作预订咨询,所有询问都不会得到回复;

4、 收货地址一经确定即不能更改。

如此“不平等”的条款,还是没能抵挡比特币世界的热情。

比特币世界的算力开始暴涨,市场开始红火,以阿瓦隆为代表之一的ASIC矿机,开启了比特币的另一个纪元,中国的矿机产业也开始了制霸全球的征途。

凭借着阿瓦隆,南瓜张在圈子里如日中天,正可谓“天下谁人不识君”。

2、 寒冬:活下来

 

20134月,北京。

张楠赓和他的合伙人李佳轩,创立“北京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这是嘉楠耘智最初的名字。

虽然20159月,公司更名为“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但嘉楠耘智的故事,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

201312月,刘向富加入,成为嘉楠耘智的第三位股东。

公司初创时,比特币行业发展欣欣向荣。所有人都认为,嘉楠耘智的春天来了。

但,任何时候都不能低估一个技术男对技术的痴迷与忠诚。骨子里的热爱,让张楠赓放弃了比特币矿机组装销售,选择专注矿机产业中最核心、最有技术含量的芯片业务。

但商场从不讲情怀。嗅到了利益味道的商人,蜂拥而入,开始了分食张楠赓放弃的矿机组装市场,赚得盆满钵满。一次次的野蛮交易,逐步蚕食着阿瓦隆。

嘉楠耘智,也因为张楠赓的这一决策,陷入混乱。

再加上2013年年底,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表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

监管来临,嘉楠耘智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矿机市场愈加冷清。

与此同时,烤猫矿机、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迅速崛起,市场上同时出现了数十家矿机厂商,矿机竞争陷入白热化。

“币价低迷对于挖矿行业,往往是一件好事,只有具有竞争力的厂商才能生存下来。”吴忌寒2015年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事实确实如此。虽然性格有些理想化,但张楠赓对比特币矿机的坚持却很现实。

嘉楠耘智,在冷清的市场中选择了坚守。

在这场竞争与坚守的战役中,张楠赓和他的嘉楠耘智成功了,但也失败了。

成功,是因为他和嘉楠耘智熬过了寒冬;

失败,是因为时间,让嘉楠耘智败给了比特大陆,吴忌寒乘机登上了王座。

矿机江湖,时间为王、功耗为王。

在矿机芯片技术的高速迭代中,一旦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员研发的产品落后于竞争对手,就意味着所有的努力都有可能付诸东流。而矿机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功耗比,也就是挖一个比特币所需的电力。

单从芯片角度而言,嘉楠耘智的技术显然是第一梯队。但在抢占市场先机上,嘉楠耘智却被比特大陆压了一头。

20158月,比特大陆开始预售蚂蚁S7矿机,功耗仅为257.3W/Ths)。两三个月之后,嘉楠耘智的阿瓦隆A6矿机才开始发售,功耗为300W/Ths)。

凭借着短暂的时间优势和微弱的性能优势,比特大陆迅速抢占市场,市场占有率达到了80%。随机,比特大陆又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蚂蚁S9矿机,一举拉开了与嘉楠耘智的距离。

 

 

图:蚂蚁S9矿机

 

当寒冬结束,张楠赓和吴忌寒,矿机江湖再相逢。

举目四望,除了彼此,其他对手几乎都已随风而去了。

可能他们会相视一笑吧。

因为,无论是吴忌寒的比特大陆,还是张楠赓的嘉楠耘智,都在冬天活下来了。

 

3、 飞起来的嘉楠耘智

 

烤猫失踪、比特币大跌、监管收紧……熊市那几年,矿机市场的风波从未止歇。

熬过了寒冬的嘉楠耘智,急需融资发展。

前期融资进程过慢,以至于有人将其视为“郁金香泡沫”,但好在,时间给了嘉楠耘智证明的机会。

2015年到2017年,嘉楠耘智迎来了快速融资发展的阶段。

时间 融资事件
2015.4 水木泽华、孔剑平(通过数芯投资)、孙奇锋(通过彼特蒂尔)同意向嘉楠耘智分别出资人民币250万、760万以及140万。
2015.7 姚永杰与盈澜投资、置澜投资及华丁墩澜同意分别向嘉楠耘智投资200万、600万、500万、400万。
2015.12 三位创始股东为雇员奖励目的组成控股公司嘉楠超芯,同意以人民币30万认购杭州嘉楠约14%的股份。
2016.2 盈澜投资及姚永杰以395万及200万向孔先生转让杭州嘉楠的2.32%1.18%股权。
2016.3 发行新股,晟澜投资与贝申投资分别以3000万及人民币3750万认购杭州嘉楠1.0%1.25%的股权。
2016.4 发行新股,彼特参赞以约人民币6120万元认购杭州嘉楠股权的2.0%
2017.4 嘉楠超芯以代价约6120万元向奕甲投资转让2.0%股权;同月,发行新股,宁波卓贤以约人民币1.5亿认购杭州嘉楠当时经扩大资本的4.6712%
2017.5 获得趵朴投资、锦江集团、暾澜资本等近3亿注资,此轮融资后该公司估值近33亿人民币。
20154月,水木泽华、孔剑平、孙奇锋向嘉楠耘智分别出资人民币250万、760万以及140万。数芯投资及波特蒂尔两家实体随后成立,以分别持有孔、孙二人在嘉楠耘智的股权。

“虽然当时赔了很多钱,但是我感觉这个比特币行业非常有前景,而且我认为能够研发出阿瓦隆的这个团队一定是一个非常牛的团队”,谈及当初投资嘉楠耘智的初衷,孔剑平这样说道。

“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加入这个团队,加入团队之后继而对整个行业更加看好。”孔剑平以投资人的身份进入嘉楠耘智,而如今已经成为嘉楠耘智合伙人、执行董事兼董事会联席主席。

2013年注册资本仅为10万的“小作坊”,到20175月获得趵朴投资、锦江集团、暾澜资本等近3亿注资,四年间,嘉楠耘智的注册资本翻了3000倍,市场估值更是达到近33亿人民币。

嘉楠耘智,飞起来了。

快速融资带来的是,公司业务的飞速增长。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嘉楠耘智收入4770万人民币,毛利率为29.1%2016年,营业收入增速超过560%,达到3.16亿元,毛利率也增至41.7%2017年,营业收入再次激增至13.08亿元,毛利率46.2%

此外,有心人士还关注到嘉楠耘智背后的“国家队”。

20175月,嘉楠耘智获得近3亿元的融资,领投方中的锦江集团备受瞩目。要知道,锦江集团是由上海国资委全资控股的根正苗红的“国家队”。

我国政府对区块链的态度十分明确:支持看好区块链技术,强力监管数字货币。

锦江集团投资嘉楠耘智,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4、 深耕芯片技术,布局人工智能

 

嘉楠耘智一直走在比特币矿机芯片研发的前沿。

2015年,嘉楠耘智研发成功并开始量产28纳米芯片,使其与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同行看齐;

2016年,开始量产第一代16纳米芯片,进入中国大陆地区先进芯片的第一阵营,成为世界上在区块链相关ASIC芯片上使用该先进工艺的先行者。

2018年,全球首个7纳米芯片设计成功并由台积电于2018年下半年开始量产。

图:嘉楠耘智7纳米芯片量产

 

从阿瓦隆一代,到2018年的7纳米芯片,嘉楠耘智在ASIC芯片上一直未曾停下脚步。

除了ASIC芯片,嘉楠耘智早在2015年就开始积极布局人工智能领域,重点研发人工智能芯片。

杭州钱江新城凯迪银座30层,窗明几净。这里是嘉楠耘智的新家。从巨大的落地窗俯瞰,钱塘江的壮美尽收眼底。

在办公室展厅里,首先引入眼帘的不是阿瓦隆矿机,而是搭载了最新芯片的3D裸眼电视机。对于芯片,嘉楠耘智是真爱。

图:嘉楠耘智公司展厅

 

20171219日,嘉楠耘智发布了最新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

新发布的KPU芯片集成了人工神经网络和高性能处理器,将应用于自动驾驶、语音交互、智能家居物联网终端和图像识别,为未来社会生活提供全方位的人工智能应用服务。它使云端的计算能力可在边缘完成,节约了带宽和能源,实现了运算本地化保护隐私,高难度的人工神经网络将不再是云计算的专利。

“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20184月调研嘉楠耘智时曾这样说道。

 

5、 上市:何处是归途?

在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这三大矿机巨头中,嘉楠耘智可能对上市最为坚定和执着。

1)首战A

20166月,A股上市1年零4个月的鲁亿通开始谋划第一次重大资产重组,而重组对象就是嘉楠耘智。

鲁亿通计划以现金支付10.61亿元、发行股份支付19.99亿元的方式,从嘉楠耘智的14名股东手中,收购全部股权,合计交易价格为30.6亿元。

如果这起收购顺利完成,嘉楠耘智将“借壳上市”,成为鲁亿通的全资子公司。而南瓜张也将持有上市公司6.73%股份,身家超过5亿。

不过,这项收购案最终由于国内市场环境、监管政策等客观因素而终止。

嘉楠耘智第一次也是最接近成功的上市尝试,就此告一段落。

 

(2)转战新三板

此后,嘉楠耘智在资本市场销声匿迹了将近10个月。

再次出现时,嘉楠耘智已在备战新三板。

20178月,嘉楠耘智开始寻求在新三板挂牌。

时运不济,当年9月,对加密货币及交易的规范监管之风骤然袭来。

转战新三板期间,嘉楠耘智分别于当年10月、117日、1121日、1130日四次收到股转公司征询意见,均被问及政策环境等因素影响以及持续经营能力。

20183月,受外界因素影响,嘉楠耘智最终折戟新三板。

 

3)再战港股

新三板失利后,嘉楠耘智并没有像上次一样选择沉寂。

2018515日,嘉楠耘智重整旗鼓,再次踏上上市的征途。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港交所。

成也比特币,败也比特币。在2018年数字货币行情遭遇寒冬、监管仍旧不明朗的大势中,凭借矿机业务带来的利润和发展前景已经难以支撑嘉楠耘智登陆港股市场。

1115日,港交所官网信息显示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已经失效。

虽然屡战屡败,但嘉楠耘智仍在谋求上市机会。市场猜测,科创板或者美股,都可能成为嘉楠耘智的下一个方向。

 

62019:或喜、或忧

在资本市场数次碰壁的嘉楠耘智,在2019年初始,等来了好消息。

312日,据证券时报消息,嘉楠耘智已完成一轮金额高达数亿美元的融资。完成此轮融资后,嘉楠耘智的市场估值将高达数十亿美元。

随后,嘉楠耘智方面也确认了该消息并表示,接下来将会在人工智能、区块链生态方面布局,以芯片为切入点,搭建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大的生态平台。

这一重大利好,使低调的嘉楠耘智受到了市场极大的关注。

毕竟,在加密货币如今的行情下,以矿机为主要业务的嘉楠耘智能获得如此巨额的融资,着实令人振奋。

只是悄然之间,嘉楠耘智的内部也发生了巨大变动。

今年130日,嘉楠耘智变更工商登记信息,早期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嘉楠耘智大股东、执行董事刘向富退出高级管理人员行列。同时,监事秦风岭也变更为此前的公共事务总监屠松华。

据此前嘉楠耘智递交港交所的招股书,刘向富持有嘉楠耘智17.6103%的股份,是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同时也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他和另外两位创始人张楠赓、李佳轩通过一致行动协议控制公司。

据嘉楠耘智内部人员消息,此次刘向富离开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其与公司整体战略发展存在分歧:嘉楠耘智的管理层希望继续将公司建设成为专注于加密货币挖矿和人工智能芯片的制造商。

与竞争对手比特大陆不同,嘉楠耘智本身不挖矿,也不经营矿池,大多数领导层希望保持这种状态,以便将来更好实现IPO。刘向富对此并不认同,因此选择离职。

虽然刘向富的离开,远没有詹克团和吴忌寒“斗争”那般夺人眼球,但还是会给嘉楠耘智带来动荡。

只是,在数亿美元融资的“大喜”中,这点“悲”就显得不那么显眼了。

 

7. 未来,谁主沉浮?

 

如果当初,南瓜张自私精明些,没有书生意气地捍卫比特币世界,而将阿瓦隆一代矿机用于自有挖矿,或许南瓜张已经成为比特币世界的主宰。

如果当初,南瓜张没有因为对技术的执拗,放弃矿机组装业务而专注芯片,或许就没有后来的吴忌寒和比特大陆。

如果当初,抢在比特大陆之前发售了阿瓦隆A6矿机,或许现在矿机市场的王者就不再是比特大陆。

但是,哪有那么多如果。

图:张楠赓

 

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陆很早就意识到矿机业务的局限性,齐齐将目光聚焦在了人工智能领域。

只是,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究竟哪个才是未来?

吴忌寒和詹克团对此纷争不断,最终双双退位;嘉楠耘智也因战略争议致使大股东刘向富退出。

在比特大陆的眼中,区块链和人工智能难以并存,必须有所取舍。但对嘉楠耘智而言,为何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比特大陆的崛起始于ASIC矿机芯片,而风波也始于矿机和人工智能芯片的抉择。

群强环伺,比特大陆的优势已不再明显。

内部风波不断:裁员、出走、重大人事动荡,外部上市之路同样停滞不前。

一位接近比特大陆的业内人士评价比特大陆:“颓势已现”。

当初,比特大陆用蚂蚁S7战胜了嘉楠耘智;而如今,昔日王者内忧外患,嘉楠耘智能否完成对比特大陆的弯道超车?

文章标签: 嘉楠耘智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