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917.48 8BTCVI: 9813.22 24H成交额: ¥5398.11亿 总市值: ¥17418.97亿
巴比特专栏 | 昌用:闪电网络与比特币的宗教化

巴比特专栏 | 昌用:闪电网络与比特币的宗教化

昌用 发布在 比特币 81408

闪电网络是密码货币在小额双向高频交易场景中的杀手级应用。但它被纳入core的小区块抗审查路线后,被迫承接比特币的全部支付功能。这使得闪电网络不仅在技术上变得十分复杂,也面临一系列商业逻辑缺陷,极难成功。对core路线的坚定支持和近期的闪电网络热并非来自市场需求,而是来自比特币信仰的宗教化。比特币的宗教化是比特币和整个密码经济共同的威胁,而闪电网络则是无辜的。

 

一、闪电网络的背景

 

2015年2月Dryja和Poon发表了《比特币闪电网络:可伸缩的离线即时支付》,即闪电网络白皮书。在解决扩容问题的2015年12月香港会议上两位作者对闪电网络做了深入介绍,成为一项获得社区广泛好评的创新。

香港会议后,闪电网络对比特币扩容之争产生了关键性影响。有重要影响的核心开发人员Gregory Maxwell将闪电网络写入比特币路线图,形成了阻止区块扩容的“隔离见证+闪电网络”方案。这个方案是要将比特币主链做成大资金往来的结算网络,把常规支付交易全部挤到闪电网络。这就是最终Core为比特币选择的“主链结算网络+闪电网络支付”路线图(以下简称Core路线)。

尽管大区块支持者也支持闪电网络,但坚决反对以闪电网络承担全部支付功能的Core路线。但Core路线的不断推进,尤其是隔离见证的实施,最终迫使大区块支持者于2017年8月1日分裂出比特币现金(BCH),以延续比特币主链的点对点现金支付路线。

闪电网络的开发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比特币的1M区块从2016年7月起被填满,造成经常性拥堵。当人们质疑闪电网络何时能够上线时,得到的回答是“18个月后”,并且不断推迟,成了闪电网络的一个著名的梗。

 

二、闪电网络的兴起

 

2018年闪电网络协议的几个不同版本的陆续实现,并出现了多款整合闪电网络功能的比特币钱包。爱好者们终于能够比较容易地体验闪电网络支付了!两个月前,一位名为“hodlonaut”的比特币爱好者,在Twitter上发起了一次“闪电火炬”的接力活动,通过闪电网络将1万聪不断传递给新的志愿者。

包括Twitter首席执行官在内的知名人士参与了火炬接力,活动穿越6个大洲39个国家,产生了巨大影响。2018年4月闪电网络节点仅为1000多个,锁定10个比特币,现在已经达到7177个节点,锁定773.54个比特币。一时间,闪电网络成为全球热点。

闪电网络的兴起像是冬天的一把火,给凄凉的区块链,尤其是比特币生态带来一股热浪。在很多人看来,闪电网络的兴起证明,core在扩容之争中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比特币主链承担结算通道功能,比特币成了数字黄金,而支付功能完全由闪电网络来承担,这条路似乎已经成功了,比特币土大木指日可待。

面对这种近乎狂热的气氛,包括闪电网络开发者和blockstream高层在内的一些人提醒,闪电网络仍然存在一些问题,还处在试验阶段。本文则认为,闪电网络面临的不只是技术上何时成熟的问题,在根本的商业逻辑上,闪电网络无法承载比特币支付功能的重任,core的小区块+闪电网络路线行不通。

 

三、闪电网络的逻辑和优势

 

闪电网络的技术实现十分复杂,但基本逻辑并不难理解,本质上是一个支付通道。基本思想是,当两个人之间有频繁的支付往来时,两人可以不在主链上多次往返支付,而是在两人间记账,等所有交易结束时将余额在主链上结算即可。

这种支付通道在现实中很常见,许多企业有自己的结算系统,内部交易不需要银行参与,对外收付时才需要走外部银行。但这些支付通道都是中心化的,比如由集团财务中心负责结算,控制各部门的资金。而闪电网络则采用比特币的公私钥和脚本系统,能够让进入通道的各方仍然掌握自己的资金。

技术上,闪电网络是借助比特币的多重签名和时间锁功能,在开通支付通道时双方各抵押一定数量的比特币,在抵押金额范围内,双方可以相互支付,每次支付交易均由付款方私钥签名,所有支付完成后,这些签名的交易汇集记入主链完成结算。在此过程中,任何一方试图作弊,都将失去他抵押的全部比特币。

在双人支付通道的基础上,闪电网络能够实现支付通道之间的路由(传递)。比如A与B建立了支付通道,B与C建立了支付通道。此时,A与C之间没有支付通道也能实现支付:A先支付给B,B再支付给C,这是B就起到了路由的作用。

据说,两个陌生人之间最多不超过6个熟人。有了路由的功能,当人们普遍开通闪电网络通道之后,理论上,任何两个人之间的支付都可以通过闪电网络完成了。这就是闪电网络能够取代比特币主链支付功能的简单逻辑。

由于闪电网络内的支付不占用比特币主链资源,不需要区块确认,而且均由两两网络通道实现,因此,交易的确认速度很快,成本很低,并且没有控制众人资金的中心。因此,去中心、速度快、成本低被认为是闪电网络支付的核心优势。

四、闪电网络的技术风险

 

基于闪电网络的实现逻辑和进展情况,技术方面有两个大的风险:

1、技术复杂性风险

闪电网络是在比特币系统基础上的扩展应用,为了实现各种情况下的支付通道和路由功能,其实现在技术上十分复杂。目前的代码量远远超过了比特币系统,并且由多个专业团队和许多贡献者经过3年开发才初步完成。以太坊和EOS系统的智能合约漏洞事故我们记忆犹新。闪电网络这样的复杂系统在技术上带来的安全隐患不可低估。

2、私钥在线风险

密码货币系统最基本的安全是私钥的安全,最安全的方式是私钥离线保存。网络安全专家不断告诫人们,真正安全的设备是物理上断开网络的设备。理解密码货币的人大多会将大额密码资产的私钥离线保存,这也是硬钱包存在的原因。闪电网络的使用要求私钥在线,这是无法避免的安全风险。

正是由于这两个原因,闪电网络的开发和推广者也都建议人们,不要在闪电网络中存太大金额的比特币。

五、闪电网络的商业缺陷

 

以闪电网络作为主要支付通道的主要困难不在于技术风险,而在于商业逻辑缺陷,这使得core的“小区块+闪电网络”路线没有成功机会。

1、流动性的损失

任何一个通道的开通都要锁定一定数量的比特币,在关闭之前,这些币无法在通道外使用。当10000人使用闪电网络时,假定每人锁定0.01比特币(目前约260元),要实现人人之间可支付,在不同网络结构下锁定的币数量不同:

1)中心路由模式:即所有人跟某个人开通通道,他成为所有人的公共路由,此时,只需要开设9999个通道满足需求。此时,共锁定9999人*0.01+9999通道*0.01=199.98比特币。这是通道和锁币最少的情况。

2)对等网络模式:即每个人跟其他所有人都开通通道,此时,共需要49995000个通道来实现人人支付,共锁定9999*9999*0.01=999800比特币。

中心路由模式可以减少锁币数量,但中心节点发生故障将导致全网瘫痪。对等网络模式最健壮,但锁定资金是中心路由模式的5000倍。真实的闪电网络处于两者之间,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在不依赖于信用的前提下,要安全就必须多锁币,想少锁币就损失安全。

闪电网络应用规模越大,交易金额越大,需要锁定的比特币就越多。锁定意味着货币流动性的损失。从实物货币到铸币、纸币、法币、电子货币……,人类货币进化的基本方向是流动性越来越强,越能创造流动性的改进,越能够取得成功。这种锁定越来越多流动性的“进化”方式从未有过!

2、锁币利息损失

从微观角度看,个体锁定流动性必须有某种补偿的。定期存款时间越长,意味着锁定的流动性越大,因此利率越高。现实中也有类似闪电网络为多次支付锁定流动性的实例,比如健身卡、美容卡等。购卡时,消费者锁定资金,换来更低的消费价格。闪电网络锁定的资金(比特币)没有利息收入,是个人的净损失。闪电网络的推广者只强调其节约的主链交易费,而忽视了利息损失。在有其他支付选择的情况下,利息损失和主链高交易费一样会驱赶用户。

3、大节点的困境

大节点能够减少路由长度,对于提高支付速度和交易成功率具有关键作用。但是大节点的流动性损失或利息损失十分严重。在上述中心路由模式下,个体节点锁定0.01比特币,中心节点就要在9999个通道中共锁定99.99比特币。不仅如此,作为核心路由,大节点不仅要锁币,还需要更多的资源维护和运营节点,费用是很高的。大节点的经济激励是个严重问题。

4、单向支付问题

闪电网络的模式非常适用于两点之间频繁的相互支付,能真正实现快速和低成本。早期社区普遍支持也是这个原因。但闪电网络作为主要支付网络就有问题了。经济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支付是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单向支付。这导致消费者的通道资金不断耗尽,需要经常通过昂贵的主链交易充值,闪电网络的优势丧失。

5、动态路由瓶颈

当通过路由实现支付时,路径上的每一方锁定的金额都必须大于支付额。也就是说,支付路径上最小的锁币金额就是整个路径支付能力的瓶颈。更糟糕的是,一条支付路径的瓶颈是不确定的,因为支付是不断发生的。1秒前瓶颈处有0.01比特币,在你确认支付0.01个比特币时,它可能刚好已支付了0.005比特币出去,就不能给你路由了,你的支付失败。说闪电网络支付快捷,前提是支付路径畅通。由于不确定的瓶颈存在,闪电网络的小额交易的可靠和便捷甚至不如BCH的主链零确认。

6、交易匹配困难

货币诞生的重要原因是人们在物物交换中很难立刻找到相互需要的交易对象,因此将产品换成货币,等待机会匹配自己需要之物。闪电网络这种支付方式加大了人们生活中匹配交易的难度。我要想用闪电网络购买一次理发服务,我必须寻找一个:1)开通了闪电网络支付的理发馆,2)我跟他之间能够通过路由建立支付通道,3)我们路由中动态瓶颈不能小于这次理发的价格。好吧,我还是用讨厌的法币或竞争币在附近理一下吧。

7、用户进入门槛

比特币运行10年在商业推广中长期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用户门槛高,从理解比特币,到获得、保存、使用比特币,面临很高的认知和技术门槛。通过闪电网络使用比特币,不仅没有降低比特币门槛,反而在这个门槛上,又增加了一道闪电网络的认知和技术门槛,这对用户而言简直是令人绝望。

 

六、解决所有问题的“完美方案”

 

在core的“结算网络+闪电网络”路线的坚定支持者看来,上述缺陷都不是问题,他们有解决一切问题的“完美方案”:未来闪电网络是世界的主要支付手段,这些问题都将不复存在。

1)当所有人都接入闪电网络,整个网络流动性很强,通道内的币利用效率很高,就不算锁定流动性了。

2)闪电网络贸易规模扩大,比特币价值不断上涨,货币增值的收益远远超过利息损失。

3)大节点路由交易非常多,每笔支付很小的交易费,就足够大节点保持盈利了。

4)人们不仅消费通过闪电网络,领取工资也通过闪电网络,每个节点都有收有付,不需要频繁充值了。

5)既然所有人都用闪电网络,所有消费都能找到支持闪电网络的便捷的商户,就不存在交易匹配问题了。

6)节点足够多的情况下,任何两点之间会有很多条可选路径,一个路径遇到动态瓶颈可以被很多路径替代,也就没有瓶颈了。

7)那时比特币和闪电网络知识会成为社会基本共识,软件也非常人性化了,人们使用闪电网络完全没有门槛了。

这确实是解决了全部问题的“完美方案”,但听起来非常耳熟。几乎每一个初次创业的年轻人,都有这样一个0.1版本的创业路线图:“按照本项目的发展路线,未来全世界(全国或全省)都使用本项目产品,我们的利润(股价、币价)将达到***亿元。”2017-2018年的区块链泡沫中,遍地都是这样的“完美方案”,现在都在遭受市场的蹂躏。

这种“完美方案”最大的问题是因果倒置,看不到自己的商业逻辑缺陷,不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走到“全世界都使用”的那一天。这让我想到新版愚公移山,愚公说:“我挖不完,还有我的子子孙孙,总有一天把山移走。”智叟问到:“做这种蠢事,你能找到女朋友吗?谁愿意给你生那些苦命的孩子?”

 

七、闪电网络热难以持续

 

从商业的角度看,闪电网络对于解决小额、双向、高频交易场景是一个不错的产品。在比特币被人们广泛接受的前提下,闪电网络在小额双向高频交易场景中很可能取得成功。并且,随着系统的技术成熟和规模扩大,能够逐渐向其他场景扩展。

在这个过程中,主链资源趋于稀缺,适用于不同场景的二三层支付通道也顺势而生,在主链坚实的前提下,各种支付通道分工协作满足各种支付需求,从而形成完整的密码货币生态。[i]这是符合市场发展规律的自然演进,即哈耶克所描述的“自发秩序”。

然而,比特币决策层为了实现人人运行全节点的绝对抗政府审查而过早地人为限制主链区块,将全部支付功能强加到闪电网络之上。对闪电网络而言是拔苗助长,过早地引入极大的复杂性,同时还扼杀了市场演进中可能出现的其他二三层支付渠道的正常生长发育(比如侧链RSK)。这是典型的基于远期理想、高估自身理性、急于求成的计划经济思维模式,哈耶克称之为“致命的自负”。

近期的闪电网络热是一个期待已久的关键应用上市后常见的尝鲜现象,加上全球性的火炬活动推广效果。新鲜感和活动支撑的热度难以延续,关键还是要看它能否提供良好的用户支付体验。由于上述缺陷的存在,尤其是让闪电网络承担全部支付功能的方向性错误,良好的用户体验根本不存在,以后也很难有机会实现。

 

八、比特币的宗教化

 

比特币生态有许多有影响的参与者,他们经过了多年密码货币领域的磨砺,甚至不乏创业经验。他们为什么那么坚定地漠视紧迫的市场需求而选择不切实际的“主链结算网络+闪电网络支付”的core路线呢?因为“信仰”,因为坚信“只有比特币才是未来唯一全球通行的密码货币。”

基于这种信仰,从根本上看不起中心化的法币、各种山寨币(竞争币)和分叉币,无论它们做了什么,做得如何,都不值一提。基于这种信仰,才会确信人们无论如何都会用昂贵的比特币主链和难用的闪电网络,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这种信仰来自几方面,一是对中本聪建立的密码共识(非对称密码+分布式共识)系统的高度认同,二是对当前法币体系的失望和对密码货币的期待,三是比特币的品牌效应,几乎进入密码货币和区块链领域的每个人都要先了解比特币,四是几次牛熊已经把很多不信仰的人甩下了车,只有信仰比特币,才能暴富。

这种信仰在早期表现为对自由的理性追求,因为理解比特币的逻辑和认同其自由价值观而信仰,这支撑了早期密码货币的探索。但近年来,这种信仰逐渐演变成一种宗教化的意识形态,一种教条,甚至“迷信”。“不要讲技术,不要讲商业逻辑,不要问为什么,信仰比特币,宣扬比特币,囤积比特币就行了,其他币都是垃圾!”

比特币的宗教化对自身的危害很大,会导致:1)忽视和偏离市场需求,2)难以察觉自身发展中的问题,3)难以吸收和借鉴其他竞争币的优势,4)居于信仰中心的个人或组织权力越来越大,系统安全性下降,5)容易被擅长宣传的投机者蛊惑和利用。

比特币宗教化对密码货币和密码经济的危害主要在于,作为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密码社区,狂热的比特币信徒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攻击各种竞争币,攻击信仰以外的各种探索。这完全背离了包括中本聪在内的密码货币先驱的自由信念,成了密码经济发展的障碍。

 

九、结论

 

闪电网络是密码货币在小额双向高频交易场景中的杀手级应用。但是,扩容之争中Gregory Maxwell让闪电网络三岁登基,交给它比特币的全部支付功能,从而保持主链小区块以确保抗审查。这使得比特币离开了早期“点对点电子现金”路线,走上“主链结算网络+闪电网络支付”的Core路线,迫使反对者创建了比特币现金(BCH)。

最近的闪电网络热潮,似乎证明Core路线是正确的。但这只是应用上市尝鲜体验和火炬传递活动的宣传效果,真正的成功需要市场和支付用户的检验。目前,闪电网络在技术上还不成熟,而商业逻辑上的缺陷则更加严重。将闪电网络作为常规支付通道将导致流动性损失、利息损失、大节点激励不足、单向支付充值成本高、交易匹配困难、动态路由瓶颈和用户门槛高等问题,这些问题足以令任何一个商业产品在竞争市场上夭折。

面对明显的商业缺陷,Core路线仍然能够获得坚定的支持,很大程度上跟对比特币的信仰有关。这种信仰早期以理性和自由为基础,成为比特币发展的基石,但近期则逐渐偏离理性和自由,成为一种宗教化的意识形态。比特币的宗教化不仅会造成比特币系统的僵化,还因其影响力和攻击性而阻碍密码货币和密码经济的发展,而闪电网络则是无辜的。

密码货币是一场伟大的变革,不仅仅是技术革新,还是复杂的社会变革。比特币的宗教化提醒我们,密码货币的成功任重道远,需要技术、工程、经济、政治、社会、思想领域更加深入的思考、实践与协作。

评论(8)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神币 2019-03-12
    BTM比原链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 大圣007 2019-03-12
    没必要急于求成,船到桥头自然直,也许后来人更有智慧,留点机会给后人,时间会证明一切,
  • 我不是二狗 2019-03-12
    宗教化怎么了,有信仰怎么了,bch没信仰起不来了气死你们。
    • 莱特币爱好者: 2019-03-13
      所谓被传销洗脑就是说的这些无脑粉。
    • 莱特币爱好者: 2019-03-13
      所谓被传销洗脑就是说的这些无脑粉。
  • 8btcapp_ckvi 2019-03-12
    不同意,闪电网络是一个选项,你可以不用,但是硬分叉搞得大区块让你没得选
    • 莱特币爱好者: 2019-03-13
      BTC走进死胡同了,还嘴硬骂BCH。BTC是最无耻的。
  • 韭菜的自赎 2019-05-05
    去中心化是为了抗审查,是为了安全。这是关系到加密货币生死存亡的第一要务。比特币信仰者信仰的是比特币的去中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