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915.52 8BTCVI: 9672.46 24H成交额: ¥5628.59亿 总市值: ¥17417.15亿
洗稿风波反思:李笑来任CEO的PRESSone能否解决数字内容价值转移的核心问题?

洗稿风波反思:李笑来任CEO的PRESSone能否解决数字内容价值转移的核心问题?

萌大大 发布在 区块链 独家 110800

新年伊始,相信国内关注新闻传播的人都遭遇了一周前“被洗稿争论毁掉的周六”。争论的焦点在于“呦呦鹿鸣”的一篇获得极高传播度的文章《甘柴劣火》,被财新作者指责“洗稿”多篇财新付费阅读文章。双方各执一词,也引起自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的大范围讨论,争论直到今天还在继续。

在传统的内容生产模式下,能够获得重大新闻信源的媒体屈指可数,他们甚至要为获得独家信源消耗不菲的金钱和人力,但这类媒体囿于自身媒体定位,编辑素养等,在自媒体泛滥的时代,传播上多处于劣势;而另一部分缺乏原创采编能力或独家信源的自媒体,深谙传播之道,能让原本小圈子关注的新闻素材获得大范围曝光和影响力,但在获取原始素材上通常要采取“洗稿”的方式。在当前的各自立场和商业模式下,这似乎是个不可调和的矛盾。

在传统的内容生产,传播,消费链条中,由于种种原因,在内容的授权,分发,交易环节总会出现各种由于利益分配不均导致的矛盾冲突。今天我们介绍的区块链项目——PRESSone或许为整个数字内容生态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

和常见的区块链项目不同,PRESSone不是一个公链或者dapp,而是介于共识层和应用层中间的网络协议,强调的是基于区块链的数字内容交易及分发。

PRESSone的想法面向公众,是李笑来在2017年中自己的生日会上首次提及,而想法在更早的几年就开始萌芽。一年前,霍炬和西乔接受李笑来邀请,任CTO和COO,李笑来担任CEO。(有关霍炬、西乔可参考:霍炬专访

说到加入PRESSone,也是个机缘巧合的过程。霍炬自身研究区块链多年,时常与李笑来交流相关话题,偶然一次谈起自己正在做内容相关方向的区块链研究,李笑来说,

“你的这个想法,其实就是PRESSone这个框架里的一个dapp,还不如直接做PRESSone得了”。
两人一拍即合,18年初,霍炬和西乔正式加入PRESSone。

20190122095541

PRESSone的愿景是什么?西乔介绍,第一点,利用区块链的技术特性,解决内容确权问题,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第二点,区块链经济会改变经济价值转移的方式,在内容行业里,重塑内容的生产者、销售者、消费者之间的的角色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

乍一看跟其他基于区块链的内容版权类项目并无二异,但西乔认为,PRESSone与其他平台的根本定位就不相同。她解释道,项目定位的区别在两点:

一是项目架构上。PRESSone定位为协议层。核心目标不是自己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或社区,而是搭建一套透明、高效、平等的架构,开放各种API接口和公有数据,允许任何人在PRS网络里创建自己的Dapp,去探索各种创新的商业模式。这样当一个作者在PRS网络里确权自己的创作,给一份内容签名后,能通过无限的多样化的Dapp(产品、工具和服务)来变现这份内容,让自己的作品以各种形式产生价值传递及放大。

微信图片_20190122095417

二是项目愿景上。拿基于区块链的内容类项目中影响力最大,历史最久的steemit来说,其特性是着眼社区贡献者,期待的用户典型行为是 peer-reviewing 和 contributing,也就是用token辅助声望加权机制来激励用户在社区内进行发帖,评论等贡献行为,要解决的问题是现在信息过载的问题,期望能通过社区贡献把有用、有信度、有价值的信息汇拢并筛选出来;另一类着眼内容方向的区块链项目更侧重于解决信息可寻性问题,比如Primas。

而PRESSone核心解决的数字内容行业里价值转移的问题,也就是说,在PRESSone的生态中,以往的内容消费者能够转变身份成为内容销售者甚至生产者,

“这种区别从各项目首页上对于它们最主要的用户群定义就能看出来:contributor 和 stakeholders,但出现在PRESSone 的 slogan里的角色是 creator 和 game-changers。” 西乔说到。
这样解释有点抽象,还需要放到具体场景来理解:比如在一个常见的内容分发场景中,创作能力不足的用户,可以通过对内容的发掘、传播、分销、引用,来获得收益分成,而分成会让原本的内容消费者更加积极;除了单纯的分发分销,对内容的重组和衍生,比如为一个作者最好的10篇文章做了个精选集,从而获得更好的传播和收益,也可以通过智能合约与原文作者分成。

微信图片_20190122095413

用文章开头提到的“洗稿”这样现实生活中非常普遍的例子来举例,洗稿者被谴责的关键点在于,将原作者内容再创作却未经过原作者授权;通常洗稿后的稿件更具传播力,获得的收益却与原作者无关。

而基于PRESSone的智能合约,或许可以使原本的利益对立方找到一种温和并公平的处理方式:再创作者通过智能合约迅速获得授权,并通过智能合约约定,再传播的过程中获得的收益给原作者分成。

在一场 meetup 上,西乔引用了Don Tapscott的一句话,

“与顾客共同创造价值通常是一个更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不是去起诉他们。”这也是PRESSone场景设计的思路。
再比如在数字内容交易中,智能合约也能实现许多现实生活中尚未实现的功能,尤其是 “小额交易”和“弹性交易”:假设我做个视频,要用别人的音乐作品做BGM,我只用一分钟,能不能只付钱购买那一分钟的使用授权?也就是拆分定价,用多少付多少;我弄个小的品牌电商,想买一些字体、模板、或者程序脚本给我的网站用,但商用授权太贵了,我小本生意,能不能按我的商业规模或者访问量进行灵活收费?

诸如此类的内容交易场景比比皆是,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手段可以满足,而在PRESSone能够实现的场景中,创作者能拿回作品定价权,选择权,小额交易和弹性交易的需求能够被满足。除此以外,基于PRESSone上的智能合约,还有许多场景可以实现,比如创作悬赏平台,图片以及音视频素材交易平台,有声书众创等等。

整体项目进度上,西乔介绍,一年以来,PRESSone的账号系统、经济系统、身份证明、数字签名、PRS合约、交易系统等核心模块都已实现基础功能并发布,移动客户端已更新到3.0。当前正在进行的工作是API修订,PRS链的调试上线、数据同步,及区块浏览器,新的更产品化的Dapp也正在开发。

西乔在采访中提到,她很认同响马描述的区块链作为新技术传播的三个阶段:

“首先是极客创新,比特币所在的阶段;之后是技术创新阶段,早期极客把初期模型建成后,更多的程序员会进入,试图用这个模型解决更多的问题,比如以太坊、EOS;接下来会遇到门槛,当极客和技术人员把这个技术慢慢做得更成熟的时候,就进入到产品创新阶段,这个阶段需要有更多的工程师、产品经理,运营进来,了解用户想要什么,把一个技术变成普通用户想要的产品,推广给更多的用户。”
第三个阶段,正是PRESSone非常注重的,把“智能合约”、“链上存证”、“去中心” 这些区块链特性,落实到真正的场景和产品。

希望未来,PRS协议及网络能为内容领域更多创新项目降低实现门槛,和更多人一起尝试解决内容创作者,消费者,传播者之间的矛盾,以“连接+共赢”取代“垄断+竞争”,让创作者得到更好的驱动与回报,让创造力得到更好的传递。

相关阅读:《专访霍炬:中文社区第一批传播比特币的人,如今怎么理解区块链?》

文章标签: PRESSone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开始讲故事了,暴涨不远了 2019-01-22
    还敢拿李笑来站台? 超级比特币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