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过去72小时内比特币的价格和成交量均大幅上涨,比特币价格一度触及了4000美元大关。价格推动了每日交易量的复苏,比特币每日交易量在2月19日达到了自去年5月3日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外,社交媒体上的评论员CityZenFrog表示,比特币的每日RSI指数达到了自2017年牛市结束以来的第二高。
加利福尼亚州一家稳定币创业公司2月2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稳定币将在主流采用加密技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此外,作者认为,委内瑞拉和安哥拉等恶性通货膨胀的发展中国家将是第一个采用稳定币的国家,而其他国家则会效仿。此外,报告称,稳定币可能有望成为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市场。
2月20日消息,拍卖公司Wilsons Auctions已获得拍卖被比利时政府扣押比特币的合同。拍卖师和顾问公司将于2月28日举行首次比特币拍卖,此次拍卖将24小时在线进行。据此前消息,比利时警方在扣押了大约315枚被用于在暗网贩卖毒品的比特币后决定将其拍卖。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过去72小时内比特币的价格和成交量均大幅上涨,比特币价格一度触及了4000美元大关。价格推动了每日交易量的复苏,比特币每日交易量在2月19日达到了自去年5月3日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外,社交媒体上的评论员CityZenFrog表示,比特币的每日RSI指数达到了自2017年牛市结束以来的第二高。
加利福尼亚州一家稳定币创业公司2月2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稳定币将在主流采用加密技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此外,作者认为,委内瑞拉和安哥拉等恶性通货膨胀的发展中国家将是第一个采用稳定币的国家,而其他国家则会效仿。此外,报告称,稳定币可能有望成为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市场。
2月20日消息,拍卖公司Wilsons Auctions已获得拍卖被比利时政府扣押比特币的合同。拍卖师和顾问公司将于2月28日举行首次比特币拍卖,此次拍卖将24小时在线进行。据此前消息,比利时警方在扣押了大约315枚被用于在暗网贩卖毒品的比特币后决定将其拍卖。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过去72小时内比特币的价格和成交量均大幅上涨,比特币价格一度触及了4000美元大关。价格推动了每日交易量的复苏,比特币每日交易量在2月19日达到了自去年5月3日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外,社交媒体上的评论员CityZenFrog表示,比特币的每日RSI指数达到了自2017年牛市结束以来的第二高。
加利福尼亚州一家稳定币创业公司2月2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稳定币将在主流采用加密技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此外,作者认为,委内瑞拉和安哥拉等恶性通货膨胀的发展中国家将是第一个采用稳定币的国家,而其他国家则会效仿。此外,报告称,稳定币可能有望成为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市场。
2月20日消息,拍卖公司Wilsons Auctions已获得拍卖被比利时政府扣押比特币的合同。拍卖师和顾问公司将于2月28日举行首次比特币拍卖,此次拍卖将24小时在线进行。据此前消息,比利时警方在扣押了大约315枚被用于在暗网贩卖毒品的比特币后决定将其拍卖。
避冬行动丨路印协议陈晓亮:曾放弃3000万股权,不惑之年all in区块链

避冬行动丨路印协议陈晓亮:曾放弃3000万股权,不惑之年all in区块链

邱祥宇 发布在 链头条 区块链 54781

自2018年11月20日巴比特发起“避冬行动”以来,陆续接到近200个来自国内外的项目报名,29个项目入围首批名单。巴比特实地走访了项目所在地,通过与创始人对话,了解项目在“寒冬”中的真实生存状况,发掘优质项目以及管理团队身上的闪光点。

与以往的硬核报道不同,我们希望换种不一样的方式,给避冬计划以更温情的报道。所以在本次交谈中,我们没有深入讨论技术层面,反而重点突出了人文情怀,恰好陈晓亮是路印协议的COO,对这种话题也更为熟悉。

路印协议在国内的运营地位于深圳市。12月底的深圳丝毫看不出入冬迹象,当天深圳气温在20度以上,从杭州飞过来的我还没来得及脱掉羽绒服,在室外走不几步就汗流浃背。搭乘电梯来到15楼路印的办公室,在门口等候不多时,就看到一个斜挎公文包,外套搭在肩膀上,留着短发的中年男子正一手拎着早餐,另一手打卡,看相貌应该是陈晓亮,就主动迎了上去打招呼。

rhdr

(路印协议在深圳的办公室)

这是巴比特记者与陈晓亮的第一次见面,打完招呼,就开始坐在摆着茶桌的会客厅开始了我们的采访,随和,语速快,口音重,爱喝茶,这是陈晓亮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作为一名70后,上有老下有小,冒着巨大风险all in 到一个被视为90后唯一机会的区块链领域,陈晓亮在追寻什么?创业九死一生,项目发起后不到一个月,突遭政策叫停,这位中年人是放弃还是坚守?多地分散办公,团队如何保持凝聚力?寒冬漫漫,如何捱过?

 

抛弃3000万股权,人到中年all in区块链

 

陈晓亮是个闲不住的人。

2000年大学毕业后,陈晓亮在互联网领域创业多年,随后在上市公司三诺集团担任CIO。2014年,陈晓亮再次创业,付出的代价是放弃3000万的股票。2016年,陈晓亮停掉手头一切工作,all in 区块链,2017年8月1日,路印协议正式启动,此时陈晓亮刚好40岁。

40岁,已过不惑之年。

这个年龄,在以年轻人为主的互联网创投圈显得相当稀少,在以90后为主的区块链领域更是少之又少。

“不辜负来世上走一回,经历比结果还重要。”陈晓亮这样给出答案。

路印协议陈晓亮

陈晓亮从三诺集团出来的时候,有价值3000万的股票没有要。周围同事不解,问陈晓亮出去得赚多少钱。

“其实只是自己的一种选择,你要的是什么?要非常清楚,像我这个年龄都40多了,更知道自己要什么,能知道自己这一生该怎么去经历,怎么去走。原来在20多岁30多岁特别纠结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其实都没有必要纠结了,我认为都很坦然的一种状态心态去对待这个事情。”

2016年,刚从众安科技出来的王东决定要做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此前王东创办过币丰港交易所,拿过IDG的投资,无奈在上一轮区块链寒冬中倒闭了。

王东打电话把这个想法告诉陈晓亮,希望他过来一起做。

陈晓亮此前互联网创业中大部分工作是从事市场和运营相关,对互联网技术有些了解,但是到了上海听王东讲区块链技术,讲去中心化价值交互,完全是一头雾水。

陈晓亮告诉王东,“别着急,你给我一晚上,我想一想。”

第二天起来,王东又跟陈晓亮将路印协议的理念讲了一遍,陈晓亮这才完全想明白了。

“我感觉太有意思了!”陈晓亮这样向巴比特回忆自己当时茅塞顿开的感受。陈晓亮认知到,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具有革命性创新创新的行业,未来一定能够爆发,对人类社会起到很大颠覆作用。

从上海回来之后,陈晓亮把公司所有的业务全部停掉,跟随王东all in区块链。

 

区块链一年,互联网十年

 

不止陈晓亮年龄偏大,实际上路印协议团队核心人员基本上都是70后。

不少90后认为,区块链是他们这一代人创业的唯一的机会,路印协议的风格和90后有什么不一样呢?

“一个新兴行业,并不一定非得是年轻人能干好。很多人都会进来,他们的视角不同,做事方式不同。 90后工作经验有多长?创业时间有多长?不是说你有机会就一定会成功,还是要看你怎么做。”

与很多90后创业者做区块链更激进的风格不同,路印协议做事可以用“战战兢兢”来形容。

路印协议的技术总部在上海,运营总部在深圳,官网的中文选项年后才正式上线。

创始人王东主要时间在美国,很少在国内会议场合公开露面。管理人员中,陈晓亮大部分时间待在深圳,负责中国以及亚洲区的运营;CMO周杰到处跑,负责英语系地区的运营推广。

由于团队管理人员不在一起办公,团队的沟通机制就变得极为重要。

陈晓亮告诉巴比特,团队每周至少保证两个小时的沟通,把大家所有的工作汇总到一起,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由于每个人所在的区域不同,对行业、自身以及竞品的视角也会不同,通过定期沟通,大家会找出运营、市场、技术以及业务合作方面存在的问题,不断修正。

2018年,路印协议完成了从1.0到2.0的迭代升级,完善了中继和交易撮合机制,2019年会进一步完成3.0的升级,可以支持跨链的环路撮合。目前,路印协议在美国、韩国、俄罗斯均有站点,全球有30多家机构正在使用路印协议。

从项目发起至今,一路走下来,陈晓亮认为有五点令自己印象深刻:①众筹期间没有请大佬站台依然提前募集满。②2017年7月7日举办了路印协议的第一个产品发布会,到场人数超出预期,使命感油然而生。③众筹完成刚结束不久,遇上“9.4政策”代币清退,心情跌到谷底。④2017年底,加密货币市值达到历史新高,开始怀疑人生。⑤币圈进入“寒冬”,开始思考项目出路。

“这五点,特别难忘!这一年经历的事情,顶上我在过去互联网行业待了十年前的事情,一点都不夸张。”陈晓亮说。其中,“9.4政策”对陈晓亮的打击最大,“我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停了,all in进来准备大干一场。政府突然告诉你,不让你干了。那时候心情哗就跌到谷底。”管理团队商量后,还是清退了投资人的代币。

 

创业九死一生,寒冬加速前行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币圈进入寒冬,众多项目方有的已经转型,有的裁员,收缩战线,大部分处在半收工或者是冬眠状态。

好在路印比较“佛系”,团队发展到现在总人数在30人左右。深圳的运营团队,办公室从一开始就只有两间,每月的成本不是太高,只是把上海的办公室从WeWork搬到更适合加班的地方。技术部门重新进行调整后,节奏并没有慢下来,反而在提速。路印协议也有自己的投资基金,据陈晓亮透露,做得比较稳,收益也还可以。此外,为了提振投资人信心,路印团队将原先持有的20%代币继续锁仓2年。

“即使曾经过得很不错,团队也没有拿出来把钱分掉。就算现在不好,也会坚持把这事儿做下去。”陈晓亮认为,在寒冬中,最重要的事情要把根扎得足够深,思考路印协议到底能够走多久,最终能干成什么,而不是整天盯着二级市场币价的波动。

陈晓亮告诉巴比特,路印协议仅仅是一个协议,但是协议太抽象,所以就以交易所切入,让所有数字资产交易变得去信任化和高效。这个协议什么时候可以得到大规模应用?陈晓亮没有明确给出答案,他认为2019年会是路印协议的应用年,2019年底路印协议能够在和交易行业相关联性的数字资产交易市场中占到5~10%的规模就可以认为取得初步成功。

要达成这样的目标,离不开资金投入和市场推广,据陈晓亮透露,资金方面,路印协议2018年对社区的投入在2000万人民币左右,包括LRC代币奖励,活动费用等。市场推广方面,路印协议在2018年8月启动了去中心化自治社区“V计划”,包含路印大V和路印智囊团两个部分,正在为路印协议的市场推广、产品测试等出谋划策。

外部,同一赛道的项目还有0X和kyber,如何与他们抢市场份额,也是路印协议2019年面对的挑战。

创业九死一生,在区块链这个快速迭代的领域,陈晓亮是否做好十足的准备?

对此,陈晓亮坦言,之前的创业经历自己“死过”很多次,最惨的一次就是2007年的创业。2008年底公司要关了的时候,从自己手上拿出两三百万人民币投到公司,最后又借了10万块钱,把员工离职的工资发完,结束了公司。

那个阶段非常痛苦,陈晓亮有房贷和信用卡要还,面临房子被银行收走和信用卡逾期被起诉的风险,好在陈晓亮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公司倒闭后找了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挺过来了。

“包括王东,他也是经历过创业,经历过失败。 所以说我们都是死过的人。死过还怕再死吗?”

“寒冬”还在持续,但路印整体状况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今年我们搞一个比较好的年会,去happy一下,该有的年终奖要有。 ”陈晓亮说。

避冬行动报道专题:https://www.8btc.com/special/322694

评论(1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