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7527.58 8BTCVI: 7370.63 24H成交额: ¥2332.15亿 总市值: ¥9402.64亿
聪明人、赌徒、骗子,加密货币量化交易市场历险记

聪明人、赌徒、骗子,加密货币量化交易市场历险记

星球日报 发布在 区块链 58370

今天的加密货币领域就像 17 世纪的纽约:人口不到 1000,街上的人来自四面八方、鱼龙混杂、说着 18 种以上的语言,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赚钱。这里蛮荒、原始、草根,同时浓缩了世界所有的贪婪与精明,终究孕育出金融市场。

然而金融市场玩的零和博弈,赢者永远是少数。正如电影《商海通牒(Margin Call)》所言, 有三种人能在金融市场赚到钱:先进者、聪明人,还有骗子(There are three ways to make a living in this business, be first, be smarter, or cheat.)。

币圈的量化交易正是这样一个市场。去年8、9月份,量化交易入场者激增。

这里不需要做投资者资质审查,意味着谁都可以进来;这里没有传统机构的托管机制,资管机构可以随时拿钱跑路。这个行业里的每一个人都像在丛林中裸奔,没有任何的保护网。

“能用 python 写几行代码,不懂金融也能做量化。有点资源的人,找几千个以太坊不是问题。量化的门槛好低的。” TokenPanda COO 邵昱淇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这是个远比传统期货更刺激的市场:7*24 交易、大幅波动猝不及防、基础设施极不完善。如果你没有交够学费、也不够聪明,要么离场,要么沦为骗子。

近几个月来,横盘与下探交织,去年币圈量化基金能赚法币的屈指可数。IX.com 交易所创始人 Allen 公开表示,国内团队中,以币本位计,具备持续盈利能力的不超过20%;以金本位计不超过5%。

即便如此,经济下行大背景下,入场者不降反升。

“熊市量化应该是唯一能赚钱的生意,因为一方面还没有那么多的专业机构的人进来,一方面市场还没把资金汇集到这里。” FutureMoney 合伙人李哲表示。

 

鲜少赚钱,却成了熊市下少数能赚钱的行业

“我最近参加 TokenFund 聚会问大家,最近在投什么?10 个人有 9 个人会说做量化。我多问一句,你们现在赚钱吗?大家都会非常羞涩地告诉我,没赔。我再去看很多量化团队,跟大家聊,你们赚钱吗?10 个有 10 个会斩钉截铁告诉我,赚钱!”一场量化交易分享会上,DFUND管理合伙人杨林苑说。

加密量化基金如同熊市繁花。因为这已是熊市下少数能赚钱的生意。

某大型量化基金合伙人罗成表示,他曾在量化交易 MeetUp 上目睹,一位电商老板跟他说做生意赚了几百万,不知道应该怎么管。“身边立马有一堆人涌过来递名片,说可以帮忙管。”

会上有许多他未曾听闻的基金。他告诉Odaily星球日报,最近币圈多了很多“机构”,“这些机构长什么样呢?一共三个人,找了个矿主,募了几百个比特币,注册了一个公司。这就是机构了。”

看着鱼龙混杂的现场,掺杂着来由不明的各路基金,他判断:“一级市场骗不了钱了,二级市场变成骗子的出口了。”

邵昱淇也观察到,8、9月份开始,入场者激增。“量化是确实能赚钱的,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进来。”他说,熊市是量化的好时机,牛市不需要做量化,单边就行。“你只需要持好币。”

量化交易往往意味着程序化交易,包括利用数学模型制定策略、程序化执行交易等,减少因情绪化和手误等带来损失。不过,如何制定模型和策略,依然是获取收益的关键,量化团队的本事。

“只要有波动,就能赚钱”,就像邵昱淇所言,量化不怕跌,跌得会比涨得快。“涨是需要成本的,跌是没有成本。量化就怕两个:横盘和快速反转。比如今年 10 月份的横盘,没有什么人能赚钱。除了网格套利,但我认识的两个用这个策略的团队后来也亏惨了。”

牛市靠梭哈,熊市靠本事。以为自己能赚钱的人总有很多。

这些新进者都从哪里来?

邵昱淇的第一个判断与罗成类似,“从一级市场来。”

“币圈原来有很多做市商,本身靠给项目方做市值管理,现在也拉不动了,就改成量化。这些人原来是依靠机器人挂单提供流动性,具备一定的量化能力,而且本身就认识项目。项目募了一些以太坊,跌得差不多,不如做量化。”

杨林苑也曾在演讲时表示:“2018年大家过得非常辛苦,2019年可能会更辛苦。一级市场非常坦荡,很多 TokenFund 会转到二级市场用量化寻找一些赚币的机会。”

第二是传统市场的失意者。

为什么那么多人进场?邵昱淇回答:“因为其他东西更赚不到钱。”

经济大形势让投机者更为饥渴,看到这个圈子还有一丝红利可榨取,开始争食。何况币圈量化的竞争远比不上传统市场激烈。

“其实量化门槛好低的,能用 python 写几行代码,不懂金融也能做量化。有点资源的人,找几千个以太坊不是问题。”邵昱淇说,这也是圈子龙蛇混杂的原因。

“传统机构真正厉害的人根本看不上这个市场,太小了。”量化基金管理人龙熙感叹。Tokenmania 创始人楼霁月多次表示,加密货币市场容量大小,传统大机构动辄数百亿的资金根本进不来。市场容不下,也不符合合规要求。

 

难辨好坏的从业者:新手、赌徒,还有骗子

传统金融圈属于 Old Money,币圈总能造新贵。

币圈对冲基金团队本就出身各异。杨林苑总结,市场上的量化团队有三种:华尔街回来的海归投行派;A股实战派,对盘的分析能力非常强;币圈资深野路子派,也是最早币圈量化人群。

“我们做量化,不靠华尔街那套,也不靠 A 股那套,就靠我们熬过牛熊的经历。”背靠大矿场主的PCoin属于第三种。楼霁月也表示,在币圈,无论是华尔街还是 A 股的策略,都不一定可行。

量化的低门槛与币圈的魔化,给了草根做逆袭之梦的机会。

有不少小型量化交易团队,自带干粮进来。“传统托管的钱没法进来,自己的钱进来的很多。”数字货币券商 1token 主打中小型基金,创始人徐志敏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平台上有很多小型的量化团队,最小的“每个人就小几万的本金,但交易量几百万一天”。

龙熙管理着约 100 个BTC,表示“原来做传统生意的,现在都是自己的钱”。他告诉星球日报,传统的人一般先拿自己的钱,怕亏了别人的钱。

可怕的是,很多新进场者是完全的初生牛犊,也敢帮别人管钱:有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程序员、有尚未毕业的大四学生、有正在就读计算机的大二学生。“毕业没几年,有一个还没毕业,这就是机构了?”一名大型对冲基金创始人提到一家他认识的量化团队。

小白来了,骗子和赌徒也来了。

交易所创始人 Allen 认为,国内的量化团队中“一半可能是假量化团队”。

量化基金剧增,但客户没有变多。为了获客,一些新机构开始拿散户钱、P 假净值图骗钱、胡编策略、亏钱就跑路。

最近一些面向散户矿工的量化宣传会出现,邵昱淇分析,“现在也只有矿工手里有币了,因为矿工手里的比特币很多不愿意卖。Token fund 手里都是山寨币,优秀的 VC 手里是有主流币的,但是优秀的 VC 早就成立了自己的二级市场基金。”但他认为,靠谱的量化基金不会主动拿散户矿工的钱。

“最夸张的(一个人),给我发过来一个净值图,我觉得很眼熟,特别像我一个朋友做的。后来我发现,他是问别人拿过来了净值图,就直接说是自己的给别人看了。现在净值图很多都是 P 的,甚至听说成交记录也有是假的。”邵昱淇回忆,净值就像量化团队过去的成绩,造假比比皆是。“也有拿5日收益,直接做年化的。”

有时候,骗子的赌徒只有一线之差。

“有的量化团队问大家募了一些钱,然后说要做什么样的策略,其实不然:就一波做多了,一波做空,开很高的杠杆,如果赚了钱就赚很多,如果亏钱了就跑路。”徐志敏说

有的说自己做交易,转过头根本不知道把钱放哪里;有的说做量化,实质手动炒,一不小心亏过红线,又想赌一把,全没了。“大不了就跑路呗。”邵昱淇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这是很多不靠谱团队的想法,“有一个人,跑路之前还发了一个月化收益百分之几十的产品。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策略,为什么不把 P2P 平台薅一遍?”

基金赚钱少同样会死,客户是会选择的。“最大的一批是 9-10 月成长起来,他们的半年交割都还没到,客户还没看别的团队。”

 

蛮荒市场:暴富的赌徒+丛林法则

“钱永远是最聪明的,会回到聪明人手里。”

看待行业乱象,Trade Terminal 创始人孟尧如此说道。在他眼里,金融市场中的聪明人,必定是早期亏过钱、吃过水晶球玻璃碎的。

果然,不久,币价闪跌。

9 月 5 日晚间开始,比特币价格突然从 7400 美元瀑布式暴跌,在 24 小时内跌近 14 %;11 月 14 日后的一星期内,比特币暴跌近 38%,创下了 13 个月以来的新低。

孟尧表示,每次熊市的时候,都会淘汰“风险控制不到位的人”。龙熙也推测,“最近这两波闪跌行情,死了不少团队。”最近一次甚至引起了机构维权行为。

11 月 15 日,很多投资者反映,OKEx 平台上“限价漏洞”,让部分投资者无法减仓只能爆仓,损失严重,甚至出现了机构维权。可是,询问过几个圈内交易基金,他们认为更多是交易团队能力问题。

“你能退得出来,这是最基础的。”孟尧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每次暴跌,都会有大量的人挂单退出。交易所系统在忙的时候,确实会很难挂上单,因为有很多机器在一直挂,更别说手动操作了。 “即便是传统的大交易所,也有可能出现类似情况。”

不过他也补充,Trade Terminal 团队在 OKex 上的仓位已经很小了。

“真正靠谱的量化团队是不会爆仓的。”Finbit Capital 创始人 Ember 表示,他们团队用的是中性的对冲策略,几乎不用杠杆,也不存在爆仓。

只有想一夜暴富的赌徒,才会开高杠杠。

“你开 20 倍杠杠,用 50% 的资金,上下波动 10% 就爆了,能爆不爆吗?”业内人士认为,“OK 技术水平有限,散户杠杆开太高,工具提供有问题。不应该给散户提供这个工具。”

期货闪跌本来就容易遭遇操作峰值,币圈落后的底层技术设置根本无法支持这样的高并发。邵昱淇估算,“交易所技术,传统期货的 API 能做到 1 毫秒以内,币圈最多 50 毫秒吧。”

“API 连不上经常发生,币圈的网站还是中心化系统上世纪 80 年代的水平,一天 crush down 好几次。”楼霁月表示,传统期货市场经历过多次考验,基础设施不言自明,加密货币的基础设施远比不上。

况且加密货币的波动更远超传统期货,并发量可能更高。在这里“无法挂单”可能是一种常见风险。美国 Gemini 等获得牌照的交易所,均不允许开通杠杆交易。

楼霁月还补充,传统期货市场中,投资者的风险教育会做得更全面,这块加密货币也是没有。孟尧也表示,在完善的金融监管下,你需要有多少年的从业经验才能够开户;而且你根本没法直连交易所,必须通过券商以及相应 KYC 才能开户。换言之,杠杆交易不是谁都能玩的游戏。

楼霁月表示,“资金之间的博弈、期货市场里面的庄、利益的搏杀是非常残酷的。”可在一个法规完善的市场里,无法承受这些风险的新手根本进不来。

新手和骗子之所以能进来,正因为此处尚处蛮荒。这里不需要做投资者资质审查,意味着谁都可以进来;这里没有传统机构的托管机制,资管机构可以随时拿钱跑路。

每一个人,都像在丛林中裸奔,没有任何的保护网。

(文中罗成、龙熙皆为化名)

 

来源:星球日报,原文标题《聪明人、赌徒、骗子,蛮荒市场历险记》

作者:卢晓明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