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3 08:00

巴比特专栏 | 2018年终展望:区块链是经济危机阴云下的曙光吗?

摘要:凯恩斯主义失灵,政策对经济规律的扰动,市场出清道路漫长;经济危机的根源在于道德沦丧,我们又一次站在经济危机关口;区块链是不亚于股份制的重大分配制度创新,其激励机制的巧妙之处在于激发人性之善;区块链创造了一个善恶有报的系统,并不是宗教宣扬的那样需要来世才能兑现;区块链天然是共享经济的载体,在全球经济进入存量博弈时代,是避免51%攻击的完美解决方案;区块链技术基因决定了加密数字货币就是证券2.0,终有一天会站在金融市场的舞台中央!

我是从传统资本市场跨了一只脚进币圈的投资人,在进币圈之前,我一直保持着对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的观察,在过去三年里(除了2017年),我都会在年底写一篇关于宏观经济与资本市场的总结。《归去来兮-2016年中国经济与资本市场展望》《茫茫大海 路在何方?2017年中国经济与资本市场展望》;2016年底我对2017年的经济形势和资本市场是不太乐观的,个中缘由,我文章结尾刻意写的很乐观。

也是在这一年,区块链开始慢慢走进大众视野,尤其是ICO,这个玩意最开始我感觉有点像股权众筹的高级版本,于是开始试探性地参与ICO。传统金融出身的保守思想,让我对于这个民间自发的“资本市场”感到惊叹,价值原来可以脱离传统金融基础设施,在全球高效的交换。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同年,在国内呼声比较高的券商首席经济学家,如原方正证券任泽平、民生证券管清友老师都离开了宏观经济研究一线,安信证券高善文、海通证券姜超老师对经济判断和投资节奏的把握也越来越不准。除了当前政府对经济管控前所未有的力度之外,以区块链、金融科技等新技术的出现让宏观分析框架开始失效,如果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成为金融世界的第三极,那我们当前的宏观经济分析体系变得毫无意义。比如资本管制在技术上已经失效,汇率均衡被轻而易举的打破;大量资金逃离传统金融机构,货币传导机制也将大打折扣;宏观调控效果会大打折扣,很多以前的宏观经济假设也将不复存在。

很多人以为区块链技术高深莫测,没有技术背景是看不懂的,其实不是这样。区块链是多种学科的组合,每个人对区块链都可以有自己领域的理解,而我最初也是从经济学和资本市场的角度去理解区块链。而且,我觉得这个可能代表着未来。因此,我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区块链投资上,已经很久没有关注当前的宏观经济情况,如果本篇总结不到位的地方,也请各位读者指正。

 

凯恩斯主义失灵,宏观经济体系并不完美

 

因为,我们宏观经济体系以及资本市场并不完美,半个世纪以来,凯恩斯主义被全球各国政府奉为干预经济的圭臬。毫无节制的财政计划,不断亏空的财政赤字,政府在资源配置的过程中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而每当经济出现困难,央行只需要开动印钞机就好了,房地产市场、资本市场也是政府调控经济的两大工具,甚至是收割工具。

原华远地产的任志强说过,中国的房地产就像夜壶,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不需要的时候就往床底下一踢。经济下行的时候,房地产来拖底,经济好转又限购限贷打压,奇怪的是,房地产调控了10年,越调越涨。1994年分税制的时候留下的口子(土地出让金+房产税、契税、土地增值税全部归入地税),竟然将房地产市场豢养成了吃人的怪兽,如今它庞大到再也触碰不得,因为稍有不慎就酿成系统性风险。

我们的资本市场依旧是全球最奇葩的资本市场,国有上市公司占据半边天,上市公司背后都是有地方政府保护的,多年来很少有实质性的退市案例;更奇葩的是IPO的发行节奏仍然是人为把控的,市场不好就少放行几只,市场好就多放行几只。证监会对上市公司质量负责,对指数涨跌负责,虽然这些他们都做不到,但却美其名曰保护投资者。最值得吐槽的是,我们的资本市场容不下高科技企业,中国最顶尖的高科技公司如BATJ等等都在海外资本市场。2015年搞得轰轰烈烈的中概股回归,在分众传媒打响第一枪,至奇虎360结束,随着股票指数大跌,最后也无疾而终,而这个就是个跨境资本市场估值套利的行为,其实也没有必要关上大门不让搞。

我更愿意把我们监管者对投资者的“保护”比喻成过剩的“父爱”,那些名为保护投资者的措施,最后都让投资者遍体鳞伤。我们从未反思过,监管是否越位的问题。上一任证监会主席肖钢,成为三轮股灾的“背锅侠”,在一片唏嘘声中黯然离场;匆忙中继任的刘士余主席,有人赞扬他太讲政治,甫一上台,在退市制度都没完善好就开始加快IPO发行节奏、压缩并购借壳,除此之外,还对游资炒作赶尽杀绝,特停、窗口指导,把资本市场搞成死鱼一般。A股现在的生态已经巨变,不适应这个市场的投资者都赚不到钱。恕我直言,历任证监会主席都是银行系统出身的,根本就不懂资本市场。

 

强监管、去杠杆

 

过去的两年,是中国金融行业整肃的两年,2017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之后,2018年三月,原来的一行三会,变成一行两会,银监会保监会合并;监管体制改革大刀阔斧,以往分而治之的局面即将改变。中国经济整体杠杆率很高,但仍存在结构性问题,在今年猛烈的去杠杆中,民营企业表外融资成本突然升高,大量的民营企业债务出现违约潮,进而波及民营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信贷违约-股价下跌--股权质押爆仓--股价下跌,形成负反馈。这波去杠杆,把民营经济杀得措手不及,很多民营经济开始向国有资本求助,这可能是继德隆倒台后的又一次“国进民退”。

经济下行,房地产市场锁死流动性,股票下跌创新低,债市违约不断,P2P理财暴雷不绝于耳,2018年,似乎没有可避险的资产。全社会消费水平似乎在一夜之间下降,在拼多多上市之际,对消费降级还是升级的讨论上升到高潮,无可否认,消费降级明显。

8月份还发生了一次央行财政部隔空大辩论,更像是相互推卸责任。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发表名为《当前形势下财政政策大有可为》的文章开始,尖锐批评财政部的“积极政策”不是真积极,是“耍流氓”之后,有“财政系统匿名人士”发文《财政政策为谁积极?如何积极?》进行了回应,该文指出,金融机构在地方债乱象中,很大程度上扮演着“共谋”或“从犯”的角色,绝不是只会产生幻觉和弱势的“傻白甜”。精彩之程度,堪称经典。

 

规则不清晰,矫枉过正,人为制造危机

奥派经济学家、《货币非国家化》的作者哈耶克认为,经济周期在于信贷变动引起的投资变动,经济危机的根源在于政府干预经济;凯恩斯主义让政府干预经济找到了理论依据。政府不当的干预经济,表现在经济政策的规则不清晰,政策不连续或者朝令夕改,导致市场参与者获得了不恰当的信息做出不恰当的决策,从而导致经济系统的紊乱。回过头来看,中国一系列的经济乱象在于,规则的不清晰,监管层矫枉过正,人为制造危机,无论是强力去杠杆误伤民意经济、还是资本市场的朝令夕改,亦或是2016年熔断制度引发的第三次股灾。如何防范政策制定者操作不当引发危机,是值得从更深层次思考的问题。

单纯的依靠货币政策放水,除了推高资产泡沫之外,不能解决经济增长的问题,一旦全球信用收缩,风险资产将大面积被抛售。现有的资本市场并不完美,不能有效配置资源,货币政策是很难解决经济结构性问题。旧经济产能过剩不能通过市场化出清,新经济增长点暗淡。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不能覆盖资本成本,经济增长依靠旁氏债务维持,久而久之,经济体开始僵尸化。政治上开始集权,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这是2018年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遇到的每一个人,好像对未来的前景都不乐观。即便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因为“四万亿”放水,危机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没有任何经济危机的感觉。而这一次,温水煮青蛙似的资产泡沫破灭,让人真正有了资本寒冬的感觉。

即将过去的这一年,全球似乎没有什么可避险的资产。不可否认,我们正在经历着一次衰退,而这一次,中国好像处于危机的正中央。这是对于过去经济高歌猛进、粗放发展的一次修正。那些过去风光无限的人,并不是能力有多强,而是大家都在赚制度红利的钱或者货币超发的钱,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华尔街大鳄索罗斯说过,世界经济充斥着谎言与假象。那些不真实的繁荣,终究会被打成原形。当潮水退去,才看得清到底是谁在裸泳。2008年金融危机,麦道夫现出原形;近两年,也有不少“麦道夫”现出原形。

2019年中国经济与资本市场展望

政策不断对经济规律扰动,资产价格越来越扑朔迷离,政治集权化,公司寡头化,现实世界里,中心化的机构不断自我强化,贫富差距越拉越大,阶层固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总而言之,我们现实的世界是令人失望的,在经济周期下行,险恶的贸易保护主义,叠加政策不当导致的混乱,传统的金融世界正在坍塌!

有人说比特币是全球最大的泡沫,我是不赞同的,毕竟这是一个全球的市场,而且承载了全球货币发行制度重大革新的理想。那除了比特币,为什么大家对中国房地产泡沫讳莫如深呢?中国经济经历两年的紧缩,除了房地产市场,其他资产均被敲打至低位。个人认为,风险并未完全释放,房地产仍然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但是监管层依然会加强宏观审慎性管理,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经济下行与政策托底叠加,市场出清的过程会相当漫长,只要不是“一刀切”似的操作失误,经济和资本市场仍然会维持“死气沉沉”的状态。

中国人是最坚韧的民族,政治体制优势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个体利益被忽略是很平常的事。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出路,只有坚持市场化的改革不动摇,坚持改革开放;唯一值得期待的是2019年大规模减税,国有经济退出竞争性领域。不管怎么样,经济转型的阵痛,最后肯定是全民承担的。

危机中仍然会存在投资机会,危与机相伴而生。不管明天如何,我们都应该保持乐观,经济危机是一次新旧清算,历次经济危机都不是世界末日。要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光!

 

除去人性的丑恶,区块链仍然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

比特币诞生于08年金融危机,比特币一度被认为是比黄金更加优秀的避险资产和财富储藏手段。但加密货币市场波动巨大,即便是作为市值占比最大的比特币,从最高点下跌开始计算也有83%的跌幅。加密数字货币是否可作为全球信用危机下的避险资产?很多人产生了质疑,比特币大跌期间,连主流媒体也开始diss,2018年11月25日,新华社刊文《比特币大幅下跌 “区块链”泡沫几何?》2018年11月27日,证券时报头版刊文《比特币急跌暴露虚拟币炒作旁氏骗局本质》。

本次加密货币大跌,我觉得主要还是认识不够导致的信心不足,加上ICO发型过程中的人性丑陋,给外界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印象。

技术是无罪的,股份制的发明虽然也带来了“南海泡沫”,连著名的物理学家牛顿先生也赔的血本无归。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我认为不亚于股份制的创新。我们需要客观的看待新技术的出现,不能因为技术创新带来的负面伤害而将其妖魔化!

早期的华尔街无监管、无自律,被称为“人性堕落的大阴沟”。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就跟早期的华尔街一样,这个民间自发的资本市场,天然具有市场经济的基因,在清算技术和跨境流动方面有着无法抹杀的优势,加密数字货币就是证券的2.0,慢慢的会很有很多人认识到这一点。

比特币是一场伟大的货币创新实验,历经十年的打压,仍然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比特币,值得主流金融市场另眼相待。加密数字货币总有一天会站在金融市场舞台中央,这是技术基因里就决定了的。

 

区块链会是经济危机的曙光吗

 

危机的根源从人性角度解释就是道德沦丧,我们的现实世界里,道德沦丧已经是司空见惯,甚至人性自私(理性人)也被认为是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基督教也认为,人生来就是有罪的,所以需要洗礼。在现实世界里,做个好人很多时候并不会得到额外的奖赏,做个坏人很多时候也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现实的经济体中,鼓励我们每个人做个理性自私的人,或者退一步说,好人的激励机制还不够!

宗教的世界里,宣扬善恶有报,但是需等到来世才能兑现。而区块链,想通过技术的手段创造一个无需来世就能兑现的善恶有报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好的行为将得到可观的奖励,这个奖励规则不能轻易的更改,从而创建一个更加可信任的社会。区块链的激励机制设计,默认我们每个人都是善良的,从源头上就解决了危机的爆发。

如果说宗教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信仰,那区块链则是比宗教更切实际的信仰,目前,有宗教信仰的人大概30-40亿,从这个角度,我对区块链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摩尔定律逼近极限,重大的理论学科未得到突破的情况下,技术进步对生产力的促进正在减缓,全球经济增量时代正在过去,存量博弈的时代正在到来。如何节约全球资源,高效的利用全球资源,成为最迫切的问题,区块链技术,充分赋能个体,去除中间环节,是共享经济的天然载体,区块链将以共享经济的高级版本出现,在全球经济进入存量博弈时代,是避免51%攻击的完美解决方案。区块链技术带了分配制度重大的创新,它将革新过去不合理的分配方式,这个影响将是颠覆性的。

08年金融危机已经十年,而现在,我们又一次站在经济危机的关口,区块链会是经济危机的“诺亚方舟”吗?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33317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4)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merry 2019-01-25
非常感谢 https://blockmeta.com/tx/9e3498fcd8d9d62294295599e7a804cb4bef5dc6feab4f13d6c0d6fdbf68da17 赞助 1497.94 BTM
我是大宇 2018-12-24
这个作者讲话没啥逻辑,写了这么多,什么也没写出来
fernweh2020 2018-12-23
???????
peaceli 2018-12-23
well,remains to be seen.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4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