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12月11日,美国独立评级机构Weiss Ratings在官方推特上表示,BTC价格已经到达了如此低的水平,现在正是购买的好时机。
据杭州网消息,12月12日上午,杭州市召开2018年度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知联会重点课题调研成果协商会。会上,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市知联会介绍了九个重点调研课题成果,其中包括“鼓励引导区块链产业健康发展,将杭州建设成世界区块链之都”。
据科技日报消息,湖南与香港共建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联合实验室已于近日揭牌,湖南省科技厅党组书记童旭东表示,“这有助于促进香港先进技术成果和管理模式向内地纵深应用和转化,加速推动湖南传统企业产业升级和改造。希望以实验室为中心平台,构建湖南省区块链产业生态圈,并建设一批具有带动力的示范工程。”
12月11日,美国独立评级机构Weiss Ratings在官方推特上表示,BTC价格已经到达了如此低的水平,现在正是购买的好时机。
据杭州网消息,12月12日上午,杭州市召开2018年度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知联会重点课题调研成果协商会。会上,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市知联会介绍了九个重点调研课题成果,其中包括“鼓励引导区块链产业健康发展,将杭州建设成世界区块链之都”。
据科技日报消息,湖南与香港共建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联合实验室已于近日揭牌,湖南省科技厅党组书记童旭东表示,“这有助于促进香港先进技术成果和管理模式向内地纵深应用和转化,加速推动湖南传统企业产业升级和改造。希望以实验室为中心平台,构建湖南省区块链产业生态圈,并建设一批具有带动力的示范工程。”
12月11日,美国独立评级机构Weiss Ratings在官方推特上表示,BTC价格已经到达了如此低的水平,现在正是购买的好时机。
据杭州网消息,12月12日上午,杭州市召开2018年度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知联会重点课题调研成果协商会。会上,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市知联会介绍了九个重点调研课题成果,其中包括“鼓励引导区块链产业健康发展,将杭州建设成世界区块链之都”。
据科技日报消息,湖南与香港共建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联合实验室已于近日揭牌,湖南省科技厅党组书记童旭东表示,“这有助于促进香港先进技术成果和管理模式向内地纵深应用和转化,加速推动湖南传统企业产业升级和改造。希望以实验室为中心平台,构建湖南省区块链产业生态圈,并建设一批具有带动力的示范工程。”

对话a16z掌门人Chris Dixon:区块链就是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

橙皮书 发布在 比特币 5740

Chris Dixon,这位投资界数一数二的人物,真是够高大的。虽然在过去几年里和他进行过若干次交谈,但都是通过电话,所以去年8月和他一起在硅谷Andreessen Horowitz那水疗中心风格的办公室坐下之前,我并不知道他本人那么高。

根据我们的记忆,我和Dixon的首次谈话发生在2005年前后,当时他在经营自己的第一家公司SiteAdvisor,那是一家2006年被McAfee收购的网络安全创业公司。随后,Dixon联合创立了Hunch这个汇集大众智慧的推荐类网站,2011年被eBay以8千万美元收下。Dixon在2013年加入创投界的巨头Andreessen Horowitz。

1

差不多同一时期,他完成了区块链项目的第一笔投资,对象是Ripple。此后他领着公司做了一系列加密货币方向的投资,包括Coinbase、OpenBazaar和Mediachain。就在今年6月,Andreessen Horowitz宣布设立一支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专项基金,并且请来区块链专家、前联邦检察官Katie Haun掌舵。

我在Andreessen Horowitz的Menlo Park办公处走道里受到了Dixon和公关沟通主管Margit Wennmachers的热情接待,随后我们进入一间会议室。Dixon坐了下来,伸展开修长的四肢。他穿着灰色的polo衫和牛仔裤,红白条纹袜和球鞋。以下就是这番谈话经过编辑后的文本,从Wennmachers提醒我Dixon不喜欢和别人聊他的私人生活开始。

你就是不喜欢和别人谈你个人的事情? 外面有不少疯子。还有跑到我家来以为那里囤着比特币的。 好吧,下面这话题有点私人:我很好奇你主修哲学的经历。 一开始主要是AI和计算机科学的碰撞把我引上哲学道路的。另外,《哥德尔、艾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对我影响也很大。我在高中做的论文,讨论的是机器是否有朝一日能够进行思考。然后我去哥伦比亚大学进修哲学:语言哲学和心灵哲学/精神哲学方向。之后我对历史和创新产生兴趣,而且这方面的兴趣一直持续到现在。

这些对你现在的工作有影响吗? 回过来看很多优秀的创新,都是被一小撮有点疯魔的人带动的。他们背后的动力是“问题的有意思程度”(intrestingness)的东西,而不是什么实用性,对吧? 貌似是的。 比方说很多比特币参考的早期技术……那些人并没有打算颠覆美联储或者制造挑战Facebook和Google的计算机。他们是真的对这些极晦涩的专业问题感兴趣。 我写过这篇还蛮受欢迎的博文,里面说“现在那些最聪明的人周末做的事,会是其他人未来十年的工作。”那么多重要的技术都在车库和宿舍里诞生并不是纯粹的巧合,而是和现实有关:生活中很少有能够让人十多年长期专注于某些事情的情境。 当然也有专家学者和一些政府出资的项目。但是绝大多数人,包括很多有才华的人,是在私企工作的。他们利用周末和下班后晚上的业余时间,受“问题的有意思程度”驱使,做出来的东西更有可能具有前瞻性,虽然今天看着没什么实际用途。

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就完全没讲要颠覆世界什么。 我把它贴墙上了。其实很短的,一张海报里就能塞下整个白皮书的内容,算是个很低调的开端。对此的一种解读是潜水艇策略:“哦,这不过是个不起眼的东西。”另一种认为它故意轻描淡写的的技术讨论实际别有深意。

你觉得呢? 一言难尽。就说比特币的区块大小的内战吧(我是支持增加区块大小的战败方)。理论上这就是关于GitHub代码里一个数字的争论。实际上它是区块链技术或者比特币背后两种理念之间的冲突。一些人相信它的目的就是颠覆美联储,这是密码朋克、自由意志主义者的看法。我站在另一方,把它视作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上面可以造很多东西的新架构。那些东西可以是和经济有关联的,比如货币。我认为比特币本身很有趣,但它能做的还有更多。所以这边不仅仅想改一个参数,还打算做其他事情,比如加上一个更强大的编程语言。我们当然是败下阵来了。但是14年以太坊就出现了,而他们的社区和我们算同一阵营的。

所以你们虽然在这个争论里输了,却在另一边赢了。 以太坊和一系列由它激发的事物,对技术社区而言是极大的鼓舞。

那是不是你关于区块链的一个“顿悟时刻”? 我是从因特网发展历程的角度来看的。互联网一开始的出发点,它最棒的方面就是开放、去中心化的协议,差不多2008年前都是这样。或许智能手机就是一个转折点,然后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这些中心化服务发展壮大。 是,像启示录的四骑士…… 那时候Mark Zuckerberg或者Larry Page做个网站放上去,如果有很多人访问当然是极好的,不用担心大互联网公司会凑过来说:“嘿,那网站看着不错啊,分我30%吧,不然我就改规则了。”这在去中心化的架构下做不到的。

来想像一个四通八达的城市——我在纽约呆的时间比较多,我会想到纽约——城市里的马路街道是公共的,路边的餐馆是私有的,但是这个餐馆的私人所有权又依赖街道的公共所有权,因为它带来客流。

现在这种公共-私人的关系出现失衡了? 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

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我们生活在这个迪士尼乐园般的互联网里,我不认为这是件好事。我觉得它不如以前那么多样化、令人激动、不再那么有趣和富有创造力了。它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创业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下一个Mark Zuckerberg、 Larry Page将很难起步把生意做起来。

公私都是需要的。不是说一切都要放到公共领域,这样就变成另一种形式的计划经济了。但是现在失去平衡后,大概有两种方式恢复,要么用政策调控,要么提供更好的产品。我倾向于后者,通过自由市场解决这些问题。

所以区块链会带来那些更好的产品吗? 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但是相比之下区块链又有更高级的性能。

一种看待区块链的方式是把它当作社区拥有的数据库。Web 1.0那时候是没有数据库的,用计算机科学里的话讲,就是没法记录状态。而今天的以太坊可以存储任何代码、名字或者其他数据。你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同时又保有Web 1.0和Web 2.0的一些属性。一些人称之为Web 3.0。

Web 2.0里是“不作恶”。Web 3.0里是“不能作恶”,这被烙在代码里了。

嗯,这“不作恶”的时代里是产生了不少有点跑偏的东西。 脸书、推特、亚马逊、谷歌这些网络真是不可思议的强大。特朗普完全击垮了谷歌的新闻排序。这些问题会越来越靠近政治引爆点,到一定时候,人们会开始发问,谁来决定哪些人要从平台移除?规则又是什么?随随便便让某公司的几个产品经理来决定新闻的真假,这就是我们身处的社会所作出了的选择么?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话说这些公司自己估计也不想背黑锅。那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加密货币社区治理如此痴迷。治理就是:我们怎样才能不犯同样的错误?如何建造新的平台,用代码让人不能作恶?听上去都像是乌托邦式的幻想,但是一旦做出来,它将为创业者提供经济激励,也会给投资者创造很多机会。

这正在发生吗? 我每周都要见五个来自各大高校和科技公司的创业团队,他们都很有意思,想真的做些东西。典型的故事通常是这样的:“我是来自美国中西部一个小城镇的程序员,成长过程中看了些和硅谷创新有关的书很受鼓舞,决心追逐理想。我终于如愿以偿,在脸书就职,但过去几年都不过是在琐碎工作里消耗自己,这背离了我的初衷。但是一个周末我研究以太坊的时候,发觉还有这么酷、这么令人激动的东西。”

区块链就是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

个人电脑一开始也很有趣而有颠覆性,然后微软进来把它做成世界级的。因特网也是这样,一开始很有意思,要改变世界云云,接下来20年里又被超级大公司吞没。这会不会发生在区块链身上?还是说去中心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至少要做出一个尝试吧。

一般情况下,协议是由标准研究机构或者某种基金会制定的,然后再出现多种实例。比如网页浏览器,我们有IRTF(Internet Research Task Force)这类小组制定协议,之后有Chrome、Firefox等等这些使用协议的实例。以太坊也是这样。这就是很多最好的协议的运作方式。

比特币是个例外,他们没有单独的协议规定。这里协议就是代码,而这些代码大多由一家公司的一些人控制。是啊,历史很可能会重演,但至少我们有个十几二十年的间隙。

以太坊对你来说是不是个重大转折点? 它是个很有意思的平台,有完备的编程语言,看上去很像JavaScript。短短十行代码就可以让一些东西跑起来了。

像以太坊这种网络有激进的新型商业模式。它的收入来源不是卖广告什么,而是发行token,期待它的社区发展壮大。如果token设计得好,它也会随着网络扩张增值。

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商业模式。基本上历史上出现过的所有网络,都会经历内战这个阶段。(比如脸书vs新闻出版社,后者指责脸书把他们的营收都抢了去。)

感觉这类内讧是种不必要的浪费,因为网络和它的生态有很多的共同利益,相煎何太急?Token模式的一个美妙之处在于,网络的贡献者和参与者持有网络的token,使个人利益于与网络直接挂钩,就很有效地解决了刚才说的问题。

试想推特也基于这种区块链协议,可以是一种通用的微讯息(micro-messaging)协议。然后推特建立一个模型,让推特用户和任何使用这个网络的人拥有一定数量的token。这样在大家的努力下,推特被打造得越好,这些token价值越高,人人都会得正向激励。

五年前你投资了瑞波。为什么现在在Andreessen Horowitz启动加密货币专项资金? 是的,那是第一笔投资,13年投了Coinbase,随后还投过点其他的。以太坊出来后有又带起来了一大波。很多新人受到鼓舞并加入,在他们眼里这不是什么密码朋克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武器,而是个技术平台。我们做投资本质上是紧紧追随那些技术人员的步伐,我们那时看到了大量人才的涌入。

所以关于这笔基金,我们是这么说的:“我们想与这种新的商业模式接轨,而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购买token,而不是买与之关联的资产或是投资那些收取过路费的中转关卡。”

区块链如何在传统风险投资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一方面它很像风投:我们都为技术人员提供资金支持,让他们去创造新的技术。另一方面,风险投资公司在法律上有自己的定义。如果我们打算做加密货币专项基金里要做的事,像买token什么的,我们就不符合那个定义了。

真的?世界上最牛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居然不再是风险投资公司了? 不不不。就是加密货币基金那一小块。据Dodd Frank说,我们不算风险投资基金,所以注册的时候不得不做成类似对冲基金。有很多SEC的规则,沟通过程中不能使用加密的信息之类,但是我们可以买token。

你们的有限合伙人(LP)对此什么看法? 我三个月前和所有LP联系,描述了我们打算做的事情。我告诉他们这是疯狂的,存在很高风险,然后说了具体又有哪些类型的风险。

现在你在找哪方面的机会?将来可能会投资些什么项目? 主要两个方向吧:基础设施和应用。基础设施基本就是Layer 1,像比特币、以太坊、Infinity,还有比特币的竞争对手大零币、门罗币这些。比特币的地位很难被撼动,因为它出现至今已经十年了,建立了一定信用,也有很强的品牌效应。两个最有潜力的替代者是大零币和门罗币,他们都有匿名特性。很多人误以为比特币是匿名的,事实完全相反,它是公开的。如果你是委内瑞拉人,想以某种方式绕过暴政,那比特币真不是个好的选择。

我们实际在另一块花的时间更多,就是那些我们看作区块链计算机的东西。这些计算平台可以让你在上面建造任何应用,而你能对其他参与者给出信用担保,这在以前是没法办到的。这个系统整体可以就它以后如何运作,给用户、开发者、创造者和其他参与者提供保证。

这是史无前例的。你看以前过去每一种计算机的出现都伴随着新的特性。个人计算机和以往的计算机不同,因为它可以放在你桌上。手机是第一个你能随身携带的计算机,里面有相机、有GPS,然后人们创造出Snapchat、Uber、Lyft和Instagram。注意看的话你会发现,每一波新应用的出现,都利用了这个计算机的新特征、新性能。

我们可能还没到Apple II阶段,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进入Apple II阶段,但愿快了。这些区块链计算机的一个好处是,你不需要造新的硬件设备,它是基于软件的计算机,是新生事物,的确有点怪怪的,它们造起来也相对比较快。

你觉得我们会在这些区块链计算机上看到哪些种类的应用? 它是种新型计算机,自然会有新型应用,而且这些新应用要利用它的优势。如果一个人跑来说:“我打算在Theory上造Fortnite。”我会想:这不妥吧。它会不会又慢有没把握住新特性的优势?

在应用层有很多有趣的事正在发生,包括金融方面的、游戏方面的。尤其那些非同质化代币(像加密喵),算是种看待虚拟物品的新方式。还有很多人把现实世界的资产以某种形式放到区块链上。

拿加密货币买咖啡大概是最没意思的应用了。这个问题大体上已经被解决了。大概10亿到20亿人有智能手机而没有银行账户或者合法身份,想和银行打交道又必须要有正式的身份。所以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境况很有意思。

还有其他什么应用值得关注? 个人觉得虚拟物品也很有趣。我们应该会看到很多不同的尝试。不少人觉得我们可以对很多核心的互联网服务进行重新架构。Filecoin就是个很有意思的项目,他们用区块链技术重新构造存储,任何人都可以为网络提供存储服务,而网络上的其他人可以使用这些服务。这一切都通过区块链协议协调。

你把前联邦检察官Katie Haun拉进来管理这个专项基金。为什么觉得她是合适的人选? 她是前联邦检察官,但她差不多5年前就进了加密货币领域。她管理了很多政府的加密货币项目组,之后和我一起加入了Coinbase的董事会,我们是这么认识的。她还在斯坦福大学教一门和加密货币有关的课程。经常在各种项目里听见她的名字,不少人称赞她的建议非常有帮助。在这领域里监管问题是很重要的,我们也很重视合规性。

你一直力挺去中心化的承诺。会不会有人在区块链上重造脸书,把它变得更好? 我觉得还是要往前看。脸书、谷歌可以各自继续做他们自己擅长的,但是区块链上可以出现一套新的服务。那些巨头有可能会完全绕过这些事物而依然强大。

VC喜欢和创始人合作。现在看到的一些公司是不是都没有创始人了,仅仅基于一份白皮书创立?那会不会很让人头疼? 不是吧,我们投资的都有创始人,至少一开始有。我们马上要公开宣布对去中心化云技术初创公司Dfinity的投资。随着时间推移,如果他们成功了,项目最终会变成一个全球化的网络,而公司自己会消融在里面,但这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生。

所以还是个类似的过程? 我觉得是。而且就算是对这项技术不怎么买账的VC,也会考虑介入。因为你眼看着20%来找你的那些优秀的工程师都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怎么能袖手旁观? ICO算是种正向的发展吗?还是太危险了?他对传统的风险投资是不是种挑战? ICO经常和几年前发生的一些事联系在一起,那时候有人利用新技术钻证券法的空子。我们当然没有涉足,也不认同。对于其他一些人,ICO纯粹是token发售,这个我们也参与的。

随着大量资金涌入,一批另有图谋的人也掺和进来。有人随便捏出个白皮书,就四处忽悠人拉投资。不幸的是这些个例使人们误以为整个行业都是这么乌烟瘴气的。其实这有点像90年代互联网兴起那会儿各种牛鬼蛇神,但是也存在谷歌、亚马逊这些真正有价值的公司。最后我们也看到了,这的确是很重要的技术发展。

你觉得那些不良行为开始收敛了吗? 我们认识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做技术的。他们希望遵循规则,然而他们不是一直都明白规定到底有哪些,所以他们会找些优秀的顾问,而我们也尽力协助。但这是个新的领域,一些地方还是很模糊。 所以监管是有益的? 我们相信这些网络在启动运行,真正实现去中心化之后,不会再被创造者单方控制。然后它们会受商法的监管,而不是证券法,一些来自监管方的新观点也是类似的态度。商法下允许物品交换,从而达成使用物品或者其他目的,还有很多限制市场操纵行为的规定等等。加密货币作为商品更容易自由交换,而且活跃的、被使用的网络是很重要的。

比特币被定义为一种商品,也就是说我可以卖给你一个比特币,而不需要确保你是个合格投资者(accredited investor)。不然这个交易过程就很复杂了。

(完)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