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675.63 8BTCVI: 9744.93 24H成交额: ¥5548.76亿 总市值: ¥17205.33亿
巴比特专栏 | 蔡维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专员演讲解读

巴比特专栏 | 蔡维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专员演讲解读

蔡维德 发布在 链圈子 49791

2019 年2月8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专员(SEC Commissioner)Hester Peirce 在密苏里大学法学院,主题为“保护市场兼顾创新:最佳监管的首要原则”的大会上发表演讲[1]。其中提到了作为监管单位对数字代币市场、区块链领域常宣称的分权式(decentralization)的看法。本文将就与区块链产业(包括代币市场)的相关监管对Hester Peirce的演讲进行总结与分析。全文将从三个角度解读该演讲:

1.  创新时代的监管困境的阐述;

2.  对分权式一词的理解;

3.  美国证券法的再解读。

2018年,美国成为世界数字代币的领导者,其一举一动都影响世界代币市场,也影响到世界其他政府的看法。现在影响数字代币有3大因素:技术、市场、法规,其中法规为最重要的因素。相信读者可以从本文了解到美国监管人员的最新想法,可有所借鉴或准备。

 

Peirce女士是代币之母

在解读演讲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演讲人员Hester Peirce的背景。Hester Peirce是现任SEC 四位专员之一,在经过参议院同意后由总统任命。她被称为代币之母(Crypto Mom),因为她对于数字代币的态度一直比较友善。她在前一阵子还公开反对延迟数字代币ETF的发行,该演讲也表明了这个态度。

微信图片_20190212151342

Hester Peirce

创新时代监管困境

首先她讲到现在社会都在强迫监管单位接受市场上的改变,因为大家都喜欢创新,所以希望监管单位迅速改变。但是监管单位改变确实有难度,因为监管单位并不能清楚看见将来,如果他们出台一些新法规,监管单位自己都不晓得这些法规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他们担心的就是这问题。监管单位不清楚新技术会走到哪里,更不清楚如果出台新法规,这些法规会带给市场和新科技怎样的影响。

作为SEC的重要领导人物,她认为监管单位应该同时保护投资人以及资本市场双方,所以她认为让这些创新继续发展,因为一个新技术可能需要多年的时间才能评估新技术对市场的影响。套用一句中国人的话,就是“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她提到美国前任美联储主任Paul Volcker,后者说这辈子所见到最大金融创新就是自动提款机,即ATM机器。Volcker认为许许多多机制说有金融创新,但是他并没有见到这些金融创新带给社会任何效益。Volcker就是评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重要人物,Volcker说这话应该是指当年世界经济危机的发生,就是华尔街一些所谓的金融创新带来的灾害。开始的时候,这些金融创新给金融机构带来大笔财富,但几年后危机出现,监管单位发现时已经来不及拯救。Volcker对这些所谓的金融创新非常不满。所以说,监管的一个困境在于监管影响的不确定性。

微信图片_20190212151359

 Paul Volcker

分权式”(Decentralization)架构早已存在

同样的监管难题也存在于区块链和数字代币领域。 世界几乎没有监管单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监管方式。例如是应该使用现成的法规,还是出台新监管框架,关于这些全球监管单位都还没有达成共识。

数字代币难监管的原因之一是decentralization。该词以前一直被业内翻译为“去中心化”,但事实上大部分字典都翻译“分权式”。Peirce认为分权式架构并不是新想法,人类早就如此实行很久了。且现在的金融系统就是一个分权式架构,即是许多人和许多组织在市场分权式的活动。

但在这样分权式的环境下,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同样信息,这种环境下还是有一些人在引导,他们就是公司的管理经理。这个分权式市场于是由个人和公司组成, 公司发行股票,而个人或是公司购买股票。发行股票的公司必须把公司信息给股东,而不愿意发布信息的公司,股东就会出卖股票(或是拒绝购买股票),这样市场就有一个自然调节的机制。

Peirce所讲的可以被认为是市场的小的分权式架构,还有一个是社会的大的分权式架构,即美国的三权分立机制。将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区分开来,没有哪一个可以完全控制整个社会。这就是分权式的机制,我们将其称为传统的分权式机制,与后文的区块链分权式机制区分开来。

区块链带来的分权式机制和传统分权机制不是完全一样。中本聪要的是以一个非结构化但却非常简单的架构的分权式机制。该机制里找不到中心协调人。在中本聪的理想里,区块链系统是软件自动产生共识后记账,以后会发展到一个无人控制的情况,所有事情都是由软件自动的控制。(备注:事实上今天连比特币系统软件还在经常更新,社区非常活跃,这种“无人控制”的情形恐怕只有在已经被放弃的系统上,例如僵尸链才会看到。这些僵尸链的币几乎都没有价值,不需要监管了。)

Peirce强调,现在一些分权式数字代币的项目,实际上与他们宣称的分权式机制并不一致,因为他们的做法跟传统初创公司是一模一样:都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成为中心来建立一个公司,然后他们出售他们的证券,而这些证券他们取名为数字代币。他们故意不在证券市场上注册它们的股票,而是以数字代币身份出现。而他们的做法仍然是一个中心化的做法,其目的是躲避美国SEC的监管。

这观点笔者过去一直强调,根据泰山沙盒大数据统计分析,世界大部分数字代币软件是由200人左右控制的,这是一个非常中心化的社区。[5]

有许多的数字代币项目,白皮书上所说的,事实上跟后来所做的有很大差距。有的差距可能是因为当初确实没有想好,但是更多的根本是“彻头彻尾的骗局”(outright scam),白皮书上面写的和实际差距非常大。她用的名词——“彻头彻尾的骗局”跟英国监管单位FCA在年前所用的一样,而且根据FCA的数据,10个项目就有8个是彻头彻尾的骗局。这表示局面非常严重,代币市场已经是“伪满天下”。[6]

 

美国证券法再解读

对于代币监管,普遍做法是用现有的证券法,通过最高院的Howey一案所确立的Howey Test来对每个代币行为进行分析,看其代币发行行为是不是可归为证券法下的证券发行,从而确定要不要监管。[3]但是Peirce认为,Howey Test虽然有意义,但毕竟代币发行与证券发行还是有不一致的地方,也导致现行证券法无法解释所有问题。比如,发行的代币并不一定属于或者被一个公司控制,传统的由“发行方”来完成的任务可能会有一些并未隶属关系的人来完成。并且在使用Howey Test时,对于其中一个检验点:“是否投资人参与的是利润完全来源于别人的劳动的活动”,何为“完全来源于别人的劳动”?证券法本身也存在不同的解读。有些法院解读为“大部分来源于别人的劳动”即可。这就对证券法适用到代币发行领域也产生了一定的模糊性。

她提到在2017年the DAO事件(上亿美元被黒掉),美国SEC经过调查认定the DAO的token事实上就是证券,所以用证券法来监管(虽然项目方认为它们不是证券)。这表示出重大事件的时候,SEC不会模糊会有判断。

对于该模糊性的解决办法,有众议员提出法案,要求修改证券法,重新定义数字资产,把代币发行完全放到证券法的框架下进行监管。而反对方的意见是,即使把代币发行放到证券法的框架下进行监管,也依旧没有准确的回答,我们该如何监管代币发行行为?

笔者认为,从效率角度来看,该方式——修改证券法——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并且从通过法律到实施法律又是一个不确定的过程。反倒是SEC出台的相关规定,能够使代币市场快速建立起规则。只不过问题又回到了最初,面对困境如何监管的问题。对于监管内容,不只是要监管数字货币买卖,或是监管白皮书纰漏,也要查验这些token在区块链系统上怎么运行,这也应该是监管的重点。

对于现行证券法在适用时产生的模糊性,相关单位没有被很快的厘清,也有一个好处。Peirce认为这是一个过渡期,也可以从积极的角度去看待。这个过渡期留给很多区块链项目时间来发展和成熟,待到项目成熟之时,或者整个行业更为成熟之时,也有利于监管单位出台有效政策提供基础。她也提到,作为一个监管单位,事实并不一定要积极的去监管,应该让这个产业自己产生规范,如果一个项目方不好,投资的人就会把这项目摒弃,市场本身本来就会有优胜劣汰的过程。

给市场一定的自由度,这也部分反映了监管单位的态度。但这个自由是有所限制的,但市场主体作出过分的行为时,监管单位也会积极介入。比如去年十月,伊朗一家公司欲在美国发行代币,根据证券法要求,提交了公司相关的披露文件,于是就宣称该公司是在SEC“认证过”,经过SEC“批准”。这公司被SEC处罚。作为监管单位,SEC适度保持中立而谨慎的态度,不会为任何私人单位背书。

而这其中存在的问题是市场非常敏感,一家公司被SEC处罚,除了自己的代币像瀑布一样下滑,连不相关的比特币也因此下跌, 比特币一跌,整个币市连锁反应跟着大跌。 这就是2018年底发生的情况:一连串不相关的SEC处罚, 带动币市下跌不停。SEC的态度是可以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但是绝不允许违法行为横行。

总而言之,SEC做为监管单位,其目标始终是提供一个安全有效的市场,保护投资人,同时鼓励创新。

 

讨论

区块链世界以法律为基础,不是以个人爱好的观点出发:代币之母 Peirce 对数字代币友善,但主要是对法律忠诚,因为鼓励创新,采取温和的方法,还是以法律为依据。

分权式是传统概念,没有去中心化的思想:对“分权式”这概念,代币之母认为这根本是早就存在的想法,不是区块链才开始有的思想。而且中本聪在他的文章里面根本没有提“分权式”这名词,这是后来其他人加上去的概念。在中国,这概念还被加上政治色彩,变成“去中心化”,有对立任何中心化的管理或是组织的倾向。让大家还原真相,不再“去中心化”,以分权式讨论,也尊重这概念式早就有了。[2]在区块链还没有出来前,在管理学里面这概念已经讨论很久,不是从区块链时代才产生的概念。

社区开始成熟不再对立:媒体对Peirce的谈话大都以正面报道,这代表时代在进步。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在2016年,英国首席科学家出区块链报告时的反应。在报告出来2个星期内,国内外都是以非常负面的态度来报道,甚至以嬉笑怒骂方式批评英国政府最高的科学机构,例如“英国首席科学家在这方面是小学生,根本不懂什么是去中心化,他们就是要被去掉的中心”。这种对立的现象3年后没有了。当时英国是世界区块链领导国家,英国也是世界第一个国家把区块链列为国家战略。因此英国首席科学家是当时世界上对区块链最有公信力的单位,而且他们的报告对区块链非常正面,可能是当时世界上对区块链最积极的报告。如此正面积极的报告得到如此奚落可以看出当时对立的气氛。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不是让子弹飞回来:希望读者不要认为SEC“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会使代币市场回到从前的状况。当SEC在2018年出台证券法来管理数字代币(证券代币)的时候,原来的时代就开始“结束的路程”了。正如Peirce说现在只是“过渡时期”,为什么说这是过渡时期?因为前面方向已经有了,如果没有就不是过渡时期。不要认为方向还没有定,以前的时代是要完全过去的。她只是说细节不是很清楚,但是“要监管”是非常清楚非常确定的,不可能回到以前“没有监管”的状况。要过去的还是会过去。

市场自己会调整证券代币时代来临:正如Peirce所说的,市场有自己调整的机制,当SEC出台证券代币的时候,美国大批证券律师,证券公司,交易所都开始预备合法合格的证券代币时代。新交易所(例如Bakkt公司)已经预备多时(连香港李嘉诚都投资这公司),注册公司都在预备注册证券代币(例如Overstock公司),项目方开始预备出证券代币融资,基金开始投资相关企业。[4]证券代币时代已经来临,投资人会投资合法合规证券代币,还是会投资没有被SEC认可的数字代币?证券公司会推荐合法合规证券代币,还是会推荐没有被SEC 认可的数字代币?市场会让大家看清楚。

 

参考文献

[1] Hester Peirce."Regulation: A Viewfrom Inside the Machine",Feb 2019.

https://www.sec.gov/news/speech/peirce-regulation-view-inside-machine

[2] 蔡维德."区块链是“分权式”不是“去中心化”",2019.1.28.

https://mp.weixin.qq.com/s/ImXKf7h3p9U9o2CsJiwhXA

[3] 蔡维德,林佳谊."DeepHash专栏开篇|蔡维德:美国数字新经济帝国与中国区块链之梦",2018.11.28.

https://mp.weixin.qq.com/s/UfHckkYqQEj42W6Kywi_0Q

[4] 蔡维德等."2018年数字经济重大事件:美国政府和主流市场接受数字代币",2018.10.30.

https://mp.weixin.qq.com/s/UR8400Z--YJbGMkoLM5l7A

[5] 蔡维德,王焕然."泰山沙盒发现公链创新不足:大部分公链源于三大公链",2018.12.5.

https://mp.weixin.qq.com/s/gqaqkl3FiBjOqRUfmiZPWQ

[6] 蔡维德."“信任机器”不能成为“欺诈机器”",2019.1.23.

https://mp.weixin.qq.com/s/wv7GhpwJ5tCsdgFVjzXmWA

作者:蔡维德: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天德科技 ,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 天民(青岛)国际沙盒研究院, 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

姜嘉莹: 美国埃默里(EMORY)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相关阅读:SEC委员:以比特币ETF为例,监管者不应该用自己的喜好定义消费者的投资选择

文章标签: 区块链 sec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