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语义的蛮荒,我们为什么没放弃它?

区块链——语义的蛮荒,我们为什么没放弃它?

格密链 发布在 区块链 14788

这也"区块链",那也"区块链",这个概念已经重要得连它的冠词都摆脱了:支持者们谈的已经不是“the”区块链或“a”区块链了。 本文由格密链社区的群友任芳编译。 区块链支持者们虔诚地鼓吹笼统的区块链:一切企业需要的解决方案,尤其是供应链管理的解决方案。这一野蛮不堪、不容置疑、不言自明的概念,不仅破坏了商业规则,也破坏了语法规则。质疑它,你会被认为是一个绝望的乡巴佬和反对技术进步的捣乱分子;真诚地使用它,你就会和那些天花乱坠的人以及技术乌托邦主义者同流合污。

这是无法避免的。IBM的广告承诺要用区块链彻底改革番茄追踪系统。英国财政大臣最近宣称,区块链可能是英国退欧问题的解决方案。在Ripple最近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谈到区块链时说:“它的排列和可能性大得惊人。”

“区块链”这个词具有抵抗讽刺的特性。它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不再有趣,区块链的支持者几乎完全不受嘲笑。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孜孜不倦的热情:有新闻稿要写,有会议要参加,还有企业研发经费要浪费。区块链代表着耀眼的未来和惨淡的现在——几乎所有被吹捧的用例都是明显的废话。

2015年至2017年的ICO狂热,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区块链扰乱市场的能力为前提的。这个狂热正在消退。简单地说,这个想法是要“优步化”每一种可以想象到的服务,用一个神奇的数据库取代中介,因为这个数据库会详细描述谁在为谁做事。其中一些方案涉及的目标市场总规模价值万亿美元(不是亿,是万亿)。

如今,思想空洞的企业区块链和基于ICO的机会主义区块链都遭到了讽刺和嘲笑。然而,“区块链”这个词仍然存在,它只是一个空洞的语义外壳,被成千上万的新闻报道所拯救,传达的意思却微乎其微。这个术语被用来同时指那些实际上毫无共同之处的项目、结构和数据库。因此,试图定义它通常是令人绝望的失败。

在这里,我将尝试解释“区块链”的起源以及我们应该怎么做。

“区块链”从何而来?

大多数有关“区块链”的历史都提到中本聪创造了第一个区块链。但这并不准确。中本聪从未将比特币称为区块链,而是称其为“基于哈希的工作证明链”、“块链”,甚至是“时间链”(在最初的代码库中的早期评论中)。想象一下:我们离生活在一个“企业时间链”和“时间链上的草莓”的世界如此之近。

中本聪谨慎地强调,这条链是一组工作量证明,每一个区块都包含它母块的哈希值。工作量证明对于这个概念是绝对必要的,证明每一个添加区块的人都为此做了工作。它使系统能够抵抗恶意攻击,并在没有任何仲裁者的情况下实现收敛(在同一规则下,最长的链——根据定义——是正确的历史数据链)。

这个数据结构包含了以前区块的哈希值,确保过去的数据被保留,数据库是一致的。将数据库复制到网络中的每个节点可以确保它不能被关闭或被单方面更改。

“区块链”之所以具有如此诱人的营销吸引力,是因为它微妙地暗示,数据结构本身——没有工作量证明或公开验证——就能传达出与比特币同样的好处。

整个比特币系统是在抵制政府管制的背景下建立的。敌对的政府已经停止了以前所有的电子货币尝试。如果可能的话,他们肯定会关闭比特币。因此,比特币是为了实现某种目标而设计的。澄清一下:第一个流行的、广泛使用的链表结构也许是由中本聪创建的,但比特币并不是链表结构的第一个使用者,而且它的创新之处在于,向链中添加新条目要与计算难度相结合。

这听起来像是任何一个企业区块链正在努力实现的目标吗?当然不是。目前还没有一个专门致力于伪造草莓产地记录的秘密组织,可能会试图干扰IBM的供应链区块链。因此,IBM的区块链不需要按照与比特币相同的标准构建。保留在企业区块链上的各种记录不需要中本聪共识所保证的那种保护。他们不需要或不想开放验证节点。一些受托组织可以为数据库提供担保,或者相关各方可以彼此之间共享记录。

这个词何以如此流行?

据我所知,人们见证了比特币的成功——它部分依赖于一个人造的、昂贵的数据库——并希望将其推广到其他用途。甚至早期的比特币开发者哈尔•芬尼也在思考如何将数据结构从货币系统中分离出来。

也有可能重构和重组比特币,以分离出一个关键的新理念,一个去中心化的、全球的、不可逆转的交易数据库。这样的功能可能对其他目的有用。一旦新的数据库诞生,用它来记录货币转移将是一种副作用,而且可能更难关闭。 -哈尔·芬尼在他的2009年1月24日密码学邮寄名单

然而,据我们所知,类似于比特币的系统只有在具有内部奖励的情况下才能真正运行——也就是说,良性的验证工作需要得到“本地”代币。如果比特币矿商以美元计酬,他们未必会有任何动机在最长的链条上开采。他们的硬件价值取决于他们所建立的链条的持续存在和繁荣。但是私有的、许可的或企业的区块链没有本地货币,也不向验证节点发送代币,因为验证节点是被许可的,因此具有抗攻击性,而且设计本身也保障了行为的良性。

我相信,“区块链”之所以成为如此诱人的营销手段,是因为数据结构本身——没有工作量证明或公开验证——就能传达出与比特币相同的好处,而且无需使用代币或昂贵的反攻击保护措施。

Patri Friedman在推特上说得很好:

比特币是一个巨大的实体,投资者和企业研发部门对类似项目的看法各取所需。如果没有比特币,Ripple能否像现在这样受欢迎?Corda币和联盟链Hyperledger呢? 莱特币呢?整个ICO会怎样?以太坊呢?很难想象会有另一段历史,但我怀疑答案是否定的。比特币是一个强大的系统,它承载着一系列的假设。如今,这些假设被移植到一些与比特币相似的项目中,无论对错。

因此,我对那些经常使用“区块链”的人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如果他们想向你推销什么东西的话。过度使用这个词,尤其是在一般情况下和没有限定词的情况下,很可能会暴露一个人的三个意图之一:

•他是善意的,但被惯例强迫使用低于标准的语言工具。 •他有点糊涂,试图用技术废话掩盖自己的无知。 •他试图摆出在一个实际上没有专家的行业里是专家的姿态。

我坚信,这个词的滥用可以追溯到这样一种愿望:创建(或营销)类似于比特币的系统,并摒弃其中令人讨厌的部分。然而,这没有抓住重点:比特币的区块链只是它的一部分,而不是它的本质。

比特币及其区块链

把比特币比作区块链就像把汽车比作变速器。变速器是汽车系统的一个关键元素,但它并不能代表整个系统。区块链是一个借喻——用一部分来指代整体。从本质上讲,这没什么错。当人们认为区块链是比特币的精华,并因其成功而受到赞誉时,概念上的混乱就出现了。

比特币确实依赖于链表。但它也依赖于点对点(P2P)网络,一个开源和无领导的项目,一个可复制的数据库,一个自我支持的激励机制,一个最长链的共识规则,以及一个工作量证明方案,这个方案使得数据添加具有不可磨灭的成本。(不可磨灭的成本,简单来说,就是不可能伪造区块,要提交和验证区块必须分配大量的计算能力或能源。因此,创建新的比特币很难,但验证一个人在区块链上的工作很容易。)

这些因素完美地结合起来,创建了一个具有如下特性的系统:可证明的稀缺性,可审计性,抗干扰性,公平的分布,以及近乎完美的供给缺乏弹性(价格上涨不能导致生产加速),免费参与(没有人能阻止你广播比特币交易),等等。这些特质使得比特币相对于贝宝(Paypal)或Visa来说独一无二,是比特币区别于其他支付系统的核心因素。如果没有P2P的性质,没有开源的协作,没有自愿的开发者,更重要的是,没有添加区块时的工作量证明,比特币将不复存在。下面的图表是David Puell基于Pierre Rochard的观点创作的,试图抓住比特币的本质。请注意,仅有使系统运行所必需的块链本身是不够的。比特币依赖的更多。

1 David Puell在一张图表中描绘比特币本质的尝试值得称赞。

我不能确切地告诉你比特币的本质是什么,但把它限制于一个区块链显然是极端的还原主义者。比特币的灵魂不是区块链。如果你从比特币中取出区块链,你会得到一个相当空洞的东西。

为什么要抨击“区块链”?

我相信,更好的概念框架会产生更好的结果。作家乔治·奥威尔认为,我们使用的词汇直接影响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他甚至暗示说,从流行的用法中删去这些词可能会消除它们的指称,而这些指称正是它们试图表达的概念:

新语言的目的不仅是为英格索克的信徒提供一种适合他们的世界观和思维习惯的表达媒介,而且使所有其他思维模式都成为不可能。当新语言被彻底采用,旧语言被遗忘时,一种异端的思想——也就是说,一种背离英社原则的思想——应该是完全不可想象的,至少就思维依赖于语言而言。

理论上说,如果把“自由”这个词从流行的用法中去掉,你就会完全消除对自由的渴望。此外,奥威尔强烈地感觉到,粗枝大叶的语言是思想混乱的象征,是一种将站不住脚的断言从一个不知情的读者身边悄悄溜走的方式。

我的观点是,在将链表提升到“区块链”的崇高地位时,我们高估了它。在暗示比特币只是区块链或更有趣的基础技术的起源时,我们对比特币是一种伤害。通过在大众意识中构建区块链技巧,我们可以让思维变得马虎而不拘泥于严谨。“区块链”淡化了一项极其重要和有价值的创新——一个信任最小化的货币体系——的重要性。通过将这一货币体系包含的链表模式应用在企业供应链管理中,以产生实际或想象的效率,从而降低了整个体系的重要性。

前进的道路需要诚实

对于许可链或企业链者:请诚实对待你正在建造的东西。如果您正在构建一个由预先许可的实体组成的联盟控制的数据库,不要声称或暗示它将具有类似于在更具对抗性的环境中生存的系统的可靠性特征。想象一下,如果比特币没有被发明出来,你将如何营销你的系统。

不要管公共区块链。你并没有在和他们竞争。你的系统具有完全不同的目标。如果您确实希望坚持使用区块链这个名称,我鼓励您非常仔细地定义“区块链”的含义,并确保将您的系统与公共区块链区分开来。最后,看在上帝的份上,请让冠词回到“区块链”前面(请明确是“a”或“the”区块链)。

对计算机科学家们:停止嘲笑非技术人员使用“区块链”。你没抓住重点,他们并不是真的在表示数据结构。所以说,“使用MySQL就行了。”说“区块链”,无论用意好坏(可以肯定是坏),已经成为一个艺术术语,通常用来指整个系统——经济的和社会的——而不仅仅是数据结构。

对于监管机构:请不要试图定义“区块链”或创建区块链监管。你会失败,不是因为你不够机敏,而是因为“区块链”这个词在语义上是如此分散以至于无法定义。定义必须是具体的、有用的,并且要足够一般化,以包含集合中的所有成员。然而,这些要求会撕裂“区块链”这个词,它已经被滥用得无法定义了。

相反,要分门别类。要认识到,涉及加密货币的立法可能无法涵盖安全代币、“实用代币”和许可性区块链。私有链或企业链并不只是“西装革履的比特币”——它们完全不同。这两类东西真的毫无共同之处。

对其他人:请加入我,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使用“区块链”。让我们试着设计出新的术语,它们足够具体,有用,并且能够被公正地引用。我目前使用“公共区块链”来描述像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未经许可的开放网络,但我很乐意使用一个不依赖于字母b的不同术语。如果你坚持使用它,我最喜欢彼得·托德(Peter Todd)的定义:“区块链是一串区块。”

以一种极简的、直接的方式使用它,可以消除一些概念上的负担。这消除了它隐含承诺的惊人的一致性、可靠性和连续运行的能力。你对“区块链”的定义越诚实,它就越不适合令人兴奋的新闻稿。在托德的定义中,区块链实际上只是一种整理数据的方式。考虑到它在今天的使用方式,这个定义是非常不令人满意的。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区块链”系统分门别类的信息,我推荐阅读《分布式账本技术系统:一个概念框架》,该书是在剑桥另类金融中心的赞助下由跨学科的从业者和学者出版。

我相信五到十年后,当我们回顾“区块链”的流行时,会略感尴尬。

精明的读者会注意到,我与人合办了一家投资区块链初创公司的公司。这是正确的。我为此感到羞辱。但我们使用这个词是一个现实问题。这个词已经扩展到足够广泛的地步,成为谢林点——一个技术人员和投资人员可以轻松交流的地方。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用了这个词。但我们愿意放弃它。它包含了许多不同的概念,有些是我们喜欢的,有些是我们鄙视的。

我相信五到十年后,当我们回顾“区块链”的流行时,会略感尴尬。届时,这个词看起来就会像“浏览万维网”或使用“信息高速公路”一样过时。考虑到这是一个有关术语更换的公开倡议,让我们继续前行吧。

文章标签: 区块链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