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4170.43 +3.18% 8BTCVI: 6391.60 +3.03% 24H成交额: ¥4460.51亿 -3.29% 总市值: ¥19333.58亿 +2.55%

论语与稳定币

风青萍 发布在 链圈子 68887

稳定币是区块链时代的产物,按照字面意思便有两层。首先是币,这是性质的定位,言下之意是货币,货币的用途主要体现在支付和交易用途,而前提是确保其储值功能,看到这层含义,我们便会情不自禁的感受到一股寒意,欲与天公试比高,何其难哉!而货币背后的权利和欲望,便是熊熊火焰,带来了温度,燃起了新希望,也有可能让其在烈火中炙烤,挫骨扬灰。其次是稳定功能的诉求,如同我们在众多的汽车车型中选择了SUV车型,是希望能够高来低就,宽敞便行,从币的诸多功能中独独提出稳定一词,也是寄希望于提供高度确定性的预期,江河横流唯独予本色不变的强大支撑。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形成了路。借用这句话,可以演绎成,世上本没有稳定币,无奈激荡起伏的世界太过于不靠谱,便产生了稳定币。稳定币的起源的推手,其实是政府的监管,切断了法币与通证的直接兑换,硬生生的催生出一个充当二者桥梁的稳定币USDT的锦绣前程。USDT便凭借先发优势,蔓延在区块链世界,野蛮生长,也疯狂扩展。既在创造历史,也在自毁前程,用自身的贪婪给未来的参与者铺路。

视其发展历程,虽然奠定了高覆盖比例的使用场景的优势地位,却也因为自身良知的透支,遭受怀疑,面临信任危机,给无数的后来者以可乘之机,大有沉舟侧畔千帆过之景象,尽管尚未沉舟,只是搁浅而已。

无数的参与者纷纷涌入稳定币这片冒险家的乐园,前赴后继,乐此不疲,这很好理解,货币发行这一君权滑落到民间,又有丰厚的铸币税现实利益,虎视眈眈地觊觎者,自然如过江之鲫。

名不正则言不顺,每一个稳定币产生的理由,都是对原有事物的缺陷乃至恶劣基因的弥补和创新。不论是锚定法币或者数字货币,还是算法发行,都针对既得利益者USDT的重大缺陷:不透明,做出诸多革新和承诺。也在这一核心环节孔雀开屏,使出十八般武艺,苛求博得众人眼球,赢得博爱和江山。

至于如何来做的,技术上的问题,网络上比比皆是,不再赘述。本文仅按照《论语》的思想原则,分析稳定币的存在意义,预测其未来方向,以飨读者。

图片1

《论语》,在很多人看来,是一本思想读物,反映的是关乎处世为人的哲学观,与商业无关。记得日本产业界有个很牛的人,叫做涩泽荣一,写过一本书,叫做:《论语与算盘》。将儒家的哲学思想与现实的商业经营行为完美的结合起来,并且付诸实践,取得了不起的商业成绩,也成为日本商业思想界的推动者,被称之为日本产业经济之父。

我很赞成这本书中的观点和思想,书中的背景也像极了当下的中国和浮躁的币圈。如今结合这套思想体系,用论语的视角,看待稳定币江湖的纷争,自然具备一种超然通透的眼光,

论语是一部仁义之学,提倡凡事需要符合仁义。孔子并不反对商业,弟子中也有诸如子贡这般商业奇才,其本人也声言,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但是,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这说明孔子的思想与商业行为不冲突,只不过义字当先而已。富与贵是人之大欲,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那么,自然生出不义且富且贵,如我如浮云的念想和底线。

用论语的视角来看,发行稳定币,解决市场的需求痛点,参与货币实验的竞争,未尝不可。不过,稳定币核心的主要的功能在于稳定,核心的生命力在于信任。

图片2

论语有云:民无信不立。一个区块链网络就是建立一个王国一般,发行稳定币就是建造一个独立王国,那么使用者就是民众。联系两者之间的纽带,无非一个信字。一切当以这个信字为中心,开展各项活动。


 

建立信任,大致从三点聚焦。

第一点,是初衷。做商业不是慈善,不过,如果没有善意的商业,终归生来就带有邪恶,植入了贪婪的基因,从一开始就走上一条凶险异常,难有善果的歧路。好比,问:我们发财为了什么,如果仅仅停留在为了物质上的满足,而没有精神层面的追求,难免陷入欲望的陷阱,不能自拔,爆出各类丑闻,也并不意外。打造稳定币,如果不是出于解决客观需求,完善生态建设,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仅仅奔着难以追索原罪的当下,快速获得铸币税而来,以期实现财富的几何级自由增长,初衷就走偏了。

纵观区块链行业的创业现象,不是为了解决现实生活的需求,精心打造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应用,却冲着自由发币的融资途径而来,这种现象的喷薄而出,几乎让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停滞。一人贪戾,一国作乱。

反观稳定币的发展,门槛越来越低。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却并成熟。一大批利益熏心的家伙,混进区块链行业,用光明正大的理由,做出居心叵测的事情。事情是很神圣的,不神圣的是参与的人。

初衷不善,缺乏良知的行为,必然埋伏下一个个地雷,遭受损失的,还是用户。从投资的角度而言,选择稳定币使用之前,先得了解是何方神圣所为,至关重要。看其一贯所为,“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者,而好作乱者,未之有矣。”

初衷又是如何体现的?有一个标准非常实用,那就是创始人极其团队是否具有强烈的事业心,是否是那种被理想叫着起床,而不是被闹钟叫着起床的类型。

从细节上看,稳定币的发行方是否如实公布了所有的账户,没有巧设小金库,代码里没有预留后门,以便必要时行使便利之举,邀约的第三方公正机构,如何确保公正严明,而不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从目前的环境来看,很多稳定币发行方,都纷纷宣布且公布了自己的各类信息,至于信息的真实性,值得斟酌。拉来的各类裁判,是不是李鬼,有待商榷。否则,安然事件,必然会重演。一地鸡毛,不可避免。

稳定币因为价格的动荡,和监管的严厉,获得了发展空间,这也注定其发展的窗口期很短,即便有着良好的初衷的参与者,如果没有与之匹配的执行能力,也未必能把好经念好。

第二点,是能力。稳定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经济、金融、密码学、大众心理学、计算机等各类学科。既关乎技术,也涉及人性,既围绕产品,也关乎运营,既为了发展,也得考虑危机。我看了很多的稳定币,不论是符合地方监管的,还是处于监管盲区的,用经济学的观点来看,始终没有脱离自相矛盾的悖论。

其一、抵押。很多抵押类型的稳定币,从一出生就带有逻辑上的错误。如同用系列名词,解释了另一个名词,结果仍然会让我们迷惑不解。为了解决目前通证的价格波动性,采用了与现实世界的法币锚定的手段。岂不知,比特币的诞生就是为了解决法币的恶贯满盈,法币本身的动荡,也是汇率市场的风险所在,给国际贸易带来伤害,给一些严重缺乏产业独立性和金融独立性的国家带来灾难。

很多抵押了美元,岂不知美元作为流传恒久的世界通货,如今负债率高企,名声不佳,双边协议,多边协议纷纷缔结,大有将美元淘汰,驱逐出境的趋势。好比一个人很渴,为了解渴,就大量饮酒,用饮酒来解渴就是抵押美元谋求稳定的稳定币现状。

至于抵押通证的类型,更为可笑。如果为了谋求稳定,这岂不是南辕北辙?当然,一个区块链网络的多币种模式是未来的方向,但是,出于于稳定币目的,绝对不是,充其量是退而求其次的无奈选择。

算法发行的类型,在市场乐观的情形下,尚可运行。如果处于市场情绪悲观的时期,估计不妙。如同通货膨胀比通货紧缩相对而言受欢迎,通货膨胀是一场狂欢,让大家都有丰收的表现,通货紧缩却因为共同的损失,而让人不愉快,实际上,通货紧缩是重新洗牌,能更好地解决掉老问题,重新出发,不过,因为人性的报喜不报忧的心理,很少有人愿意直面这种惨淡,当政者更是不敢触这个明显不招人待见的政策。

所以,我认为包括当下的抵押模式,这是暂时权宜之计。稳定币的发行机制,是经济学的课题,出现的金融问题在现实世界仍旧无法彻底解决,更不要说刚刚兴起的人才匮乏的区块链领域。

更不要说,一些区块链项目方聚集几个人,扛着几杆枪,就要打造一个国际化的区块链网络,试问,区块链技术人才有么?密码学人才有么?通证经济设计人才有么?

稳定币领域,必然也会出现上述问题,人才的匮乏,能力的不足,自然导致该愿景属于南柯一梦。即便初衷很好,与现实的搏斗的结果,也变成了恶龙。

第二,监管。稳定币的春天其实很短。是监管创造了这个需求,未来,也必然是监管结束这个需求。稳定币的核心在于依托信任创造稳定的币值。不过,随着政府主权机构的介入,研发技术的成熟,用户意识的培养,主权机构直接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呼之欲出,一旦发行,便是畅通无阻的天然稳定币。

区块链世界的希望,寄托于将现实世界的资产,用通证的形式区块链化,主权机构的想法是依托区块链技术将现实世界的财富数字化,顺便一道更为高效科学的监管这两个世界。如果主权机构发行了主权数字货币,授意甚至合法化区块链网络,完善了对于通证的监管制度,那么,直接将在区块链网络兑换并流通主权数字货币,为什么还要人为增加一个中介物?

除非已经修成正果的,练成不坏金身的,拥有诸多护法的支付类代币,可以有共同生存的机会。

不过,似乎没有稳定币。

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江湖是江湖人的江湖。稳定币的江湖最终是谁的天下?在我看来,应该是法定数字货币为主,一些支付类币种为辅的局面。

从现实的货币战争来看,这个战火一定会烧到区块链的世界,甚至,谁提前布局,谁就有可能获得先发优势。每个主权机构都想站在金融帝国的顶峰,发号施令,赢得丰厚的地位和特权。未来基于主权机构谋求自身的数字货币成为辉煌时期的USDT一样的高覆盖率,稳定币市场将是主权机构厮杀的重点战场。

区块链天然具备全球化,通证系统天然具备侵略性和植入性。无数梦想本国货币国际化的主权机构,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但是,风险和诱惑一样大,因为一旦进入,便不可逆。主权机构在热身的这段时间,便是无数稳定币和区块链项目难得的盛世时光。

从论语的角度而言,当务之急,主权机构建立信任,那是重中之重,信任来源于很多方面。区块链的世界的到来,我们的世界观都将为之发生变化。国家主权机构征战公链领域,可期。

第三,是中庸。国家一定会灭亡,如同凯恩斯所言,从长期来看,我们都将会死去。一个充满暴徒的国家,一定也会被暴徒推翻。这一点,可以从中东很多依靠政变成功的国家看出。区块链天然带有超越时代的无国界特征,或者说,如同贸易版图一样,区块链网络的版图与现实的地理版图,是不一样的。

虽然,我们谁都知道改革派会创造历史,保守派会失去舞台。不过,当下似乎没有保守派,都争做改革派,不过程度不一样。区块链网络向现实世界侵袭,试图改造并彻底占领旧世界,现实世界也抓紧练兵,踌躇满志地革新思维,武装到牙齿,试图采用新时代的利器,让自身更为强大,也让自身能安全地进入未来。这一点,从国际范围内很多国家面对区块链和通证系统的应对举措,可以端详。

即使在国内,观察一些当权者的讲话也可看出,重点推荐香港金融局总裁陈德霖在2018年9月的演讲。

区块链网络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波动,风青萍认为,因为也会长存一些革命性彻底的代表,如门罗币等。不过,主动向现实世界靠拢,并且采取一些低调的改良手段的区块链项目,无疑会博得赏识,优先获得发展的机遇。其实,区块链的应用本来便是为了改造并造福世人,而不是为了推翻谁。论语云: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

主权机构会正视存在的问题,采用先进的区块链等技术和思维,升级系统,从这个意义上说,主权机构也是革命者,虽然被动。

一旦主权机构的橄榄枝伸出,趋之者甚众,唯独信而诚者能享。比如,与政府密切配合却并未丧失领土的火币就是拥有大智慧的代表。

任正非认为,这个世界有黑也有白,不过,属于灰度。借用论语思想体系,稳定币的未来,也一定如此。稳定币本身就是救火队员,没有火了,自然存在意义不大。

当下的稳定币,层出不穷,未来的一段时间,仍然会接二连三。由于目前的需求,造就了稳定币市场的繁荣。在众多的稳定币中,秉持良好初衷,具备执政能力,拥有菩萨心肠,兼具霹雳手段的当属长寿者。

不过对于投资者而言,稳定币也是一个个的陷阱,可以预见,会在未来见证楼起宴宾客楼塌的完整生命周期。这是其使命决定。稳定币从来不是安乐园和避风港,就像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其始终在变。

稳定币乃器,君子务本而已。

 

本文由巴比特作者“风青萍”上传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文章标签: 稳定币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