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发布 | 30余位业界学界大咖闭门开会,争论了这些问题

独家发布 | 30余位业界学界大咖闭门开会,争论了这些问题

汤霞玲 发布在 区块链 80066

8月22日,“密码货币、通证与无币区块链”2018学术研讨会在重庆顺利闭幕。来自学术界,技术界、法律理论界、经济理论界等的代表,围绕密码货币的流通与监管,通证的性质、功能与边界,无币区块链的性质与意义三大主题展开了激烈的思想碰撞。本次研讨会由知密大学和巴比特主办,比特大陆,币看,NULS,陨石财经联合主办。

当晚的闭门会,观点密集,信息量大,交锋激烈,关于通证经济的新老问题、关于区块链的性质和应用,前景和未来等均有涉及。为帮助更好理解思想内涵,巴比特整理要点,授权独家发布。

 

区块链作为重要突破口,具有全局意义

晏智杰:经济学家、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第一次参加区块链会议,收获满满,比这半年看书印象深刻多了,再次坚定了我学习和了解区块链的信心。接下来,我也会向外界传达会议精神,推动中国区块链业务进一步发展。我国目前正在走进全面深化改革的道路上,区块链作为重要突破口和领域,具有全局意义。

 

货币是世界大潮的一部分

布尔费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和自由主义普及者

我去年接触区块链,在不遗余力推动比特币和比特现金的发展。之前写了很多文章,参加了很多比特现金的活动,感觉密码货币是世界大潮的一部分,我现在们可能站在人类文明破晓之前。未来很多人无法预测,但可以肯定:密码货币和通证是未来世界的一部分。

 

希望有更多学术探讨

姜家志:比特大陆哥白尼项目负责人,BCH资深开发人员

13年接触比特币,那时候缺乏专业的学术研究,经济学、密码学,博弈论等。现在区块链学术领域,缺乏专业的经济学研究,密码学相对状况较好,经济政治领域的专家较少,区块链通证本身具备跨国性,研究范围涉及全球,希望多组织这种会议。

 

阳光下无新事,区块链领域发生的事情在金融历史上不新鲜

胡捷: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

大家的发言信息量很大,需要消化。我主业是金融,也一直在互联网领域创业。既然是研讨会,就有必要谈研讨方法,阳光下无新事。区块链很快切入了金融,有很多高敏感的金融活动,这和互联网完全不一样,因为比特币本身就有金融属性,还切入了最敏感的发币,比支付更为敏感,甚至还搞证券发行,搞募资,用不成熟的技术做最敏感的关系,因为人性的原因,很容易出问题。

很多金融圈的人没有金融背景,没有意识到危险,金融专业的人是很胆小的,看起来是故事,实际是事故。这是人类几百年流血后总结的经验。这几年区块链领域发生的事情在金融历史上不新鲜,只是效率更快,几千万的募资几秒钟就完成,但逻辑本质是一样的。

我的感想是,这个领域特别需要行业的专家,不仅仅需要技术专业人士。换个角度看区块链,从金融去看一点不神秘,都是被研究过的,有结论的问题。监管当局是在传统金融理论熏陶下成长起来的,需要懂得金融范式的人来讲,不能只能讲信仰和颠覆,这样出问题很正常。满怀豪情非常好,但不能颠覆监管当局,它所依据的政策法规背后的金融价值是来源于全人类,并不肤浅。链圈币圈之外并不肤浅,一个技术本身的成熟有它自己的规律,我们会低估或者高估,比如一年就颠覆是幼稚的,是错觉,是因为泡沫的出现与第一桶金让大家变得浮躁,以为能颠覆世界,但是仅仅颠覆了自己的世界,并没有对现实世界造成多大影响。价格的泡沫催生了浮躁的情绪,但我们不能出现思想的泡沫。层出不穷的信仰充值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但其实这些都是老生常谈,是金融界已经被讨论的话题。比如货币民间发行,美国早就做过,但最终归于美联储,为什么呢?再看欧洲我们可以找到答案,多货币不方便,货币的发展本质就是交易方便,人人发币,币太多就没有了交互的意义,现在重新发现轮子以为发现新大陆是思想的浪费。所以我呼唤传统金融行业,带着积淀进来,看看这个技术到底能做什么。应该抛弃固有的新名词看本质,这个技术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达到商业目的,那么就用,返璞归真,作为企业家就是要赚钱,能用技术那么就用。尤其是今天这个拐点,应该回归初心,重新审视这个技术。我是鼓励充分利用通证,把自己归为通证派,自己也在做金融区块链项目,不是说不能做,但是需要想透了再做。

 

中国区块链的路线就是通证经济

孟岩:通证派学者

通证思想起源于医院,神经病院要管理病人,用小红花激励病人。其实金融、经济等学科虽然不是新的东西,一旦有了新的激励,就有了跟以前不一样了。 币改刚刚开始,我遇到的所有企业家,他们希望能通过币改拿到新的融资,但最后他真正懂了以后,说我不要融资了,我账上有很多钱,我愿意投资来做通证经济的改造,这些就是认知的改造。

我们对这个事情很有信心,中国的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的发展,不能脱离这个世界。一个全球潮流,如果我们自己都排斥,未来应该怎么办呢。很多年前很多人也在质疑互联网,但今天互联网的确成功了。当成为事实的时候,你已经没有机会赶上这趟列车。区块链的速度非常快,甚至超过了互联网,思想不敢解放的话,会眼睁睁看着这个机会流失。

激励层面能达到很好的一个制度,通证和股权不太一样,没有任何一家交易所能够以小时、分钟、秒来激励。但通证经济可以赋能的,不仅仅是融资,是因为中国当下的经济结构造成的。我认为中国区块链的路线就是通证经济,为了提高生产效率,生产、分配、消费,真正的持续发展,通证经济可能在这个领域进行实现。

 

区块链不能服务中国将是巨大的损失

洪蜀宁:上海金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资深副总裁、原苏宁金融区块链负责人

我想聊聊无币区块链。我在苏宁做了4年,项目做了不少,也有成功落地的。但最大问题就是无法推广,商业逻辑是通的,但无论用什么措施也没有银行合作,所以每家银行只有自己做。原因是因为没有动力,因为区块链需要投入,收益却无法预知,联盟链项目都有这个问题。政府可以强推不计成本,如果不用行政手段将无法推进,这样就失去了可控性,最终还是要有币,无论叫做什么概念,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token,是同一个东西,最终需要有这么一个东西来把区块链各个环节打通,使得项目真正落地,和实体经济结合,所以我们离不开币这个概念。

孟岩老师说了,实体企业做区块链很为难,在国内只能合法合规的去做,要么做无币,要么做积分,但前途渺茫,所以我们也想到出海,去国外落地自己的技术和产品,但这对中国而言并不是一个好事,是人才与技术的流失。

我也算半个理论界的,理论界不应该包袱,应该大胆去说,需要高层的理论界人士不断的尝试各种的理论与观点,让监管层去理解,否则区块链不能服务中国将是巨大的损失。

 

交易所缺乏监管,交易所等于钱包+韭菜

程晓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

现实市面上有几千种币,大家需要把比特币与其他币分开。我们确实在比特币里是拥有话语权的,但性质不一样,不要把两者混在一起来谈。比特币本质来讲是没有价值,典型的属于跑路。很多的币都在按照比特币的逻辑来设计,这简直是一件多余的事情。ICO不是融资,一定要降低融资属性,利益的相关方绑在一起的手段,不可能给你放开。token价值很大,货币催化剂不应该这么紧。交易所缺乏监管,交易所等于钱包+韭菜。政府进行监管以后其实是不需要这么多交易所的。未来企业会越来越小,企业的事情会交给市场。证券上和区块链天生就是结合在一起,紧密相关的。

 

我支持双币结构

邹传伟:比特大陆首席经济学家

我知道比特币比较早,因为技术门槛很高没有深究。因为研究的前提是技术略懂,经济学专家才能涉足,理清楚概念才能研究经济问题。我非常赞同双币结构,股票不能拿来流通。我也认同稳定币是一个很大的方向,比特大陆的吴忌寒也持相同观点。

业界来看,稳定币存在才能完善支付体系,我倾向于金本位的稳定币结构,如果没有准备金,就如同朱元璋发现不可兑换的纸币,会疯狂贬值,宋朝成功的纸币也是金本位为基础,所以金本位是一个巨大方向;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建立分工机制,引进一个token,激励社区,实现组织经济的可持续。Pow和pos、侧链等复杂博弈论工具都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用技术限制人或者用经济激励人。token的价格影响区块链的激励,token的波动性价格会影响激励,比如某个项目退出后必须锁定四个月,成本巨大,甚至超过了作为见证节点的收益。

双币制非常值得肯定,将现实经济映射到区块链需要非常复杂的设计。现在的区块链存在很多短板,取代现实的公司和董事会,现阶段来看并不现实。两个原因,无破产机制,无威慑力,股票无流通性,区块链锁仓并不靠谱。预言机,现实数据无法映射到区块链,投票或录入都很难。

 

理论研究后的产品要让企业家能够使用

冯录:北京柏链道捷 执行总裁

今天非常荣幸和同行交流,接触一线的企业家,传统的企业家。据我所知传统互联网的融资方式是有一定的问题的,不能够支撑。币改的社群的问题都很尖锐,组织上很多相关专家提问或者社群自发提问,很是很不错的。其实理论研究更需要产品让企业家能够使用,靠实践来达成自己的目标。做认知赋能的期间,传统的投资商准备今年也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我认为很久以后从业者可能会比以往发生很大的变化,项目方做通证咨询的还是需要理论和实践来支撑改造的活动。

 

区块链是人类进步的结果,不是对抗的结果

贾可:UOC创始人

我是做游戏的,网游是最接近现实的模拟世界。我们希望区块链本质上变成支撑互联网应用改造的工具。从融资角度来讲,目前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把项目当成了一个融资通道。实际上用区块链去融资是没有问题的,币改时代也是照样可以融资。但如果产品本身没有相应区块链来落地,直接落到金融控制神经上的话,最后的目的是上交易所融资,这样的话跟主权政府其实是对抗的。

晏老师提到的往前走,一定要把区块链的方向当成是改革开放,是一种人类进步的结果,而不是一种对抗的成果,否则就会是无政府主义,过于极端。又去看了技术支持的情况下是一个很远的未来,涉及到落地,所有技术变成产品, 一旦跟现有对抗时就会有竞争。等到跟互联网一样时,跟利益产生了博大的对抗,产生组织结构的进步。

 

联合各方力量,形成学术共识

杨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我们学术、理论界感觉企业界有一些隔离,我们还是觉得沟通不够充分,导致政府和学术界隔离,政府跟企业对话更少了,有时候会难以让政府理解企业的做法。做区块链误导了市场和政府不亚于传销币、空气币带来的危害。每一个概念和提法,每一个步骤需要分阶段。一定要联合起来,各方的力量共同的参与进来。形成学术上的共识。

 

正在探索用通证化激励学生的参与感

李晋:闪电孵化器创始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软件学院教师

我是程序员出身,16年入行,很少和各个领域的学者来研讨,所以这次会议是很有意思的体验,很有收获。我主要从事计算机教学与创业,主要做硬件孵化。 看了相关书籍后,发现是区块链这个技术工具实现了过去人类的设想,是学术和技术互相成长的过程,因此必须all in。

我目前主要从事技术项目孵化,人才培养,技术研究,最重要的是人才培养。其实对于区块链我并不乐观,这个行业的周期也许会比较长,是百年大计甚至千年大计,这和培养人一样,是一个长线的东西,我们培养的人已经进入比特大陆这样的企业发光发热,所以这是一个值得去做的事业。这个事情越难就越值得去做,比如在西安去推广很难,很多人认为这是骗人的东西,不愿意担责任。我们经过一些努力,在西安做了一些高校活动,讨论非常激烈,学生和老师甚至发生争吵,但我们需要这种气氛。

教学工作非常有意义,我们也希望用区块链的方式去做激励,去做教育。比如通识教育,不限专业都可以去学,都可以拿到学分。通过通证化激励学生的参与感,把学生的能量转化出来,风险是很大,但我们愿意去尝试,我们学校副校长也大力支持,建议先拿马列等课来做初步推广。我也希望向各位老师请教如何设计这个机制。最后希望借助昌用老师的号召,把这件事推动起来,做好人才教育,向下一代传递薪火。

 

我的群员说:币改是最后一次割韭菜的机会。

夏柱海:正合链通创始人

第一个问题,到底区块链是什么东西,本质上看,我认为它是为了解决现实交易的不平等而建立的价值体系。第二个问题,通证经济,我知道这个词比较早,元道是我曾经的老板,我和他讨论过这个概念,但我并不赞同这个概念,因为经济的范畴太大,token不可能等同于社会中的货币,无法涵盖经济。我自己一直在做区块链技术,现在转行做公司,尝试在各方面和各个层次的人交往,我加入了100多个群,所有的群主给我的概念,所谓的币改,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后一次割韭菜的机会。我赞同杨东老师,现阶段要提比较中性的词,让监管和媒体能接受区块链这个概念。我也觉得真的应该借用这次机会形成一个共识,有一个比较一致的声音引导区块链的技术体系,发挥它的正面作用,不能忍让它被负面消息所笼罩。

 

我们希望被监管,我们的钱没有白花

张星:NULS公链发起人

我做区块链面临最大的是理解和认同的问题。以前在上海做信息安全,银行十几家,有了安全问题,找他们出来沟通,随便就答应了。自从做了区块链项目之后,他们对区块链技术没有了解,很多合作方都不跟你讨论问题。其实,银行支付、代码是很需要区块链,真正需要区块链的银行对我们退避三舍,不需要区块链的全部是想发币的。

我们都是很认真在做事情的,主网上线前,技术团队上半年放假只有1天。希望国家来管管,项目做了不好的事情,很难被理解。我们希望监管,我们的钱没有乱花。

 

探索过程很难,现在初现曙光

黄步添:云象区块链创始人

2014年在思考做这些的意义是什么,一段后时间发现仍然推不下去。我们有跟很多银行都接触过,需要构建信用制的基础设施,做这件事情我们至少能看到这个场景,所以是可以尝试去做的。用不用去考虑其实没什么关系,不能为了用而用。

目前还是看见了一些曙光,一路探索的过程很艰难,但也要找到适合这个的场景,难度的确非常大。建立一个区块链系统,需要协同,但如果他不是机构的老大其实是很难协调的。我们确实找到了一些商业形态,比如说信用证等。正好也接触到了科技部,未来构建所有的教育版权来进行交易。这些场景里也设计了一些token,探索未来分布式阶段组织,未来能不能行成这个趋势,组织化的token能不能做。在杭州接触了一些俱乐部,财务数据和组织的通用化,所有的参与都可以参与进来,都可以成为股东,让组织更高效,经济活动更畅通。这个组织和其他组织形成协同效益,更加活跃的文革时期的不流通到现在的市场经济发展总体来说token确实很好。但用到不对的地方,或者变成了纯粹的融资手段久会变得很复杂。

 

要用好通证,先要界定好通证的性质

刘昌用:知密大学发起人、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这次研讨会“通证的性质、功能与边界”这个主题是我提出的,想讨论在密码共识机制(区块链)的基础上,通证有什么功能,怎样确定它的边界。

通证的很多问题出现在性质上,认识不清晰,于是无法限制边界,我认为先要确立它是信用证券,它的优势是,它非常容易发行,非常自由,所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它一出来就有极大的流动性,这是我们寄予厚望的原因。

它不是单一的功能,是可以赋予很多功能的,甚至是可变化的功能,比如锁仓和分红机制可变,它具备货币功能,股票功能,债券功能,积分功能,等等。至于它的边界问题,作为信用证券,的确并不稀奇,信用产生风险,这方面的限制已经有非常充分的储备。但是,由于通证的功能太多,它的信用风险就更加复杂,影响难以预期。通证还有一个暂时的优势,因为它太灵活,可以绕过所有监管,当然这也是它面临的问题,可能会被突然打压。

通证另一个困难在于它的局部货币功能,它是小范围的货币,其运行成本和效率存在问题,理论上货币应用规模越大效率越高。

目前通证的功能被夸大了,比如说用通证消灭企业。从经济学角度,市场与企业的边界是逐渐演化的,通证的流通性很强,市场功能很强,可以使得企业缩小,但不能改变企业的本质,不能让企业去中心化,不能消除企业公司。

通证还有一个很大的困难来自于流动性。通证是流动性很强的信用证券,对于融资是好处,融资速度很快,但流失也非常快,无法截流。流动性管理是专业的东西,太多资产放上链,很容易被所攻击,很多token项目做市值管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危险会越来越大。

不过,通证经济还是很有价值,只是在开始探索时应该步步为营,我的倾向是先做最简单的功能。比如只做积分,然后逐步掌控更大的东西,要防止去做过于复杂的功能,或者无法掌控的功能。通证经济需要专业的团队,需要金融经济法律政治各界人士鼎力相助,这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做的事情。

同时,我不太赞同阳光下无新事,互联网是其他领域发展而来的,区块链直接动了证券,发币的蛋糕,但这不是区块链从业者能控制的,而且为什么密码货币活下来了,这自然有它的优势,它把民主决策、互联网、密码学结合在一起,形成密码共识机制,确实也是一个创造,因为去中心化所以不怕动蛋糕,一下子抓住市场的核心——货币,这就是中本聪的初衷,没有一个国家能杀死它,所以这个组合也是新事物。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核心不在于通证如何,是在于密码证券机制无法阻止,它可以发行可以交易,无人可以阻止。

另外,为什么做证券做发币,因为这两块比较容易动,相对于其他领域,比如溯源等等,它们更为容易入手,其他领域现实东西很难映射到区块链网络,成本太高,货币和账本本来就是数字化的,在实现上反而更为容易,所以它出现符合逻辑,今后也会逐步扩展到其他领域。

至于无币区块链的问题,主要在于难以推广落地。密码货币和无币区块链有共同的密码技术基础,在公私钥基础上拥有共同的身份识别和授权系统,密码货币能够为无币区块链提供价值媒介激励机制,有利于无币区块链的发展。我们不承认密码货币,不仅无币区块链推广困难,通证推广也困难,因为缺乏流通性。所以我的建议是,我们无法绕开密码货币,我们需要循序渐进,需要留个口子让它成为支付手段,让它真正的落地。

至于比特币与其他货币的关系,我认为密码货币会成功,但不一定是比特币。比特币的社区治理目前面临挑战,导致了分叉问题,分叉出来的BCH在一年的快速迭代之后,再次面临路线分歧,需要一个解决社区分歧的治理模式。当然,分叉本身也是重要的治理模式,只是分叉给生态造成的损失也是很大的。所以,密码货币无论如何监管都难以遏制,真正的威胁来自内部的社区治理。

文章标签: 重庆学术研讨会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