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1098.86 +0.05% 8BTCVI: 5228.55 -0.36% 24H成交额: ¥3882.60亿 +1.40% 总市值: ¥15691.76亿 +0.24%
Jeffrey Wernick:我不是区块链信仰者,我是比特币信仰者

Jeffrey Wernick:我不是区块链信仰者,我是比特币信仰者

胖小喵MiaBao 发布在 区块链 53273

上周,芝加哥大学经济学与金融学博士,Uber,Airbnb,Bitcoin早期投资人Jeffrey Wernick做客巴比特直播间小喵有约,和大家聊了聊从比特币到ICO到区块链,普通投资人们到底存在着那些普遍误区。

timg (1)

我为何选择比特币?

 

“我不信任货币体系,政府无需公民的同意,就可以无限增发纸币,纸币实际上就是一种IOU,我一直以来都是硬通货的支持者。”
Jeffrey对硬通货的兴趣真正开始于1971年,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于黄金挂钩。当时还是初中生的Jeffrey就敏锐的感觉到美元将会贬值,“那时我才15岁,就用积攒的5000美元买入了黄金股票。” 当年,年轻的Jeffrey在老师的推荐下读了作家富兰克林的书籍,他意识到“价值投资”是最终目标,5000美元杀入股市的他也没有让自己失望,仅仅3年时间,5000美元就增值上百倍,接近250000美元。

成功的投资眼光,让Jeffrey在大学毕业之时,便已拥有1千万美元的资产。年纪轻轻就实现了财富自由的Jeffrey是如何了解到比特币,又是如何成为比特币忠实的信仰者呢?

“我很早就接触了电脑,学习了如何编码。由于我数学也不赖,所以密码学相关的我也都了解一些。”
1980年代,David Chaum密码朋克教父级人物提出了“加密货币”的最初设想。1990年代,Jeffrey曾经尝试创造自己的数字黄金,并向已经开展加密货币研究的Digicash(David Chaum创办)展示商业计划书,然而由于技术等各种原因,合作并未谈成,Jeffrey只能打消了“数字黄金”的念头。此后,Jeffrey依旧持续关注“加密货币”,“密码学”相关信息,这也是为什么Jeffrey能在比特币2009年诞生的第一年就积极参与了挖矿。
“当比特币的创始区块诞生的时候,我写了篇文章,感到 ‘这一切真的就要发生了!’ ,在这之后,我就开始为比特币生态做贡献。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比特币上投机,至今为止,我没有卖过一个比特币,从09年到现在,从1美元到1000美元到2万美元,我见过太多的跌宕起伏,从1万9美元跌到5,6千美元真不是什么大事。“
作为比特币早期信仰者,Jeffrey不仅仅自己参与挖矿,还苦口婆心鼓励身边的朋友也参与进来。然而最开始并没有什么人被说服,2011年-2012年间,才开始陆陆续续有一些朋友被说服入场。
“差不多是在25美元的时候,有一些朋友开始入场了,但是他们都很快就卖掉了。因为他们本质上不相信比特币背后的哲学理念,都还是相信固有的法币体系,所以我没办法说服他们法币体系只是是场骗局,是非常脆弱的。但是,我08年叫他们做空股市的时候,实际上没做空的,也是同一批人。我很多回报率高的投资,其实一开始都是没有太多人认同的,就像我15岁时就买了黄金股票一样。”
每当身边的朋友都持谨慎态度,认为这是“愚蠢“的投资之时,Jeffrey反而会加大筹码下注。 “黑天鹅“理论下的投资方式,让Jeffrey在投资之路上赚得盆满钵满。对此,他表示诀窍其实很简单:“大部分人犹豫时,我疯狂。但我不贪婪,也从不恐慌,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在被问到“为什么从未卖过一个比特币”的问题时,Jeffrey表示道:“卖了就表示你认为法币是优于加密货币的,那为什么要卖?

 

为什么说大部分人都理解错了加密货币?

 

比特币是一种支付系统,这似乎已经是比特币社区里的一种常识,毕竟中本聪在白皮书中就指出这是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然而,Jeffrey对此却另有看法。

“为什么我说比特币是一种价值储存而不是支付工具呢?在现有阶段下,法币和比特币共存,就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人们会倾向于把良币储存起来,劣币花出去,在现有情境下,比特币即为良币,法币为劣币。你相信加密货币,而不信任法币,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把加密货币花出去呢?”
在铸币时代,英国财政大臣格雷欣发现,当那些低于法定重量或者成色的铸币——“劣币”进入流通领域之后,人们就倾向于将那些足值货币——“良币”收藏起来。最后,实际价值较高的“良币”渐渐为人们所贮存离开流通市场,使得实际价值较低的“劣币”充斥市场。

这种现象不仅在铸币流通时代存在,在纸币流通中也同样存在。大家会把肮脏、破损的纸币或者不方便存放的劣币尽快花出去,而留下整齐、干净的货币。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也比比皆是,而Jeffrey认为比特币目前的情况也是如此。那么什么时候比特币才可能用于支付呢?答案就是当你用完了劣币的时候,才会开始使用好币。当大部分人对法币失去了信心,比特币或者加密货币才可能真正被当作支付工具。

“全世界所有的钱,其中2/3用于存储价值,1/3用于消费,用于支付。从存储价值角度看,比特币作为一个新的货币,它相对于法币有非常大的优越性,因为比特币的量是限定的,随着我们创造价值越来越多,比特币的价值会不断的上升,它是非常优越的存储价值年限,远远优于现在的法币。”
 

我为何是个坚定的反ICO主义者?

 

ICO自出现以来,被众多人吹捧为颠覆性的融资模式,被认为是去掉中间商的IPO。然而Jeffrey却并不待见ICO,对于目前市值排名第二的以太坊,Jeffrey也认为还存在很大瓶颈。

“以太坊目前最大的应用还是ICO,继加密猫之后,现在以太坊上最活跃的DAPP是FOMO3D,这是很搞笑的一件事儿,在一个ICO平台上,最活跃的一个产品是专门讽刺ICO的。”
比特币被认为是区块链1.0,以太坊被认为区块链2.0,这似乎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儿。在众人纷纷开始从比特币转向区块链的时候,Jeffrey却依旧屡次选择为比特币发声,他表示因为至今为止,除了比特币之外,没有一个项目让他觉得有足够的颠覆性。
“去年ICO疯狂的时候,每场峰会/会议都在讨论区块链,我是唯一一个还在聊比特币的,然而现在比特币市值占比又重新回到了50%以上,事实证明比特币这个没有融过一分钱的项目,还是笑到了最后。”

“我没有反对区块链技术,但是我是不赞成ICO的。ICO这样的模式没办法避免团队的不作为,团队应该通过实现他们在白皮书中的承诺而获得融资,而不是仅仅就写了一篇白皮书,就成为了百万富翁。在做出成绩之前,尤其是在没有公开协议的情况下,没人应该获得一分钱!哪怕是一分钱!”

ICO长期价值并不高,短期来说它是会产生一些价值。每当一个项目诞生,投机者们就报以一夜涨10倍的期望,这就意味着你的生态需要以10倍的速度在增长,而这种长期往往是存活不下来的。真正能够存活下来的,都是以价值投资为导向的,需要有合理的治理机制。但大多数投机者完全不在乎治理机制,他们甚至连项目是什么都不在乎,他们只在乎谁站了台,背景好不好,能不能拿到内部价,然后坐等上交易所抛售,他们根本不在乎项目后续发展。”

针对ICO这种融资模式是否会持久以及未来如何发展的问题,Jeffrey表示期望交易所能够起到信息揭露义务以及公示上币下币规则,如果我们参考一下传统模式,一个项目从萌芽到消亡的整个过程,会涉及到融资流程,破产流程,到最后每个人都是得到了自己该得的,尽了自己该尽的,这是一条标准线,而在数字货币这里领域也应该有这么一套规则,从而确保保障了每个人的利益。去年很多资金涌入,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有多了解,而是因为他们觉得正是在风口上,现在冷下来之后,投资人会变得更聪明,更谨慎。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从区块链看应用还是从应用想区块链?

 

由于区块链的爆红,很多人在涌入区块链领域之时,先披上了区块链的新衣,再看看自己身上有什么资源可以契合,于是一个新瓶装旧酒的区块链项目便堂而皇之地诞生了。

Jeffrey认为真正应该关心的并不是技术本身或者是工具本身有什么特性,而是最终的目标是什么,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实现目标,而现在区块链就是一个工具而不是目的。痛点是什么?问题是什么?要用什么相对应的工具去解决它,而不是先看好某个工具再去看领域里有什么一些好机会。

“如果你想建一个中心化的应用,你没有理由要用一个去中心化的账本。我见过太多的项目完全无需用到区块链技术,之所以要扯上区块链这个概念,只不过是为了找个理由做ICO。如果我能用传统方式复制一个项目,那这个项目就是伪区块链项目。这是我没法妥协的,在中心化的世界,我们都成了奴隶。美国三大巨头Facebook,Google,Apple都会手机你的银行卡信息等资料,最终总有那么一两家公司会了解我们基本上全部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最终又会控制你,政府对这一切知情吗?当然知道,最后的最后,这些所谓的巨头又成为了政府的左膀右臂。”

“我始终强调的是信息主权,我们不应该这么轻易地免费地就舍弃了。有一个问题是Facebook到底有什么价值?Facebook拥有大量的用户数据,能够把用户数据来作为变现。但是作为个人的用户,为Facebook贡献了个人的用户数据,Facebook成为了整个生态的完全获益者,而个人用户跟Facebook在谈判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谈判筹码。

为什么我们平时在一个公司工作能够获得报酬,但是付出我们的数据却不能得到报酬?这里面一个本质的因素就是谈判筹码的设计,大公司站我了所有数据的主权,即使我们并没有真正授权给他们进行售卖。区块链技术是非常有意思的工具,它能够潜在的将我们从这种关系当中解脱出来,使得我们能够拥有自己的数据,然后在这个新的情况中跟大平台相比有比较好的谈判筹码。”

 

寻找“黑天鹅”---我为何会投资Uber,Airbnb?

 

除了比特币早期投资人的身份之外,Jeffrey还参与了现象级产品Uber,Airbnb的早期投资,对于这两个项目的投资,Jeffrey表示其实并非他去找项目,也不是项目来找他。

“作为一个纽约人,尤其是碰上下雨天什么的,你会发现在你不需要出租车的时候,它随处可见,但当你需要它的时候,它又一辆没有。被迫无奈,你只能求助于高昂的汽车服务,在这种情况下,甚至汽车服务也需要等上1-2小时,因为服务公司的车总是有限的。所以我就在想有没有办法让更多不仅限于出租车公司的车,在市场上流通起来。而这个道理套在房地产上也是同的,所以在Uber和Airbnb诞生的一年前,我告诉我所有的律师Uber这种共享模式。我不在乎钱,我在乎的是学习。我一直说我自己很懒,我懒得去做项目,但我乐于将我的想法分享出去。这就是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事情,我有一个想法,交给别人去做,成了,我便继续寻找下一个项目。幸运的是,一年后,Uber和Airbnb就诞生了,我的律师们争取到了相应份额,并预留了部分给我。”
在Uber,Airbnb等产品大火之后,共享经济也同样大热起来,然而Jeffrey则表示“Uber等不是共享经济,而是匹配经济(matching economy)。”
“Uber和Airbnb不是共享经济,因为其价值没有被共享,如果要说也应该是是匹配经济,它是将不相关的两个需求方牵连起来。那如何真正共享,代币化就是很好的一个补充,它将每个利益相关者转换为债权持有者。他们可能没有拥有等值的债权,但每个人的利益都是一致的。如果我们建立的是一个乘客可以获得代币、司机可以获得代币、参与该生态系统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向生态系统贡献价值来获得代币、大家一起共享的生态系统,这才是共享经济。”
 

 

评论(3)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