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1597.62 -3.88% 8BTCVI: 6456.87 -4.38% 24H成交额: ¥5100.15亿 +14.24% 总市值: ¥16230.67亿 -3.26%
开脑洞:以太坊可用于国家安全储备 其价值或被低估

开脑洞:以太坊可用于国家安全储备 其价值或被低估

链闻 发布在 链八卦 20653

最近一段时间,看空以太坊的声音非常响亮,除了以太坊目前面临的扩容性难题之外,另外一种颇获认同的观点是,即便以太坊未来保住了最重要的智能合约平台的地位,但是如果以太坊代币 ETH 仅作为交易的「Gas」使用的话,其本身很难具有「储存价值」的特性,所以内在价值有限。

在 Visa 负责合作事务的加密货币信徒 Cuy Sheffield 却提出新的视角:即便 ETH 缺乏「储存价值」的功能,但是如果从保护国家安全的角度,或许 ETH 的价值是被低估的,因为,ETH 湾区可以在不作为价值储存货币的情况下,积累长期价值。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比特币 Bitcoin 和以太币 Ether 是否有望成为一种价值可能高达数万亿美元的全球非主权货币储备的辩论在日益升温,在一旁围观是件蛮有意思的事。

双方都有非常聪明和充满热情的人参与,但貌似出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转变,这就是以太坊的支持者对比特币的信念正在发生转变,他们认为,比特币更有可能成为稳健货币。

(链闻注:实际上,其中一个重要的现象是,在当前以太坊发展的关键时期,不少投资者和机构对以太坊的未来发展或多或少产生怀疑的动摇,甚至有对冲基金发出深度研究报告,看空以太坊,看多比特币。)

这对智能合约平台的生存能力和安全性提出了重要的问题,因为一个未来的假设场景很有可能是,这些智能合约平台的原生资产或代币,有可能不会成为一种价值储藏型代币,因而不会被投资者持有。

与此同时,我们继续看到以太坊生态系统显著增长,相当活跃 # BUIDLING,其新兴的金融基元和基础设施有望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关键问题是,以太坊上经济活动的部分价值是否会以以太币的价格体现出来?

Tetras Capital 的创始合伙人布伦丹·伯恩斯坦 Brendan Bernstein 最近写了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将此与开源的 Linux 社区进行了比较,后者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但无法有效地利用它。他认为,开发人员和应用程序不会为原生加密货币创造价值,让原生加密货币增值的唯一方式,是投资者愿意将其作为稳健货币而持有。

(链闻注:布伦丹·伯恩斯坦的此看法与其机构看空以太坊的观点其实一致。伯恩斯坦创立的 Tetras Capital 就是最近撰写了看空以太坊的报告,引起巨大反响的对冲基金。详细情况,参考链闻之前的文章「Tetras Capital 深度报告:这五个理由让我们做空 ETH」

 

对智能合约平台的需求有多大?

 

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增长表明,对智能合约平台的需求可能为新的本地数字金融资产和协议提供动力。如果对智能合约平台的需求持续增长,那么以太坊网络可能支持数十亿或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活动。但是,如果以太币不是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而只是作为一种支付 Gas 费用的商品来使用,那么它的价值可能不会相应地增长。如果它向权益证明 PoS 转移,可能会导致以太坊轻易遭遇攻击,因此不再安全,这就限制了它在许多潜在应用方面的可行性。

多数比特币支持者辩称,智能合约要么是不可行的,要么应该放在比特币之上的第二层。然而,比特币上的智能合约功能可能无法与以太坊这样的图灵完备智能合约平台竞争,即使真有可能竞争,也不会是眼前的事情。

开发人员是愿意等待,在稳健货币之上实现第二层功能,还是忽略长远的原生资产价值问题,继续推进并在像以太坊这样的现有平台上构建?

尽管 DApp 作为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的可行性尚不清楚,但毫无疑问,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采用金融基础设施,包括代币化证券、去中心化交易、借贷、预测市场和稳定币。

6

去中心化的金融应用和服务

所以核心问题是,未来以太坊是否会成为支撑上万亿美元经济活动的关键公共基础设施,而其原生代币以太币却不会成为作为全球性的具有的价值储存功能的货币,被投资者持有呢?

 

代币化证券的影响相当巨大

 

作为一个实验,让我们以代币化证券为例。安东尼·波普里亚诺 Anthony Pompliano 和斯蒂芬·麦基恩 Stephen McKeon 就发行股票作为基于区块链的代币的价值提出了强有力的论据,认为这样可以提高效率并更新基础设施,将数万亿美元的传统资产带入数字时代。我也曾撰文称,审查抵制和不变性对这个用例来说不是必要的,而一个不属于行业内某家公司的全球数据库,可以提供巨大好处。

(链闻注:Morgan Creek 资本合伙人安东尼·庞普里亚诺和俄勒冈大学金融教授斯蒂芬·麦基恩是证券型代币领域最前沿的实践者和研究者。关于证券型代币入吧把传统资产带入数字时代,可以参阅链闻之前编发的麦基恩教授的文章:「证券型代币将完全重塑全球资产市场,你不可不知」

如果以太坊成为领先的非许可区块链和代币化证券的开放标准,那么将催生以太币作为 Gas 用于转移这些资产的需求。然而,由于第二层的可扩展化解决方案获得了更多的关注,链上交易可能会比较有限。一个常见的看跌理由是,利用这种技术进行传统现金流业务的大型金融机构和公司,可能会将以太币作为「营运资本 working capital」,从而带来高速换手率,而这将大大限制其产生的价值。

这一观点将引发一场激烈的冲突,因为它可能会削弱为产品提供动力的基础设施的安全性,从而伤及其核心业务。

以太坊所具有的为传统现金流企业创造经济价值的巨大潜力,是否有可能引申出一个新的论题:即它能否成为关键的公共基础设施?这是否会使它「大而不倒」,作为「国家级的安全储备」,从而保护很大一部分的新数字经济?

 

网络战的新目标

 

各国政府已经在国防预算上投入数千亿美元,以保护直接影响国家安全的经济利益。随着网络战成为未来冲突的主要方式,各国政府将投入更多资源用于网络安全 包括防御和进攻,以保护其最有价值的公司和经济系统免受私人和国家的攻击。朝鲜对索尼的网络攻击是这种持续威胁的最新例证。

由于公链可以确保更多的经济价值,对它们的攻击将会增加,这可能对最依赖它们的国家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

如果在以太坊区块链之上存在显著的代币化证券价值,那么保护该价值不受敌对行为者的攻击将符合政府的利益。当以太坊转向权益证明时,提高其安全性的最佳方法,可能是购买并持有大量以太币,以增加攻击成本。

如果政府、大型金融机构和产生现金流的公司依赖以太坊这样的公共基础设施来维持其经济稳定和盈利,那么它们就有足够的动力买入并持有以太币资产,这不是将其作为货币价值储存手段,而是作为对其数字安全的投资。

这一价值增长可能需要与以太币以外的经济活动的增长成正比,因为攻击所造成的破坏程度将会增加,从而为敌对者提供更大的动机。政府、公司和投资者还可以在这些平台上对经济活动的增长进行投机,押注于从这些大型实体购买更多以太币,以确保这种活动的安全,从而为网络提供额外的利润激励和更大的安全性。

另一个有趣的方面,是探讨以太坊是否能够被政府或非政府组织平台直接用于提供关键的数字服务。像联合国这样的组织已经在试验以以太坊为基础的解决方案,向巴基斯坦的家庭发放援助,还有一个瑞士城市正在考虑使用以太坊为基础的 Uport 进行数字身份认证和投票。

更重要的是,那些饱受过度通胀的法定货币折磨的小国,可能有望转向去中心化的稳定货币,比如以以太网为基础的 Dai。如果这些国家支持的用例中有任何一个切实可行,那么作为其基础设施的以太坊的安全性对于这些国家的安全来说将至关重要,而外国敌对势力可能会试图破坏这种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崩溃可能导致全球经济灾难。

各国央行将如何应对未来的金融危机?依赖于这种基础设施的主要金融机构是否能让各国央行相信,以太坊已达到了大而不倒的规模?

各国政府是否有可能持有以太币?这对以太坊的「审查抵制」这一价值支柱具有重要意义。虽然各国政府想要阻止敌对势力破坏经济活动的攻击,但网络上的「攻击」具有巨大的主观性。政府是否会试图审查他们认为非法的交易,并甘愿冒着让以太坊特性失去信任的风险,并最终导致硬分叉?这些问题还需继续探讨。

(链闻注:这是 Cuy Sheffield 比较让人开脑洞的想法,提出了以太坊代币 ETH一个新的用例:政府持有 ETH,确保该区块链上经济活动的安全性,从而实现国家安全。当然,前提是,以太坊必须「大而不倒」,这样的话,即便 ETH 不能成为价值储藏型货币,其价值也不会被仅仅限于「Gas」。)

 

用粗略的模型估算以太坊的「国家安全价值」

 

我粗略做了一些计算,好将传统的国防开支与新型网络攻击相比较,让大家了解一二。

  1. 美国 2016 年 GDP:18.6 万亿美元
  2. 美国国防部 2016 年支出:6,000 亿美元 2016 年
  3. 国防开支占 GDP 的百分比:3%
  4. 美国网络安全年支出总额:280 亿美元
  5. 网络安全支出年增长率:30%
  6. 全球股票市场 2016 年的市值:70 万亿美元
  7. 用于公共基础设施防御的潜在市场价值百分比:3%
  8. 用以太币保存的潜在价值:2.1 万亿美元
这个比较使用了几个大的假设。首先,假设在长期的未来 10 年以上,将有数十万亿美元的全球价值成为代币化证券,这可能包括全球债务、房地产、股票和其他新的本地加密现金流。

它还假设,国防预算的主流支出,将从用于制造实体武器、航空母舰等,迅速转移到网络安全防御。这种数字防御支出与全球「数字化 GDP」的占比是否类似?如果是这样,是否会涉及购买和持有本地区块链资产,如以太币?

如果企业和政府想要利用公共基础设施,但又不想为了保护它而持有价值,这种「搭便车」的问题将如何解决?顺便提一下,琢磨琢磨有多少国防预算将用于开发或购买抗 Asic 技术以确保比特币安全,这也很有意思。

 

对未来的展望

 

目前,市场趋向于相同观点,这会对以太币未来产生价值的潜力产生重大影响。这种把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的思考,其实来自于那种对比特币看多的理论,并且本质上很相似——这种看多比特币的理论认为,比特币将成为一种价值储备手段。

把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来思考,其基础是,以太币长期积累价值的可能性越久,依赖于底层基础设施的经济活动就越多,而这将催生维护以太坊区块链安全性的需求。

当然,如果市场在不久的将来一致相信,以太币永远不会取得价值增值,那么就有可能阻止开发人员和企业在以太坊上创建可带来经济价值的产品,因此也不可能为它提供一个创造需求、并加以保护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的潜在价值 以万亿美元计,仍远低于约翰·普费弗 John Pfeffer 预计的 5-15 万亿美元的全球非主权货币储备的潜在市场价值。

毫无疑问,上文提到的这个粗糙的模型存在明显的缺陷。

关于以太坊的可延展性,以及其网络是否能够有效地扩展以满足需求并保持足够的去中心化,仍然存在一些重大争论。然而,在不成为货币价值储存的情况下,考虑最好的用例场景和其他可参考的市场机会,仍然有其意义。

我希望由此能衍生出一些有趣的问题,为这场辩论提供一个不同的角度。例如,在公共区块链之上的总体经济活动中,持有原生资产的占比需要达到多少才能确保其安全?这些问题与比特币以及比特币区块链上可能发行的其他资产或稳定币有关。

相对于优化将来在以太坊上的计算量,从而推动更大程度地使用以太币来收取费用,开发人员也许更应该优化在以太坊上以资产形式存储的最高经济价值的用例,哪怕它们产生的费用更少。虽然不像新的去中心化应用那么令人兴奋,但以太坊上的代币化证券有更大的潜力为传统金融机构和国家经济创造「游戏中的皮肤」。

最终,由于价值存储用例通常被视为赢家通吃,或至少是「赢家拿走大头」,因此以太坊支持者需要考虑其他增值途径,而不是指望以太币成为比比特币「更好的货币」,这一点十分重要。

文章标签: 以太坊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