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0010.91 8BTCVI: 9636.58 24H成交额: ¥2842.63亿 总市值: ¥12395.66亿
巴比特独家 | 孟岩:QOS上线为计划之中,但币改非FCoin专属

巴比特独家 | 孟岩:QOS上线为计划之中,但币改非FCoin专属

海伦 发布在 链头条 区块链 38230

自7月5日FCoin发布公告推出“币改试验区(C板)”至今已满月,作为通证经济的首次社会性试验,从推出之际,就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其中也不乏误解与质疑。尤其是近日首个币改项目Bizkey的退出,QOS所谓的插队,FCoin遭遇的破发危机,更引发了外界对于币改是否面临巨大问题的猜测。

巴比特独家采访了币改试验区发起人孟岩,了解到很多重要信息:

1、QOS并非插队,FCoin没有破环规矩,Bizkey退出并非故意袭击,这一切仅是模糊地带下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的乌龙。

2、未来币改项目采取“单通道多出口”,并非FCoin专属,或上其他交易所。

3、元道在倡议一个工作组的机制,将为近万人的币改社群开发一个工具平台,解决信息披露、社群投票、激励机制等问题。

在看采访的精彩内容前,我们先简单回顾下币改满月之际的一些成果:币改自治群目前建设了64个项目孵化群,覆盖近万人;收到14个项目申请,但唯一公示的Bizkey已退出;建立了币改投资基金联盟,共计42个基金加入联盟;成立了链上治理工作小组与通证合法交易与流通工作小组。

巴比特将目前已发布的14个公告中的重要事项汇总在了下面这张表格里,今后会定期添加新的进展,长期关注币改进程。

4761533705611_.pic_hd

(点击查看大图)

以下是孟岩的采访全文:

巴比特:QOS的插队您知情吗?FCoin C板究竟是不是币改试验区的专属通道?

孟岩:QOS计划进入 FCoin 主板 C的这个事情,FCoin在 7 月 21 日对外宣布为 QOS 募资提供技术支持的之前几个小时,张健跟我打电话说了。当时我提出让 QOS 也走币改流程,张健也支持,而且亲自去跟项目方沟通,是项目方自己拒绝了。

我们原先有个模糊地带,关于币改是不是等于板C?是不是只有币改项目才能上板C?如果不是因为 QOS 这个事情的话,我们可能还没有看到,在这个点上币改社群和 FCoin 的理解是不完全一样的。

所以是因为事前没有说清楚,双方都不存在破坏约定这件事,只是之前存在了一定的模糊性。那么讨论清楚后,我们就觉得板C可以有两个通道,一个是通过我们币改的通道,另外一个就是绿色通道。

双通道这个结论其实我们很快就有共识,但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及时对外公布。直到Bizkey宣布不上FCoin交易所前几个小时,我们才把这个公告推出来,而这个公告的撰写是前一天完成的,措辞也很严谨,花了精力去跟外界解释。推出公告的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 Bizkey做出了决定,我们不紧不慢的把深思熟虑以后的这个方案告诉大家,币改通道就是币改通道,绿色通道就是绿色通道,走绿色通道上板C的不是币改项目,我们也认为绿色通道是FCoin这样的一个交易所固有的一个权利,只是不会贴上币改的标签。结果突然就出了 Bizkey 的消息。

Bizkey 也不是故意搞突然袭击,他们自己内部决定了之后,消息意外传出来,被第三方写成东西发出来。

推出公告比较慢,这一点我们是有责任的,一周多的时间里各方都有些糊涂,在市场上带来了一些舆论上的混乱。我们如果早点推出来的话情况会好很多。

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背后没有很多人感兴趣的内讧、撕逼。说句实在话,做币改这件事需要有点理想主义的,FCoin 如果没有点理想主义的东西,他们干嘛要做这个事呢?不做不就没事了吗?所以他们自己没有动机去破坏币改,肯定是建设性的啊。这个道理不是很浅显吗?

到目前为止,我没听说币改筹备组和项目方有任何利益输送的东西,我这里一分钱利益关系都没有。当然在执行过程中确实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使外界产生了很多误会,我们需要吸取经验和教训。但说句实在话,我们不是只做币改,都有本职工作,我们里面的很多人时间都是非常值钱的,还要拿出大量的时间无偿的为币改服务。希望外界也多一些包容。

巴比特:那么在未来,经过币改的项目是否必须上线FCoin?
孟岩:我们8月5号推出了一个公告,提出“单通道多出口”,目前在公告里面的多出口的意思仍然是只输出到FCoin里的多个板,毕竟我们现阶段还是围绕FCoin的币改试验区在做这个工作。

我们的工作模式和各位的想象可能不大一样,如果Bizkey走完这个流程你们就会看到,其实最后我们会把几个项目凑成一批,然后由筹备组委员们来投票,甚至我们可能仿效奥斯卡那样的一个模式,请整个币改社群来投票,我这个说法不代表筹备组,只是在谈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既有专家投票,又有整个币改社群的投票,最后把票数加权后,我们可以给这一批项目有一个排位,排序完了之后,由FCoin交易所自己来决定选择哪几个项目上币。

所以说,上币这个行为不是由我们社群批准的。昨天FCoin发布了一个新的公告,说它再也不会直接批准一个新币上它的主板了,必须先经过一个缓冲区,这个缓冲区就是它的FOne,先进入FOne交易区,再通过社群投票的方式,转板到主板上,对于FCoin这个新制度的演化,我是给予很高评价的,我认为这是向着社群化治理的一个很好的转变。那么这样一来,在未来新的架构之下,我们可能不会再像第一个项目这样拖这么久,我们希望在很短的时间内放出几个项目,做成一批,或者干脆允许项目方自己发公开声明申请进入币改,然后社群就积极的对这些项目自发的安排各种辩论、直播、询问,等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全社群来一个专家加社群的投票。坦率地讲,我们希望通过这种设计,减少暗箱操作。币改就是这样,越透明越好。

FCoin官方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保证,说你这个东西我认,至于其他交易所认不认,它不管。所以如果未来有别的交易所认可经过币改流程的项目,我们也很欢迎。但是我们的工作就到投票这里结束,上交易所是各交易所自己的决定。这个模式出来之后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巴比特:现在外界整体的感觉是币改遇到了比较大的问题?这种预感是否符合?目前遇到了哪些阻力?有没有探索出一些可能的解决方案?
孟岩: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出现了Bizkey宣布退出Fcoin的事情,使外界有了这样的猜测,但从我们内部来讲,币改整体上还是正常的。其实我说“内部”的时候,都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币改就是希望做到尽可能的公开和透明,但因为工具原因导致我们工作效率很难达到原先的设想。

如果说有什么阻力的话,Bizkey这样一个意外事件,被外界过度解读了,我们更关心的是一直以来存在但一些问题,比如怎么去激励我们成员的积极性?比如我们原来是采取投票的方式加入,那随着新成员多增加接下来该怎么走?再比如什么时候从筹备阶段进入到正式阶段?这些组织原则、基础工具、内部激励的问题都比较突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Bizkey的退出跟这些问题也有一定关系,如果工具平台到位、内部激励到位,工作效率再高一点的话,可能我们会完成的更顺畅。所以有一些固有的问题,对我们币改形成了阻碍,但这些问题其实事先都预估的到,只是解决起来需要时间,我们正通过工作组的机制,努力去推进。

巴比特:您也谈到了目前缺乏激励机制,很多时间非常贵的人在提供无偿服务,这样一个模式是无法持续的,有没有好的解决方式?
孟岩:元道老师在倡议一个工作组的机制,其实已经在公告中有所透露,只是大家都关注到第二工作组是关于法律合规研究的,但很少有人注意到第一工作组,其实就是希望能够为币改的自治社群提供一个工具,这个工具会具备分群讨论、投票的能力,我们会找一个币改社群里有经验的专家来领导,另外会寻找产品团队快速的推进这个事儿。

这个事情蛮重要的,所有的问题都是很多矛盾的复合体,必须先找出那个关键的因素,我们现阶段的判断是工具就是比较大的问题,微信真的不适合干这个事情。 等把基础工具解决了,咱们再去解决下一步的问题,比如激励机制。

巴比特:所以我们是专门为币改组委会开发了一个工具平台?
孟岩:不是为组委会,是为整个币改社群,现在的规模时近万人,我们也不需要做的非常大,因为这件事情如果认认真真去思考、去参与的有几百人,那它在信息披露、信息公开、自律监督这些问题上就已经能做到很好了。
巴比特:之前陈菜根老师接受巴比特采访时,表示币改试验区已经收集到50—60个项目。但在昨天的公示中显示只收到“14个符合标准的币改项目申请”,是否可以把这些项目都公开?为什么目前只公开了一个?
孟岩:这个问题很简单。陈菜根是我们的新闻发言人,有很多信息会汇总到他那里,比如一个项目跟某位币改筹备组的成员说有意加入,这个信息可能就会传递到菜根那边。

而我这里的数字是以书面形式报名,并且会核查资料是否到位了,考虑进行公示的项目,这种情况的现在有15个。

巴比特:所以现在有15个具备公示资格的项目,对吗?
孟岩:不是,曾经提出过申请,补充资料达到标准的,我都记录在内。如果已经具有公示资格了,经项目方同意,我们就会马上给他公示。这15个项目只是正式报名的,其中还包含了中途退出的。

其实Bizkey我觉得还不算退出,我认为它仍然是币改的成员,只是换一种方式继续参与币改,这也是我们和Bizkey团队交流以后,双方一致同意的说法,因为它会以别的方式继续进行信息公开,将来也不排除它继续找我们币改社群,做一些相关事情。

有的项目是在准备阶段时,看到Bizkey公示的压力和信息披露的程度后犹豫了,重新考虑要不要这么做,有的真退出了币改。

巴比特:近期会有公示的项目吗?
孟岩:没有确切的时间表。尤其是Bizkey宣布退出,让很多项目清楚币改这个事的本质,不是上FCoin交易所的捷径,而它们却需要承担更加全面、严苛的考察,需要把很多信息暴露在聚光灯下。你要知道,还是有很多项目一开始就是把这个当成上交易所的捷径的,他们当然会更谨慎。还有项目虽然认可币改这个事情,但是各种原因导致他们改变主意,比如是在即将公示前几个小时要求退出。
巴比特:币改,是否真的能够推动实体产业发展?目前申请的币改项目中,业绩优异主动申请币改的和经营不善申请币改的比重是多少?
孟岩: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普遍误解,很多人都认为币改跟股改是对应的,中国在十几年前掀起的股改浪潮,引起了中国A股的一个大牛市,很多人还记忆犹新,所以币改这个词一出来,就想当然的对应着去理解。但坦率的说,通证经济、区块链跟传统的业务模式,思维方式兼容度不高。所以这要求你换一种新的思路,换一种新的玩法,一个传统公司要想把自己的业务通证化,需要克服比创新项目多得多的障碍,包括既既得利益的冲击、业务模式的变化。我经常跟人讲,传统的业务模式是一个二维平面,加上通证经济后,就变成一个三维空间,丰富度大大提升。

所以绝大多数的区块链项目,都是创新项目,或者是成熟团队,对于某个行业理解很深的团队,对于这个行业里面的不合理、不公平、低效率、高交易成本的问题有一个深刻认知,然后他们带着丰富的经验,出去干一个新的事情,做增量,而不是在存量上争夺。

这种类型的项目可以说是压倒性的绝大多数,但是大部分人都以为这就是一个企业把自己的资产给它通证化了,就像当年股改一样,第一这在中国是不合规的,怎么能行?大家的误解就这么产生了,但其实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第二就算法律允许了,把业务通证化就容易吗?你知道有多少既得利益在里面吗?理得清楚吗?第三如果你把币改理解为将现有资产拿出来跟币做一个绑定,太小看通证这个事情了,你的思维还停留在二维世界,想像不到三维世界的样子。

所以简单说,真实的币改是一群了解行业痛点的人跑出来,用通证经济的工具,想办法去改变、去创造一些新的东西,因而会出来一些新的模式,一些过去没见过的新物种,包括新型的组织形态、新型的业务模式,这才是我们的目标。

我们有一些想法现在讲出来,别人会觉得你吹牛,那就等着让时间来证明,如果说这是一条黑暗的通道,那么这个通道有多长,什么时候能见到光,我并不知道。但我相信通证经济将来一定会成为主流。

评论(7)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大道至简_mbv 2018-08-08
    通证万岁。帀改万岁。砥砺前行。
  • EndStar 2018-08-08
    对于近日首个币改项目Bizkey的退出,QOS所谓的插队,FCoin遭遇的破发危机,以及外界对于币改是否面临巨大问题等问题,币改试验区发起人孟岩特别表示:未来币改项目采取“单通道多出口”,并非FCoin专属,或上其他交易所?Fcoin声誉已毁,现在搞这搞那,想拉回人心,已不可能
  • 北极之雪 2018-08-08
    中心化交易所说什么都是交易所说了算。
  • 区块链小学生 2018-08-08
    希望能够认真把事情做好,给投资者安定的环境。
  • 风吹币凉 2018-08-08
    FC确实就要破发的节奏了,就看张健还有啥招吧
  • 艾浩琪 2018-08-08
    QOS大破发,明摆着是张健联合项目方的无本套现,Fcoin已沦为张健系肆无忌惮骗钱集散地,曾经鼓吹的FT生态,原来就是为了收割而已。
  • 张翠山 2018-08-08
    Qos跌成这样,怎么不讲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