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3 13:59

曹寅:爱沙尼亚的数字启蒙运动

3.6万

人类过去技术革命的历史证明,任何创新都倾向于缓慢扩散。而最近一次的技术革命无疑就是区块链+人工智能推动的数字技术革命,恰好在本次技术革命之际,人类社会正处于一场令人绝望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之中,这场危机正在持续性推动社会制度的深刻变革,这对我们这一代出生于苏东剧变狂潮,成长于改革开放春风中的年轻人来说,真是大开眼界。在亲身经历了过去十年中,所发生的一切全球性动荡之后,我们认为,数字启蒙运动的时机已经到来。

 

来自公共部门的先驱

 

通过互联网,计算机和新兴技术,人类获得了前人无法想象的发展速度,也就是所谓的互联网速度。而这种革命性生产力剧变的最大推动者无疑就是那些来自于私营部门的精明并且极有远见商业冒险者。但我们不能避讳的是,这些冒险者的商业冒险行为存在非常强的投机性,并且,并不总是完全合法。就像春雨后的蘑菇,数字货币诈骗和加密货币洗钱在全球各地大量涌现,各类共享经济公司正在撕裂传统服务市场,而售卖非法个人数据的网络黑市无比繁荣,竟然连社交媒体上发布假新闻也成为了非常有利可图的商业模式,黑客则利用系统漏洞,获得巨大商业利益,甚至,政治力量。这些技术革命的“成果”显得有点令人不安,尤其是,对于那些被赋予权力并需要对社会治理负责的人和组织来说。

不过,我们就此是否应该对新技术带来的挑战和机遇一刀切,然后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还是试图用传统的方式“控制”这些数字潘多拉魔盒?我们如何既能保持面向未来的态度,又能符合现行法律和道德准则的方式制定新的规则,孵化新的技术?谁应该对此负责?我们还可以装模做样的坐而论道清谈多久?看着各国政府今天面临的问题,这些疑问在我脑海中不停徘徊。

当有些实事求是的社会治理者们在技术革命带来的挑战面前,纠结于稳定还是发展的时候,有些管理者非常轻率直接选择了对于他们来说零风险的最合理解决方案:撤退到他们自己熟悉的一亩三分地,然后什么都不做,或者甚至更糟糕,严厉苛刻的评价并推翻每一项可能会改变现行范式的提议和尝试,因为害怕,害怕可能会破坏他们所熟悉的现状,害怕走出安全区,害怕承担责任。但其实,局面不一定非要搞得如此僵硬和对抗性,我们应该展开充满建设性的讨论,并提出新的数字化理论和数字化哲学。因为,如果没有数字治理新模式,没有真正的实质性应用,数字技术革命是不可能获得来自社会的大规模资金支持的,技术创新也不可能蓬勃发展。

 

最先进的数字社会

 

现在,已经有一个国家成为了数字治理新模式的国际楷模,打破了官僚主义的陈陈相因,大量新兴数字公司及数字化社群在这个国家和谐相处,政府驯服了桀骜不驯的数字新技术,让技术为人民利益而服务,这个国家就是偏处于波罗的海一隅的爱沙尼亚共和国。

爱沙尼亚被称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数字社会,这个东北欧小国前前后后用了整整26年时间,完成了数字治理的发展,完善,以及同传统治理及公共服务模式的整合,从她独立之日开始,爱沙尼亚就开始了她独一无二的数字化大战略,大试验。作为在整个欧盟DESI指数(数字经济和社会发展指数)公共服务方面排名第一的国家,爱沙尼亚在数字治理领域获得了大量国际组织的认可,此外,爱沙尼亚也是全球网络安全指数中排名第一的欧洲国家。

大部分国家的政府都拥有超大型中心化政府数据库,而这些数据库大部分其实都疏于管理,很容易成为数据滥用和失窃的源头,当黑客攻击中央数据库时,不计其数的政府和私营机构都会收到影响,此外,随着代码武器化的发展趋势,未来,针对中心化数据库的攻击将会非常猖獗。但是在爱沙尼亚,并不存在一个由政府自上而下中心化管理的超级数据库,各类敏感数据以分布式方式从政府和私营部门采集,并且以去中心化的方式保存。同时,由于使用了安全可靠和开源的协议通道连接各相关机构和公司,政府管理者可以随时从互联网上调用和交换各类去中心化保存的数据,在背后支持这套数据储存和调用功能的基础设施,就是爱沙尼亚独有的数据网络:X-Road网络。

由于数据分布式的采集,以及无边界的安全共享,X-Road网络大大节省了爱沙尼亚公民和数字公民的宝贵时间,现在,在爱沙尼亚,除非是出于仪式庆典目的婚礼(包括离婚)和葬礼,所有的公共服务,都可以足不出户在网上办理,至多也就是去本地的各类公证处办理,笔者在爱沙尼亚和中国都开办过公司,亲身体验并且比较过两地的流程,在中国需要跑七八个政府部门的流程,在爱沙尼亚一次就可以完全搞定。

 

99%覆盖率的数字ID

 

目前绝大部分的国家并没有采用公民数字身份系统,而在数字时代,全民数字身份系统的缺位,使得所谓的数字政务和数字治理只能浮于传统线下服务的电子化层面,不仅根本无法深入服务的内核,而且很容易导致不负责任的中心化管理者对于公民数据的滥用和窥探,同数字治理的开放思想背道而驰。而在爱沙尼亚,政府为所有公民注册颁发了真正的数字身份账户,基于区块链和其他新兴数字科技的数字身份的表现形式不仅仅只是一张卡片,公民还可以选择嵌入式的手机SIM ID,通过爱沙尼亚数字身份,爱沙尼亚公民可以在线使用99%的公共服务,包括税务,投票,使用大部分私营部门的服务,银行业务,欧盟内部旅行,图书馆服务,并且还可以将其作为企业积分服务的账户,甚至用于公共交通服务,以及代替驾驶证。爱沙尼亚的数字身份卡片使用了芯片级安全解决方案来保护用户,并且随时可以在线更新卡片内的安全措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建筑贸易壁垒,撕毁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国际互信机制,一脸鄙夷的将其他国家及其公民推开的时候,爱沙尼亚这个东北欧小国却在不声不响并且非常坚定和自信的利用信息技术重新将人们团结起来,在其他国家负债累累,以不可持续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透支政府信用,赎买短视的国民和贪婪的垄断利益群体对自己的忠诚和妥协的时候,爱沙尼亚这个东北欧小国却在用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和技术重新建立社会对于负责任的小政府的信心,我们不禁要问,政府的角色究竟是什么?雇用尽可能多的人?还是赋能每个个体,使其能够自立?

 

数字签名的成功

 

即使在已经进入所谓“无现金社会”的中国,如果想要注册公司,办理户口等公共服务,你仍然需要去有关部门的服务窗口前排队,提交文件,签字画押,有时候甚至要跑好几个部门才能办下一份文件,笔者有位朋友,仅仅是为了办一份独生子女证明,不得不在上海和山东之间来来回回跑了四五次。对于爱沙尼亚人来说,这种前苏联风格的官僚做派听起来就像荒诞的天方夜谭,在爱沙尼亚,你永远不必跑去政府部门办公室,仅仅是为了提交和存档文件,也不用仅仅是为了证明你有权获得一些公共服务而排长队。每一位爱沙尼亚公民都熟悉如何使用无法破解的数字签名,合法地通过互联网或者电子邮件签署任何文档,从简单的入职协议,到牵涉好几方的价值千万欧元的合同。数字签名技术是如此强大和受欢迎,平均每年每个爱沙尼亚公民会签署340次,平均每天一次,如果乘以爱沙尼亚130万人口,爱沙尼亚的数字签名签署总量超过了整个欧洲的数字签名的总和。

而至于申请居住证,学历注册,驾照申请或公司设立,更是不需要五分钟即可以完成,你需要的只是一台能上网的设备,以及你的个人数字身份卡,即使你远在南极探险,或者常住在上海,也没有任何关系。个人和机构再也没有必要担心遗失证件、证书、申请文件等材料,因为这些文件全都保存在区块链上,随时随地可以调取。

目前,不仅仅在欧洲,即使在全球范围内,谈到个人自由,商业便利性,税收竞争力,数据隐私保护,公民数据所有权,政府透明度和问责机制,以及国家的开放性,没有国家可以与波罗的海小国爱沙尼亚竞争。

 

区块链技术的发展

 

区块链技术自从2008年发明测试至今。到2012年,区块链已经被很多的爱沙尼亚政府和公共机构用于审计和合规应用,爱沙尼亚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广度和深度,把绝大部分其他国家甩在身后。时至今日,爱沙尼亚政府已将其广泛应用于各类政府文件和商业记录的发布,登记,鉴证等功能。爱沙尼亚的区块链系统节点广泛的分布于爱沙尼亚各主要的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内,并且,爱沙尼亚政府的视野已经超过了其国土,爱沙尼亚政府正在境外关系友好的主要城市展开“数据大使馆”计划,即将爱沙尼亚政府和公民的所有公共数据拷贝并分布式储存在多个境外数据中心内,而境外合作政府则授予这些数据中心所在场地外交特权,权力和待遇等同于爱沙尼亚驻外使领馆。这项了不起的计划正在将爱沙尼亚由一个物理存在,边界清晰的主权国家升华为一朵无处不在的公共服务云,一条自由开放的政务链。对于未来的数字爱沙尼亚来说,国家的传统概念将被消解,服务器所在即领土,数字身份持有者即公民,而共识维护者和服务提供者即是政府。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爱沙尼亚的自由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约束的绝对自由,也根本不是无政府主义。相反,它代表一种新的共识治理模式,个人和企业可以从任何地方全天候获得可靠服务,公民可以限制其他机构对其个人数据的访问,以及对于任何滥用公民和政府数据的企业和政府负责人追责的机制和能力。

举例来说,爱沙尼亚政府2008年即制定了相关规定,强制要求所有爱沙尼亚医疗机构向患者披露其个人的数字化健康信息,而患者个人可以决定,是否限制或者完全禁止医生对其数字健康信息的访问。爱沙尼亚还专门设立了基于区块链的患者信息数字门户。爱沙尼亚人认为,任何人都应该对其个人健康负责,个人对自己的健康信息有完全的知情权,并有权在相同成分但是不同品牌的药物之间做出完全自主的选择,而医生对于具体品牌药物的强制推荐是不可接受的,而且,爱沙尼亚公民也有选择不同品牌疫苗注射的自由。

在爱沙尼亚,通过提供解决方案,提供便捷电子服务,节省社会大众的金钱和时间,以及使公民能够免受某些部门的官僚作风之害,新的数字国家和治理体系逐步稳定地在对其保持怀疑态度的社会公众中培养信任。在数字时代,公民不必信任人类政治家,他们只需要相信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部门和私营公共服务职能部门,他们只需要信任这些部门背后的技术和代码,而这些代码大部分应该是开源的,并且分布式的。目前在爱沙尼亚,政府在数字技术和数字服务方面的预算投入已经占据可观比例,连续多年来,爱沙尼亚将国家预算的1%用于数字技术的创新投入,而这项支出的回报也是惊人并且立即见效的,仅仅是数字签名技术,每年就可以通过节省不必要的时间和投入,为爱沙尼亚创造2%的GDP

根据爱沙尼亚的经验,我们认为,信任作为公民 - 国家关系的主要晴雨表,只能建立在积极的互动,有效的实践之上,只能建立在开放和透明的基础之上。

 

对于其它国家的启示

 

就在去年,爱沙尼亚全国大选再次带来了最高数量的互联网投票,超过31%的公民选择了网络投票 ,而在当时,爱沙尼亚数字身份卡的芯片供应商正好被暴露出存在安全隐患,可能会影响53%的持卡者。而爱沙尼亚政府面对这场危机,并没有因为当时正处于大选期间,以稳定为理由,对公民隐藏真相,而是非常积极主动地,第一时间决定展开在政府内部和公共舆论的讨论,讨论卡片芯片的潜在问题以及可选的修复步骤。因此,面对这场危机不仅没有造成卡片使用者对于爱沙尼亚政府的信任危机,反而推动了数字治理机制又往前迈了一步,新的治理机制只有不断直面危机,解决危机,才有可能成熟。

对于全世界所有政府来说,坦然面对,并且公开承认自身存在问题并且有待改善是很难的,只有最自信的领导者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今天,爱沙尼亚政府正在尝试新的治理实践,不仅仅在数字梦想中,而是在每时每刻的现实中。这是数字启蒙运动的时代,打破旧的权威,追求新的逻辑,管理社会的新科学,数据所有权的新伦理,治理机制和政府的新理念及其实践。不仅仅是爱沙尼亚,未来其他国家的治理制度也必须以服务公民为中心,因为在未来的数字治理全球化时代,这是人民,尤其是具备最高生产力的全球化公民,同所在国家和政府之间产生信任和发生关系的唯一有意义的方式。爱沙尼亚的“国家即服务”的新型治理模式对于传统意义上的主权国家治理制度来说,是一种有意义的竞争,所有其他政府必须立即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正视并且因应这样良性竞争。

对于任何想体验或者批判这种新型治理机制和未来数字公民社会的个人或者机构,亲自申请并使用爱沙尼亚数字公民身份是最方便最真实的途径。我们爱沙尼亚数字公民中文社区,以及数字启蒙资本和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致力于协助爱沙尼亚数字公民团队在华语社区的传播并推广,欢迎来自各类媒体,机构和企业的合作,这将是人类再一次走出非洲的壮举。

 

作者:数字启蒙资本合伙人、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合伙人  曹寅

巴比特资讯经授权发布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23974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zhslan 2018-07-23
这是发展方向
写的不错,值得借鉴,希望巴比特 2018-07-23
预言国家即服务?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2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