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据Cryptocompare数据显示,目前比特币交易情况按照交易币种排名,排在第一的是USDT,占比为64.31%;排在第二的是美元,占比为15.93%;排在第三的是日元,占比为8.33%;排在第四的是欧元,占比为3.19%;排在第五的是QC,占比为2.46%;韩元排在第六,占比为1.97%。
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目前市值前百币种中91涨8跌1平。其中,LTC以4.79%的涨幅领涨市值前十币种。涨幅前三的币种分别为APL(+44.92%),LRC(+21.27.06%)及REP(+19.67%);跌幅前三的币种为LKY(-2.95%),NEXO(-1.40%)及TRX(-1.25%)。
据cointelegraph1月19日报道,研究机构Chainalysis报告指出,暗网活动相对不受比特币价格的影响,并且在价格下跌时不一定会下降。根据报告中的数据,2018年暗网市场比特币的交易与比特币市场表现之间的关系是相反的。去年发送到暗网市场的比特币价值增长了70%。
据Cryptocompare数据显示,目前比特币交易情况按照交易币种排名,排在第一的是USDT,占比为64.31%;排在第二的是美元,占比为15.93%;排在第三的是日元,占比为8.33%;排在第四的是欧元,占比为3.19%;排在第五的是QC,占比为2.46%;韩元排在第六,占比为1.97%。
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目前市值前百币种中91涨8跌1平。其中,LTC以4.79%的涨幅领涨市值前十币种。涨幅前三的币种分别为APL(+44.92%),LRC(+21.27.06%)及REP(+19.67%);跌幅前三的币种为LKY(-2.95%),NEXO(-1.40%)及TRX(-1.25%)。
据cointelegraph1月19日报道,研究机构Chainalysis报告指出,暗网活动相对不受比特币价格的影响,并且在价格下跌时不一定会下降。根据报告中的数据,2018年暗网市场比特币的交易与比特币市场表现之间的关系是相反的。去年发送到暗网市场的比特币价值增长了70%。
据Cryptocompare数据显示,目前比特币交易情况按照交易币种排名,排在第一的是USDT,占比为64.31%;排在第二的是美元,占比为15.93%;排在第三的是日元,占比为8.33%;排在第四的是欧元,占比为3.19%;排在第五的是QC,占比为2.46%;韩元排在第六,占比为1.97%。
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目前市值前百币种中91涨8跌1平。其中,LTC以4.79%的涨幅领涨市值前十币种。涨幅前三的币种分别为APL(+44.92%),LRC(+21.27.06%)及REP(+19.67%);跌幅前三的币种为LKY(-2.95%),NEXO(-1.40%)及TRX(-1.25%)。
据cointelegraph1月19日报道,研究机构Chainalysis报告指出,暗网活动相对不受比特币价格的影响,并且在价格下跌时不一定会下降。根据报告中的数据,2018年暗网市场比特币的交易与比特币市场表现之间的关系是相反的。去年发送到暗网市场的比特币价值增长了70%。
本体创始人李俊:“闲不住”+“机缘巧合”催生了本体

本体创始人李俊:“闲不住”+“机缘巧合”催生了本体

胖小喵 发布在 区块链 24173

近期,本体Ontology创始人李俊做客巴比特直播间小喵有约,跟大家聊了聊关于创业始末,本体以及目前公链遇到的难点与挑战等等。

095218ys1rl4sjooco1jk4

创业=闲不住+“机缘巧合”

 

在创立本体之前,李俊曾在ITFintech领域深耕过16年,是资深的区块链架构与解决方案专家,有着非常丰富的技术管理经验。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是及其安稳和令人艳羡的。谈到为什么要放弃“铁饭碗”而选择不确定因素极强的“创业”,李俊表示:

“我本人其实是个比较闲不住的人,在大型机构一切都很好,也比较稳定,也有一定的成就感,但是心里还是希望去做一些新的东西。”
当时仍然任职于中金所的李俊在翻看新型金融科技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区块链。鉴于当时市场上,区块链鲜有人知,李俊和研究小组成员一同对其进行了技术研究,发现区块链背后的潜力不光光体现在技术上,如获至宝的李俊于是便毅然决然投身了区块链行业。

本体的诞生离不开小蚁Neo创始人达鸿飞的帮助。早前,在一次区块链活动上,李俊遇到了正在演讲的达鸿飞,两人一问一答,几番交流下来之后,无论是理念还是要做的事情上,两人相谈甚欢。恰巧达鸿飞正在谋划Onchain项目,致力于为企业提供区块链/分布式技术支持,于是意气相投的李俊加入了Onchain团队,成为分布科技首席架构师。

李俊加入Onchain团队之后,为企业,政府等组织提供了诸多区块链解决方案,在联盟链的尝试上取得了很不错的进展。虽然技术上运行的不错,但至今很少有影响力很大的联盟链出现,这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更是源于联盟链的商业逻辑和应用市场不能实现区块链更广泛和更普适的信用协作,当遇到更广泛的应用时,会有相应的制约问题。所以整体来讲,公链是更长远的方向,所以李俊便萌生了做公链的想法。

目前来说,公链有什么瓶颈呢?公链在数字资产这个领域比较窄,和普通人的关联比较弱,要和实体连接起来,有很多特殊的要求。除此之外,公链还需要解决性能问题,解决弹性扩散问题,解决许多行业需求定制问题。另外,若要实现与实体经济打通,在公链之上还需要一层信用协作层,一条新的基础链和信用协作层互为联合的基础设施才能满足各类场景下的实体经济应用。基于这个设想,李俊心里便有了本体项目的雏形。

相较于其他项目名称的直述其意,本体Ontology在项目名方面就似乎多了几分神秘色彩,对此李俊表示:

“名字是我取的。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我自己算是一个小小的哲学爱好者,在西方哲学理论中,本体论是绕不过的基石性的哲学理论。另外,在IT领域,2008年的时候,我有幸参与了一个项目,叫语义网 (现知识图谱)。语义网这个项目是微软的联合创始人Paul Allen赞助的,也是国内第一个做语义网的平台。在研究语义网的时候,有个非常基础性协议就叫Ontology(本体协议),所以这个词是跨越了哲学和IT领域的,我认为用它来作为基础链的名字,是非常贴切的,所以就用了这个名字。”
 

公链的挑战:“比较PoS链和PoW链的性能是不公平的”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公链可能是未来区块链发展的一个大方向,于是公链项目也随之遍地开花,从早期以太坊网络被一只猫堵死到现在EOS主网上线时间一推再推,略有些“难产”之意,李俊从本体网络出发,细数了目前公链项目的难点与挑战。

“本体目前遇到的难点有两点,一是设置架构和体系,目前这方面我们已经有所突破,思路和方向已经很清晰。本体主要是两条路线:多链式的弹性公有链和分布式信用协作层,用模块和实体打通。当中依然有很多挑战,高性能已经在技术上有所突破,可以达到单链实现较高程度的技术支撑,但是多链的扩展就会涉及很多问题,比如各类企业硬设。这些部分有进展但依然有很多挑战。

更大的挑战其实是生态的构建,吸引更多有实际场景,不单单是简单发个token,真正到本体上搭建应用,搭建更多的特定场景,而这就需要其他很多行业的背景知识,就不是纯区块链相关业务就能解决的。把各个行业相关的最优秀的团队吸引到链上,让他们来构建好这样健康的生态,而我们只需要做好底层技术支持。”

谈到目前安全和高性能之间衡量的问题,李俊表示:
“客观来说,拿PoSPoW的链比性能这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的侧重点是不同的,有些链为了达到高性能而牺牲去中心化程度,而有些则相反。更多的是根据链的设计而找到平衡。而对于本体来说,我们会在其间做一个平衡,我们的共识算法是不是任何随便一个节点都能够参与,但之后会有一个透明的机制告诉大家怎么更好的参与。目前在本体的测试网可以达到数千的性能,从没有分片,没有侧链,没有变形,单链的共识角度来看,数千到万的性能已经很高了。后续的一个扩展方向更多的是链网的横向扩展,综合TPS加强,严格来说,这不算单链角度。第二个是多链体系,并行处理体系,第三个是分片体系,我们也会做,但是最后这个是挑战最大的。”
目前的市场仍然是中心化企业、权威的天下,而这些传统行业的巨头又如何拥抱看似是来“暴击”和“瓦解”他们的去中心化体系呢?李俊表示中心化机构接纳去中心化体系实际上是个双赢的过程:
“谈区块链,必谈去中心化。就我来说,区块链就是去中心化体系,因为从信任体系来说,依然有很多信任来源于这些中心化的源头,比如政府提供的身份信任,银行提供的财产证明,区块链的价值在于能用去中心化或者分布式体系把这些信任源串联起来,可以自动化,相互协作,达成相互信任的目标,区块链不应该是取代原来中心化机构,不是意味着有了区块链,不需要医院开的证明,而是将不同系统的证明串联起来,可以让他们把业务开展的更好,以政府为例,政府在这个体系中可以更加便利的提供他们的公共服务,本来政府多个系统没办法提供更广泛的服务,而且可以实时了解交易的流程,更好的实现管理和监管,所以就不同行业对于去中心化会不会遇到障碍,当他们发现区块链可以降低成本,提高利润,其实这是一个双赢的过程,现在很多中心化的企业也很乐意去中心化。”
回顾过往的工作经验和创业经验,李俊被问到“如果能够回到过去,要做什么”时感叹道:
“如果可以的话,一旦有想做的事,应该尽早开始创业,更早地从实践中去学习,这可能是获得更多的。大量的知识其实真不是从学校来的,如果你有好的想法就应该去做,除非你的想法还不够成熟,世界观三观还没形成,否则则是越早越好。虽然很鸡汤,但是人生很短,你应该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