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1.比特币惊现拒绝服务漏洞,Bitcoin Core开发者已发布紧急修复客户端。 2.Coinbase首席政策官: Coinbase不从事自营交易,也无做市行为。 3.BM 发表新文章《捍卫普遍资源继承 (URI)》,呼吁每个人都应该仔细考虑 URI 的概念。 4.清华校园版“法定数字货币应用试验”引争议。 5.EOSIO 1.3.0新版本发布。 6.日本交易所Zaif母公司称被盗加密货币中有22亿日元属于公司。 7.区块链社区KryptoSeoul创始人:很多外国ICO项目方欲进入韩国。
BM今日发表文章《为URI辩护》。BM表示,URI的概念是每个人在抛开关于产权、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性质的既定概念之后都应该仔细考虑的问题。BM回应了一个滥用账户 URI 的疑问称:在我的方法里,交换并滥用独立的 ID 是不可行的。URI 是自我保险,所有的接受者都一起承担假账户的负担。
据searchain.io数据统计,9月19日,BTC大额转账95.94%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100到500BTC(包含 500)之间; 3.47%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500到1000BTC(包含1000)之间; 0.41%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1000到3000BTC(包含 3000)之间, 并且有3笔大额转账超过3000BTC,共转出9630个BTC。 大额转出共计1701笔,总数量为35.8万个BTC。
1.比特币惊现拒绝服务漏洞,Bitcoin Core开发者已发布紧急修复客户端。 2.Coinbase首席政策官: Coinbase不从事自营交易,也无做市行为。 3.BM 发表新文章《捍卫普遍资源继承 (URI)》,呼吁每个人都应该仔细考虑 URI 的概念。 4.清华校园版“法定数字货币应用试验”引争议。 5.EOSIO 1.3.0新版本发布。 6.日本交易所Zaif母公司称被盗加密货币中有22亿日元属于公司。 7.区块链社区KryptoSeoul创始人:很多外国ICO项目方欲进入韩国。
BM今日发表文章《为URI辩护》。BM表示,URI的概念是每个人在抛开关于产权、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性质的既定概念之后都应该仔细考虑的问题。BM回应了一个滥用账户 URI 的疑问称:在我的方法里,交换并滥用独立的 ID 是不可行的。URI 是自我保险,所有的接受者都一起承担假账户的负担。
据searchain.io数据统计,9月19日,BTC大额转账95.94%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100到500BTC(包含 500)之间; 3.47%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500到1000BTC(包含1000)之间; 0.41%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1000到3000BTC(包含 3000)之间, 并且有3笔大额转账超过3000BTC,共转出9630个BTC。 大额转出共计1701笔,总数量为35.8万个BTC。
1.比特币惊现拒绝服务漏洞,Bitcoin Core开发者已发布紧急修复客户端。 2.Coinbase首席政策官: Coinbase不从事自营交易,也无做市行为。 3.BM 发表新文章《捍卫普遍资源继承 (URI)》,呼吁每个人都应该仔细考虑 URI 的概念。 4.清华校园版“法定数字货币应用试验”引争议。 5.EOSIO 1.3.0新版本发布。 6.日本交易所Zaif母公司称被盗加密货币中有22亿日元属于公司。 7.区块链社区KryptoSeoul创始人:很多外国ICO项目方欲进入韩国。
BM今日发表文章《为URI辩护》。BM表示,URI的概念是每个人在抛开关于产权、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性质的既定概念之后都应该仔细考虑的问题。BM回应了一个滥用账户 URI 的疑问称:在我的方法里,交换并滥用独立的 ID 是不可行的。URI 是自我保险,所有的接受者都一起承担假账户的负担。
据searchain.io数据统计,9月19日,BTC大额转账95.94%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100到500BTC(包含 500)之间; 3.47%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500到1000BTC(包含1000)之间; 0.41%的交易的转账数量在1000到3000BTC(包含 3000)之间, 并且有3笔大额转账超过3000BTC,共转出9630个BTC。 大额转出共计1701笔,总数量为35.8万个BTC。

寻找中本聪|Dvaid Kleiman的亲戚告澳本聪Craig Wright案宗

tan90d 2018-03-09 10:04 发布在 比特币 14581

案件9:18-cv-80176-BB 文档1 2018年2月14日整理成案卷

 

美国地方法院

佛罗里达州南区

案件编号:

艾拉克莱曼(IRA)是Dave克莱曼(Dave)的的私人代表

原告

CSW·赖特(CSW,Craig)

被告

要求陪审团判决

 

原告,Ira(艾拉克莱曼),作为Dave克莱曼的遗产代理人提起诉讼。以下诉讼主张基于原告个人行为和观察的认知,基于下面签名律师调查所获得的所有信息及确信:

 

介绍

1.此事关于数十万比特币的所有权和区块链技术宝贵的知识产权。截至申请日,(在惩罚性或三倍损害赔偿之前)这些资产的价值远远超过5,118,266,427.50美元。

2.这些主张的核心是克雷格·赖特(下文称“CSW或Craig”)和戴夫·莱曼(下文称“Dave”)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源自于对密码学和数据安全共同的痴迷,基本上不为外界所知。CSW是澳大利亚一名计算机科学家,Dave是佛罗里达州棕榈滩一名瘫痪的IT安全专家,他们几乎完全是通过各种私人电子邮件账户交流。

3. 比特币是世界上第一个去中心化的数字加密货币。比特币背后的概念和技术于2008年10月公诸于世,当时比特币的匿名创造者中本聪把著名的比特币白皮书发到了一个密码学爱好者的邮件列表上。这个协议现在衍生出一个价值交换体系,市值达1500亿美元。

4.不太明确比特币的创造人是Craig,或是Dave,还是他们两个人。由于尚不明确的原因,他们参与比特币这件事并未告知家庭和朋友。但无可否认,Craig和Dave都从比特币发源时就参与了,从2009到2013年,他们两人都积累了巨额财富。

5.2013年4月,仅仅在比特币进入主流视线前几个月,经过与MRSA长期较量后,Dave去世了。他去世时,他家中对他参与比特币创造之事毫不知情,也不知道Dave与Craig已经积累了数量惊人的比特币。

6.当知道Dave的家庭和朋友对此完全不了解后,CSW阴谋策划,想剥夺Dave的比特币,以及某些与比特币技术相关的知识产权。

7.作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Craig伪造了一系列的合同,将Dave的资产转移给Craig以及他控制的公司。Craig将这些合同的日期超前签署,在合同上伪造了Dave的签名。

8.Dave在2013年4月26日去世后不久,CSW联系了Dave的弟弟Ira. CSW透露他和Dave合作创建了比特币,一起挖矿,并且创建了一个有价值的IP。但是他声称Dave签署了一份声明将所有这些财产用来换取一家澳大利亚非经营性的公司的股权。CSW还告诉Ira,他可以在几个月内卖掉Dave在这家公司的股权。

9.这是一个谎言。CSW明显误导了澳大利亚税务局(“ATO”),之后这家公司就倒闭了。

10.ATO对CSW展开调查,最终ATO在2015年末突然到CSW家里调查。CSW逃离了澳大利亚,前往伦敦。

11.自从逃往伦敦后,CSW一直过着富裕的生活。在2016年5月,他公开声称他自己是比特币的缔造者。他目前在nChain公司当任首席科学家,nChain是一家英国公司,声称是区块链技术研究和发展的全球领导者。他还经常把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展示他挥霍无度的生活。

12.迄今为止,CSW没有将任何属于Dave的挖矿所得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还给Dave。这是不公正的。

 

诉讼当事人

13.   原告艾拉克莱曼是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县的居民。他是Dave的兄弟和他的遗产代理人。

14   被告CSW·斯蒂夫·赖特是英国伦敦的一位居民。他是Dave的前商业合伙人,二人在佛罗里达州根据当地法律联合创立了赖特-克莱曼信息防御研究公司。根据佛罗里达州第48.193条的律例,因其在佛罗里达州经营、从事、参与和进行商业活动;作出侵权行为;约在从事招揽和服务活动的时候对个人和财产造成损害,法院对CSW享有个人管辖权。

管辖权和范围

 15, 本法院依据28U.S.C §1332对该诉讼拥有管辖权,因为双方的公民身份完全不同,且争议金额超过75,000美元。

16、根据28 U.S.C. §1391(b),因为导致这些索赔的大部分事件发生在本区,诉讼地点位于该地区。这些事件包括但不限于:在该地区的佛罗里达州房产被错误占用; 由Dave和CSW的W&K信息防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营运在本区内; 开采大量的比特币所用的计算机设备位于本区;以及与区块链有关的知识产权的发展位于本区。

事实陈述

17.比特币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截止到2018年2月14号,比特币的市值大约为1500亿美金。简单而言,比特币就是一个巨大的账本,能够追踪每个比特币的所有权和转账。这个账本叫做比特币区块链。

18.要交易比特币,必须要有比特币钱包。就像银行账户号一样,每个比特币钱包有一个“公钥”,即收币地址。每个钱包地址和钱包余额都可以在区块链上查到。

19.每个钱包同时还包括一个私钥。同公钥不同,私钥只有创建钱包的人才有。私钥就相当于钱包的密码。发送比特币时必须要知道钱包私钥才能成功。这就好像你必须知道PIN码才能从ATM机里提现。

20.获取比特币的方式有两种。一种就是从有比特币的人那里接收比特币。事实上,有很多公司提供比特币交易服务,如Coinbase,用户可以在其平台上用当地的法币来购买比特币。

21.      另一种方式是通过“挖矿”来获得比特币。

22.没有中心化的机构来管理比特币区块链。因此,比特币协议必须激励个人来负责管理比特币链。比如,升级账本,记录新的交易。这一过程被称之为“比特币挖矿”。

23.任何联网的人都可以挖矿,只需要利用电脑运算能力来解决复杂的数学难题。第一个得出答案的矿工有权利把最新交易打包到区块里记录到区块链上,也就是更新账本的权利。作为回报,矿工会得到最新挖出的比特币奖励(具体数量是比特币协议规定的)。这一过程每10分钟一次,确保比特币交易能准确更新。

24.2009年比特币问世时,每个区块有50个比特币的挖矿奖励。每四年奖励减半。现在的区块奖励是12.5个比特币。显然,2009年挖矿的收益要远远超过现在。

25.现如今,已经挖出了1700万枚比特币,总量有2100万。

比特币的历史

26.2008年10月31号,署名为“中本聪”的人发布了题目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并通过邮件发给了一些加密学爱好者。这个论文详细阐明了全新的利用点对点网络创造“一种不需要依靠第三方的电子交易系统。”

27.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论文所概述的系统成为了现实。2009年1月中本聪挖出创始区块,获得了第一笔50个比特币。为了纪念这个时刻,中本聪在创始区块上留下了一条信息:“泰晤士报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第二轮银行救助的边缘”。这是英国《泰晤士报》当日头条的新闻标题。

28.  比特币早期的支持者和使用者哈尔·芬尼(Hal Finney)当天就下载了比特币软件,并接收了中本聪发来的10个比特币,这是世界上第一笔比特币交易。

29.  中本聪还创建了网站bitcoin.org,继续与其他开发者合作,改进比特币协议。直到2010年中,他将比特币源代码库的控制权转交给了另一位活跃于比特币开发社区的成员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然后消失。2011年4月23日,中本聪发出最后一封邮件:“我已经转向做其他事情。比特币就放心交给加文和大家了。”

30.在比特币早起的大部分时间里,比特币价值相对较小。总所周知,第一个有记载的比特币商业交易发生在2010年的5月22日,开发者Laszlo Hanyecz用10000个比特币购买了两块 Domino的披萨。按照今天比特币的价格这两块披萨的价格已经接近Domino总市值的1%。

31.  在比特币早期,加密货币是一项很小众的技术,开发社区规模还很小。因此,挖矿的竞争者很少。在2013年,个人使用相对较少的资源就可以挖矿到大量的比特币。

32. 有大量的报道称,中本聪当时挖了约100万个比特币。

 

当事人背景和关键人物

33.  Dave生于1967年。幼年时期就痴迷于计算机和科技,1986年他参军入伍成为一名直升机技术员。

34.在光荣退伍的几年后,Dave遭遇了一场严重的摩托车事故,事故让他身体残疾并要借助轮椅生活。在这次事故之后,Dave对计算机的兴趣浓厚了,并开始在计算机取证和网络安全基础设施树立了声誉。

35.Dave在1990年开始为信息技术安全部门工作。他经常在国家安全会议上发言,并经常为许多与安全有关的时事通讯、网站和在线论坛撰稿。

36.Dave是几个计算机安全组织的成员,包括国际反恐和安全专家协会(IACSP),国际社会法医计算机考试(ISFCE),信息系统审计与控制协会(ISACA),高科技犯罪调查协会(HTCIA),网络和系统专业人士协会(NaSPA),协会认证的欺诈审查员(ACFE)反恐认证委员会(ATAB)和ASIS国际。

37.Dave也是联邦调查局InfraGard信息技术部门的安全成员和部门主管,同时也是国际信息系统取证协会(IISFA)的成员和教育主管。当他参加会议时,他被称为“Dave密西西比”,这个绰号指的是他名字后面长串的三个字母证书。

38.他与他人共同撰写并是许多出版物的技术编辑,其中包括完美密码:选择,保护和认证,以及安全日志管理:识别混沌中的模式。

39.2010年,Dave住院。由于MRSA感染的疮,他进出医疗机构。 2013年3月22日,戴违背医嘱出院。他不稳定,接近死亡。一位朋友问他是否医院遣他出院,他回答“不。。。我告诉医生去他妈的。“ 2013年4月26日,Dave去世了。

40.艾拉克莱曼是Dave的兄弟,也是他遗产的私人代表。

41. CSW是一位46岁的澳大利亚计算机科学家和商人。CSW的职业是信息技术,为澳大利亚各种实体(包括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工作过。

42,2016年5月,CSW声称自己是中本聪——比特币创造者使用的的笔名。

DAVECSW的关系

43,Dave和CSW在2003年一次在线密码论坛上相遇。两人都对网络安全,数字取证和金钱未来有着长期的兴趣。

44,多年来,他们就与互联网和文件共享有关的各种主题进行了交流。例如,在2007年,他们共同撰写了关于重写硬盘数据的机制的论文。

45,在那段时间,他们开始谈论如何使用在Napster音乐共享服务中广泛使用的点对点文件共享来解决密码学中的一些最棘手的问题。

46,2008年3月,就在Satoshi关于比特币协议的论文出版几个月之前,CSW给Dave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声明:“我需要你的帮助协助编辑一份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的论文。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的电子货币形式。比特币现金,比特币。。。 [你]总是在那里支持我,Dave,我希望你能成为这东西的一部分。“(译者注:这一段极为重要,如果这是事实,这意味着比特币白皮书是CSW写的。鉴于如此重要信息,我保留原文在此。      In March2008, just a few months before Satoshi’s paper on the Bitcoin protocol was published, Craigwrote Dave an email stating: “I need your help editing a paper I am going torelease later this year. I have been working on a new form of electronic money.Bit cash, Bitcoin . . . [y]ou are always there for me Dave. I want you to bepart of it all.8”)

47.在2008年底离职后,CSW写信给Dave说:“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编辑了我的论文,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实现这一想法。”(Ex.1 at 30 (译者注,这个“ex.1 at 30”我不知道是啥意思,可能是美国法律方面的术语什么的,反正看起来不重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CSW和Dave一起努力让比特币运作起来。

48.2009年1月12日,Craig、Dave和其他两个人将相互发送的比特币交易记录在区块链上。(Ex. 1 at 31)。

49.在2009年的感恩节,Dave告诉Ira,他正在和一个富有的外国人一起创造“数字货币”,也就是CSW。

50.2013年4月,Dave 被发现死在家中。Kleiman的死亡现场是可怕的。他的尸体已经腐烂,轮椅上有一些血迹和粪便的痕迹,一瓶已经开瓶的酒,旁边还有一把上了膛的手枪。在他的床垫上找到一个弹孔。关于他死亡的具体细节还不得而知。

51.Dave去世后,CSW在其YouTube频道上发布了一段深情的视频。在视频中,CSW讲述了Dave在各种电视节目中的镜头,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CSW总结道:“我很自豪地说,我认识Dave Kleiman。......我会想你的Dave。你是我的朋友,我会想念你的。”

52. 2015年12月8日,《连线》(Wired)和Gizmodo两家颇受欢迎的科技出版物揭示Craig就是“中本聪”。10  这两家出版物都阐述了Dave在比特币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们描述了Dave和CSW在创造和开发比特币方面的许多细节并透露了相关信息。他们还讨论了他们囤积了大量比特币的问题。

53. 2016年5月2号,在Wired杂志和Gizmodo网站报道Craig和Dave5个月后,CSW就发表博文称自己就是中本聪。

54.Craig曾多次表示Dave立马就参与了比特币的创造之中。Andrew O’Hagan曾采访过Craig,他表示自己负责写代码,而Dave帮他写了白皮书。(译者注:这一段又是一个重要信息,最后一句尤其重要,Craig told O’Hagan tha ciaig di the coding and that helped him towrite the white paper. 其中help这个词的内含比较重要,严谨来说,Help的暗指了比特币白皮书的中心思想之类的是由CSW提出的,而 Dave则是做了具体的写作工作。)

55.2011年2月14日,在比特币诞生2年之后,Dave在佛罗里达州成立了W&K信息防御研究公司。

从2008年两人合作到13年Dave去世,两人一起挖了超过100万个比特币。

56.在2月14日有限责任公司(Ex.2)唯一的成员Dave也被列为W&K的注册代理人,2011,在第一个比特币被挖出的两年之后,Dave在佛罗里达州组建了W&K信息防御有限责任公司(“W&K”)(公司编号:L11000019904). 根据这家公司公开的信息来看,Dave是公司的唯一一名员工。从注册信息看,注册人也是Dave,注册地址填写的Dave的家庭住址。

57.然而,在2014年2月15日的一封Ira的邮件中,Craig称Dave拥有50%的公司股权。Craig没有在邮件中指明另外50%的所有权。

58.根据Craig提供的文件,W&K公司经营比特币挖矿和软件开发/研究业务。(Ex.4)

59.Craig确认了一些R&D项目和相关专利都为W&K公司所有。

60.2014年3月28,在Dave去世一年后,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换成了 Uyen Nguyen。Uyen将Dave的名字从公司的注册信息中删除了,并改成了自己的名字。Uyen把自己和一家叫Dr. Coin-Exch Pty的公司列为了W&K的指定负责人。

61. 2016年9月23日,W&K公司被Uyen解散了。

Dave拥有一笔客观的比特币数额

62.Dave具体拥有多少比特币资产会在法庭上宣判。根据现有的文件和2014年澳大利亚税务局约谈Craig时的文档副本资料,Dave和Craig共同拥有110万枚比特币。

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科技门户网站Gizmodo证实了一封Craig发给Dave商业合伙人的邮件内容。那封邮件中Craig称“Dave已经挖出了大量的比特币——数量大到“无法在邮件中写出来”。

63.在一篇2015年的文章中,Gizmodo报道了一封由Craig写给Dave的其他商业伙伴的邮件,邮件说明了Dave“挖到了非常多的比特币——多到了不能在邮件里说明”。在那封邮件中Craig要求Dave的商业合作伙伴保存好Dave的硬盘,检查他的比特币钱包文件。他表示自己不是为了获得Dave的资产,而是想确保这笔资金在Dave名下13。

64. Gizmodo获得了2014年2月26日澳大利亚税务管理局(ATO)和CSW会面时的几分钟内容。当时,CSW的会计师说:

CSW·赖特挖了大量的比特币......CSW大概获得了110万个比特币。他曾在某个时间点......拥有10%的比特币。克莱曼先生也有相同数量的比特币。但是,克莱曼先生在那时候去世了。(Ex. 6 at 3)

65.   Gizmodo 还获得了澳大利亚税务管理局(ATO)和CSW在2014年2月18日见面时的谈话内容,

 

澳大利亚税务管理局(ATO)

 

调查员称:

 

我们认为没错,你从已故主管手中拿走了一些比特币,我们要了解情况和收集线索。(Ex.7 at 19)

66. 根据2014年2月18日的笔录,CSW的辩护人在会议上称,W&K挖的比特币都存放在塞舌尔、新加坡和英国的信托中。Dave持有W&K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百的股份,因此至少有一半的比特币转移到了Dave的信托中。

比特币挖矿从2009年,2011年比特币转移到海外。之后R和D在美国联合创立了信息防御研究公司。比特币挖矿持续到2011年一整年。比特币存放于新加坡和塞舌尔的公司或者说是新加坡和塞舌尔的实体中,他们实际上就是信托。他们在英国和塞舌尔建立了信托公司和信托。计划中还有下一步工作。不幸的是,2013年4月初Dave......在2013年4月底死于美国。(Id. at 6)

67.   数年后,CSW向Andrew O’haga承认“他和克莱曼的挖矿活动带来了一笔复杂的信托财产。”

68.  在2012年CSW发给Ira的一封邮件中,CSW向Dave再次确认存放于信托中的比特币的合资性质(重点补充):

发件人:CSW·赖特(邮箱:craig@rcjbr.org)

发送时间:2012年10月10日星期三,下午4:55

 

Subject:回复:IFIP-WG11.9 CFP

发件人:Dave·克莱曼(邮箱:dave@davekleiman.com)

主题:转发IFIP-WG11.9 CFP

 

我们需要讨论这个信托以及到底如何处理这些币。面谈或者写下来会是一个避税的好方法。(Ex.7(a))

69.  实施上,CSW一直提到的信托是CSW和Dave两人的,在另一封CSW发给艾拉的邮件中(重点补充):

 

发件人:CSW·S·赖特

To:dave@davekleiman.com

收件人:dave@davekleiman.com

主题:本周

 

时间: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09:45:31

Dave,

我又发火了。我对雷蒙娜也咆哮了。。。与AAT的会面应该在几周前发生,但ATO已经停滞并推迟了。约翰拥有所有的材料,而ATO又简单地再次BS'ing。这花费我的钱,我想他们想通过减员而不是诚实来获得结果。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将我变成穷光蛋。我们不接触信托。还没。甚至没有这个。有一天,他们会改变世界。不是数百万,也不是数十亿。如果我是对的,他们会变成万亿,那时候让他们试着嘲笑我们。FUCKING DICKS。血腥的说谎精ATO鸡巴混蛋!他们没啥证据,说我脾气烂。我讨厌他们的谎言。我做的一切都是正确,我仍然受到惩罚。。。(Ex.8)。

 

70,最后,2014年在Ira通电子邮件中,Craig承认,信托中的1,000,000+比特币中至少有300,000属于David:
From:Ira K <REDACTED@REDACTED>

To:Craig S Wright <craig.wright@hotwirepe.com>

Subject:Bond villains

Date:Sat Mar 01 19:42:27 +0000 2014

只是为了澄清以前的电子邮件中的想法......在Dave和你之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提到你在信托中拥有100万比特币,因为你说他有30万比特币,我认为其他70万是你的。对吗?

Ira

---

From:Craig S Wright <craig.wright@hotwirepe.com>

To:Ira K <REDACTED@REDACTED>

Subject:Re: Bond villains

Date:Sat Mar 01 20:00:48 +0000 2014

大致情况如此。还要减去我从HTC给公司打的资金。

 

71.正如下文更详细的讨论那样,CSW向ATO提供了欺诈性合同,以试图证明他拥有原本属于Dave的比特币和IP资产。然而除了这些真实性信息之外,CSW写的这些『『合同』』构成了他承认Dave、CSW和W&K共同拥有数十万比特币。

73.例如,在2011年CSW写了一个合同,包含了这么一个条款,W&K希望以每月12000BTC的挖矿速度展开一期长期两年的挖矿合约(总共312000BTC).(Ex.10)。

73.此外,2012年Craig的一份合同列出了一些钱包,其中包含超过65万比特币。在钱包清单旁列出了所持有的比特币总额,有一个手写说明:“按照约定,所有钱包将在英国托管,直到所有监管问题解决,并且Dave K和CSW的集团公司成立为止。”(Ex.11 at 8)。这个注释是Craig的笔迹。

74.2013年的一份合同中包含Craig承认W&K 50%属于Dave,50%属于Craig”(Ex.4 at 2)。而W&K“是所有者,并开展比特币挖矿和软件开发/研究的业务。”(编号)

DAVE死后,CSW欺诈地盗用了属于Dave的比特币IP

 75,Dave死后,Craig制定了一项阴谋,声称独占Dave的所有比特币,并通过W&K窃取了Dave和CSW联合拥有的IP财产中属于Dave的那份。

76.  为了实施这个计划,他起草并倒填了至少三份合同,以作为Dave的很多比特币和知识产权已经转移、出售和或归还给他自己。确切地说,他伪造了:

a.    2011年标题为《知识产权许可融资协议》的合约(下文简称《2011年知识产权协议》) (Ex. 10);

b.    2012年标题为《借贷契约》的合约(Ex. 10)和

c.    2013年标题为《公司股份出售合约》(下文称《2013W&K出售协议》) (Ex. 4)

 

77.  表面上看,这些合约有很多地方看起来是难以让人相信的。

78.  首先,这些文件上的电子签名与Dave的电子和亲笔签名大不相同:

AuthenticSignatures

真实的签名

Signature on Fraudulent Contracts

伪造合约上的签名

2/1/201314& 7/30/200315 & 2/22/2012      4/22/2011& 04/2/2013

79.  实际上,这个签名显然通过一个叫做Otto的网站生成的签名副本,网址:https://www.wfonts.com/font/otto。这个网站通过计算机生成的签名:

80.当IRA面对这一信息时,CSW承认签名是由计算机生成的,但声称还有其他方法证明这一信息的真实性。

81.CSW从未提供过合法性的额外证据。

82.第二,这个欺诈性的签名没有被人见证或公证。即使再不谙世事的人都知道,弃权和转移价值八位数的财产应该让证人和或公证人以某种方式作出证明。

83.第三,这个2011IP产权协议条款是荒谬的。这个条款声称通过大约215000个比特币来融资,并且使用比特币来换取W&K支持软件开发。但在当时根本就没有人使用比特币,因为没有人可以用比特币来“资助”任何东西。这就让2013年的出售合同中提到的这个“资助计划”十分可疑。

84.第四,这个2011IP知识产权协议,2012笔贷款协议,和2013W&K销售协议是相互冲突。2011IP知识产权协议提供的比特币钱包1933***XYa8是由CSW代管的,并且条款规定如果W&K违约这些比特币就会归还给CSW,但是这个2013W&K销售协议规定“版本发布到”CSW满意为止,以及2012笔贷款协议要求钱包以信托的方式由CSW使用一个notation托管直到Dave和CSW可以建立合资公司。

85.第五,这个2013协议涉及到的250000BTC,最终总额是250500BTC,是由Dave转给CSW的。

86.  最后,很多合同条款都极其偏向CSW。例如,2011年知识产权协议甚至规定对家庭成员保密,规定215,000个比特币价值400万美元(实际上价值约25万美元),还有一个“打印错误”,上面显示日期为2013年,然后手动更改为2011年(很有可能是因为合同就是在2013年签写的)。

87.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可疑。尤其是2013年的协议是在Dave出院10天后签订了,那之后不到3周他就去世了。

88.Craig向来就喜欢在时间上做文章,经常倒填合同和文件上的日期来满足自己的需要。2015年的时候,澳大利亚税务局就因Craig肆意谎报税务信息起诉他。税务局发现Craig在多个文件的日期上造假。(Ex.12):

a.“Craig Wright承认自己伪造了这些发票上的日期”

b.    “诉讼案件到2013年11月6号才终止,但签署日期是2013年8月22号。这也就是说某件事情还没发生呢,授权协议就生效了。”

c.“Craig的受托基金自称从Craig手里获得了这一软件,但是根据一份合同,那个时候这个软件还不存在,怎么能做为信托财产呢?”

d.Craig自称从Seychelles信托机构处获得了一笔65万个比特币的贷款,这是DBH公司委托给信托机构的。但是各种记录表明Craig只不过在这笔贷款到了信托机构第二天,被告知有DBH这家公司存在而已。

e.“此外,根据税务海关总署提供的信息,Craig在Uyen和Dave任职董事长的日期上造假。“

89.此外,在2014年2月18号税务局的审讯中,Craig承认自己倒填了一些税务发票的日期。Wired杂志曾报道Craig很可能故意把几篇博客的日期改早了,来证实自己是中本聪。

CSW利用伪造的合约获得对W&K的缺席判决 

90.  2013年7月到8月,CSW在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提起了两项对W&K的指控,每项指控索赔2800万美元。 (Ex. 13)

91.  在这两项指控中,CSW声称W&K同意支付CSW资产和“完成研究”所必需的咨询服务费,这个合约用于担保W&K的知识产权。(Id. at 2, 8) 起诉状称,“合约声明,违约的话需要支付预定的违约金,如果不支付违约金,所有的知识产权归为CSW所有。” (Id. at 3, 9) 指控中提到的知识产权就是“用于创造比特币体系和美国军队、国土安全局和其他相关方的软件和代码。”(Id.)

92.  CSW提交这些指控都是基于很明显是虚假的事实。

93. 2013年7月指控声称2008年10月27日CSW和W&K之间有签订了一份合约,规定W&K同意支付CSW资产和咨询服务费。(Id.at 2). 但是,2008年,W&K公司还没有成立。

94.     2013年7月指控还声称:

CSW和W&K按照如下合约完成了四个美国国土安全局的项目:

a.  BAA11-02-TTA 01-0127-WP TTA 01 - 软件

保障:Software Assurance through Economic Measures(不懂这个是啥)

b.BAS 11-02-TTA 05-0155-WP TTA 05-安全

弹性系统和网络

c.  BAA 11-02-TTA 09-0049-WP TTA 09 -网络

经济

d.  BAA 11-02-TTA 14-0025-WP TTA 14-软件保障市场(SWAMP). (Id. at 8-9).

95.   2013年指控称“这些资金评为”
a.     TTA 01US$ 650,000

b.    TTA 05US$ 1,8000,000 (sic)

c.        TTA 09US$ 2,200,000

d.    TTA 14US$ 1,200,000.” (Id. at 9).

96.  但是,这些声明都是虚假的。2017年根据自由信息法向国土安全局提出申请,结果显示TTA 01、TTA 05和 TTA 09都遭到了国土安全局的否认。

97   2013年8月的指控也显然是诬告,声称2009年1月9日CSW和W&K签订了合同,同意支付CSW资产和咨询费(Ex. 2)。但是,2011年W&K还没有成立。

98. 2013年8月28日,南威尔士洲最高法院为2013年7月的上诉发布了一道同意令。这条命令称这是征得“法院同意后发出的”。这道“同意”令由W&K一名“未授权职员”J Wilson签字。但是,无论这个J Wilson是谁,他都没有得到授权。没有人任何的公开记录表明,W&K授权他可以代表公司行事。

99.  2013年11月6日,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对2013年8月申诉作出判决。法院指出,“双方同意CSW接收原告所有知识产权的转移,并服从判决。”但是,关于8月的判决,并没有授权同意判决。

100. 此外,W&K公司也没有履行这些判决结果。

101.因此,上交给法庭的文件都是伪造的。Craig在新南威尔士法庭上造假后也收到了这两个判决。

102.迄今为止,Craig用这些伪造的文件非法获得了W&K公司研发的IP,并获得了公司所有权。2014年2月18号,Craig的律师告诉税务局:“公司已经将IP产权转交给Craig,之后移给交Craig的家庭信托机构,在移交给其他实体,如Hotwire, Coin Exchange。”

103.Craig利用伪造的合同获得的判决书,将他在澳大利亚其他几家公司的上百万的出口退税占为己有。

CraigIRA发邮件掩饰欺诈

 104.Dave去世后10个月后,2014年2月11号,Craig给Dave94岁的父亲Louis发邮件称
日期:2014年2月11  Feb. 11,2014

发件人:Craig Wright <Craig.Wright@hotwirepe.com>

收件人:Louis <REDACTED@REDACTED>

Louis你好,

你的儿子Dave和我还有另外一个人是发明了比特币的三大重要人物。如果你能拿到Dave的电脑系统,请记住保存一个叫wallet.dat的文件。我之后会给你解释一切。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些有关你儿子的信息,不是为了获取什么。

 

还有,Dave还是一项重大发明的核心人物,这项发明会颠覆整个世界。

我之后再跟你联系。

有机会我会告诉你更多的事情,帮助你拿到属于Dave应得的。

等我到了美国就告诉你一切。

105.这是Dave的家人第一次知道Craig和Dave的关系,第一次知道Dave也参与发明了比特币。

106.由于Dave年纪大了,Ira负责给Craig通信。

107.Craig告诉IRA自己是Dave在 W&K的合伙人,这家公司是比特币挖矿相关业务,而且非常成功。

108.之后Craig又告诉IRA他和Dave本来还想成立一家新的公司叫coin-tech,并表示Dave也有股份。

109. 2014年4月23日,Craig给IRA发邮件:

Date:April 23, 2014 8:56pm

From:Craig <craig@rcjbr.org>

To:Ira <REDACTED@REDACTED.com>

Dave更新的软件我已经又转移到我们公司名下了。现在公司的资产有:

软件——incl源代码和执照共价值5000万美元。

IP资产,设计和代码等。

调查索赔。

 

110. 2014年4月15日,澳大利亚税务局的审计员联系IRA咨询Craig对W&K公司采取的法律行动。审计员给IRA提供了2011年的IP协议和2013年的W&K出售协议。

111.2104年4月22日,IRA给Craig发邮件:“我发觉你和W&K公司相关的合同有可疑的地方,包括Dave的签名、注册和转移所有资产到你名下。”

112.同一天,IRA写道:“就税务局提供的文件来看,W&K公司旗下的资产前前后后全转移到了你的名下,而你却没有告知我们。”

113. Craig在11分钟后回复到:“Dave去世了,我做的一切都是保证法庭不参与我和Dave计划要做的事情。”

114.为了不让IRA公之于众,Craig想IRA保证会将Dave应得的部分转交给他,并承诺2014年10月份会付第一笔款。

115.之后Craig根本没有回款。Craig抱怨说是税务局的调查耽误了他的汇款,并承诺调查一结束就打钱。

116. 2015年10月9号,Craig不再给IRA的邮件进行任何回复。没过多久,Gizmodo和Wired就发表文章称Craig和Dave参与发明了比特币。

117.Craig目前就职英国nChain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在那家公司他申请了上百个比特币和区块链相关的专利。

118. 截止,Dave没有因为在比特币和挖矿方面的贡献获得任何金钱回报。

CLAIMS FOR RELIEF

申请裁决

COUNT I

第1项

Conversion (against Craig)

非法侵占(Craig)

Plaintiff incorporates paragraphs 1 to 118.

原告将纳入第1到118章

 119.Dave遵守法律,作为W&K公司的一员,通过正当挖矿获得了数以万计的比特币。

120.Craig通过非法手段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获得私钥,将属于Dave的比特币资产占为己有。

121.尽管无法确定具体的比特币数额,但是Craig称Dave至少拥有 30万个比特币。Craig也承认IRA拥有W&K公司50%的资产,价值至少55万个比特币。另外Dave作为公司唯一的成员,应该获得公司挖出来的110万个比特币。

122.原告认为这些比特币的总价应该是102亿美金。

123.IRA要求Craig偿还这些比特币,但是Craig拒绝了。

124.不仅如此,Craig继续非法占有Dave的比特币资产,并转移到其他钱包里。就这样,Craig把Dave的所有资产都转移完了。

125.Craig需要偿还属于Dave的比特币,要么就按照市场价偿还法币。

因此,原告请求判决被告归还非法获取的比特币,价值共102亿美金;并且连带赔偿诉讼费、利息和任何其他法院认为公正和适当的赔偿。

 

COUNT II

第2项

Misappropriation

侵吞财产

Plaintiff incorporates paragraphs 1 to 118.

原告将纳入第1到118章

 126.Dave去世后,Craig以非法手段,恶意盗取了Dave的比特币资产,为了各种合同,窃取公司财产和商业机密。

127.这里所指的商业机密是W&K公司研发的区块链相关的项目、技术等不为外界所知的机密。Craig利用这些商业机密在新公司nChain开发了新的IP资产,申请了新的专利。

128.Dave费尽心思确保这些商业机密不被他人知道。他对国土安全部也未曾泄露这些机密,只有Craig知道实情。

129.Craig非法窃取Dave的资产,让他遭受这些商业机密带来的经济损失。

130.现在我们很清楚这些资产是属于Dave的,是Craig通过不正当手段牟取的。

131.依照佛罗里达州的法律(Fla. Stat. § 688.004),Dave的损失应该得到赔偿。

在此,原告要求法院判决Craig赔偿一切损失,承担法庭起诉费用和其他相关费用。

 

COUNT III

第3项

Replevin (against Craig)

非法扣留动产(对Craig)

Plaintiff incorporates paragraphs 1 to 118.

原告将纳入第1到118章

 132.无论是以个人身份还是以W&K的合伙人身份,Dave都合法挖矿并持有大量的比特币,同时CSW也承认这些。

133.虽然准确的比特币数量还有待确认,但据CSW承认,Dave的至少拥有300,000个比特币的财产权。此外,CSW还承认IRA拥有W&K50%的股权,这至少让Dave拥有550055.5BTC。最后,根据正式的WK的文件,Dave是W&K的唯一成员,因此Dave拥有WK所有挖出来的1,100,111BTC18。

134.根据原告所了解的所有知识、信息和秉承的信念,这些比特币现在大约市值$10,236,532,855.00.

135.根据原告所了解的所有知识、信息和秉承的信念,这些比特币,以及和这些比特币相关的私钥现在是CSW独自持有。

136.这些比特币是错误地被CSW占有,CSW通过使用他获得的私钥持有这些比特币,并且在Dave死后拒绝按Dave的遗产归还。根据原告所了解的所有知识、信息和秉承的信念,CSW是因为这些比特币的显著经济价值而把持这些财产。

137.这些比特币没有交任何税、也没有做资产评估或受到法律上的罚款,也没有被执行或扣押原告财产。

因此,原告请求判决被告归还非法扣留的比特币,并且连带赔偿诉讼费、利息和任何其他法院认为公正和适当的赔偿。

 

COUNT IV

第4项

Breach of Fiduciary Duty (against Craig):

违背受委托人职责

Plaintiff incorporates paragraphs 1 to 118.

原告将纳入第1到118章

 138.作为Dave公司W&K的合伙人,Craig有责任履行职责,遵守信用,照看好二人的共同资产。

139.Craig作为被委托人,背弃信义,将Dave在W&K公司的资产非法转移到自己名下。

140.由于Craig违背了被委托人的责任,Dave的资产遭受损失。

 

COUNT V

第5项

Breach of Partnership Agreement (against Craig)

违背合作伙伴关系(对Craig)

Plaintiff incorporates paragraphs 1 to 118.

原告将纳入第1到118章

 141.根据佛罗里达州合作关系法第620章第8202节(简称:Fla. Stat. § 620.8202)规定,Craig和Dave在比特币挖矿方面存在法律认可的合作关系,二人的目标都是通过挖矿获利。

142.Craig通过非法手段将所有的比特币占为己有,违背了二人的合作伙伴关系。

143.根据§ 620.1704,Dave的资产有权行使合作关系相关的权力。

144.根据§ 620.8405,Ira的资产有权购买§ 620.8701下合伙关系利益。

 

 

COUNT VI

第6项

Unjust Enrichment (against Craig)

不当得利(对Craig)

Plaintiff incorporates paragraphs 1 to 118.

原告将纳入第1到118章

 145.Dave曾把挖到的100万个比特币存放在一个账户中,而Craig获取了这个账户。此外,Dave开发的IP,而Craig拥有备份。

146.就这样,通过Dave的资产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落入到了Craig手中。

147.Craig在原告一家不知情也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占用了原本属于Dave的比特币和IP资产为自己谋求经济利益。

148.如果让Craig继续拥有这些福利却不支付这笔比特币和IP对应的价值,这将是极不公平的。

因此,原告申请法庭能查清Craig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的比特币资产和IP资产,承担法院审理费用和其他相关费用。

 

-----后面是一些法律文件的格式化结尾,不译了----

 

Plaintiff demands a trial byjury for all issues triable by right. Dated: February 14, 2018

Respectfully submitted,

 

BOIES SCHILLER FLEXNER LLP

 

By: /s/Velvel Devin Freedman

 

Velvel (Devin) Freedman

 

BOIES SCHILLER FLEXNER LLP

100 SE Second Street

Miami, FL 33131

 

Tel.     (305)539-8400

Fax.   (305)539-1307

 

Email: vfreedman@bsfllp.com

 

Kyle Roche

 

BOIES SCHILLER FLEXNER LLP

333 Main Street

Armonk, NY 10504

 

Tel.     (914)749-8200

 

Fax.   (914)749-8300

 

Email: kroche@bsfllp.com prohac vice pending

 

Attorneys for Plaintiff

 

IRA KLEIMAN in his capacityas Person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Estateof Dave

 

Kleiman

 

原文链接:https://www.coindesk.com/satoshi-craig-wright-sued-10-billion/ (全文在这文章中)

翻译:黄世亮、梁桂莲、行走的翻译C、刘晓平、刘金明

 

另请阅读:

 比特币还有太多的潜能值得开发,停留在内战中是最大的错误——Craig Wright比特币未来演讲PPT

真假中本聪之迷和比特币私钥签名技术

Wright自认是中本聪事件对比特币价格有什么影响

文章标签: 中本聪 比特币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