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据Etherscan.io数据显示,今日以太坊未确认交易数为74858笔,较昨日9万多笔有所下降,网络拥堵情况大幅缓解。
据zycrypto消息,彭博发起了一项调查,以收集人们对于加密货币行业的看法。调查显示,对于问题“在未来2-5年内在加密行业中会发生什么”,55%的人认为加密货币正在稳步上升,而28%的人认为数字资产可能会向下发展;8%的受访者认为加密货币前途无量,而9%的人认为其将在未来5年内消失。对于问题“你认为加密货币会留存多久”,81%的人认为将超过5年,只有一个人投票认为其会在一年内消失。总体来看,加密货币似乎在过去几年中获得了相当多的支持。
据CCN消息,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预测,到2020年美国经济衰退将有60%的可能性发生;而在接下来的三年中,可能性将高于80%。CCN称,在许多经济学家预测未来两年会市场崩溃和严重衰退的时期,对加密的需求正在迅速增加。虽然主要加密货币的价格并未有较好的体现,但富达,高盛和花旗集团等金融机构已经建立了基础设施,以瞄准计划投资数字资产市场的机构投资者。专家们表示,主要金融机构进入加密市场的突增趋势表明,过去几个月来,传统金融业投资者对加密的需求在迅速增加。
据Etherscan.io数据显示,今日以太坊未确认交易数为74858笔,较昨日9万多笔有所下降,网络拥堵情况大幅缓解。
据zycrypto消息,彭博发起了一项调查,以收集人们对于加密货币行业的看法。调查显示,对于问题“在未来2-5年内在加密行业中会发生什么”,55%的人认为加密货币正在稳步上升,而28%的人认为数字资产可能会向下发展;8%的受访者认为加密货币前途无量,而9%的人认为其将在未来5年内消失。对于问题“你认为加密货币会留存多久”,81%的人认为将超过5年,只有一个人投票认为其会在一年内消失。总体来看,加密货币似乎在过去几年中获得了相当多的支持。
据CCN消息,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预测,到2020年美国经济衰退将有60%的可能性发生;而在接下来的三年中,可能性将高于80%。CCN称,在许多经济学家预测未来两年会市场崩溃和严重衰退的时期,对加密的需求正在迅速增加。虽然主要加密货币的价格并未有较好的体现,但富达,高盛和花旗集团等金融机构已经建立了基础设施,以瞄准计划投资数字资产市场的机构投资者。专家们表示,主要金融机构进入加密市场的突增趋势表明,过去几个月来,传统金融业投资者对加密的需求在迅速增加。
据Etherscan.io数据显示,今日以太坊未确认交易数为74858笔,较昨日9万多笔有所下降,网络拥堵情况大幅缓解。
据zycrypto消息,彭博发起了一项调查,以收集人们对于加密货币行业的看法。调查显示,对于问题“在未来2-5年内在加密行业中会发生什么”,55%的人认为加密货币正在稳步上升,而28%的人认为数字资产可能会向下发展;8%的受访者认为加密货币前途无量,而9%的人认为其将在未来5年内消失。对于问题“你认为加密货币会留存多久”,81%的人认为将超过5年,只有一个人投票认为其会在一年内消失。总体来看,加密货币似乎在过去几年中获得了相当多的支持。
据CCN消息,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预测,到2020年美国经济衰退将有60%的可能性发生;而在接下来的三年中,可能性将高于80%。CCN称,在许多经济学家预测未来两年会市场崩溃和严重衰退的时期,对加密的需求正在迅速增加。虽然主要加密货币的价格并未有较好的体现,但富达,高盛和花旗集团等金融机构已经建立了基础设施,以瞄准计划投资数字资产市场的机构投资者。专家们表示,主要金融机构进入加密市场的突增趋势表明,过去几个月来,传统金融业投资者对加密的需求在迅速增加。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区块链不应沦为富人的工具

Wendy 2018-01-05 16:30 发布在 区块链 29717

本周,以太坊(ETH)价格创造了历史新高,达到了1000美元。很多人猜想是跟以太坊发布Casper测试版有关。不断上升的价格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以太坊的技术感兴趣。

近期,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就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自己对以太坊的愿景。

blockchain

这位年轻的创始人认为ETH最终将进入WEB3阶段,即实现ETH与其它各类技术的结合,以此来打造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互联网。这样一来,这个网络的控制权就能交到用户的手上。

那么,运行这样一种网络是否有较高的硬件需求呢?Vitalik提到,他最喜欢区块链的一点就是这种技术的运行无需过多的硬件需求。只要有电脑就能运行整个系统。到了后期,所有智能设备,包括一台仅价值20美元的智能手机在运行区块链时也能拥有同等的安全度和可信度,同时达到所需的速度与效率。

这么说来,是否在一些落后国家也能够毫无阻碍地运行区块链呢?Vitalik回答,或许现在还不行,但只要有了互联网,三五年内全球各个国家的民众都能自由使用区块链。

当被问到ETH是否能够成为不受带宽和硬件限制的世界级技术时,他说,这正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如果只有富人才能使用区块链,那么整个行业就会变得很无趣。
至于以太坊为何要选择从PoW切换到PoS,Vitalik通过对两种机制的对比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他用比特币举了例子:
在比特币系统中,70%的算力来自中国,70%的矿机来自同一个生产商,同时有5到10个人在挖矿行业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他认为这会导致硬件中心化。相比之下,通过PoS,他们有更多设置规则的选择。他们可以通过更好的经济激励形式以及严苛的惩罚方式来实现系统的正常运行。

这个被圈内人士称为天才少年的开发者曾经多次强调自己参与ETH的研发并不是出于利益。近期,他发推提醒社区不要太浮躁,如果社区成员追求的只是一夜暴富或者兰博基尼,他可能会选择离开。

随着Casper的发布,以太坊已经开始逐渐从PoS转移,至于这一系统是否能成功完成转移,我们还将拭目以待。

看了V神对区块链的评价之后,你怎么看?

文章标签: 以太坊
评论(16)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巴比特资讯 2018-01-05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区块链不应沦为富人的工具】Vitalik近期在采访中分享了自己对区块链的看法,他说:“如果只有富人才能使用区块链,那么整个行业就会变得很无趣。”另外,他还对PoW和PoS进行了对比,他认为前者很容易造成硬件中心化,而后者通过适当的奖惩机制将更具优势。http://t.cn/RHubsek ​
  • 长铗 2018-01-05
    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woozhua: 2018-01-05
      挖矿的中心化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就不要嘴硬了
  • 卡夫卡的神隐 2018-01-05
    长铗:pos可以投票啊
  •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啊 2018-01-05
    我同意[喵喵]//@长铗: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比特币今日头条 2018-01-05
    一亩三分地2333:假如他只想发财 那么他早就可以成为世界前3富豪了 改变世界才是他的理想 有这个理想他才伟大
  • 比特币今日头条 2018-01-05
    一亩三分地2333:假如他只想发财 那么他早就可以成为世界前3富豪了 改变世界才是他的理想 有这个理想他才伟大//@一亩三分地2333:他的眼里还有个完美世界呢?[傻眼]
  • 昆范思的超神之路 2018-01-05
    赞同//@长铗: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慈航守正 2018-01-05
    //@长铗: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每日比特币 2018-01-05
    //@比特真://@长铗: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名字要积极点诶 2018-01-05
    话说,有木有科普文章来讨论pos的优劣?
  • 名字要积极点诶 2018-01-05
    牛比特:话说现在pos种类非常多,貌似cardano的pos很好?[思考]
  • 林瀚笙 2018-01-05
    我不认同v神的说法//@长铗: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袁铭得广蜜2736 2018-01-05
    //@每日比特币://@比特真://@长铗: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区块链技术之路 2018-01-05
    [笑cry] //@区块链老朱://@长铗: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
  • 白墨木汤 2018-01-11
    time tells.//@长铗: 大谬,PoS才是真正的中心化,而且不能通过市场竞争取得共识权力。把共识的安全性由一个数学问题转化为一个人性问题,这是一条早已被否定了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