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普华永道(PwC)的区块链主管麦纳麦克纳马拉在2018年9月18日提到,尽管加密货币市场仍被看空,但市场对区块链技术的需求很大,对Token经济的兴趣也很大。
9月20日科罗拉多州银行部门发布了一份关于《科罗拉多货币交易法案》适用性指导指南指出,在不涉及法定货币的情况下,加密货币交易所将不再需要资金转让许可证。
美国加州竞选监督机构表示,政治捐款不能使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由于加密货币的起源可能很难追踪,其透明度也受到质疑。南卡罗来纳也同样禁止此类捐款,而科罗拉多州和蒙大拿州等州则在一定限制的情况下允许此类捐款。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普华永道(PwC)的区块链主管麦纳麦克纳马拉在2018年9月18日提到,尽管加密货币市场仍被看空,但市场对区块链技术的需求很大,对Token经济的兴趣也很大。
9月20日科罗拉多州银行部门发布了一份关于《科罗拉多货币交易法案》适用性指导指南指出,在不涉及法定货币的情况下,加密货币交易所将不再需要资金转让许可证。
美国加州竞选监督机构表示,政治捐款不能使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由于加密货币的起源可能很难追踪,其透明度也受到质疑。南卡罗来纳也同样禁止此类捐款,而科罗拉多州和蒙大拿州等州则在一定限制的情况下允许此类捐款。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普华永道(PwC)的区块链主管麦纳麦克纳马拉在2018年9月18日提到,尽管加密货币市场仍被看空,但市场对区块链技术的需求很大,对Token经济的兴趣也很大。
9月20日科罗拉多州银行部门发布了一份关于《科罗拉多货币交易法案》适用性指导指南指出,在不涉及法定货币的情况下,加密货币交易所将不再需要资金转让许可证。
美国加州竞选监督机构表示,政治捐款不能使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由于加密货币的起源可能很难追踪,其透明度也受到质疑。南卡罗来纳也同样禁止此类捐款,而科罗拉多州和蒙大拿州等州则在一定限制的情况下允许此类捐款。

区块链技术的生态发展丨中国区块链创新高峰论坛

邱祥宇 2017-12-22 07:44 发布在 链圈子 区块链 6675

2017年12月21日,由巴比特、比原链、追梦者基金联合主办的“中国区块链创新高峰论坛(深圳)“盛大开幕。论坛邀请了创投机构、金融机构、律师事务所、区块链创业者等代表,以“区块链技术、产业与资本的价值互联及生态展望”为主题,按照主题演讲、圆桌对话等形式,围绕国内外区块链领域风险投资、法律监管、区块链前沿技术探索、行业应用落地等方面展开深入探讨。

当天下午的第二场圆桌论由Wanchain联合创始人 杨涛主持,Achain CEO 崔萌、能源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 曹寅、Smartmesh创始人 王启亨、小牛链创始人 李明肇分享并讨论了各自在区块链探索过程中的“初心”,如何应对行业泡沫,以及如何甄别优秀区块链项目等热点话题。

huodong-jishushengtai

以下是本次圆桌论坛的详细内容:

杨涛: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来参加巴比特组织的这个活动,我叫杨涛。今天我当主持人,现在讨论链的事,我这里做一个小的纠正,刚才很多嘉宾表示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链圈需要币圈,币圈也需要链圈。从另外的角度来谈我们大家今天的分享,今天这个主题关于区块链的生态,其实这场会议邀请的这几个嘉宾都非常有意思,我们是做区块链底层的,这是生态的一部分,另外像王老师这边,他们做的区块链底层还底层,他们做的是协议层,小牛链他们做了是区块链上层的协议。所以现在第一个给到各位嘉宾的问题是什么呢,大家谈谈,首先自我介绍一下,谈谈你们的项目,你们的定位,在生态中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是如何在生态中进行自我定位的?

嘉宾:大家好,我是小牛链的创始人李明肇,我们做的是介于底层和应用层之间的中间层,我们其实做的是整个开发者开发的中间件,我们开发者把它称之为SDK,我们做的是区块链的SDK。我们做这个产品的初衷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比如说像现在市面上有大量基础的IOS和安卓的工程师可以参与到区块链的开发中来,这个是我们对于我们自己产品的定位。作为一个完整的生态来说不仅需要有一个底层的系统和面向用户直接的应用,更多的还是需要非常多的中间件的支持,比如说我们的移动互联网有各种各样的,比如说像阿里的支付宝等等这样的SDK,这样开发者能够更方便的开发出来有一个完整功能的应用,所以对我们自己的定位我们开发的是开发者使用的工具包。

嘉宾:大家好,我是崔萌。我们这边是历史比较悠久的项目,我们今年正式推出面向大众。简单里说以太坊是帮助项目方发合约的,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对品牌和理念做一个升级,我们帮项目发链,让更多的链不一样,我们这里提出了一个悟空网络,你可以从A分一个C出去,第一,C分很多,第二,分出去尽量不要长一样的,去解决你想解决的问题,去适应自己的场景,我们提出了悟空网络的概念,所以这个阶段是Achain的阶段。

王启亨:我来自SmartMesh,我们知道现在的区块链全部是在互联网边界之内,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所有的区块链都不工作,怎么突破互联网的边界呢?SmartMesh实际上是真正的实现了一个点到点的通讯的方式,所以我们在说IP,在互联网时代有这个IP协议是完全免费的,但是在价值互联网时代我们没有这个行为。今天我们正在做的是带着TCP/IP协议。其实解决了一个叫做离线支付的问题,这个是对区块链来说非常重要,它让支付可以离开互联网存在,在离线消费成为现实。我们现在正在开发的阶段,在未来,在生态建设上会和在座的各位都会建立各种各样的关联的联系。

曹寅:我是曹寅,来自能源区块链实验室,目前担任合伙人兼首席价值官,同时还有另外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身份,我们称为是互联网世界和物理世界大的对决,这个大的对决在挪威里面的词叫“诸神之战”,我现在在做数字国家的政策顾问,这个是脱离物理主权的,是基于新的社会区域一个新的事情。我们过段时间和巴比特一起,我们邀请到数字光明项目的负责人,也是爱沙尼亚的负责人,在巴比特里面介绍他们的初衷是什么,要服务谁,解决什么问题,未来的路径是什么样,希望大家积极参与我们接下来的项目,还有其他的一些活动,也关注一下像爱沙尼亚这样小国家和货币有关的这些事情。

我们做的是区块链解决我们绿色资产数据根基的问题。什么是绿色资产数据,它的资产是绿色资产,比如说绿色债券,绿色股票,还有其他各种各样能想到的金融产品都有一个绿色,这里我们在做的事情,为什么需要区块链,不管是实体资产,还是金融资产在发行、登记、流通、交易、管理的时候都需要认证,所以我们就搞了中国的绿色认证这样一个社区,把我们自己非常的绿色认证的公司,在深交所的平台上进行这样的管理和运行。这个事情经济意义不大,真的要赚钱,我个人觉得绿色金融离中国太远,我们现在连绿色区块链都没有做到,我们盯的是未来,最大的泡沫是什么,我们人类就是最大的泡沫,为了使这个泡沫能够晚一点破灭,我们也是看到未来,包括有很大的对于绿色供应链,绿色金融的需求,我们盯的是未来5年、3年之后的蓬勃发展,尤其是国际化。我们前几天在法国讨论的在新的形势下气侯变化的一个问题,德国总理默克。我们和联合国应对气侯变化的相关组织,应对区块链变化的创意公约组织。我们既是一家绿色开发性企业,又是一个区块链在绿色能源的应用,以及未来政策宏观。

嘉宾:非常感谢邀请,我叫刘秉翰,我一年前是从迅雷离开的,我是迅雷的首席工程师,我在2010年的时候在迅雷的P2P实验室,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接触区块链了,我在2012年的时候买了100个ETC,我放在硬盘上,我硬盘坏了我就把硬盘给扔了,那个时候是2013年的时候,我在这个链圈呆的时间比较长,我们认为区块链是P2P无中心算法的分支。迅雷当年想做一个无中心上网的一个计划,迅雷想做智能路由器,但是这个没有做。今天迅雷跟区块链相关的有一个项目叫玩客云。这是我之前的经历。我们是一家做未来操作系统的公司,我们希望互联网在未来能够变得更加去中心化,我们认为这里面除了一些基础建设的提升之外,我们还需要软件技术的重大改变,从这里来讲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其实是构建未来无中心应用的非常核心的技术。今天看我们的主题蛮符合我们公司的方向的,我们一直在研究怎么样让区块链变得更好的核心技术。

杨涛: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Wanchain项目。我们是底层的区块链的项目,我们坚持提升底层区块链的技术,我们里面有几大特性,第一个是继承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我们相信智能合约隐私保护和跨链,这三个基础的技术是推动区块链更加应用和融合的基础技术,所以我们在在这持续投入,去做,这个是我们的一个定位。

刚才大家都谈到了很多,谈到了现在是一个物种杂交的年代,是一个泡沫的时代,我更把它称为是生物大爆炸的时代,地球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地球大爆炸的时代,很多队伍消亡了,人类成为了这个地球的主宰。现在这个时代是整个区块链大爆炸的时代。今天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在内,其实我们的项目就是生物大爆炸时代的一个产物,这个是非常明显的。从另外的角度来说,大家都承认有泡沫,阶段性的泡沫肯定会有它也会破,如果是在2013年肯定有类似我们这样的论坛,当时肯定也有很多创业或者是大佬在这里跟大家分享过,我相信当时坐在台上的人现在还能坐在台上的人并不多,因为区块链的起起伏伏让很多人出去了,也让很多人进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想问创始人一个问题,你们作为创始人你们认为你们在区块链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你们到底真正的坚持是什么,是什么能让你们,当泡沫退去的时候仍然是这个领域的幸存者,或者是成功者,可以从理想方面谈,技术方面谈,畅所欲言。

王启亨:主持人问题很好,什么事情能让我们坚持到现在。我是2013年开始做无网社交的,无网通讯。什么是无网通讯,当地震海啸来的时候我们知道基站会倒塌,我们所有的基站的通讯设施都没有使用,现在所有的区块链其实都是在一个中心化的网络假想的点到点的协议实现了区块链。什么叫无网通讯,当没有中心化的网络的时候,你的手机还能跟别人的手机通讯,手机能够发照片,发视频,我们把这个点到点的网络称作一个mesh网络,SmartMesh网络和点到点结合起来,能够让这个网络得以拓展,这个点就涉及到主持人提到的什么让你坚持下来,因为我刚做无网通讯的时候也很多的反对意见,这个网络怎么扩展的?因为如果没有一个激励的话,大家谁会把手机一直拿在手里面作为别人包转发的一个小基站呢?它是无法得以扩展。

在2013年我们做无网通讯的时候反响并不大,2014年我们在说失控的作者写到点对点的通讯会颠覆互联网,我看到将近70岁的一个老人能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们在午餐的时候进行了交流,我做的无网通讯,手机到手机现在只有80米的距离,你认为这样点到点的通讯的方式能够颠覆互联网吗?他说是,可以用把一个点一个点的扩展,但是当时我们没有受到肯定。到今年当整个的区块链的技术发展逐渐成熟的时候,我们把区块链和点到点的mesh网络结合起来,我们发现可以非常好的方式让人们把手机贡献出来,还原成最初的点到点。所以我们是坚持了3-4年,在无网通讯上受到很大的质疑的时候得到了认可。尤其是这周美国废除了网络租赁的时候,整个以太坊包括以太坊基金会都想到了SmartMesh这个项目,他们认为我们提出的SmartMesh法成为现实,这里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其实是好几年前我们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

嘉宾:我分享一下关于这个行业,我做得比较早,早期我们最开始刚了解到比特币的时候看白皮书,那个是必修课,买比特币,那会儿从几十块钱买一些,后来涨到8000多的时候大家很信,很多关于比特币的传说,包括中本聪的传说,都从相信到迷信的程度,那个阶段我非常信任比特币理念、方向。后来经历一波很长时间的调整,有2年多的时间,我对这种信仰和理念是产生怀疑的,这个东西到底靠谱不靠谱,这个过程处于很纠结的时期,一直反思这个东西,反思了很多,但是说这个一定就怎么怎么的,我觉得有点扯了,怀疑是有的,不断去挑战自己,有一段时间我挑战我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和挑战区块链这个事是不是能改变世界,我甚至对很多项目提出很强烈的质疑,我们作为创业者、公司、团队等等都是压力。过了这段时期到了今年年初左右,其实年初的时候行情并没有像这么好,后来行情越来越好了,这段时期不断的加强区块链理想的认可了,而且到现在来说我认为区块链已经解决了很多问题,看三个过程中认可、怀疑、再次认可,我现在觉得第二次的认可和第一次完全不一样了,理解就更深刻了,而且我更坚信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方向,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庞大的行业,因为它现在正在路上,这是我们对这个的认知,所以就一直坚持做过来了,可能还会坚持做下去。

杨涛:补充一个问题,你刚才谈到你的初心,你为什么选择做区块链,我还想问的是你怎么保证你的团队在未来泡沫破了的时候你还活着,你凭相信你能坚持下去?

嘉宾:很多这种项目做到一定程度并不是一个人,我们叫做社区项目,有无数的人监督你,或者是支持你,包括我们10月份的最困难的时期,我这边有用户自主组织的铁杆粉丝群有好几个,从客观上你肯定不能放弃的,从主观上也不能放弃,因为你已经坚持了。从未来从我的角度,我坚持这个方向没有毛病,大家集中力量去搞,有兄弟。第三我们要准备好足够的弹药,现在是小路了,我们要一直坚持把它做成是阳光大道。

曹寅:我们能源行业是最讲初心的,能源这个行业应该来说区块链所以加的行业。为什么我们坚持在能源行业呢?我是最早在中国提出能源互联网的概念,那个时候就一直在坚持写文章、做演讲,在中国能源行业里面洒下中国互联网化。后来赶上马化腾在2014年提出互联网+,那时候像阿里这样大的互联网企业崛起,给我们中国不管是国际地位等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李克强总理就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小组做自己行业的互联网计划。我有幸到能源局去牵头,主要是所谓的机制性的东西。那个时候我们把当初的小的一些想法变成了国家的政策,红头文件,推动下去,成为了现在能源企业正在做的,未来中国长期能源行业发展方向,也是推动了世界其他国的能源改革的思路的方向。

我们在这个行动计划里面特别明确的是,能源行业就是要互联网化,互联网化不是物理上的互联网化,而是在思想理念上的互联网化,市场化,去中心化,清洁化、金融化、互动化,包括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身份的模糊化,具体实现了这样的路径。能源本身就是我自己的事业所在,是我创造这个行业,创造这个词,就像我的孩子一样,不管是什么周期、波动,一定要把它做下来。

为什么做区块链,我自己有三个学位,本科专业学的是软件工程,那时候我报了我们学校的历史学,学一点自己业余喜欢的东西,就构成了比较好的工科加文科的思维,然后又读了维也纳大学,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货币的数字支撑都是来自这个大学,在那个地方给我很大的熏陶和人生价值观的变化。我从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在研究货币理论的问题,宏观大的问题,主业在能源方面的一些思考。也巧,2013年的时候,美商会组织一系列的大的讨论,这里面交给每个成员沙龙,有不同的主题,那个时候我也不懂比特币,就选择了数字货币,从货币的角度出发探讨在货币领域存在的必要性,所以就进去了区块链这个门,再加上一系列的机遇就和我们的合伙人做了能源加区块链,对于我来说就是我的使命,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杨涛:因为其他的项目离政策很远,可以通过ICO的方式或者是其他的方式去融资,而能源区块链和政策密切相关,甚至你们需要跟监管部门打交道,从ICO融资的路已经基本上不太可行了,你们的生存问题,资金问题怎么解决?

嘉宾:做区块链项目并不需要很多钱,我们这些投资人自己融一点,自己投一点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个人觉得ICO目前我们看到行业有乱象,政策有反复,但是代表是的我们自然经济发展的方向,代表的是历史潮流。

嘉宾:大家说区块链有泡沫,我不太认可。咱们的区块链实际上是价值互联网,咱们现在用的互联网是信息互联网,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我们现在的进程是整个人类社会向价值互联网充值的一个过程,这是一场人类最伟大的资产转移,这是为什么我会坚持的这一点,也是我会投入这个行业的原因。为什么我们的项目有信心在这个浪潮中活下去,因为我们做的是开发者的服务,在一个成熟的技术平台上,我们需要有这么几点,一个是用户,还需要有开发者,我们做的是开发者服务的,我们的目标是为降低门槛,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产业中来,我认为区块链这个行业能够让众多开发者赚到钱的行业,这几点要素满足之后,我认为我们做的服务是有意义的,所以我们现在这样一个项目是能够比较长久的发展下去的。

嘉宾:其实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讲是比较简单的问题,我们过去做P2P做了这么多年,说简单一点,互联网合久必分,互联网最早的是去中心化,互联网最早的都是一个无中心的,我们今天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整个世界是有点高度的中心化,但是其实我不相信这是互联网。区块链是最有可能成功的项目。另外从纯工程角度来讲,我觉得这个技术是非常有意思的技术,非常有趣,做下去非常好玩的一个东西。过去我们没有区块链的时候,我们搞P2P是非常孤独的,我那个时候参加会只有学界的跟我们一起玩,工业界的没有搞区块链的,小伙伴就是快播,但是今天来讲我看到做无中心化的数量大大提升。我相信这波除了给大家带来理想上更加丰满,大家的钱包也会更加的丰满,如果大家做的话,比你5年前、10年前坚持下来会更好。

杨涛:我们开始下一个话题,在座的这6位,除了我之外都是创始人,创始人要对他们说的话负责的,他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们的初心是什么,大家好好看看他们的项目做成什么样的。大家简短一点,下个问题关于自己是项目方,大家在投身于区块链这个行业,如果让你们去评价其他的项目,我们不需要评价某一个具体的项目,你们认为什么样的区块链项目是不靠谱的。

刘秉翰:评价别人不是我们的爱好,我们一贯以来都是想清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往前冲的类型,因为干扰比较大时间就花在这个问题上了。第一点,我觉得现在有很多很多人,我个人还做一些区块链咨询,很多人连区块链核心的关键点还没有搞清楚,我们区块链最重要的特性,无中心、公开、不可篡改,很多人想的商业模式我把数据放到链上去,我收别人读取的钱,我说你的商业模式不是区块链,所有白皮书里面读信息收钱的基本上是不靠谱,他连区块链核心的技术特点都没有搞清楚。

第二个是我们要做的东西,公链、联盟链、私链都可以的。另外,我觉得参加这种区块链的会议是对人身安全有一定危险的,很多人说白皮书里面讲的是公链,做私链,大家都知道私链就是你自己搭一套,任何的公链规模没有上来之前都是私链,这些问题都没有回答。下面很多币圈的人可能都知道,我现在跟一个合作伙伴做一个区块链的路由器,想解决私链没有节点的问题,这个问题才刚刚到了准备解决的地方,我们从区块链的理论来讲,如果你给我一个私链只有四五千的节点我是可以把它搞死的,但是做私链很多人没想要搞这个事情。它不是我们想象的矿机一样的,它开其他特别的耗电,这种2C的设备它能够承担时间节点的问题,币圈里面比较资深的人都知道这个东西开始在卖了。

曹寅:我觉得不靠谱,我们今天台上台下都不靠谱,为什么呢?首先我们说靠谱这个词,我们靠的是什么谱,我们去中心化的人是没有任何所谓的谱可以借鉴的,所以必然不靠谱,如果是靠着以前的谱去吹的话,就不是创新了。但是我们一定要保持初心,这是我觉得不靠谱不重要,关键是要有初心。

嘉宾:我刚才想一个方法,既然对大家有帮助,已经成熟的,比如说以太坊这样的项目就不要评价它靠谱不靠谱,没有意义,一般是甄选的项目评价它靠谱不靠谱,随便挑10个你可谓好的给它排个序。举个例子,不靠谱这件事我觉得蛮难的,很多事情都是从一个想法迸发出来然后实现了,靠谱从我以前的经验来看几个问题回答好了可能靠谱率会更高一些,第一你解决什么问题,你到底解决什么问题,你可以反复的问自己,也可以反复的问你想要利用的项目方,把这个问题说明白了这个靠谱就加1分。

第二,你解决谁的问题,是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并不是大多数人需要的,比如说我需要一个机器人早上叫我起床,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需求,第二个问题是问你解决了谁的问题。第三个问题你通过什么方式什么方法解决了谁的什么问题,如果把这三个问题回答好,我觉得这个项目的靠谱度是比较高一些。

嘉宾:我认为任何投资首先一点是要看这个团队,团队肯定是第一的,有可能一些团队只要是人靠谱了,但是在过程中会慢慢变得靠谱。团队第二点要看崔萌总说的经济体系里面是不是必须的,流通和消耗的频次是不是够高,它的质量是比较关键的。

杨涛:听完刚才几位嘉宾的发言,我发现在创业过程中没有所谓的靠谱和不靠谱,因为创业本来就是失败概率极高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很多项目的团队也好,创始人他们非常的努力,但是中间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因素最后导致这个项目没有办法进行了或者是失败了,我们在任何一个新的行业,尤其像区块链高速发展的行业,我们任何的投资者也好,创业者也好我们都要给彼此宽松的创业的空间。

我们这一场的圆桌就先到这里,谢谢大家!

文章标签: 区块链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