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ash第二次加密协议执行计划,建立初始信任成其最大挑战

洒脱喜 发布在 竞争币 0 2405

区块链编码者Cody Burns从睡梦中醒来,他所下榻的酒店房间拥挤如“棺材盒”,这也是为何他对香港没有太多的好感。

由于酒店收银员并不会英语(并且酒店的check-in也只接受纸币),Burns觉得,这家酒店对西方人而言显得特别格格不入。不过,这对他而言也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

Burns的任务,是执行隐私加密货币zcash的加密协议(Zcash官方将其协议执行称为Ceremony) ,这种仪式是让全球各地的多位参与者,毁灭所谓的zcash“信任建立程序”所创建的“毒性废弃私钥”(toxic waste)。

tt

Burns关掉了他的手机,切断了所有连接他笔记本电脑的网络连接(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够跟踪到他),然后,他搭乘了拥挤的香港地铁,  那么,就没有人会怀疑他在执行“圣礼”,这是由zcash开发团队交给他的秘密计划。

他随身带了两个USB棒,其中一个的形状犹如海绵宝宝,另一个,则神似皮卡丘,Burns会用它们来安装操作系统以及zcash虚拟机。此外,他还携带了一个五颜六色的魔方,这是他从当地的一个市场淘来的,以此作为著名科幻小说《神经漫游者》当中提到的随机词密钥。

确切地讲,他所创造的,是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小说当中的场景。

当时,有20人(包括Burns本人)正在经历类似的奇怪场景,其显示的,不仅仅是保持在线安全性及隐私性的难度,同时还展示了,加密爱好者为确保他们的下一代货币,他们愿意走多远。

“这是一趟运行于世界上人口最稠密城市的,长达两个小时的加密计算软件列车,还是在高峰时期,” Burns告诉coindesk说,

“这确实是加密爱好者结束旅程的最佳方式。我对此的评价是满分,我会再做一次的。”

 

幕布背后

 

即使有很多著名的加密货币社区在专研代码改进,旨在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隐私性,这一被zcash团队称为“Powers of Tau”的协议执行,也许是其中当中最为独特的。

虽然其过程对于外人来看,似乎有点过于复杂,zcash的前沿zk-snarks加密算法,会掩盖交易发送者、接受者,甚至是账户余额。

对于这一特别的硬分叉升级,它必须通过一个新的信任计划,如果有人能够破解开发者输入到系统中的“随机”输入,理论上,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个系统,甚至可以随意地制造他们想要数量的zcash币(目前价值316美元)。

至少要确保一位参与者成功销毁这个加密毒性废弃私钥,否者整个系统可能会受到攻击。

通过这种方式,很多人认为,去年的协议执行并没有获得足够的成功,因为它只有六位开发者,这个数字过小,以至于一些人对其发出了批评。

然而这一次,zcash的第一次硬分叉升级(意味着为更快的网络铺平道路),会有成千上百人参与其中,尽管他们需要掌握技术能力,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运行代码。

根据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助理教授及zcash顾问Andrew Miller表示,完成这一步后,将继续使得zcash成为当前隐私性最好的加密货币。

协议执行公告中, Miller表示:

“随着参与者人数的增加,想要让所有人都被攻破,就变得不太可能了。”

 

新的证明

 

这个过程在 zcash邮件列表上已得到了公开展示,那些“认证”参与者描述了他们所采取的技术安全措施。虽然有些人或多或少地有些浪费,他们都参照Burns的做法执行了他们的版本。

另一个例子是,以太坊开发者Hudson Jameson以及他的朋友,使用了一个用覆盖锡纸的纸板箱做的简陋“法拉第笼”,以屏蔽计算机免受攻击者的攻击,后者可能会试图通过向其计算机发出无线电信号(这种窃取信息的方式非常常见),以捕获计算机正在计算的东西。

然后,为了进一步,(Burns只运行了一个程序就破坏了他的USB棒中的软件),他们用电钻和锤子摧毁了随机存取存贮器RAM、计算机以及USB棒,因为物理破坏计算机,有助于摧毁任何可能存在于硬件当中的程序痕迹。

“这似乎很有趣,” Jameson告诉记者,但他觉得这有很大的意义。

“对于这些即将生成的公共参数的使用,我有信心,因为我破坏了用于我的协议执行的秘密随机性,”他说,“因为我的个人参与,我不需要信任协议执行过程中的其他人,无论他们诚实与否,或者是否被监视。”

所有的这些似乎都是偏执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它的确是。但是,这也表明了确保在线系统的安全性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黑客还是权力无限的独裁者,他们都具有很大的威胁。

在我参与的过程当中,我试图利用熔岩灯帮助我实现更好的随机性。然而,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编写一个程序能够利用它的随机性,所以,我只能不时地瞥一眼灯,以此希望它能够使我的输入变得更具随机性。

也许这样做,还不是最随机的,但我们已经有了Jameson的这个毁灭性实验。

 

脆弱点依然存在?

 

然而,其他人却并不这么认为。

尽管有了这个复杂的,分布式预防措施,其能够保护zcash的安全性,一些人仍然担心这个协议执行可能会出现错误。

“这是一种进步,但它并没有解决建立信任的问题,” OkTurtles 创始人Greg Slepak评论称,他一直是zcash创建机制最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这一。

尽管这次有了更多的开发者参与了实验,但他认为其本身仍然存在着问题。首先,所有实验用的计算机都是使用的英特尔引擎,这种芯片部署在了数以百万计的电脑当中,因此其也是可能的攻击点。

另外,参与者可能不会像他们认为的那样小心。

“参与这次协议执行计划的每一个个体,都是被观察到的,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选择匿名的方式参与这个计划,”他争辩说。

相比较之下,他认为其他加密货币项目,例如门罗币(Monero,已上线运营)以及 MimbleWimble(即将发布),则提供了类似的匿名性,而它们却无需建立初始信任,然而正是这个小小的问题,却可能会毁了zcash主要的吸引力。

“我很高兴,他们试图改善这一点,我只是反对ceremony协议执行这个概念,” Slepak表示。

同时,Slepak也表述出了他的担心,他认为,这次新的协议执行已经改变了其他人的想法。

“对于原有封闭的,信任我们的过程,我并不看好,但我理解这种做法的意图,” Burns表示,“而第二次协议执行,则显得更具抵抗性以及扩展性。”

你怎么看?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64864.39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devs-destruction-inside-zcashs-second-crypto-ceremony/
作者:Alyssa Hertig
编译:隔夜的粥
稿源(译):巴比特资讯(http://www.8btc.com/zcashs-second-crypto-ceremony)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