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满满的迅雷玩客币,和比特币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竞争币 1 3194

p1

 

本文头图:迅雷CEO、网心科技CEO陈磊

近一段时间,迅雷在美股市场的表现令人惊异。10月12日,迅雷每股价格4.31美元,而截至美东时间11月21日,迅雷股价已经达到每股21.46美元,40余天暴涨近5倍,涨幅达到398%。

 

p2

此等表现自然吸引了诸多舆论关注,对于这一亮眼表现的解读也纷纷指向迅雷8月推出的“玩客云”项目,有观点认为迅雷这是挂羊头卖狗肉的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或“区块链众筹”),项目中的类数字货币(cryptocurrency)内容“玩客币”则是导致这一轮上涨的核心因素。

外媒中持这种看法的也大有人在,有财经媒体将这一轮上涨的原因描述为“(迅雷)将核心转向区块链技术这一战略决策的后果”,并认为这显示了“投资者对迅雷能够从数字货币业务中盈利的信任”。

 

然而,数字货币的带头大哥比特币本身已经是毁誉参半,前途未卜:有人将它与庞氏骗局相比,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认为比特币热甚至比17世纪的郁金香泡沫更糟糕。而且,在比特币造富神话的带动下,世界上已经出现了超过一千种数字货币,迅雷的“玩客币”有有何特殊之处能够脱颖而出呢?

因此,有的投资分析师认为,即使迅雷股价短期表现亮眼,长期风险仍然显著,特别是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它离崩盘只有一道监管命令的距离”。

 

p3

 

说到监管命令,众所周知,2017年9月4日,相关部门已经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数字货币业务。但注意时间,这道公告的发布早在迅雷这一波股价暴涨之前。而且,迅雷自身也明确表示,禁止玩客币的第三方交易,玩客币与实体货币要完全脱钩(发布这项声明的11月3日,迅雷股价大跌25%,但在随后的两周又涨了回来)。

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考:吸引眼球的玩客币之外,还有什么支撑着美股投资者对迅雷的信心?

答案其实也很明确,就是玩客币所依托的玩客云生态。

玩客云使用了早已成熟的CDN技术,即内容分发网络(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其基本思路是将闲置的民用带宽和存储资源利用起来,将来自用户的服务请求导向最近的节点,就近取得请求内容,提升网络响应速度。视频、直播、下载类企业已经普遍使用这一技术来降低带宽成本,提供闲置资源的用户也能从中获益。玩客云的前身赚钱宝和下载宝进入市场已经超过两年,但表现平平。今年8月,迅雷将赚钱宝再次升级,转型为玩客云,引入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概念,开启了这一轮增长狂潮。

CDN加上区块链/数字货币技术,双重组合玩法才是迅雷这一波骚操作的核心。

为什么CDN和区块链技术能够结合起来?为什么迅雷需要把这两项技术结合起来?这两种技术又互相为对方了解决什么样的痛点?

简而言之,这套组合拳,迅雷到底是怎么打的?

 

玩客币与比特币,真的是同类吗?

p4

 

要弄清楚玩客币的本质,首先要明确比特币的几个特点。

 

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是基于加密技术唯一性算法而生成的一种数字货币(cryptocurrency)。这类数字货币已经有超过1300种,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比特币,除此之外,还有以太币(Ethereum)、莱特币(Litecoin)等。基于其原理,比特币的理论上限是2100万个,而且随着生产数量靠近这一上限,生产难度会无限增加;目前市场中流通的比特币有1600多万个。人们常说的“挖矿”,指的是通过高算力的专用计算机(“矿机”)执行计算任务从而得到比特币,挖矿过程会消耗巨量电力。

生产和交易比特币所使用的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分布式共享数据库,利用去中心化和去信任方式,由互联网集体维护数据库的可靠性和不可篡改性。比特币的点对点交易依托网络记录在区块链上,因此完全不需要其他第三方机构的参与、证明或者监管。这对顾客而言,意味着可以大幅度降低交易成本:高盛的研究计算显示,信用卡交易的成本大约为交易额的2.75%~4.25%,而比特币的交易成本只有1%。

划个重点,比特币的特点是:数量有限(不可超发)、不可篡改、去中心、无监管、交易成本低。这些特点使它相对传统货币有一定的优势,有成为未来世界数字化货币的潜力。

 

而玩客币又是什么呢?

 

p5

 

 

根据迅雷的表述,玩客币的获取方式是:购买迅雷的“玩客云智能硬件”,并激活奖励计划,使用玩客云硬件共享自己的带宽和存储资源;根据每天的贡献,由迅雷官方奖励给用户玩客币。

因此,现在在京东一机难求、闲鱼价格高至四位数的玩客云硬件,其实并非矿机,也没有计算生产玩客币的能力。玩客币的生产地仍然在迅雷本部,用户并不能自己“挖出”玩客币,而是通过玩客云硬件共享自己的闲置网络资源,从而获得来自迅雷的玩客币奖励。

此外,迅雷官方表示禁止玩客币第三方交易。根据迅雷的说法,玩客币的用途是兑换“网络加速服务、云存储服务和共享内容服务”,并表示“随着共享经济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玩客币还将会有更多的应用场景”。换句话说,玩客币的交易市场其实就是迅雷的CDN系统以及之后的云计算市场。

这样一来,玩客币和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就有了极大的不同。首先,它丧失了数字货币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去中心化”和“无监管”,所有的玩客币都是在迅雷公司统一托管,而且目前不开源。其次,在当下环境中,玩客币根本不能成为数字货币,也没有实际的(合法)交易场景。

这样来看,玩客币并非数字货币,而是虚拟货币。换句话说,在这个意义上,说玩客币和Q币是一回事,也是有合理性的。当然,玩客币毕竟依托于区块链技术,仍然保有数量上限和不可篡改这些特性,在理论可靠度方面还是强于普通虚拟货币。

作为虚拟货币,也就不像数字货币那样可以在全球通行,而是有特定的使用范围和场景,前面说到,玩客币的交易市场其实就是迅雷的CDN系统以及之后的云计算市场。这样一来,玩客币就与迅雷的CDN系统息息相关。

实际上,不仅迅雷CDN是玩客币的使用场景,玩客币更辅助了迅雷CDN系统的构建。

 

别出心裁:被数字货币拯救的迅雷CDN

 

前面说到,CDN这一利用民用闲置带宽和存储资源的技术,实际上很早就已经投入使用,现在已经十分成熟。对于视频、直播、下载类企业而言,这一技术能够充分获取廉价带宽资源,降低运营成本。对于这类企业来说,带宽资源一直是最主要的成本之一,2011年发改委对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启动宽带反垄断调查时,优酷高管曾公开发言称“中国宽带成本是美国4倍”。

 

p7

 

2015年,优酷土豆自己推出带宽共享路由器,并在自家视频平台广告中持续推广“会赚钱的路由器”这一品牌,安装优酷路由器的用户可以根据带宽贡献值获取优金币,1000金币可兑换2.4元。

 

p8

 

同期迅雷推出“赚钱宝”产品,用户购买该产品,根据共享的带宽获取“迅雷水晶”,10000个水晶可以兑换1元。迅雷利用包括软件用户在内共享的带宽打造了“星域CDN”产品,小米、爱奇艺、陌陌、哔哩哔哩、熊猫TV等公司均使用了迅雷的这一产品。后来,迅雷又将赚钱宝升级为“下载宝”,沿用之前的商业模式。

但是,无论是赚钱宝还是下载宝,都未能取得预期中的理想效果。迅雷每年需要为每台共享带宽设备支付700元以上的用户奖励,而这些设备对用户的吸引力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分布式CDN必须在节点数量足够多的时候才能形成技术上的优势,而迅雷的赚钱宝销售数量仅仅只有30万,30万个分布式节点远不足以构成一个强有力的稳定的CDN服务网络。

这显然没有达到迅雷的理想目标。2014年刚刚赴美上市时,迅雷一个季度的研发费用在500万美元左右;到了2017年,迅雷每个季度的研发费用已经增长至1500万到1800万美元。算下来每年的研发费用增长了4000万到5000万美元。这些研发费用主要用在了一个名叫“网心科技”的公司上面,该公司是迅雷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产品正是迅雷的“赚钱宝”硬件。

一代和二代赚钱宝不仅没能建立起理想规模的商用CDN网络,甚至连迅雷自己的带宽成本都没能控制住。根据迅雷财报,2014到2016年,迅雷带宽成本分别为3354万美元、3722万美元、5513.5万美元,占收入比分别为24.7%、28.6%、35.1%。随着视频清晰度和用户下载速度的大幅提升,迅雷的带宽成本迅速攀升。到2017年一、二季度,迅雷带宽成本分别为1780万美元、1880万美元,占收入比已经达到了45%以上。

研发成本和带宽成本不断上升,收入增速却无法赶上。2016年,迅雷亏损2411.8万美元;2017年第一季度亏损671万美元,第二季度亏损967万美元。

 

p9

同时,CDN业务竞争愈显激烈,随着阿里云、腾讯云的进入,CDN价格一降再降,迅雷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在财大气粗的行业巨头面前,持续亏损的迅雷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支付共享带宽贡献者的奖励,而奖励不足则无法吸引用户,导致CDN节点和带宽不足,在竞争中愈落下风。迅雷的CDN业务似乎走进了难以挣脱的僵局。

于是,2017年8月,迅雷将第二代赚钱宝再次升级,引入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概念,推出玩客云生态。

 

p10

 

利用数字货币和ICO概念的热度,利用比特币神话的光环,再利用数字货币入场越早越有利的特性,玩客云刺激了无数数字货币玩家的神经。

玩客云硬件淘宝众筹价格是279元,众筹总金额突破千万,迅速售空;11月1日参加京东双十一活动售价399元,继续供不应求;谁被在迅雷官网的指导价格为599元;而在淘宝和闲鱼,目前玩客云设备的最低价也已经超过了2200元,高价更达到3000元。

p11

 

而根据网友的拆机图,推测玩客云硬件成本不超过一百元。

利润空间丰厚的玩客云硬件,具体销量如何呢?

p12

 

根据官方信息,玩客币总量12亿个,自10月12日起每日产量164万个,以一年为周期衰减,每次衰减50%。每台设备每天获得玩客币的数量是根据设备贡献打分,按照分数权重向全网设备分配当日生产的币。一台设备在最初每日最多可获得130个币,现在每台每天只能获得16个。这样可以简单算出,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市面上已经有至少10万台玩客云设备在满负荷工作。

通过引入数字货币这一概念,迅雷一举解决了原赚钱宝成本过高、并且难以推广的困境:用虚拟货币作为共享带宽奖励,降低了CDN构建成本;借ICO和数字货币的东风,瞬间吸引了大量用户进场。如果能够按照这个势头继续发展,扩展规模,形成一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节点的分布式计算网络,迅雷便能够在当下竞争激烈的CDN领域站稳脚跟甚至占据优势。醉翁之意不在酒,要说迅雷是挖空心思在玩监管夹缝中瑟瑟发抖的ICO,不如说一开始迅雷就只是想借着虚拟货币炒作的热度拓展升级自己的CDN网络规模。

而被拯救的也不仅仅是迅雷的CDN系统。

p13

 

五花八门的数字货币为人所诟病的一点就是其符号性导致的炒作和泡沫,有人认为现在的数字货币生产都是在计算没有实际意义的内容。而如果能将这些浪费掉的算力用在奖励网络资源传输中,那么这种数字货币生产就被赋予了实际的价值。

在迅雷的故事中,玩客币不同于普通的符号化数字货币,还在于它实际上与迅雷CDN网络紧密相连,有着自己的实际应用依托。它不仅仅是一个概念符号,作为迅雷CDN网络支付系统的一部分,玩客币背后至少还有迅雷CDN业务这一资产及其发展前景。这就意味着它有自己的下限,而不像普通数字货币那样,一旦崩塌便是尸骨无存。

或许正是这样一套互补互惠的组合拳吸引了投资人的目光,迅雷这段时间来的股价涨幅或多或少能够映证资本市场对这个双重玩法的看好。迅雷一套操作可以称为妙招了。

但,故事就这么单纯美好吗?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双重玩法下的连带阴影

p14

 

鉴于玩客币与迅雷CDN的紧密联系,有人说,买玩客币,很大程度上就是买迅雷CDN业务的增速。

 

那么就来看看玩客币现在增速如何,迅雷CDN发展又如何。

 

p15

 

玩客币最初发行时的非官方交易价格仅为每个0.1元,现在已经超过8元,40天增长80倍。

而迅雷CDN网络的增长呢?前面算过,现在市面上满负荷运转的玩客云设备数量应该是在10万台这个水平,虽然也是相当可观的增幅,但10万台对于迅雷CDN网络现在的规模来说,带宽贡献不会超过一倍(毕竟之前赚钱宝的装机量已经达到30万台)。

即使不看数字,玩客币和迅雷CDN的增长差也是能够想象到的。毕竟迅雷利用的正是玩客币数字货币属性带来的炒作和狂热,所倚赖的也正是前者热度对后者的拉动。

实际上,迅雷官方虽然含糊地指出了玩客币未来的应用场景,却始终迟迟未明确玩客币所能兑换的具体服务内容。因为,一旦把话讲清楚,想象力带来的美好热情就难免要回归冷静的理性计算了。

当然,我们可以说,玩客币的价值取决于迅雷CDN网络的发展,如果迅雷CDN网络真的能够取得市场优势地位,作为共享带宽解决方案提供商,就是新一代网络运营商,其想象空间本就是无限的。现在就将玩客币的应用情景限定死才是不智的行为。

但理智的人能够看到,这个饼的厚度,目前来说,恐怕是还无法超过一张纸的厚度。

如果迅雷在CDN业务上遭遇狙击,无论是来自竞争对手还是国家监管,其对玩客币的打击都将是致命的;或不论外来的打击,如果迅雷不把控好玩客币的发展,任由其肆意膨胀,也不能不使人担心这一套组合内部差距过大而带来的可能的崩盘危险。迅雷现在借数字货币的热度发展CDN,就像是荒野上艰难跋涉的旅人找到了一团天火;火固然能为我们带来热量和光明,但玩火者不能不谨记火势失控会带来的危险

 

总结

 

将数字货币概念和CDN结合,利用数字货币和ICO的热度趁势发展CDN业务规模,迅雷这一招赢得了美股投资者的看好,这一套组合拳目前看来收效喜人。但是,这套拳究竟是左右互搏精妙无匹,还是七伤之拳不可长久,还要留待后续观察。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52955.46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lhfly520 16 天前

    好文啊!分析有深度,全面,而且极其的客观!!赞,赞,赞!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