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乱战:财务造假、有限责任制、部分准备制、裸卖空

大猫(bitPaul) 发布在 比特币 0 7004

本文将一并探讨几个相关话题:财务造假、有限责任制、部分准备制、裸卖空,核心观点是——功利主义对客观伦理的腐蚀,是恶法诞生的土壤。

 

一、财务造假

 

财务资料阅读者主要可以3大类对象:

1、债权人;

2、股东;

3、政府;

 

企业经营者(经理或会计)对财务资料的造假,手法往往多种:或虚增某项目、或虚报某项目,但最终的造假目的大致可以分成2大类:

 

1、防御型造假:为了保护私人财产不受侵犯——例如为了应对税务机关;

2、侵犯型造假:为了侵犯某些人的私人财产——例如管理者或大股东谋取小股东、债权人的利益;

 

因而,我们可以轻易的判断出,第1类型的造假(防御)是具备伦理正当性的;第2类型的造假(侵犯)是不具备正当性的。

 

尽管这个问题看似简答,但功利主义者却不这么认为:在第2个侵犯型造假中,倘若,侵犯权利后,在一定时间内,还原财产原值(例如:先挪用现金,又在短期内迅速归还)——这种情形具备正当性吗?

 

功利主义者的答案是——很正当。

但客观伦理的答案是——不正当。

 

两者的逻辑本身并不复杂:

功利主义者从“事件结果”来判断:毕竟,“最终”是物归原主了嘛!他们认为这是一件事。

但客观伦理从“行为本身”来判断:偷就是偷,还不还是另外一件事。我们认为这是两件事。

笔者暂且不对两种逻辑,作过多评论,读者自可细细品味其中的巨大差异。

 

二、有限责任制

 

和上文类似,功利主义者认为,有限责任制无可厚非:毕竟,是股东们自愿签订的公司章程嘛!毕竟,是债权人知情的条件下,签订的商业合同嘛!

 

笔者持反对看法——

 

1、在公司设立时,股东们当然有权利、有自由、写下双方自愿的任何条款——但是,这仅仅是“写”的权利:双方可以随便写——“我们一起白头到老!我们一起摘下月亮炒鸡蛋!我们一起变成超级赛亚人!我们一起承担有限的债务!”

 

显然,“写什么”的确是绝对自由的权利——更何况双方意思表达一致。但“合同的效力”则是另外一回事——先死的人,就不可能一起白头到老;厨艺不佳,也不可能用月亮炒鸡蛋;七龙珠也很难收集;债权人的权利也由不是你们两个随便写写就能算数的!

 

2、我们刚刚提到了超级赛亚人——这不是在开玩笑。有限责任制意味着“法人”这个怪胎的出现,它的威力丝毫不逊色于赛亚人,不信看它的特权能力——它首先不是一个自然人,但它可以仅凭双方“自愿”合同,就可以被凭空制造出来,并且承担着巨大的擦屁股特权:合同里有了它,双方就可以在未来某个时间合法的赖账;并且,公司成立后,股东的财产权被削弱——由于“法人”的存在,股东不再对公司财产具有直接的控制权,尤其是小股东,实际上已经被架空:一项资产,不可能既属于“法人”、又属于股东,股东和法人的财产权关系是互斥的,而不是共有的,这个代价的好处是——“法人”的债务也不是共有的,不需要股东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当2个人合资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制公司时,实际上已经凭空“造出了一个人”——这是一家3人公司:“第3个人”专门负责赖账和架空弱势股东。有限责任制实际上可以视为公有制的变种,一旦成立,股东间的关系、股东和经营者、债权人、债务人的关系,将变得扑朔迷离,因为他们中间安插了一个特殊的“赛亚人”,它是一个特权,控制了赛亚人,就控制了“迷你公有制”——董事会或类似机构(不同于股东会的“股份”发言,董事会的投票大多数和股份无关,在这种情形下,越稀释分散的股东会,对董事会越有利,它可以让“赛亚人”发挥最大寻租威力。)将成为权力漩涡。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自有限责任制出现后,“投票制”开始从政治领域,蔓延到私人企业——你能想象,一家私人企业的决策,竟然是依靠“投票”来决定的吗?这背后,与有限责任制有着莫大的联系。

 

3、功利主义者的另一个疑问是:如果是债权人明知对方是有限责任制的情况下呢?——出于自愿。

 

首先要明确3个时间点:

A、有限责任制生效日;

B、借款合同生效日;

C、违约日。

 

这三个日期是从上至下,时间上通常是先后发生的。在A时间点,凭空造出了一个“法人”,在B时间点,法人和债权人签订借款合同——这份合同效力令人费解:一个人和一个没有生命的虚拟对象签订的合同?

 

但功利主义者又认为——债权人是自愿签的嘛!

 

一个人自愿签了一份合同,把钱借给“赛亚人”——我认为这简直不可理喻,技术上也无法做到,“法人”没有属性参与签合同这件事,它没有手、没有脚,如何能签得了合同?

不论合同怎么签的,反正钱,是被真正的人拿走花了——“赛亚人”虽然牛,但不吃不喝,所以也不会花钱,花钱的都是自然人。债权人已经发生了财产权转移,伦理上的借款合同已经生效——但这个“效力”,与功利主义者的“效力”不一样,功利主义者承认的是合同条款。

 

所以,报应来了——C时间点,违约日。债权人将钱借给赛亚人,但最终赛亚人的账面净资产只能吃一顿麦当劳。当债权人把这家公司告上法庭的时候,站在被告席上的,也是赛亚人,“它”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3、结论:政府干预的祸害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政府对法律的干预,这些把戏将很容易被揭穿。愚蠢当然是自由,正如在一开始,有限责任公司设立的时候——凭空制造了一个“法人”,这行为本身无可厚非,除了说他们蠢,在那个时间点,写了一份童话故事版的合同外,也没做什么主动侵犯他人权利的事情。

 

但是,当童话故事变成法律规范的时候,个人权利将遭受侵犯,甚至“人”的定义也被扭曲。股东有权利写童话故事,债权人也有权利相信童话故事,也许真可以说“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直到他们各自的权利遭到侵犯,却诉求无门,才能体会到什么叫恶法。

功利主义者此时最想叫出来的两个字是——活该!(他们认为这是“自愿的市场机制”,也意味着他们认为,政府是有权力保护“法人制”的。)

 

但正如上文所说,借款合同已经在伦理上生效,债权人应当具备对所有股东的连带索债权,这根本不是什么“市场规律”,更不是“活该”,这是侵犯财产权的犯罪。

 

三、部分准备制

 

相关讨论,笔者已经在《部分准备制的过去和未来》(http://t.cn/8sqSCFj)提及。此处针对功利主义进一步批判和补充。

 

1、存款不是租赁合同。在那篇文章内,笔者已经阐述过,存款合同既不是托管、也不是借款,但令人惊奇的是,功利主义者认为它是“租赁”,并声称挪用存款是“使用权”。

这是十分荒谬的——银行将存款挪用的时候,已经将货币的所有权转让(不是转租)给了另一方,同一张纸币,已经有了多人同时占有所有权,而不是功利主义者声称的“使用权”。

 

2、部分准备制是偷窃和欺诈。在这个方面,功利主义者习惯性的站到了“事件结果”的一边,正如他们对待上文提到的“财务造假”一样,他们认为,只要在某个时间点(例如客户提现的时候)上,银行可以返还,即不构成偷窃或欺诈——不论在此之前,储户的账户被如何挪用、挪用了多少次。

 

这更是荒唐绝伦——从来没有人根据“是否即时返还”来定义“盗窃罪”的。首先要明确的是,这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伦理问题。银行盗窃的罪行是客观的,完全符合该罪行的全部定义。

 

功利主义是主观主义的变种,他们用主观评价来混淆客观伦理。我们当然可以理解,某些“胸怀大度”的储户,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只需要在提现的时候满足需求——即功利主义者提到的“不违约”。

 

但在客观伦理层面,“不违约”是一件事,“是否盗窃”则是另外一件事。虽然主观上,个人可以从偏好方面,忽略其中一个,但客观事实是——银行分别做了下面这些事:

A、吸收存款,并在账面记录100%金额;

B、挪用存款,并不修改被挪用后的账面金额;

C、发放贷款,将挪用来的存款贷给其他客户。

 

要明确的是——客观上,这三种行为都是存在的,希望功利主义者能承认这个事实,尽管你们很“大度”,但那是你的个人主观偏好,你大可以原谅它、甚至赞颂它。但B和C的行为,完完全全构成了盗窃罪、欺诈罪,我认为这在客观伦理上毫无歧义。

 

更不用提它在经济上的造假——经济学规律告诉我们,同一个财产,不可能被不同的人同时占有,但部分准备制做到了。功利主义者不但认识不到这一点,更用荒谬的、错误的经济学加以掩盖,例如,称其为“租赁”、“货币创造”或者“转租”,或者“双方自愿就OK”什么的,罔顾最基本的常识。

 

四、裸卖空

 

同一个财产,不能在同一时间被不同的人占有;那么,同一个人,能不能在同一时间卖掉自己不占有的财产?

 

功利主义者的答案是:能。理由还是老一套——双方自愿嘛!市场规律嘛!

 

功利主义经济学者的最大愚蠢是,把一切问题都用个人主观价值论来照搬照套,我很担心,哪天他们家小孩做数学题,把1+1算成3,他也会认真的说:“完全没问题嘛!计算过程是完全自愿的嘛!”

 

如果数学是数学,为什么伦理不能是伦理?经济学规律无法解释:一个人怎么可能卖掉自己不占有的财产?

 

伦理上,这种行为当然就是欺诈,不然还能是什么呢?

 

此外,这里的“双方自愿”是有瑕疵的——场内裸卖空的对手方并不确定知道该信息:电子化撮合交易,他无从判断实物财产的状况。这种解释,同样可以用于上述“财务造假”、“有限责任制”和“部分准备制”——债权人或储户,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财产将会或已经被挪用,“双方自愿”未必总是适用。

 

五、总结

 

上述问题,其实没有一个是“经济学问题”,但经济学爱好者间十分关注。关注经济学当然是好事,尊重自由意志当然也是很好的,但……照搬照套就会误入歧途,就会变成薛兆丰、李子旸、哈耶克、弗里德曼、罗伯特·席勒一类的脑分裂患者——“权利是相对的嘛!”这方面,席勒最牛叉——他已经开始引导主流经济学界向“动物世界”迈进,依我看,他已经起到很大的成效——很多人开始用动物行为,来解释人类经济活动,从而得出各种反人类的结论(例如:“如果没有计划生育,永不停息的生下去,地球怎么办?!”),多么深的领悟,多么奇怪的一盘大棋。

 

最后,推荐一个网站:比特炮(bitPaul.com),学习和分享客观的人类伦理,目前内容不够丰富,但已经开始全球同步转载,相信脱离了知识产权恶法的束缚,抄袭效率会大幅提升——“自愿的嘛!”——END.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