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虚拟”并非人生

黑胡子 发布在 矿业动态 0 16199

来源:凤凰财经

作者:哈佛尼曼学者

还记得“第二人生”(Second Life)吗?这家比Facebook还早的虚拟人生现线上世界,曾经在2007年一度是媒体的宠儿,各个商家都争先恐后地在上面开店,马尔代夫、瑞典、哥伦比亚、塞尔维亚等国家甚至在里面开设了大使馆。每个人都可以在“第二人生”里面注册一个虚拟的身份,可如今,没人在意它是否还存在。

还记得Bitcoin吗?这个Linden货币更精密的虚拟版本,因为其理论上周密的算法获得了程序员们的信任,在今年上半年一度在媒体上成为现实货币系统的杀手。今天虽然宣布它的消亡还为时过早,但它和美元的汇率可以用飞流直下三千尺来形容。

但为什么这些网络乌托邦会最终失败?简单的原因就是:我们只有这一辈子,我们并不真正需要虚拟的人生。用一句流行的俗语来表达:“一切不以服务此生为目的的虚拟业务,都是在耍流氓”。在电影《Matrix》中,那么完美的虚拟世界,都无法阻止人类觉醒,回到真实世界。

“第二人生”诞生于2003年6月,Facebook诞生于2004年2月,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使用虚拟身份,后者使用真实身份,最初Facebook必须使用哈佛等名校的学校Email账户才能登记,因此它直接就是真实人际网络的延伸。人们之所以会沉溺其中的本质原因是,它增强了此生的资源。而“第二人生”中,虚拟人物的任何荣耀,几乎都和现世无关,甚至都不如普通的游戏有评分系统,能为现实人生增加头衔,在组建的公会中获得现实权力。

创造Bitcoin的人,没有基本的金融知识,不理解货币流通的必要关键是适当的通货膨胀,对于在损耗中不断减少的Bitcoin货币总量,持有者没有冲动在交易中使用,最终导致用户对其货币功能的不信任,该币成为少数玩家炒作的目标,无法为用户的现实人生带来增益。

而今天的赢家如Facebook正在推广的人生线(Timeline)战略、谷歌正在推广的Google+社交整合,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个问题:这些新东西看上去有帝国的野心,但却无法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给用户带来更多的现实增益。Facebook人生线目的是记录数码人生,可是这对用户有什么新好处?在政坛奋斗、在娱乐圈作秀、出书立传带来的记录诱惑难道不比虚拟的轨迹更刺激?谷歌更为过分,甚至砍掉了很多服务、删减了优秀的平台Google Reader来逼迫用户使用Google+社交平台,问题是用户凭什么要用这个?逼迫得紧了,难道不会跳到其他社交媒体中吗?

Tim Wu教授的《大关闸:信息帝国的崛起( Master Switch: The Rise and Fall of Information Empires)》,通过介绍20世纪电信公司崛起和衰落,讲述了这些数码企业在做大之后,往往都有遏制创新、控制用户的野心。但如果他们过分自信,把核心数码服务和产品想成人们的必需品,这样的垄断就会遭到新创新的阻击。AT&T、 IBM、微软这些昔日的帝国,渐渐地退出了中心舞台。因为本质上,人们并不真正需要它们——只要有更好的服务现实的产品出现。

一度以来,西方左派对跨国大公司可能控制世界非常担忧。至少在IT和互联网世界,这些左派们错了,因为人们对虚拟世界并不忠诚,这些公司对公民权利的威胁还不如任何政府对公民权利的威胁来得直接和严重。所以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公民,我们提防公司,更要提防政府,因为政府管理着我们的现实生活、我们无法逃脱的生活。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