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全民通胀

老王 发布在 其它文章 0 1495

通货膨胀

通胀:通货膨胀,一般指货币发行量大于市场流通需求,而引起商品价格的普遍上涨,让原有货币贬值,民不聊生,怨声载道。通常,这都是政府刻意回避的危机,因为过高的通货膨胀率,不利于政权的稳定……以上政治经济学说流传了几个世纪依然影响深远,但近几年,面对中国的高通胀,政府不但不警觉,硬是让GDP增长牵着鼻子走,似乎不 “保8保9”就是失败,让整个国家一直处于奔跑状态,从不停歇,更可怕的是,似乎将“通胀”作为一种回收国民财富、任意挥霍财政的手段,整个世界变得浮躁而投机、动荡而不安。

全民:乃所有人,整个社会的所有层面,也即不仅是政府策划了通胀,所有人也都迷恋、深爱、陷入其中,特别是十年来不断按揭房产的人,简直是坐上了杠杆撬动的财富火箭,这一切忽悠着、纠结着全中国老百姓理智与平静。

身在灼热的大环境里,时常彷徨不已,特别是看到广州 的老友在房价涨到目前这个份上1.5万-5万还不断地攒钱押房、而小友们也拼出全力拿出首付按揭,而反观西安房市的适当稳定,总觉得有一种让人亢奋的疾病在继续蔓延,它就是“通胀”,所以又管不住自己钻了一个牛角“全民通胀”,嫌脑袋累的好友,就别往下看了。

 

1、通胀让储蓄、投机、按揭地狱天堂

 

还是看个例子好理解:十年前,有3个人,各有10万元。

第一个人比较安稳,追求保险和安全,以储蓄为主,将10万元一直按1年定期储蓄,利息取最高5%计算吧,10年后,收益约50%,一般来说,我们觉得这个人虽然保守点,但还行,还算会理财;

第二个人比较自信聪明,对风险投资比较偏爱,将10万元用于购买证券基金等,因为总是相信自己对行情的判断,频繁操作,平均下来看,十年后指数虽没有回到起点,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持平不亏已经是理想的了,也即大多数人收益为0。

第三个人比较乐观看好未来,且贪图舒适,就用10万按揭10%买了100万的房子,10年后,大多数城市的房价都上涨了2~5倍,我们按平均3倍计算,第三者房子增值到300万,扣除他交付的余款90万和按揭利息30万,房价还值180万,这等于10万元的受益是1800%。

第一个人稳健而成熟,第二个人聪明而具有风险投资意识,第三个并不比第一个、第二个成熟、聪明或更有思想,甚至有些贪图安逸和不计后果、或撞大运,但就一个小小的决策,却让3个人的实际财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我也是思考了很长时间才发现,原来是“通胀”。

本来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且慢,一个全世界最大的财富秘密就隐藏在这里:我们一般人看了这个故事,会对第3个人充满嫉妒,只恨自己悔不当初,想好了也要按揭买房的为啥就没有下了手呢? 我们一般会为第1个人庆幸:他没做股票期货真幸运,少了套牢之苦,还赚了5万元; 对第2个人,我们绝没有轻视,因为他们尽管没有赚钱,相比那些赔了老本的人还算水平相当不错,毕竟他享受了10年赌博的乐趣。。。。。。

事实上,我们这样想的时候,就已经是上了“通胀”天大的当了,因为十年前的物价水平不到现在的三分之一,十年前10万元能买到的粮食、大肉、住房面积,今天你就必须拿出30万元,你的货币已贬值了67%,你如今的10万,只相当于过去的3.3万,15万也仅相当于5万,从本质上说,相当于第1位亏损掉50%的财富,第2位亏损掉67%的财富。

亏蚀掉的财富哪里去了啊?就是被通胀吞走了,相当于,只要你持有货币并储蓄了、投资证券了,钱就成为政府(或社会)给你的欠条,若你当时兑换,政府就要用当时的资产给你,若你存款十年兑换,它就只拿出30%给你,但因为这十年你以为自己还赚了不少利息,还非常满意,实际上,相当于政府无偿回收了存款人60%的财富。

回收的财富哪里去了?

且看“通胀”的好处: 政府可以无节制地印刷货币,来扶持和救助弱势行业和群体(如补贴农业、提高农民收入、完善农村社保医疗养老、部分落后工业基地救助等);开启尖端科技和新兴产业研发与探索(如航天航空探索、军事军备、信息工程、一切科研课题经费等);满足大型战略工程事业投资(三峡工程、高速公路、高铁、南水北调、生态保护、国家级特区);处理国企央企破产补偿、银行呆坏帐;还有,就是让按揭的人只交10-30%的定金,却享受到了100%的价格增长,哪90-70%资金就来自于存款的资金。这两年人们醒悟——穷人存钱、富人贷款,结果是钱越存越少,款越贷越多,因为,“通胀”的阴险残忍,让货币贬值远远地超过了你的定期利息。

如果回收的财富都到以上那些地方去了,也罢了,我们就算做了善事,问题是,因为通胀过于便利的回收财富,让执政者会变得对权力的过于依赖、更贪婪、更奢靡、更腐败,那就悲情了!

 

2、收入翻番与买不买房?

 

本届政府执政的第一个目标是2020年工资收入翻一番,7年的时间翻一番,在一个已经筋疲力尽,看似繁花似锦、实则混乱不堪的经济局势下,这实在是一种幼稚的哄小孩吃糖的游戏,这也是万恶的GDP增长和“通胀”“惹的祸,但按1中的理念,是不是还预示着下个通胀的十年?下一个有了一线城市做榜样,二、三线城市模仿的用按揭撬动房产财富的机遇?若此,毙了,别想稳住房价了,“让二、三线房价子弹飞”吧!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很感动,中国本土终于有了在国际文学思想上的突破,我为其骄傲。但随后记者采访莫言准备用诺贝尔奖金做什么时,他感慨要在北京买套房子,我一直以为他是在调侃北京的房价高,但后来反复看视频,觉得不像,完全是一种无奈,忽然间,似乎都觉得诺贝尔奖变得渺小,那种神圣被北京的房价亵渎了。

这说明中国政府营造的实物资产财富持有与增长的新型价值观已经根深叶茂,北上广那些十多年前的老居民,在悠闲的搓麻将中,无意间已拥有数百万乃至数千万资产记录;在实体经济领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些敢吃螃蟹的万元户、九十年代初那些勤劳的富商,如果没有将财产转移到房地产上来,大多数已消灭殆尽;2006年从加拿大归国回北京奥运村附近创业的同学,没有在公司经营上赚多少,当年购买的房产却增值了上千万,房价对财富的畸形计量打破了全中国人民养成的几千年来勤俭、朴实、储蓄的传统,此篇就是在这种迷茫中产生的一次拷问,面对2013年一线城市房价畸高反涨幅最大、二三线城市房价相对合理却保持平稳,而此时的2020年工资收入翻一番,是否会引起更大一轮的通货膨胀,而在这次通胀中,传统理财方式是否又再次遭遇灭顶之灾?

一年来,不断出现的房叔、房媳、房姐事件,让全社会的目光聚焦高房价和这些财富拥有者,但对陕西房姐龚爱爱的审判,却为这场闹剧画了个尴尬的逗号:房姐办身份证有罪,但靠自己投资获得房产财富无罪,这告诫人们,在一个政权不发生颠覆或更替,资产所属权有保护的国度,拥有并不断扩大自己物化资产是无可厚非的,也是财富保值的最佳途径。

高中同学的弟弟,一贫如洗的从老家到西安上学,毕业后分配到西安土门附近做中学老师,从2003年开始,十年间不断用按揭、转让等方法,不经意间拥有了5套房产,这是实实在在发生在身边的事件,这是许多忙碌的实体经营业主无法想象的,这都是通胀对财富观念不同的奖赏,他准确地搭上通胀的车,顺从地信任政府的发展与增长大方向,用按揭的杠杆享受到财富的不断膨胀,问题是,这种神话难道还能继续书写吗?

我曾经也跟着大家骂任志强,骂自以为是的北京房地产导师董潘,总觉得这两个家伙不体恤民情,总是无节制地喊高房价,但结果是我们错了,北上广成为2013年度房价涨幅最高的城市。在一个依赖土地财政的国家,在中国城市化进程发展到最关键时刻,在政府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软着陆的产业方向,在国家总是将“通胀”作为调整与安抚社会财富结构的惯性驱使下,或许他们在感情上有些伤人,但在理智上是否比普通百姓更清醒?5年前谁曾想过上海北京许多房价过10万一平米呢?而今年董潘已经喊出80万的目标,可怜的钱啊?贬值太快了!但政府“左手安抚、右手抽成”的假调控,是否又哄诚实的老百姓割一半财富进贡?

面对高房价,我们有时候主要还是为了自我安慰,将大陆与美国、欧洲的实际收入与房价做比较,总觉得别的国家的房价就是低,但是否想过:我们这个流淌着皇权思想的血液的民族,总是有种官本位的靠近中央、集中京城的潜意识,我们的人才流动完全是为了追随特权和虚荣,人为拉大层级,职业走公务员极端、学校走名校极端、医院走顶级极端,我们不喜欢自由,离开了集中和比较就似乎失去了生存的价值,在这一种意识形态下,各色人群依次向一二三线城市集中的趋势,随着“通胀”的助推,依然会越演越烈。

总觉得美国、欧洲房价是否会合理点?但在参观了巴黎凡尔赛宫时知晓,哪本是远离巴黎中心的市郊,就因为有了路易皇权贵族侵润,周边极其普通的社区,房产的售价每平米8万欧元,相当于64万,那里不过是空气好了些,哪里敢和大气的北京城比哦,难怪董潘喊出了北京80万的方向。说这些时,对一个还算自主经营的独立测绘人,都觉得愤愤不平,这社会贫富悬殊太大了,但这不等于我们就可以不去努力,不去思考,不去改变或跟进,于是,就有了如下的追忆:

90年代初,西安企业单位的集资改造房每平米大约500元,人均工资大概300元,一个人工资买不了1平米房,一般人也都说买不起房;2000年,企业集资的房价大约1500元,而人均工资不到1500元;从2003年开始建商品房,一般小区住宅楼3000元,人均工资2000元;2013年,房价涨到5000-7000元,但工资也涨到3000-5000元,人们依然说房价高。事实是,十几年过去了,大多数人都说买不起房,但差不多也都有了住房,这一切,还别说,真要归功“通胀”,不是通胀,你工资从来不长,每次买房后,根本就还不起按揭银行的或别人的钱,哪就成了真正的房奴,而“高通胀”让房奴成为幸运财富增长的房主。

问题是:2003年时节,西安每平米卖3000元的相近的房子,在广州也只卖4000元,十年过去了,广州原来4000元的房子,如今差不多都有2.5-3万元,涨幅超过6倍,工资涨幅不到3倍;而西安,房价涨幅不到3倍,工资涨幅也不到3倍。这正是我冒险惹好友嫌,把此文挂出来的原因:到底是广州的房价该跌?还是西安的房价该涨?在2020年工资翻番的大局面前,难道7年后西安的房价真的也要翻一番?

 

3、漫记:价值与地主

 

价值是什么?政治经济学给我们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区分,但因为财富的书写越来越趋于对数字和纸币的喧哗,全人类开始迷失,忘记商品的使用价值,只追求货币本身,实际上使用价值虽然很难计量,但它的物化性决定了它的真实性和标的物的作用,譬如一个馒头、一张床、一间房子、一亩地的使用价值,永远都是相近不变的,它的价值也永远不会缩水。

但货币和存款的价值,会贬值会缩水,如果发生重大金融危机事件或货币崩盘,金融资产可以一夜间化为乌有,但馒头、房子、地还在,想到这里的时候,连自己都感到惊愕,原来对于每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财富,只有拥有更多的固定物化资产:土地、房子、生活设施才是最彻底的拥有财富,这就难怪目前全社会都在给土地、房子打工的现象了。

地主:在60后的记忆里还非常清晰,小学的时候,参加过不少忆苦思甜批斗会,许多贫农义愤填膺地冲上去殴打带着尖尖帽的被绑起来的地主,但批斗会一结束,全村人乡里乡亲还是朋友,因为在封建旧中国,大多数地主和贫农相处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前者拥有土地,后者提供劳动,公平分配,几千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所有地主的土地首先是具有理财观念和思想、品格才积累起来的,只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公私合营让心态不平衡的人发泄了几十年。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改革开放后,农村第一批富足起来的,大多数就是当年被批斗的地主的后代,这一切都源于他们基因里对占有资产的那种鲜明的冲动,因为历史的原因,他们或许只有中学小学的程度,但他们清晰的财富观念让你惊叹,他们藐视一切螺丝钉式的说教,他们尊重实体资产,以不断地拥有更多房产、宅基地、土地为目的,现在看来,他们都已是隐形富翁。

如此看来,使用价值不存在通胀,物化资产在一个稳定的国度里,只会增值,但所有的货币却一定贬值。都说华尔街那块地,是一个荷兰人,300年前用一串项链从印第安人手里换来的,我信!所以为了保有或扩大财富,你只有不断地设法拥有更多实体资产,当然在某些资产短期涨幅远远超过通货膨胀率和收入涨幅时,泡沫就产生了,就像当下的北上广深的房价,哪你就要多些耐心,等待泡沫破裂或是软着陆后再下手,但你拥有它超过拥有纸币的信念时刻都不能改变。

有了通胀:就有了不断增长的GDP,有了可以面向全世界标榜的资本,领导有了政绩,百姓有了信心,面对老外昂首挺胸,尽管到了2020年,你的收入翻番,房价可能也翻了一番,你的存款价值缩水一半,但我们的世界一定会更精彩、更喧哗,或许社会和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虚无的、浮夸的、灿烂的、通胀的游戏,我们就尽情地、简单地、执着地投入吧,不想了,管它去呢!

(完!)
文/狗狗币老王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