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我们需要分布式社交网络

godsex 发布在 比特币 3 3675

想象社交网络是一艘巨大游轮。分布式社交网络模式像一百万个木筏随意彼此连接在一起,每一个木筏都为了每一个用户。如果有必要,它可以分成很多块,在任何方向上,它也都会长得越来越大。Facebook模式则有点像泰坦尼克号。社交网络的明天,第一枪已经打响。

----

Graffiti_berlin_wall

Facebook代表了一个科技公司能在当前社会形态下所能达到的最成功范例之一。市值达2000多亿美元,并且它的服务在全球广泛使用。这是因为社交网络就好像任何网络一样,用的人(活跃用户)越多,它就越有价值,所以实际上要解决的是兴趣问题,他们都很高兴(大概是指facebook的用户)。

但是facebook有一个问题,并非是它缺乏货币化方案,导致它不能从一个普通的.com网站发展成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型。问题是如果你想要使用社交网络去干任何事情,不仅仅是分享菜谱那么简单的事情(或者译为超出分享菜单那样简单事情的范围),以及得到你想要去访问的最喜欢的博客上面的内容列表,或者找到你的大学同学,你将会发现它的弱点。

纳普斯特(napster—美国第一个分布式音乐分享网站,创始人肖恩-帕克,此网站打官司败给唱片公司,被关闭,但分布式的理念一直留在了互联网世界中,此人后来帮助马克–扎克伯格的facebook找到风险投资,最终马克屌丝变富豪,而此人也得到了facebook的股份),作为一个点对点网络,纳普斯特通过中央服务器直接连接节点,请看图解:

napster

还记得纳普斯特么?这网站曾经非常流行,它第一次介绍了点对点分享音乐网络,并且最终它所提供的服务(点对点分享音乐,任何一方都不用花一毛钱,由中央服务器来协调)被捣毁,这个服务对当时的现状(传统音乐出版行业,就是唱片公司啦)是一种威胁。

社交网络所提供的服务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你能晒晒猫咪和宝贝的照片,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你能得到阿拉伯spring或者occupy活动。回到早先的日子,社交网络被用来在大量人之间来沟通,而这些人相互都是不认识的。这些成就曾经被美国媒体报道为是一个证据,证明了平台的效用最终打破了专制政府控制民众组织能力的壁垒。

这事儿发生在几天前呢?时间没那么长啦。

俄罗斯限制了facebook上普京的评论页面。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早上五点十分

俄罗斯当局说服facebook关闭了一个页面,这个页面是用来邀请人们团结起来支持反对党的,网民们在星期天很愤怒。在上星期五的时候支持者们为一月十五号创建了一个重要事件页面,在一月十五号这天,普京总统最大的对手alexei navalny将会听到他的判决,在一件有争议的贪污腐败案件当中,判决将会让他眼睁睁看着普京把他送进监狱,刑期超过十年。俄罗斯的网络看门狗roskomnadzor说星期天的时候网页已经被封锁,来自于总检察长发出的命令。总检察长“要求限制访问未经过批准的大规模事件的权限,包括社交网络上的团体。要求已经被执行了”,俄罗斯新闻社引述发言人vadim ampelonsky的原话。Facebook上的活动,被称为“聚拢公众来讨论裁决结果”,在页面被封锁之前,已经有超过一万两千名民众在网页上注册过了,但是现在呢,只能通过非俄罗斯的ip地址才能打开,也只有非俄罗斯的facebook用户才能打开。Navalny,他在反对党内的领导地位是多年来建立起来的,通过他流行的反腐倡廉博客以及精心管理的网络活动所建立。评论界的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在克林姆林宫的压力下快速的弯腰了。“这是一个令人相当不愉快的和令人惊讶的俄罗斯facebook行为。我还以为他们会至少去要求一个法院的命令,而不是直接的不正当的用网络看门狗封锁了网站。”他在他的个人页面上写道。前驻莫斯科美国大使michael mcfaul在他的twitter上写道,这次封锁开创了一个“极不友好的,可怕的,令人讨厌的先例”,而且他认为,facebook应该尽可能快的改正他们的“错误”。

支持者们迅速的去新创建的事件页面上注册,并且对facebook所谓的“审查”发动了一轮新的爆破攻击(口水仗,狂喷)。

Navalny,一个三十八岁的律师,被指控伙同他的弟弟oleg在使用他们自己的快递公司过程中,oleg贪污了将近两千七百万卢布公款(以当时的汇率计算超过了五十万美元)。这个案子只是诸多对他不利事件中的一项。之前的一个案件,他在国家木材公司挪用公款,被查出后判刑五年,但是那个判决被缓期执行了。

在他们的核心思想中,社交网络是关于沟通的,并且能够让人们,也许相互认识的人们,或者也许相互不认识的人们进行沟通,在一个共同都感兴趣的话题上,或者通过社交网络来进行联系。

每个人都在用社交网络普遍的服务,在这些服务中有一件事情是极好的,那就是任何人都能被任何其他人找到,不用去做任何复杂的事情,像是作为多重网络的一部分这样的事情。

这个服务的问题在于,如果公司来扮演“守护隐私”的角色,那效果是很脆弱的,然后呢,你就能得到一个最好的工具,甚至是人类曾发明出来的东西中最好的,这个工具能不仅能让你的抗议彻底失败,而且一个时间戳记录以及调查工具,能够回顾所有的事件并且证明这家伙其实是一个多么疯狂的人啊。

问题不在于社交网络本身,而在于作为“守护隐私”角色的公司,当牵扯到它们自己的生存和利益的时候,就不能保持公共和中立。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公司越大,就越容易压制它们(如果你是权威人士),就好像我们在上述俄罗斯问题中看到的那样。

问题出在集中制上面。事实上,单独的公司受到上文中所说到的压力,如果他们察觉出拒绝屈服所带来的潜在危害,他们总是会屈服,这是糟糕的,还不如主动的让他们的用户放弃他们。

分布式社交网络不是万能的,但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它是没有弱点的。俄罗斯或者其他任何国家,在这件事情上,可以像是一只大肥羊一样盯着facebook看,向facebook施压,漏出牙齿威胁的实现审查。Facebook可能会抵抗一小会儿,在顺从这些国家的政策和程序之前,要求一个法院命令,但是在这些国家做生意的能力依赖于这些国家的领导持续良好(都打仗了,人都死光了,谁还用facebook),你会发现这对facebook来说,是很简单的选择题,他们才不在乎未来公众的绝望。

在另外一个方面,分布式社交网络没有公司服务器在后面存贮用户信息。一个或者多个公司紧紧制作,开发出开源软件,这软件被用户以及组织使用,通过他们的协调,通过程序和使用软件,创造出社交网络。当然,俄罗斯可以威胁软件的创造者,但是由于他们真的控制不了谁在用它,用它来干什么,这威胁只在公众眼睛里存在罢了。

想象社交网络是一艘巨大的游轮。而分布式社交网络的模式则像是一百万个木筏随意的彼此连接在一起,每一个木筏都为了每一个用户。在任何方向上,如果有必要的话,它都会长的越来越大。如果有必要的话,它可以分成很多块,仍然像木筏组中的木筏那样来运转。Facebook模式看起来有点像泰坦尼克号,用户的数量越多,船就必须变的更大。这不仅是规模越来越令人厌烦,而且它表现出一个巨大的目标(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目标),对任何人来说,他都能打扰到很多人。(通过查找与很多人乱搞)

这些东西还没出现呢。类似storj和maidsafe这样的公司代表了迷人的分布式网络的发展,点对点存贮,计算机算力可以支撑运转这样一种系统。但是为了社交网络的明天,第一枪已经打响了。如果你们想要的只是戴帽子的狗,那对你来说没啥改变的。如果你认为社交网络能够让社会变的更好,我们没必要经什么当局批准,你应该开始考虑一下分布式的社交网络。

----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