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无政府数字世界即将到来

小蒙牛 发布在 其它文章,币头条 10 6373

摘要比特币窃走了银行的钱,现在它还将威胁到社交网络,股市,甚至国家政府。我们是否将会走向一个任何极权主义都将消逝的无政府未来世界?

bitcoin_1

比特币的兴起拽住了世界的眼球,然而其潜在的破坏性却依旧没有得到广泛的理解。是的,我们都知道它是一种数字货币,但在比特币开发者们的眼里,比特币代表了一种技术突破,它可以横扫社交网络,股市……甚至政府。

总之,比特币是可以通往未来无政府数字世界的一扇大门 —— 引用比特币开发者Jeff Garzik的话说就是“这是创建一个不同世界的变革催化剂” 。

这场变革已经吹响了号角,我们过去总是需要银行来追踪某人拥有些什么。而这已成为了过去时,比特币及其竞争对手已经向我们证明了,银行由软件和数学替代是完全可行的!

现在,自由主义的程序设计师们将为我们行上一个标准的弯身礼,并询问我们不再需要哪些东西?

bitcoin-machine

图1-1:新加坡商场的比特币ATM机

展开你的思维想象一下,一辆无人驾驶的出租车漫游于城市之间以捞取最大的油水;盘旋于天空的一架无人飞机投递给你所需的商品或是非法药品……无政府数字化将充斥于你的生活,机器们便可以应答你,你的雇主,犯罪集团……我们生活中几乎每个方面都将被连根拔起。

想要知道为什么吗?你得先了解下区块链的能量 -— 这是一个由加密过程来创建并记录争议问题协定的点对点总账。

区块链是比特币整个生命中跳动的心脏。随着时间的推移,区块链将推动众多智者们所侵染具有突破性的技术。

时至今日,我们依旧需要着中央机构,比如银行,股市,政府,警察部队……因为我们需要它们来解决重大问题。谁拥有这些钱?谁控制了这家公司?谁在这次选举中具有投票权?

而现在,我们拥有了一缕纯净,不易腐蚀的数学计算机代码,它便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而这一切都与“当局”毫不相干。

分布式系统的益处将是巨大的:其削减了开支,提高了安全性,而且在很多情况下除去了最薄弱的环节 -— 贪婪,容易腐败以及易犯错的人类。

但是这种破坏性影响会走多远多深?我们是否正在迅速接近一个奇异的地方?是否因为类似于比特币的存在,任何中央集权的存在看起来就似古老的封建制度?

如果说互联网革命预示了我们些什么,那就是何时改变能够来临,很快!

有趣的货币

让我们先从数字货币说起。紧随着一场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你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会出现一种不由银行和政府所操控的新型货币。

没有任何财政部可以印取更多的比特币,他们无法夸大你储蓄的价值,也无法胡乱借贷给那些没可能还款的人,而财政部所做的一切恰恰是导致整个系统崩溃的罪魁祸首。相比而言,比特币的规则已经嵌入了那颗数字顽石。

一切始于一位自称“中本聪”的神秘人物所著的一篇论文,中本聪于2008年时通过加密邮件列表的方式偷偷地发表了这篇论文。其阐述了一种“用密码证明来替代信任”的货币形式。

中本聪描述了一种保留所有交易的总账方式 —— 区块链 —— 它能够证明谁拥有什么的难题。这是一个具有跨时代意义的突破,其解决了长期存在的计算机科学问题:如何在没有中央控制的情况下运行一个复杂的系统。

关于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他本人从来就未曾透露,尽管谣言声四起:他是一个孤独的学者,在金融领域中一群不满的无政府主义程序员,美国中央情报局……

已知的是比特币的数量是有限的,它最多只有2100万个,目前已经存在了大约1300万个,按照计划剩余的比特币会在2140年时全部出现。

在批评者眼里,比特币只不过是电脑中的一些文件,其价值为零。然而他们却忘记了一些事情,其实他们在银行账户里的余额无非也只是电脑中的一串数字。

英镑值钱只是因为人们决定了其价值。假如说这种共识一旦崩溃,比如说在德国魏玛,一张完整的20英镑纸币也没法帮你买来一杯咖啡。没错,英镑的确是一种著名的稳定货币,但是它偶尔也会遇到一些颠簸。例如,在2007年时北岩银行曾被迫卑躬屈节于英格兰央行。这导致一些客户急着要撤回他们的钱,然后越来越多的人…… 很快就引发了一场恐慌。魏玛的民众开始丧失了信心,甚至带了些津巴布韦的色调。

去年塞浦路斯央行宣布存款人超过10万欧元(约13万美元)的存款最终承受的损失最高将达60%时,公民们对此感到了震惊。一时间,比特币的风险似乎变小了,人们为了逃离政府的金库,疯狂地将现金涌入到数字货币之中。

cyprus

图2-1:2013年塞浦路斯民众对银行税收的抗议活动

而同样的事情将不可能发生在比特币身上,因为没有中央政权拥有从中取利的能力。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最近呼吁应该剥离银行凭空创造货币的权利,并声称这是导致信贷泡沫以及经济萧条的根本原因。

这也许并非巧合,比特币从一个经济衰退的灰烬中诞生。虽说它在很多方面是有些激进的,但它也有其严格保守的地方:没有债务是可能的,没有复杂的衍生产品,没有不值得信任的中间人。你要么有币,要么没有,就是如此简单。

比特币诞生的时机无可挑剔,它是现有金融系统的完美解药。

旧秩序:控制互联网

银行并非是唯一受到威胁的机构,区块链技术将具有根除一些我们熟知的网络公司的潜力。

互联网充斥着意外的数据泄漏事件,比如说最近的eBay意外事故以及政府的窃听事件,缺乏对银行的信任已经演变成了缺乏对网络空间监护人的信任。越来越多的情绪表明关于我们的钱和数据,没有他人值得我们信任。

我们曾经认为,互联网作为一个自由主义之地,任何事情都可以在其中发生,政府不会涉足其中。然而事实远非如此,互联网于上世纪60年代发明于美国国防部,美国政府一直牢牢地把握着这根缰绳。

在90年代时,互联网监督的任务是由一个名叫Jon Postel的计算机科学家负责,后来美国政府成立了一个非营利性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来接管他的任务,其主要负责包括管理域名和IP地址分配等与互联网相关的任务。

ICANN提出自己是一个友好的管理员和安保员,并打着无私的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互联网”。而其工作是受美国政府操纵的。自2010年以来,ICANN已经在美国拥有了四家办事处 —— 洛杉矶,华盛顿,布鲁塞尔当然还有硅谷。正如其网站所吹嘘的那样:“所有四个办事处的建筑在视觉感观上表达了ICANN是一个透明组织”。

但是ICANN的运作透明度是否匹配其闪闪发亮的玻璃窗户呢?

各国政府,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以及国际刑警组织经常被民众批评,原因是他们在决定重大事项的时候总是关起门来。而ICANN近期的举动似乎和“透明化”截然相反,他们希望限制对域名信息的访问,原本任何人都可以知道是谁在互联网上注册了域名。如此行事,只不过是为了将这些信息提供给“适合”的利益相关方罢了。其实说穿了,互联网的全球性机制是由政府主导的企业集团操控的 —— 尤其是美国政府。

此外,世界各地的各国政府都有着自己的审查工具。最关键的一点是,审查是一个频谱。我们很少有人会反对英国政府封锁儿童色情的做法 —— 但是我们如何看待取缔那些共享网站的事情呢?

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要归功于爱德华斯诺登,因为他让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政府本身能够窥探我们的私生活。

GCHQ

图3-1:位于切尔滕纳姆的GCHQ总部

由斯诺登泄露的文件显示,英国通讯总部(GCHQ)怎样将目标对象置于弱势地位,并向其进行攻击。超过100万的摄像头暗中被GCHQ用于监视,许多拍摄的照片竟然是露骨的,它们都留在了切尔滕纳姆文件之中。

新秩序:解放互联网

互联网的游戏正在发生改变:从控制互联网转变为解放互联网。

政府机构公司正在渐渐失去对互联网的掌控,这就好比一把沙子:你越是想要握紧不让它走,它越是溜得快。

下面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位于邓迪的阿伯泰大学如今提供了一个为期四年的“道德黑客”学士学位。阿伯泰是一所极小的大学,在学校中还有一些其他的课程学士学位如“表演型高尔夫”。在这个面前,“道德黑客”的学士学位反而显得正常了许多,当你点击进入课程的细节时,你会发现它的设计巧妙地解决了大型组织对于数字世界的破坏性而产生的的日益担忧。

根据招股说明书所说,“商业世界对于道德和白帽的需求越来越大,公司会去雇佣黑客查找漏洞以防犯罪的发生,而黑帽就负责……要知道黑客们天生就是好奇的,他们就是想把东西分析出来,他们不断地进行实验和研究,而这个大学的课程就是希望培育一些道德的黑客”

毕业生需要通过国家最先进的渗透测试,主要考核他们关于加密知识,生物识别系统知识,以及他们非常熟悉的“黑帽”黑客习惯。 因此,对于这些人来说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甚至还会有很多英国通讯总部(GCHQ)内部的工作岗位。该机构主办的年度黑客大赛,每年都吸引了成千上万的阿伯泰毕业生参与,通过在线的选拔方式先筛选出几十名参赛选手,而入围者将进行最后极其逼真的网络攻击模拟比赛。而今年的赛事将会在内阁战争纪念馆地下深处的白厅举行。

在今年的活动时,我采访了一个来自切尔滕纳姆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个人,他表示“今天你在这里看到的一些技术可能就是GCHQ想要做的一些东西”。他是那些佩戴着特制袖标的家伙的其中一个,他们还禁止我给他们拍照。

当然,这些道德黑客最终是否会留下道德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社交网络,搜索引擎和在线零售商通过浸泡我们的个人数据,然后提炼成宝贵的数据库,目的就是引来广告赚取财富。

正如谚语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不付出,那么你就是产品”。你没给谷歌的搜索引擎,电子邮件或者日历产品付出过半毛钱。那么你付出的都是些什么呢?你生活当中的每个方面的数据:你认识谁;你要去哪里:你喜欢吃什么,穿什么以及看什么。

如果互联网变得过于不稳定,甚至会发动美国经济衰退,那些巨头网络公司也将失去数十亿美元。但是,除此之外,他们可以利用数字货币的不稳定性来压制他们的竞争对手。

Facebook,Twitter,谷歌这些公司所隐藏的力量正鼓舞着数字化无政府主义者去摧毁这个自鸣得意,行话满篇的硅谷巨人。但是,这些黑客是谁?他们不可能是那些头顶黑帽的职业犯罪者,相反,他们很可能是在帕洛阿尔托工作的技术人员。

我们认为硅谷里的人都是“自由派”,但这是具有误导性的,他们可能是生活在自由的社会,但他们的“自由意志论”的前提往往是由一个小型政府的低税收资助所决定的。在这些人脑袋背后的的数字乌托邦往往是惊人的。

举个例子,PayPal的创始人彼得·泰尔 – 他捐赠了125万美元给SeaSteading研究所,这个团队目的是在海洋中创建一个自治的国家,以远离现有的主权法律并解放监管。

在2009年的一个会议上,他说:“有相当多的人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是好事,我们无需过于在乎这些人,因为既然他们不认为这是一件可能的事情,他们当然就不会认真对待我们,实际上他们将不会试图阻止我们,直到为时已晚。”

这很难去概括其动机是为了脱离控制,还是因为无政府主义,到底是创造还是一种破坏,贪婪和慈善之间的膜已经薄得如此惊人。请记住,硅谷和全球许多特许经营的创业公司通常非常年轻,他们易受影响容易激动。是的,他们中的一些可能有资格作为乌托邦 – 然而,纵观历史上的那些乌托邦,他们都是使用了破坏性的战术以达到他们的目标。

什么目的呢?眼下简单地来说就是创造他们认为的“清廉”版本网站,互联网和金融机构,那些我们每天所依赖的 —— 移除任何别有用心的中间人。

新的数字无政府主义者可能就是那些头戴Gant斜纹衫布帽衫,隐藏在芸芸大众的那些人,可能到死你都无法揭下他们的隐藏着的面具。他们看心情便会惩罚下Facebook,Google,Twitter ,PayPal这些公司,因为他们的傲慢。这足以成为数字化解放的动机。

至于手段和机会 —— 好吧,他们现在拥有的首选武器便是:区块链。

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这个概念,所以先让我们回到比特币的话题。

为何说区块链能够改变一切

在我们现有的银行系统中我们持有数额的钱是确定的。当我们在星巴克消费了一杯咖啡,我们通常是通过一个芯片和PIN码机器来转移3英镑钱给银行。星巴克的账户余额多出3英镑的钱,反之我们的账户则少了3英镑,银行在这过程中作为一个中间人而存在。

比特币则移除了银行这个中间人,而银行通常会收取费用还会将我们的重要信息披露给政府……或者做那些激怒无政府主义者的事情。(应该说他们中有些人永远生活在了怨恨的状态下)

但这样做远非如此简单,如果不是银行的话,谁来跟踪每个人拥有多少钱?如果将这个任务交由个人来处理,那么整个事情将会陷入欺诈闹剧。

而比特币的解决方案是大家共同记录所有的信息。彼此之间每个人都是一个银行,正如我之前说到的,区块链是所有交易的公开总账,它能够显示每个人拥有多少钱,它由遍布全球的比特币用户们共同存储。

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网络达成共识应该写在哪里,否则的话可能会出现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区块链,而每一个都拥有着不同的看法。

有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每一笔交易都由发起人广播,而不是说告知银行我要花3英镑那样,我们是告诉全世界。交易是由“矿工们”将信息捆绑后加密封装进块里面而进行的。

原则上来说,任何一台电脑都可以成为一个挖矿机 – 它们只需要安装一个钱包就可以进行挖矿。但是目前来说这种方式已经不再靠谱,死了这条心吧,除非你用的是超级计算机。

引用比特币社区所维持的维基词典的一句话 — 这也许是你可以得到的最接近官方的解释 — “挖矿是故意设计成资源密集型和困难型的,如此能够被矿工们发现的块数量才能保持稳定……挖矿的主要目的是让比特币节点处于一种安全防篡改的共识状态”

换句话说,区块链既保持了公开性又保证了可靠性。它完全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交易总账方式。任何试图改变这个总账以达到双重支付目的的人必须重做嵌入最后交易的计算难题,然后他们需要将之后的交易块按照同样的方式连接到这条新的链上去,并把它作为公认的权威区块链。

简单来说,这种可能性很小。

我们享受第一个区块链应用就是比特币,但区块链同样可以用于证券交易所,社交网络或是电子投票系统。

比特币开发者Jeff Garzik告诉我说“区块链技术是自互联网诞生以来最重大的发明 —— 它将是我们生活各个领域变革的催化剂”。他目前正在筹款把比特币卫星送入太空,并为那些没有可靠的互联网连接的人广播最新版本的区块链。他坚信他能够做到。

“货币仅仅是比特币分散性技术的第一个应用,比特币就是一个洋葱,你每拨开一层,你都会发现新的令人感叹的一层等你去探索” Garzik在他亚特兰大的家中这样跟我说。

当权力集中在少数权势人物手中时将会有一种灾难,腐败和混乱的危险,他警告说。而分布式系统则是将权力交由了一成不变的数学。

然后游戏将真正发生改变。

即将土崩瓦解

还记得ICANN为了强调它的“透明度”而建造的那些豪华的玻璃办公室么?这些天ICANN办公室里伴随着阳光的是非常多的焦虑感。

ICANN关于域名的掌控情况现在看来比起以前更加缺德。目前该集团可以决定哪些顶级域名可以存在(例如.co.uk)哪些域名在他们的控制下能够出售给商业注册商(比如telegraph.co.uk),而且你“拥有”一个域名还需要为此支付年费。

ICANN然后运行了一个叫做DNS的系统将这些简单易懂的域名转化为IP地址,除非你的用户愿意记住例如93.184.216.119这样的长字符串,否则你必须去花钱购买域名。

这种情况直到域名币的出现(Namecoin)。

这种加密货币基于了比特币,但它的角色更多地是作为互联网地址而非是货币。它称自己为位域名,任何拥有域名币的人都可以用它来保留一个地址。

一旦你拥有了它,它将无法被带走:没有人能够向你授权年费。突然之间,一小撮ICANN的垄断地位已被侵蚀,第一次,我们拥有了一个可行的替代选择。

现在,让我们展开下想象的翅膀。事实证明,整个ICANN也很容易被比特币的分支所取代。

目前有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点对点工具项目试图取代Twitter,其名字为Twister,与Twitter不同的是没有企业在中间强制掌握用户的详细信息,你会发现在Twister上比Twitter更安全。

而Bitmessage所做之事便是为了取代电子邮件。这是一种完全安全,匿名,且无中心窥探机构监视的应用 。该程序在2013年6月份NSA电子邮件监视消息传出后下载量暴增了5倍。我想,因为这个免费且安全的系统的出现,像谷歌,雅虎,以及微软这些提供网络邮件的公司得小心了。

早期投资过Twitter、Tumblr以及Foursquare的风险投资家弗雷德·威尔逊最近在他的一篇博客中写道:“我们在2004年的投资方向是社交,2008年时则是社交和兴起的移动业,而到了2012年时移动业开始进入萎靡期,如今进入2014年后我们的资金将会围绕着区块链技术,对此我非常期待。”

文件存储这个领域将会是我们的重心,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已经习惯了“云端”来保存我们的文件的方式,而这种服务的原理似乎很简单,我们上传我们的数据,然后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够传唤这些数据。

但它们需要依赖功能强大的数据服务器中心,而只有跨国公司才能拥有这样的资源来建造它们。微软提供了OneDrive,苹果则拥有ICloud,其它则还有例如Dropbox的应用,它们的模式都是先提供给大家尝鲜,但当你超过一定阈值时它们变会开始向你收费。而现在这个比特币协议将会威胁到它们的垄断。

位于亚特兰大的肖恩·威尔金森因创建了Coingen而闻名于加密货币圈,这是一个用于创建山寨币的服务。如果你想要创造一个自己命名的山寨币,只需要花上不点钱肖恩就可以帮你实现。

现在,他又推出了名为Storj的在线数据存储服务,这种服务将会覆盖在比特币网络之上。多亏了成千上万的矿工们,比特币才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脑网络,威尔金森说。“为什么我们只把它当做钱看待?我们可以把比特币的模式复制到其他系统中去。”

而这个想法就是把用户的文件隐藏在区块链内(或指向该文件,否则的话区块链将迅速膨胀到可笑的体积)。将会出现一个奖励机制给与那些提供自己计算机进行实际体积存储的用户一定奖励。如果说你的计算机有几G的空间,你可以暂时捐献给Storj,然后每月赚取一些比特币。

这听起来可能极为复杂,但用户们并不会太在意,威尔金森说:“你不用去关心这背后的技术,你只需要进行存储文件,然后就行了,当你在使用Dropbox时你不关心它的技术部分,你只关心它能不能用,这是一样的道理。”

“我们正接近一个完全不同的经济模式。如今我们拥有了这些分布式的技术,我们已经降低了成本,我们可以做什么呢?比特币是世界上最大的超级计算机网络 – 早在去年,比特币网络的运算能力已经远超世界500强超级计算机算力总和几个数量级”。

勇敢,聪明的企业最终会抓住利用区块链机会来发展自己,而昂贵的金融服务终将被取代。

云端出租车

迈克·赫恩斯,前谷歌员工,离职后加入了比特币行业,他在最近的一场演讲中描述了区块链如何形成奇异的新自治系统,并如何彻底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他联想到了无人驾驶飞机,可以从A点以完全隐秘的方式将包裹运送到B点。而这将给胆大的罪犯提供巨大的机会,同时这也将是无数快递公司的噩梦。

amazon

图4-1:亚马逊已经测试无人驾驶飞机(法新社)

赫恩斯还描述了另一种情形,时间定在了50年后。一名虚构的名叫Jen的人想要打一辆出租车。她告诉她的智能手机她的去处,然后手机会根据价格和用户评论排名自动发送到附近的出租车。这个系统将基于区块链技术。

奇怪的是这些车辆没有人驾驶他们,虽说自动驾驶汽车可能在这几十年来已经司空见惯,但重要的是没有人能够拥有这些汽车。他们就是赫恩斯所描述的“自治代理”,它们通过赚到自己的钱为自己加油和维修,其运行过程完全不受外界控制。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比特币区块链技术才有可能,这个B单词真的无法避免:它可能只有一个区块链应用程序,但它已经证明了它的威力相当惊人。

赫恩斯说:“如果我去银行然后去开一个拥有权为电脑程序的银行账户,他们会认为我疯了,然后将交给警察处理。而比特币没有中间人,所以它不会去阻止计算机连入网络并让计算机来操控自己,你所需要实例化比特币钱包的事就是生成大量的随机数,有很多东西可以做到这点。如此这些设备们才能够自给自足。这使得人工生命第一次真正名副其实地存在。”

Google-Self-Drivin

 

图4-2: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原型

这些代理设备将会自己上传软件到网上,他们甚至可以聘请人类程序员重写他们的代码或者进行升级。

当然,第一代代理设备将需要由人类来创建。但是汽车公司或者出租车公司面对这样的事会作出如何的选择呢?事实上这种工作需要由大众自发进行,因为这样做能够获得超低票价的好处,而这可以应用下Kickstarter网站的筹资模式,目前该网站已经支持了比特币的筹资方式。

“理论上这是可行的,这意味着某人某一天在某地可能会做到这一点。”

区块链与银行的恩怨

Andreas Antonopoulos是世界上最大比特币钱包提供商Blockchain.info的首席安全官,这家公司几年前就已经创立并深受比特币社区的尊敬。

Antonopoulos可能是有些偏见,但是他仍旧认为区块链是自21世纪以来最重要的发明之一。他认为这是一种正义的力量,它将全球陷入现金经济的60多亿人民拯救出来。许多非洲人使用的是手机和互联网,而不是银行。它还大大简化了银行系统。

“大多数围绕金融的分级机构所管理的事实就是,如果你让某一个人掌控了很多钱,历史告诉了我们他们往往会偷用这些钱,那会发生一次又一次,几乎所有的调控都将围绕去阻止这个问题的发生,而区块链技术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这种必要性,你会看到一些相当大的变化,因为有了一种更好的方法,而人们会选择那些更好的方法。这并非和什么特别的自由主义相关,它只是一种认识,既软件能够实现调控未能完成之事”Antonopoulos说。

有些人可能会说银行可能会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自己的体系中去,然后以一种更透明及更低费用的方式复制现有提供的服务。这也意味着完全开放式的服务将脱离银行或者组织的控制。其实许多服务是过时的,只是他们不明白而已。

“如今让银行们感到惊慌的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他们不喜欢如此,他们不喜欢竞争。”

在金融领域的成功将会是其它行业和应用的跳板。Antonopoulos越来越强调区块链最终会着眼于民主。

“人们认为比特币仅仅只是一个比PayPal更好的支付方式,其实不然。它其实更像是互联网,它是一个平台,在该平台上你可以构建各种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我们甚至无法想象人们会构建出些什么东西来,仅在去年,我从初创公司中所观察到的足以使我感到惊讶,当你把互联网,共享经济和加密货币联系在一起时。”

好的,规模这个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你需要代理人?如果说你去问那些和互联网一同诞生的人,他们是无法理解为何我们需要互联网的。对于逐步淘汰代议民主制的整整一代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正常,自然的过程。如今我们拥有了工具能够做到这一点。

“在我看来,这就是为何我称自己为‘混乱主义者’的原因吧,根据历史来看,集权式系统将会有一个必然的轨迹,这是因为当人们逐渐掌控权力时他们最终会选择破坏系统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无论是货币也好,还是企业和民族。而分布式机构则是更具弹性的,其没有中心,他们根本没有腐败的机会。这是一个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并已逐步演变成普遍的想法。从君主制演变成民主制是有必要的,从传播信息,知识,教育和中产阶级的财富,以及普通人的权利,至今已经延续了几千年。这不是某种自由主义的宣言,或是说无政府主义的宣言,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和谐社会的机制,我只是认为我们可以创造更好的机制来解决这些问题,这就是我想说的,我们不希望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对于Antonopoulos所有乐观的的表达,他提议改变的方式有些激进,就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般,而其它数字乌托邦则走得更远。

丹尼尔·拉里默,此人正为一个叫做Bitshares的工具而工作着,这是一种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银行,保险以及公司股权的工具,拉里默认为这一技术新品种将使得政府完全过时。

“我设想了一种情况,政府是没有必要的。自由市场将能够提供你所有的商品和服务来确保您的生命,自由和财产,而不必依赖于强制性。这就是最终会导致的一切,结果是政府的力量会少于自由市场,从本质上来讲,自由市场比政府更有效,所以我将看到政府的收缩”他告诉我说。

在他的版本的未来中,身份和名誉将成为新的货币。法律和合同将为代码铺路,如果破坏了这个规则,惩罚将会在数学上寻求,而不是通过执法机构,法院和监狱。那些没法偿付的人会被网络的一部分(整个社会)以“协调回避”惩戒处理。他们将无法在区块链上进行资金交互或者运行其他任何系统。他们将遭遇“经济的监狱”,远远不止无法汇款那么简单,因为区块链会控制投票,商务和通信,用该系统去驱逐他的生活并非不可能。

“的确存在可以实现构建社会公平和鼓励人们解决他们的债务的方法,它就是最终形态的自由意志”拉里默说。

或者说无政府状态,这取决于你的观点。

区块链将永远生存下去

明确的是比特币的负面形象,例如其不稳定,易于被恋童癖和毒贩利用的货币特征的确远离了靶心。但正如英镑,美元和欧元一样,比特币被用于所有方式的恶意活动的同时,也将开辟出一个充满机会的世界。

作为第一个成功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可能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是其包含的区块链技术则不同,它正在用蠕虫病毒般的方式进入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它将权威吞噬后通过计算机程序分发给我们。

程序员们已经证明了这些系统可以被创建。逻辑上来说这些系统的间接费用和成本远比那些商业同仁要低得多 —— Facebook,谷歌,亚马逊这些蹒跚的巨人。

而关于区块链系统使用过于复杂的问题,其实计算机世界早已解决了很多遍,很快,这个问题将得以解决。而到了那个时候,群众们便会一窝蜂地涌向它们,去创建一个我们几乎不认识的世界。

 

原文:http://www.telegraph.co.uk/technology/news/10881213/The-coming-digital-anarchy.html

作者:Matthew Sparkes

简译:小蒙牛

稿源:巴比特资讯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国民伟哥
    国民伟哥 902 天前

    无政府数字世界即将到来 http://t.cn/RvKpzNg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黄金比特 903 天前

    “如果你不付出,那么你就是产品”。你没给谷歌的搜索引擎,电子邮件或者日历产品付出过半毛钱。那么你付出的都是些什么呢?你生活当中的每个方面的数据:你认识谁;你要去哪里:你喜欢吃什么,穿什么以及看什么。

    +1
    +1
    我要点评
    方大帅你懂的
    方大帅你懂的 903 天前

    //@Ryan_XxOo:[good]

    +1
    +1
    我要点评

    //@Ryan_XxOo: [good]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少平 903 天前

    没人评论?原文下面有790条评论!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大猫(bitPaul) 903 天前

      哈哈。。。。可能大家都热衷于参与【行情预测】的评论贴吧。

      +1
      +1
      我要点评
    渊央-
    渊央- 903 天前

    范佩西好帅///////[心]

    +1
    +1
    我要点评
    bitPaul
    bitPaul 903 天前

    十分偏激,十分极端,十分自负。带着批判的观点转发。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903 天前

    《无政府数字世界即将到来》http://t.cn/RvKpzNg比特币窃走了银行的钱,现在它还将威胁到社交网络,股市,甚至国家政府。我们是否将会走向一个任何极权主义都将消逝的无政府未来世界?

    +1
    +1
    我要点评
    用户iap14hhxbd
    用户iap14hhxbd 904 天前

    #iReader晒签到得大奖# @掌阅iReader,我今天在iReader书城签到抽中了6阅饼!连续签到30天,即可抽取惊喜大奖! http://t.cn/8Dk6Soi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