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奥地利学派对比特币的影响

戴维 发布在 比特币 1 7161

20140324_bitcoindetail4

 

翻译:曾瑶、王佳珩

校订:王文斌

每个中本聪心中都有一点门格尔、米塞斯、哈耶克、罗斯巴德和柯兹纳。

比特币作为一个统一的货币和支付体系,出人意料的在2009年凭空出现。事实上,最早看到它的优点和生存能力的人确实是程序员和黑客们。他们将自己的杰作发表在奇特的地方,而这些作品在大学图书馆是找不到的。比特币的机制不容易理解,也没有关于它的学术文献。但是它的美妙之处在于你可以马上加入,立即开始使用,从最基础的开始学起。

就我而言,初次听说比特币的头两年,我都对其持怀疑态度。在没有任何外部或物质基础的情况下,一台电脑就能凭空创造出货币,这听上去太不可思议了。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与我们对货币的一切认知都是矛盾的。

但是现在,比特币已经站稳了脚跟:它的基础设施建立起来了,“现金-比特币”兑换机器到处都是,主流观点也逐渐靠拢。加密货币是确实存在的了,而且不会消失。

是时候回顾一下,到底哪些经济学家预测了这样一个激进的想法:市场本身可以发现、并维持一种独立于国家的货币。要寻找对经济学家,我们首先需要找到那些,认为货币也是一种商品的人,他们认为,货币是在企业家市场实践过程中创造出来的。

卡尔·门格尔(Carl Menger 1840–1921)。“货币不是国家的发明”,奥地利学派伟大的创始人门格尔写道,“货币不是法律条款的产物,货币的存在甚至不需要政治当局的批准。特定的商品因独立于国家权力的经济关系,自然而然成为货币。”

这个观点与大部分我们自认为知道的相冲突。当前,货币由国家创造,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已经存在了大半个世纪,这造成了一种错觉,认为国家是货币存在的原因。

然而这并不正确。货币就像道路和学校一样,因被国有化而与市场分离开来。导致这一发展的原因都不合理。政府想控制货币,是因为可以通过货币贬值来获取除税收外的另一种收入来源。它可以保证自己的债务,防止市场按实际情况对其进行估值。

银行纵容了政府这一愿望。作为交换,银行得到了政府的保护,避免了市场竞争和挤兑。本质上,政府授予了银行伪造货币的权利,只要政府能获享印刷机带来的最初收益。

只要你从政府创造货币的神话中解脱出来,就能发现新的可能性。门格尔从发展的角度描述货币的出现。这个过程经过反复的试错,不断的创新,状况时好时坏。有些东西在一个地方是货币,在另一个地方又不是。它的出现,是渐进的并经历了很多反复。“这个转变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也不是在所有地方都以同样的方式发生,”门格尔写道。这对比特币的出现也是一个很好的描述。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 在其1912年的著作中,米塞斯从深度和广度上拓展了门格尔关于货币诞生的独创理论。他试图寻找,货币作为商品和服务的原始价格这一问题的答案。他解释说,任何时候都有很多商品在竞争货币的地位,也就是说,人们获得获取商品可能不仅是为了消费,也是为了交换。

他解释说,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仅因贴上“货币”的标签就获得价值。这个过程肯定不止这么简单。比方说金和银,是凭借之前在物物交换中的作用而获得货币价值。从这个意义出发,货币必须从实际的市场经历中延伸出来。

这些经验怎样应用到比特币上呢?比特币的内在价值是与它无比新颖的支付系统相联系的。这个技术结合了分布式网络、对每笔交易进行更新和认证的总账,密码学和直接的点对点交易体系创造出区块链。用户们体验了这个结晶8个月之久后,其相关货币(比特币)才首次获得市场价值。

赋予电子货币价值不是政府或者社会契约可以做到的。这需要真实的市场经验与一个有价值的商品,或者像比特币一样,一个全世界都需要的很棒的服务体验相结合。这就是比特币价值的来源。实际上,如果没有绑定支付网络,这个货币就不会有价值。

以我的经验来解释这一过程,支付网络是一个关键点。大多数人认为货币和支付体系是两回事(如美元和Visa)。对于国家创造的货币,这个逻辑是完全正确的。但比特币不同,它是两者的结合。这点是很难想明白的。

米塞斯对货币理论有两处额外的贡献。他说中央银行的存在是不必要的,并预言中央银行对货币的稳定是有害的。历史证明他是对的。在他的理想中,货币可以完全脱离国家行使职能,就像比特币这样。同样,米塞斯将货币稳健的原因与自由紧密联系起来。他将稳健货币比作确保基本人权的机构。

哈耶克(F. A. Hayek 1899–1992).在推动彻底货币改革过程中,哈耶克是米塞斯多年的战友。他们共同对中央银行的危险性做了预警。他们证明扩张性的信贷政策是如何导致通货膨胀和经济周期,并加速政府增长的。他们呼吁并恳求改弦易辙。但是他们注定只是衰退的预言者。

米塞斯死后的第一年,哈耶克决定采取不同的策略。在1974年,他写就了《货币的去国有化》。他放弃了政府在任何层面上干预货币体系的想法,并认为政府和货币体系必须彻底的分离,即使是从改革的层面上讲。他建议从下至上的改革。

他曾一度认同金本位制度,但在这本书中他认为实际上“我们肯定能做到比那个更好,只是不通过政府实现罢了。”他解释道“我们常接受劣币,那是因为私人企业向我们提供良币是不被允许的。”他支持基于各种技术,包括商品篮子指数,的私人货币创造体系。这些货币会同其他商品一样为市场地位而相互竞争。

这本书在当时看来是惊世骇俗的。但是比特币的存在让它显得不那么疯狂。在哈耶克的时代,技术并不成熟,但是现在可以看到在国有化货币时期,我们失去了些什么。货币正变得更糟糕,而不是更好——而这与电话、汽车和电脑等私有商品的变革趋势是不同的。货币确实能成为私有企业的产品。正确的改革方案是忘掉政府的货币体系,朝着更加美好的东西前进。在货币和支付体系的竞争中,市场体系将会胜利。

穆瑞·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 1926–1995)。我第一次知道私有铸币的概念,来自罗斯巴德1963年《政府对我们的钱做了什么?》这本书。这个概念让我震惊,尽管,再一次,这个想法在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特别古怪。有新研究发布显示,私有货币是现代历史——从工业革命期间的英格兰到19世纪的美国——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私有铸币的概念并不是他的核心贡献。罗斯巴德是私有产权理论家,他清楚地阐述了私有产权对整个社会秩序的影响。正是私有产权的存在带来了秩序、保障了自由、理性地配置资源、阻止冲突、允许争端制裁、激励生产,甚至支撑着人类的自由。罗斯巴德坚定地认为,货币是且必须一直是私有财产。

为什么这个见解有意义呢?这归结到一个词:银行。它们最开始是以仓库的形式存在,出于安全和交通成本的考虑,这是必要的。银行作为借款方的功能则是另一回事。不论是哪种情况,谁拥有什么的权利必须清晰。唉,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银行喜欢所有权的模糊。如果他们能存储你的东西,同时靠贷出它来赚钱,对银行来说是好事。如果他们能让政府为这种行为背书,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罗斯巴德关于改革的最佳观点——在他1983年的《银行的秘密》一书中有详细阐述——是私有产权在货币领域的重建。关于货币财产的归属不应该再有困惑和不确定性。就像世界上其他东西一样,货币的归属必须有清楚的区分。你可以将你的货币存储起来,或者冒险将它贷给银行的借款者,但这两者之间不应该混淆。在当今世界,没有人知道谁拥有什么东西的权利。

现在考虑比特币。当我拥有它时,你就不能拥有它。当你拥有它时,我也不能拥有它。没有中介,没有拒付,关于总数和所有者归属权也不存在疑问。支付即转移,而不仅是发生在虚拟账簿上,可能会或不会与现实对应。这是罗斯巴德理想中的体系变成了现实。

确实,Mt. Gox的破产很大程度上搅混了局面,但是其失败与比特币本身的内在价值无关。这只是一家运营不善的公司的命运,而这家公司是受黑客入侵盗窃、烟雾弹、管理无能或赤裸裸的欺诈连累(事情还是开始有所眉目——例如Mt. Gox刚发现持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20万个比特币)。不过这个情况的巧妙之处在于,即使机构存心混淆,使用者们仍然知道他们犯规。在它破产之前的很多年,很显然有些事情出了差错。比特币仍然被交易。新公司将格外费力地澄清,他们无论何时都会保证你的财产安全。还有就是,有纸质钱包和冷存储,你根本就不需要使用第三方。

与罗斯巴德认同的货币——黄金——不同的是(他死于1995年,正是网络开始大众化和成熟化之时),比特币没有重量,且不需要空间存储。这意味着比特币的仓储功能在技术上是没有必要的。每个所有者都可以是他/她自己的银行家。这在很多方面来说,都是一个理想,因为仓储功能是技术上依赖的,而不是这个世界的永恒属性。

伊斯雷尔·柯兹纳(Israel Kirzner 1930– ). 柯兹纳是米塞斯的学生,他毕生致力于理解并拓展他老师的一个观点。米塞斯观察到出于很多原因,经济学拒绝正式建模,一个主要因素是企业家精神的存在。教科书多年以来忽略这个话题是有理由的。它与完美预见和控制的目标相矛盾。柯兹纳描述道,企业家精神引入了混沌元素,能毁灭任何预期。

企业家精神是这样一种行为:辨别市场设置中未被发掘的技术和需求,并为了消费和生产将它们变成现实。企业家精神意味着引入未被了解的新事物。对于企业家精神来说是最基本的惊喜的要素,推动了市场发展的进程。

当我们想到比特币的时候,我们又怎么不想到企业家精神的惊喜?它不是作为传统的资本产品发行的,而是在一个自由的平台上。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它,开始“挖掘”比特币。但只有那些对机会超级敏锐的人才会这样做。其中一个就是发明者自己,他现在已经是非常富有的人了。这就是保持敏锐并发现机会意味着什么。

目前,围绕着比特币有成千上万家企业成长起来,有钱包、交易所、零售和批发商店、服务公司和其他很多的种类。每一个类型代表一种风险。大多数人不会冒这种险。但是有些人会。决定他们成功还是失败的(除开政府监管因素)是他们是否能否满足消费群体的需求。没有人能预知结果。

柯兹纳是描述这类过程的大师,据门格尔所说,这是导致新货币产生的关键。因此我们实现了一个完整的循环: 120年描述加密货币经济学核心的学术成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神秘又令人惊奇的,看起来也确实如此。但是这一切都是有内在逻辑的,虽然只是在回顾时才显现出来。

要花多少年非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理论才会迎头赶上?就目前来看,这个领域的大部分专业人士都礼貌地忽略,比特币对货币理论和政策几乎所有传统智慧的爆炸性影响(虽然Konrad Graf已经在路上)。事实上,比特币之所以必需,部分是因为现行的基于政府的体系完全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如果市场一开始就被允许发挥作用,而不是被政府限制和截断,这个体系可能会比现在走得更远。

现在是时候回头看,拂去那些被遗忘的书本上的灰尘,重新挖掘这个学派的思想,他们的理论预见了使比特币如此不凡的关键。

原文地址:http://www.fee.org/the_freeman/detail/the-austrian-influences-on-bitcoin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