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Symbiont首席技术官谈智能合约系统

gsj 发布在 区块链 4 3867

Using-Blockchain-Technology-to-Create-Smart-Contracts.-Newsbtc-Cryptocurrency-News._meitu_1

Symbiont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Adam Krellenstein说,以太坊是除了Symbiont以外仅有的智能合约系统,但是总的来说,以太坊并不是很适合金融应用。

Krellenstein评论以太坊时,说:

“它是很有意思的项目,他们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是总的来说,它不是很适合授权账户和金融应用。”

“使用Solidity编写智能合约,然后运行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这样并不理想,在我们的目标市场上取得成功的概率也很渺茫。你需要更像我们的智能合约系统,需要匿名的账户,需要更加稳定安全的代码库。”

Krellenstein对Counterparty(合约币)也有贡献,Counterparty是一个针对比特币区块链的非盈利、开源社区驱动的项目软件套装和协议。与Counterparty的其他创始人Robby Dermody和Even Wagner一起,Krellenstein创建了Symbiont,一个面向机构的软件提供商,交付智能合约的全套解决方案。首席执行官Mark Smith后来也加入了他们。

在某些方面,Symbiont扩展了Counterparty的内含共识方法。今天8月份,Symbiont发布了自己在比特币区块链上的的安全认证,并且以一种智能合约的形式定义了条款、条件以及有关金融的一些业务逻辑。

“Symbiont独立于以太坊,拥有自己富有创意的智能合约系统。我认为,目前只有两种智能合约系统——以太坊和我们。我们是用现有的高级通用语言编写的,我只能透露这些。Symbiont拥有与以太坊同样的功能,它也是图灵完备的,可以跨账户系统运行。”

“我们正在跟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合作,他们对这项技术很感兴趣,也看到了前景所在,可以打破并重建金融网络体系结构。”

 

R3CEV

 

R3CEV区块链项目发展得很快。每周都有更多的大银行加入R3联盟。话分两头,作为一个独立的实验,以太坊在微软Azure云服务上提供了一个以太坊智能合约工具箱。Krellenstein说现在他无法评论这些项目,但是谈到了一个新近报告,这个报告由R3的市场研究主管Tim Swanson主笔,考察了彩色币和水印代币。

Krellenstein说水印代币系统的一个陷阱就是,当与元数据联系在一起时,比特币的流通性被打破了。

“对于Symbiont和Counterparty来说,就不会这样,因为你不用将元数据与输出联系起来,你只需要在链上存储就行。彩色币需要与比特币相关联,但是Counterparty代币或者Symbiont智能合约不需要。”

“智能合约与分布式加密账本的结合是非常有潜力的,它改变了金融工具发行、交易、创造和管理的方法。我们坚信,智能合约是条道路,因为你可以将整个金融工具建立在加密账本上,而不是部分。我们的系统比代币系统更加强大,你可以在智能合约系统里面编写一个代币系统,但是反过来不行。”

“也有一些公司将代币系统(甚至比Counterparty一年前使用的还更加原始)应用于金融领域。另外也有一些开源项目将智能合约用于公共账户的通用目标上。但是Symbiont专注于智能合约在金融领域的应用。”

 

Rootstock

 

Rootstock倾向于在比特币网络上使用混合侧链和联合挖矿达到智能合约的目标,它将于12月4日、5日在墨西哥城正式发布。人们对比了一下Rootstock和Counterparty/Symbiont。Krellenstein提醒人们注意联合挖矿的安全问题。联合挖矿时,在比特币区块链上的矿工使用它们的哈希算力保障另一条区块链的安全。他说,联合挖矿的经济激励机制是,父链上的矿工可以随意攻击侧链。

“看看类似Rootstock这样的的系统,我想在体系结构上会有很多折衷,这是我们不想的,所以就有了不同的方法。联合挖矿很大程度上就是保证去中心化侧链安全的唯一完整解决方案。你总是要求父链的矿工善意地挖你的小链。它对诚实和诚信行为没有产生经济激励,但是你自己的链却保持诚实。”

“最大的替代方案就是Counterparty,还有Symbiont实际上使用的——内含共识。不需要创建第二条区块链,也不需要第二种货币,不需要两者结合,不需要在第二条链上挖矿,只需要在主链上存储你所有的数据。你需要把共识逻辑和交易逻辑区分开来。”

“举例来说,那就是Counterparty做的。Counterparty寄生于比特币,所有的数据和交易历史都存在比特币里面;嵌入通用的比特币交易。比特币矿工和用户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它隐藏在里面,然后Counterparty网络居于它上面使用数据和点对点网络。”

“那是一个很牛的想法,安全模型也非常棒。它没有改变经济激励机制,你继承了潜在链的所有安全机制,不需要善意或者其它矿工相关的东西。比特币矿工已经在Counterparty交易上挖矿差不多两年了,尽管浑然不知,但是它确实在那里。我们想,那就是最好的办法,利用内含共识在链上增加新的功能,而不是使用侧链。也有一些使用侧链的应用案例,特别是当你试图处理比特币加密货币时。”

 

证券结算

 

在最近的一些演讲和讨论中,来自巴克莱投资银行之类机构的系统架构师重点提到了工业量级交易和结算环境的复杂性,在那些领域,智能合约有用武之地。融合这些系统涉及证券结算,那时,算法寻求一种结合多空头寸的最佳结算方式,比如,让成百上千的交易以飞快的速度完成结算。

Krellenstein说:“实际上,可执行的逻辑非常简明。我们的智能合约系统就是设计用来管理那些金融逻辑的,它工作起来非常简洁明了。像外汇交易这样的业务逻辑,以及对这些金融工具的展示,相比代币,对于智能合约来说是非常简单的。”

至于何时部署集成,如何与现存系统一起工作,最可能是在条件允许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替换,逐步切换。所以现存系统可以平滑地迁移到新系统上。

“我们对于这样的市场也很关注,在那里不存在有效的、完整的技术来管理这些工具。所以说,对于区块链和智能合约,存在很多资本市场的蓝海,那里不需要搬开很多拦路虎我们就可以展示技术的力量。”

“我们的智能合约系统是完整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可以暴露给传统金融技术API,所以在替代现存系统时可以即插即用,在改变体系结构的同时,不需要改变它的使用方法,比如,交易员在频幕上依然使用原来的方法交易这些产品。”

原文:http://www.ibtimes.co.uk/symbionts-adam-krellenstein-theres-really-only-two-smart-contract-systems-ethereums-ours-1530490
作者: Ian Allison
译者:gsj
打赏地址:1DHs7hZMdx6tgUHdqXiub3XrovrF6Pte7y
责编:printemps
稿源(译):巴比特资讯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