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比特币大会议上的一篇演说:比特币和企业家

熊纯倩Sunny 发布在 比特币 0 5259

我这次演讲的目的不是为了抨击所谓的势力庞大的“老大哥”( Big Brother state ),和他亲密的资本家客户,也不是为了讨论或传播、维护各种山寨币。我认为有2000种山寨币及其他衍生物非常有益侧链和其他项目定期在互联网上进行也是极好的。开发者展现出的敏锐、才华和恭谦令人振奋,而开发者做的各种实验对比特币的进展而言,至关重要。

speech-to-the-bitcoin-conference-bitcoin-and-the-entrepreneur

我的话题是比特币用户和互联网用户所共同关心的。我想谈谈在共同的危险面前,我们共同的责任。

这个致命的挑战,给我们的社会提出了两个要求,也是比特币用户和公众直接关心和需求的东西。这两个要求看似矛盾,但必须被协调和实现。我指的是,第一,较小侵略性的国家;第二,在所有领域中都具高度隐私性。

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中,“保密”这个词是矛盾的。具体事件有,斯诺登勇敢的将像棱镜门这样的暗箱操控揭发出来。我们早就认同,对个体的生活隐私和亲密活动有过多且不必要的侵犯是很危险的,远超过被引用来证明这些侵犯的危险。即使在今天,支持一个接受任何民众监督国家的开放社会的利益价值并不大。此外,如果我们的民族传统不能与民族共存,那这个民族也是没有意义的。?? ??美国总统不应该允许这些侵犯行为扩大到用他的力量能够停止的程度。并且他的政府成员,无论级别是高还是低,民间或军方,都不应该把保护美国人民安全作为借口来监视国人。折磨、用无人机轰炸、掩盖国家错误或是隐瞒公众和媒体本应了解的事实。

我要求每一个出版人,每一个编辑,和每一个新闻记者重新审视自己的标准,并意识到国家危亡的本性。在技术的重大变革时期,政府和媒体通常在很大程度上会基于自身利益做出反方向的努力,去阻止国家变得完全和敌方一样。在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法院认为即使是宪法第一修改法案同意的特殊权利,也绝不能屈服于国家对实现国家安全的需要。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不应当屈服于法律的原因。因为它作为表达形式直接违反了保护措施。

今天,尚未对比特币宣战——然而比特币可能是具有破坏性的,它可能永远不会在传统时尚中像注定患病的“毒品战争”一样被宣告。我们的生活方式受到攻击。在世界新秩序的形成中,我们的敌人正在全球范围内推进。我们的自由处于危险之中。然而目前仍未有“战争”宣布,没有部队越过边境,没有导弹被发射,只有立法和监管。

如果报社在决定保护比特币之前,等待着战争的正式声明。那我只能说没有任何一届政府像现任政府这样对我们的自由提出了这么巨大的威胁。如果你正在对这个威胁等待一个确凿的证据,那我只能说危险从未如此明确,它的出现从未如此迫在眉睫。粗略地扫了一眼对比特币企业独断的逮捕和搜查命令,用户和交易上提供了一个清晰的图片,即使是对最习以为常的记者而言,都是即生动又可怕的。

从总体来说,比特币需要的是一种改变,在战略上的改变,在企业任务上的改变——通过人、每个商人或工人领袖、每家杂志。我们生活的世界因为整体的、无情的主要依靠传递手段扩大其影响力范围的阴谋——作用在渗透而非侵略上,作用在不民主的监督而非选举上,作用在恐吓而非自由选择上,表面上是法律决定,背地里是武装袭击。这是个征召大量人力和物力进入一幢大楼的系统。这个大楼里相互紧密联系,有着为与军事、外交,情报,经济,科学和政治运作结合的专政执行任务的高效机器。

它的所有准备工作都隐藏的很好,直到斯诺登把它揭露出来,没有公布。它的错误在于无视“学习经验”,不是头条新闻且总是对不学无术的犯罪分子不加以重视。与其持不同意见的人被驱逐并受到无情的胁迫,而不是赞扬。没有对经费支出提出质疑,没有传闻被刊登,没有秘密被揭露。国家像冷战没有结束那般领导人民,披着“反恐”的新衣。总之,用战时的原则来领导人民,是没有民主可言的。

然而, 每一个民主国家现在意识到:减少国家机关资金被普遍误解为降低国家安全——问题是减少资金和基本限制是否应该得到快速解决,不然的话,我们通过砍它一千刀把这个促进恢复自由的项目作为一个长期死亡形式。

事实上对于这个问题,所有的国家敌人已经公开鼓吹说应通过中央银行,控制货币供应量。不然的话,他们就雇佣代理商通过偷窃、贿赂和暴力来获得。美联储通过印钞来欺骗全球金融运行的细节已经被所有报纸读者,他们的朋友和对手知道。我们钱的规模,实力,范围和本质、通货膨胀的原理武器以及我们对使用这笔钱的计划和策略,都在自由报(Libertarian press)上被详细登出。其他报社刊登的信息内容也足以满足任何一个好奇的读者。在至少1个案例中,Ron Paul,有关货币创造的秘密机制细节的出版物,它从健全黄金标准的改变现成为了一个公认的问题,甚至英格兰银行也那么认为。

拒绝刊登这个真相的报纸是不忠诚,不爱国,不负责任且对他们的读者不安好心的。我们一直被搅合到公开的战争中,毫无疑问,他们不会出版这样的板块。但是,在缺少公开战争的情况下,他们意识到新闻内容的标准只有页面浏览量和广告商。我的问题是,对所谓“主流媒体”的附加依赖现在是不是应该被抛弃。

这个问题只能由你来回答。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机构可以替你回答。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政策可以强加意愿给你。考虑到目前在新的类似比特币软件形式下,我们肩负着各种责任和完成这些责任的方法。如果我的问题没有得到你的注意,而又力劝对该问题考虑周到并最终得到解决。我会把我缺少的责任心交给你。

在这个博客的前面几篇文章中我都有提到,毫无疑问你的直觉经常告诉你——现在正是呼吁每个公民为释放和自由迫切做出改变的时候。它呼吁每一个公民将他的权利和舒适与通过CCTV传播和这些权利、舒适完全相反的东西的卑鄙的专政者加以衡量。我现在还不能相信这些在软件行业工作的公民认为他们与该呼吁无关。

没有理由或欲望去建立一个新的“比特币办公室”,或者制定比特币规则,或是比特币执照、指导方针、关于数字货币流动的法律。我并不是在建议任何一种新的思考或安全分类的形式。我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国家支持该如何进行重组,没有显而易见的答案,如果我有一个答案的话,也不会强加于这个困境。但是,我希望软件行业的专业人员和世界范围内的比特币行业人员能够重新检视自己的责任,仔细考虑现存危险的深度和性质,留心可能降临在我们每个人头上的自我约束的危险。

每个企业家对每一个比特币故事现在都问下自己:“监管是不是确实需要?” 我的建议是,你补充这个问题:“是对消费者的利益进行监管吗?”我希望世界上的每一个组织和机构使工会、商人和政府官员在各自水平上提升一个档次——对他们的努力提出相同的问题,自然会得到结论:国家的控制是不需要的。

那么,美国企业家应当考虑和建议自愿承担指定的监管和指导吗?我向你保证,如果实际上,他们是出于自愿而又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将全心全意与这些建议合作。

也许并不会有什么建议。也许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对自由开放的软件现面临的困境没有答案。在技术中断时期,任何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和行动的结果,都是痛苦且没有人经历过的。但现在正处于前无古人的一个混乱又危险的时期。而这正是我们现在面对比特币的情况。

这是比特币区块链前所未有?主权和挑战。同样增加了你的第二个义务——一个我分享的义务。正确的通知、保护和警告比特币用户是我们的义务——确保他们拥有所需的一切事实,并去了解用户——我们面临着比特币的危机、前景、目的和选择。

没有一个企业家应生活在暴虐国家制裁或对他的项目审查的恐惧之下。应为这个审查来自于误解;而误解来自于支持或反对。两者都是不需要的。我不是要求报纸支持比特币,但在告知和警告公众这项艰巨的人物上,我需要你的帮助。因为在公众完全知情的情况下,我对他们的回应和奉献有足够的信心。

我不仅不能扼杀读者中的争议——而且我还欢迎它。所有的比特币企业家都打算坦诚自己的过失;正如智者曾说:“一个过失不会变成一个错误,除非你拒不改正。”我们打算对我们的错误付起所有的责任;我们希望在我们没发现这些错误的时候你能把它指出来。

如果没有自由,没有一个生意人或是国家能够取得成功——没有一个团体能够生存。这就是为什么雅典的立法者梭伦颁布法律:任何公民从争议中退缩是一项犯罪。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媒体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除版权外,版权是国父的最大、最具破坏性的失误)——首要任务不是取悦和娱乐,不是强调琐碎和伤感,不是简单地“公众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而是告知、唤醒、反思、说明我们的危险和我们的机会,表明我们的危机和我们的选择,去领导、示范、教育、有时甚至可以激怒民意。比特币,做为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通过它的流动、犯罪和最基本的:给予公众它想要的,也可以惹怒、示范或领导公众。这是比特币革命的核心。它属于每个人,又不属于任何人。每个人对它都有绝对的权利,正如他们做的声明本身。

比特币有更大的覆盖面和对国籍边界(收钱人和发送器不在遥不可及,而是始终触手可及且就在网络上)绝对的覆盖率。这意味着更多的货币流通改良和货币传输方式改良。这也意味着,最终,各级政府,用尽可能谦卑的态度而非使用暴力来履行他的义务。因为即使在国家安全的托词下,政府也不能再通过伤害你来偷你的钱了——这是我们想要实现的。

那是在十七世纪初,弗朗西斯培根谈及近期在改变世界的3项发明:指南针,火药和印刷术。国与国之间的联系最先由指南针打造,再由美联储通过实际且繁重的行动将我们联系起来。个人的希望和危险,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希望和危险。在这样一个天下大同的世界里,火药演变的极限已经在警告人们失败的后果。比特币彻底改变了这种动态。火药、印刷术不会再一起控制人类,印刷术制造的钱曾骗取资金对人类发动战争,而现在作为一个新的、神奇的、不可被贪污的钱正应运而生。

对互联网和个人电脑来说确实如此:记录人的行为,成为他的道德监护人、新闻的通讯员、情书的传递者、财富的促进者和保护者。我们期待力量和支援,相信无论有没有你的帮助,人会成为他生来就有的样子:自由且独立。

原文:https://medium.com/bitcoin-think/speech-to-the-bitcoin-conference-bitcoin-and-the-entrepreneur-d6ec3a0d1259

译者:Sunny

译者BTC地址:1C785T4cQfSuv6rrv6i2vbksruJbyGvksK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