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金融时报:比特币的信徒们

长铗 发布在 币头条,比特币 0 8355

作者:StephenFoley
Jane Wild
翻译:比特人——qiurong910326

越来越多的年轻传教士认为虚拟货币比特币是经济的未来。但还要多久比特币才会有相关法规呢?

93d49ad7-bdd5-445c-a24d-3de66e0105fb
从左到右依次是:Josh Rossi 、Jonathan Mohan和Jonathan Warren

“我的目标是变富”乔纳森·莫汉(Jonathan Mohan)说,正如我们喜欢的那样直率。鉴于这位23岁的皇后区本地人是在纽约的巴鲁克学院学习创业学,该声明就不足为奇的了。莫汉的标志就是当他做着发财的白日梦时,并不是美元的符号在他眼前闪,而是比特币。
越来越多的人梦想着比特币——目前为止最有名的虚拟货币,因为其疯狂的价格波动——会有一天成为一个无处不在的付款方式。他们希望这种有限的数字货币的价值会飙升,许多创业机会将出现在这个新的“比特币经济”中。
理性自信并渴望陷入争论,莫汉正迅速成为纽约比特币社区的催化剂。他是一个聚会组织的发起人,其组织旨在连接对比特币好奇的人,帮助构建比特币兴趣,即使 4月发生了一个明显危及生命的价格暴跌而此兴趣依然不跌。莫汉想要变富,他也想破坏政府,正如我们所知。通过比特币,一个在银行和政府控制之外的货币,莫 汉看到“一个建立没有监管的金融业务的机会。政府意味着强制和力量。你不能用强制来打击强制,你只能忽略它。比特币允许您忽略它。”
他的笔记本电脑上的一个贴纸是海洋家园研究所,由亿万富翁Paypal创始人皮特•泰尔支持的一个项目,旨在建立一个漂浮的城市在国际水域,在那儿“先驱 者的下一代可以和平地测试关于政府的新想法”。莫汉接受了这个概念,由异常持久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恩•保罗所说的,甚至战争都可以根除,只要政府被否认 其通过印刷钞票投资财政赤字的能力,“你宁愿买一颗钻石还是血钻石?”他问。“显然是一颗钻石。所以,你愿意用比特币还是美元?当我用比特币给别人5美元 时,我没有杀伊拉克任何一个孩子。”
最强的比特币传教士一直是自由主义者。这是比特币基金明显的政治色彩,比特币基金是由最早的一些比特币使用者和企业家创立的,用来管理比特币的发展。但越来越多对比特币感兴趣的人只向往自由主义,对政府绝望而不是反对它。这些人并不只在美国。
在世界各地,一代人正在成长,他们的知识框架是在经济灾难中锻造的,这些荆棘灾难破坏了政府、财政部和中央银行的声誉。这个时代唯一的英雄是有数十亿美元的公司的科技企业家。
在莫汉的聚会上,排在前面的不是政治而是企业家精神。超过30人参加这个聚会。5个是女人。35岁以上的不超过3个。大多是软件开发人员,到处寻找感兴趣的项目,最好是有利可图的。
聚会当晚正式的部分是一个关于比特币基础的讲座,然而讨论部分经常转向可能可以构建比特币概貌的一些绝技。有人建议冲压秘密代码在真正的钞票上,发现它的 幸运者可以用它交换虚拟货币,创造一种全球的寻宝活动。莫汉正试图说服朋友的朋友让他们到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那个楼层,做一个象征性比特币交易。
下一个目标是希望下周的聚会比这周大,参与的人数也更多。
一个比特币使用者就是一个比特币传道者。就肯定是这种情形:没有中央银行认证“付款给持票人的见票即付的承诺”;没有财政部宣布“法律招标所有债务,公共 的和私人的”。你口袋里的比特币(或者更准确地说,你的电子钱包)的价值仅仅等同于其他人使用它的渴望或者至少是拥有它。
比特币社区里这几个月令人眼花缭乱。今年3月比特币的价格开始飙升,原因仍是一个谜,当一些人声称这可能与塞浦路斯事件和传统银行的信心危机有关,媒体的 关注有助于加速价格的提升。今年年初的时候一个比特币的价格不到14美元,在狂跌之前一路飙升到266美元。它现在在110美元左右徘徊。这种波动可能会 使比特币作为可靠交易手段的功用受到挫折,但是,与之前2011年出现价格高峰的时候相比,它确实激起了了更大的兴趣。
比特币是4年前由一个不知名的计算机科学家创造的,他用了一个假名——中本聪,他的构想是创造一个替代政府控制的货币,和一个快速、便宜、匿名转钱的方 法,不受国际银行系统缓慢、昂贵、高度管制的限制。交易被记录在blockchain里,一个大规模的代码块通过P2P网络存储。这些电脑被称作矿机,因 为他们的拥有者在比特币交易里的贡献会得到奖励。比特币的总数不会超过2100万。
到目前为止,比特币只被少数的电子商务网站接受——最臭名昭著的就是丝绸之路上的毒品交易——以及更少的实体店所接受,还都是由比特币传教士开的。平均每天有3000万美元的比特币交易被记录。
最近几周,高调的风险投资公司,例如泰尔的创业者基金和弗雷德·威尔逊的联合广场投资,已经砸下备用押注在新比特币支付业务上,上了新闻头条。天使投资者 和企孵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培育新的比特币点子。金融机构不知道比特币是朋友还是敌人:西联汇款和速汇金据说在考虑接受比特币的可行性,但有人怀疑银行使用 担心洗钱作为借口来关闭可能成为竞争对手的企业的账户。
传道者几乎总是以比特币仍然是一个实验开始他们的评论,但是他们有相同的渴望:某种意义上,这个东西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多钱。
Josh Rossi 生来就是传教的。当他解释比特币对它的吸引力时,这位31岁的大人就会跳来跳去像一袋兔子。“这是一个很火的科技创业领域,混合了新兴市场,混合了金市, 混合了外汇(外汇)。这是一次淘金。这是一次抢地盘。这个经济将会出现一个高盛投资。如果你建立一个更好的捕鼠器,你就可能成为百万富翁。”

b220acbe-d3d2-11e2-95d4-00144feab7de
Josh Rossi和Charlie Shrem在俱乐部

Rossi正在一家市中心的俱乐部喝威士忌,这个俱乐部是由另一个比 特币传道者Charlie Shrem部分所有,这使之成为纽约第一个接受比特币的酒吧。Shrem,虽然只有23岁,但可能是最年轻的“比特币百万富翁”之一,在价格飙升之前很久 就积累了他的收藏,并建立了最早的比特币支付处理公司之一BitInstant。他习惯戴戒指,上面刻着他的比特币钱包地址,获得了很多人的崇拜,促进了 该俱乐部的比特币发展。
也经营着酒吧的是Kirill Gourov,目前21岁,在完成他在巴鲁克的金融课程的同时在共有基金实习。他提出了对比特币所有库存的简易快速计算的估值:700亿美元,或每个币加 上3000美元,即使它在7万亿美元的黑市只有1%的交易。(几天后他用了一个更周到的计算进行估值,基于一个国家相对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基础货币的价 值)。
Gourov和 Shrem在他们的简历中都拥有夜店似乎只是一个巧合。在从西海岸搬到纽约之后,“就像你做的那样,去发现自己”,罗西一个又一个地穿越投机的风险,包括 促进俱乐部之夜。Gourov也尝试在大学一显身手,当谈到比特币像夜店一样也需要推动者的时候哈哈大笑;这就像夜店,当它有发展价值的时候才需要东奔西 跑。“即使只有10人在俱乐部,”他说,“你想有100个人在外面。比特币已经有这样的基础了。稀缺意味着价值。”

b220acbe-d3d2-11e2-95d4-00144feab7de (2)
纽约的一次比特币聚会

这是罗西的主意,比特币迷应该在联合广场定期聚在一起交易,以一种早期经纪人的风格,他们1792年在一棵梧桐树下创立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现在聚集的这些 二三十岁的人很大程度上区别于挤满了广场的其他学生、游客和食客——不时有两人在智能手机上交换比特币地址,然后某人交出一百美元。
到底谁是比特币的购买者?通常,他们把自己作为长期投资者。Evan True,一个29岁的风景建设者,看见了比特币的潜力,“作为一个工具,特别是它可以作为一个刺向生锈的国际银行系统的一把螺丝刀”。然而他说他不是 “不切实际”。它有庞氏骗局的某些情感方面的问题。不需要从别人那里偷过来。
快速挣钱的诱惑反复被证明是不可抵挡的。在联合广场,一个华尔街银行家,引用假名摩西,声称通过比特币买进卖出来挣钱,遵循一种比特币价格的对数图体现出 来的交易模式。他“从来没有见过增长如此之快的东西,除了当我学习生物学时的细菌”。任何人如果问到的话他就会用这个类比。
即使是那些被比特币技术吸引的人也无法逃脱钱财的诱惑。乔纳森·沃伦,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生在最近的一次聚会上演讲了“比特币的基础”,尝试在不同的比特币 交易平台套利交易美元价格,但是没有发现它有利可图。一个创建了一个电脑程序或木马的朋友使用了相同的交易策略,最后发现自己也赔钱了,沃伦说,因为交易 平台已经破产,使得数字利润悬而未决。这样的灾害有很多,伴随着数字钱包的失败和交易所的意外关闭。
对于每个想用比特币挣钱的人,也有一些人不好意思地承认,比特币被证明不是一个单向押注。即使是罗西,在它出现时,从1月份买入比特币也有可能失败,一年 之后他开始调查通过比特币赚钱的途径。尽管他第一次买比特币的时候仅仅19美元,只有当前价格的六分之一,他突然进入期权交易,认为一个不合时宜的投资意 味着他已经失去了他投入的5000美元中的一部分了。

Amir Taaki

在伦敦,英国最著名的比特币传道者是为了比特币的未来而奋斗。Amir Taaki的愤怒直接对准了比特币基金的风投的“诉讼”。Taaki生气的是一个个体也能变得“垄断”。“他们是西装阶层和霸凌者,试图消除比特币的政治 议程,但那是不可能的”他说。像许多其他人一样,他引用了一个参考,银行财政援助是被货币创造者嵌入其原始代码中作为证据的,这是固有政治。
肯特郡的前职业扑克选手Taaki因为黑客活动被学校开除,由于他离奇风格的头发,他不像传统风格的演说者。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程序员和项目开发人员,他 是受尊重的,包括他Intersango的工作,Intersango是伦敦唯一的比特币交易所,随后被银行关闭。但他毫无悔意的继续支持使用比特币颠覆 政府控制使一些人感到不安。
“如果你真的认为比特币是惊人的,你必须要全力捍卫其完整性,像CodyWilson做3D打印机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尽量不以旧的等级结构为榜样是 非常重要的,并需要建立我们自己的独立系统。比特币是一个分散的黑市经济,在那儿你可以买到药物,避免税收,它破坏了如此多的权力。那些试图否认比特币的 就像生活在幻想中的革命者”他说。
Amir Taaki是自封为“比特币总部”最著名的常驻成员,隐伏在伦敦市中心的前商业建筑里。正是在这里,在4月份的购买狂潮,人们聚集起来交易比特币。墙上是一个潦草的记号谴责金融现状。

自封为比特币总部的成员

最新的成员之一是Jonathan Harrison,转着他的椅子,指向他的屏幕,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应用程序——WhatsKash。他开发来传输比特币的。之前有一个黄金的即日买卖投机 商,他两年前开始购买比特币,今年3月放弃了他的公寓,卖掉了他的财产开始等。“我给每个我能说上话的人传播比特币”他说。“我所有的朋友都以为我疯了。 ‘去买你的魔豆吧’他们说。但是今年我被证明是正确的。”
Harrison是伦敦比特币聚会的组织者之一,定期在帕丁顿的酒吧聚会,已从5人到50个技术迷,好奇的人里有不少是金融行业的西装阶层。

Jonathan Harrison

Mihai Alisie,一个来自罗马尼亚25岁的前职业扑克玩家,现在是比特币杂志的编辑,访问了世界各地的比特币社区,包括在以色列、雅典和塞浦路斯。“我认为 比特币有两个主要的极点:欧洲和美国。欧洲更加无政府主义一点。美国有更多合法的和有组织的方式,例如比特币基金。”
随着立法机构、监管机构和警察开始对比特币更加感兴趣,这两个极点开始分别地推动。比特币的追随者都面临选择。他们会为了建立比特币企业并使之成为主流而 转向他们政府的法律吗?据说它可以兼具主流和黑市——像任何其他类型的钱——更像是在美国最近的发展后的一个拉伸。引用规则旨在防止洗钱和恐怖分子融资, 美国联邦政府已经抓住了Mt.gox的银行账户,它是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以及其他交易。比特币基金不希望Mark Karpeles,Mt . Gox的首席执行官,从日本前往美国参加董事会会议。
Erik Voorhees已经搬到巴拿马城,作为一个自由主义的项目的一部分去“殖民”一个小的美国,他是一个********网站的创始人,他的用户以比特币支付。他对 连根拔起并不陌生:之前的地址包括迪拜,在那里他担任房地产经纪人,以及新罕布什尔州。巴拿马有潜力成为一个比特币中心,当美国行动起来驱赶网络游戏时, 直布罗陀会成为在线扑克网站的选择。

Peter Vessenes

比特币基金的主席Peter Vessenes,经营着Seattle-based CoinLab,他说当他在2013圣何塞比特币会议上看到Voorhees和其他从巴拿马过来的人,他拥抱了他们,圣何塞会议是基金的美国会议,有 1300人参加。“他们都是伟大的企业家,” Vessenes说,“无论他们去哪里,他们都有漂亮女人跟着,而且他们都穿着得体。我想要他们做的是想出一个理智的方法去应对美国监管政策。我可能将在 几年后不得不去拜访他们了。”
对于所有的坚持,有哲学、法律甚至技术的斗争在酝酿。CoinLab正在控诉Mt . Gox,因未能完善覆盖美国的合作协议。“我个人认为,监管并不是一件坏事,”Vessenes说,“绝对没有一个世界比特币交易所不会被监管。这是不会 发生的。Mt.Gox一个月里处理了10亿美元。有人会想要知道谁得到了这些钱。”
最近的一个争议点是vooorhees和其他人的在线扑克网站不断升级的赌博流量。这大大增加了blockchain数据量的存储,这有使之变得笨拙的威胁。越来越多的社区不得不考虑比特币补丁和更新,这可能对其他企业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的裂缝在加剧。来自伦敦的Taaki嘲笑最近的2013比特币会议,他正在计划11月齐聚维也纳,被称为“UNsystem”,他说,他将让会议大厅挤满“成千上万的无政府主义者,蜷伏者和激进分子”。
莫汉的预测是,监管机构将被说服来适应成功的比特币业务,而不是镇压他们,他预测,非法和合法的比特币的经济体可以并存,就像美元可用于公平购买或犯规。
与此同时,他的纽约聚会组织是为了装满他的名片盒,“创建一个我可以利用的专业网络,当我真的可以做我的挣钱生意时”。莫汉说,他已经有一个关于比特币的想法,他还没有透露。他将在今年年底毕业,但在那之前“我整个夏天的主题将是比特币”。
但如果社区解散了,如果西装阶层没有赢得他们想要将它变成主流的战斗,如果美国政府采取措施关闭这个实验,企业家该怎么办?  
他笑了:“我听说玻利维亚是非常好的地方。”

本文作者Stephen Foley 是金融时报的驻纽约市场记者, Jane Wild是伦敦的金融时报记者。

原文链接:http://www.ft.com/cms/s/2/910858fa-d3bf-11e2-95d4-00144feab7de.html#slide0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