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扩容:来自DCG投资组合的反思

tan90d 发布在 比特币 2 2138

本文由MeltemDemirors——数字货币集团(DCG)的开发部主管编辑。请注意,在收到212日星期日的反馈后进行了编辑,并加上引号,以强调本文整合了个人评论和引用。即将发布第2部分——感谢大家的反馈。

反思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我一直与我们DCG投资组合的高管们就他们对隔离见证的看法进行交谈。许多高管在公开的、公共的比特币区块链上建立起自己的公司和产品,我和他们谈话之后,觉得很多高管因为在扩容问题上缺乏解决方案而感到沮丧,而且他们希望能够分享他们的观点——为什么隔离见证对他们及他们公司很重要。

我写了一份初稿,随后引起了一场对我们国内的DCG Slack社区的激烈的、启发性的讨论,讨论中身为DCG家族一份子的比特币和区块链公司进行沟通和协作。积极响应?

很难知道支持什么和如何促进比特币扩容。我们想要打破现状。

经过几天的喋喋不休,我们都赞成以下做法是有帮助的:进行讨论,把它们变成一个更有条理的叙述,并与更广泛的社会分享,希望促进一个如何打破目前这种僵局的更开放、更务实的对话。这种僵局似乎正在以不同的、但总体上是负面的方式影响着每个人。

注意:以下评论使用集体名词“我们”来表达多种多样的观点,这些观点来自或者不来自参与讨论的人。

 

对网络拥塞的失望

 

·         “我们(尽管并非大多数人)受到网络拥塞的影响,很难知道如何从扩容方面推进比特币。

·        一家公司指出:“去年我们近乎绝望地跟随Bitcoin Classic。我们的立场是:隔离见证听起来很复杂,而Classic似乎很容易,并且使我们争取时间。一年后的今天,我们很难知道支持什么,以及如何促进比特币扩容。”

·        另一家公司说:“我们冒着风险,用现有项目建立在比特币上——不是通用的‘区块链’,而是真正的公共区块链BTC ……由于简单的用户通过网络确认交易来验证问题,只是示范给潜在的客户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例如,我们支付高于平均水平的手续费,有时还需要多个区块确认交易。”

·         “最近几天尤其糟糕,发送到我们交易所的某些用户,发送交易(手续费)超过100聪 /字节,仍需等待超过12小时以确认交易。”

·         “现在真的很糟糕。比特币目前的处境开始让SWIFT看起来有吸引力。如果这没有被修复,我希望我们将看到非投机者用场景转移到其他链。”

·        某公司指出,“隔离见证使得容量增加,并且随着闪电网络的部署,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本文第2部分将对此进行更详细的介绍。

 

我们不能要求矿工激活吗?

 

·         “目前的情况是,已经(由Core)提出了修改比特币节点代码,但没有获得足够的“矿工”投票,不能应用于网络。为什么会这样?”

·         “我们可能会得出结论,矿工认为这种修改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即它被认为太危险,或不够冒险/不能解决紧迫的问题)。”

·         “在这里,我们应该强调矿工和矿池之间的区别。应该是这样的情况:鼓励矿池为矿工提供一个节点选项的选择(否则矿工可以换一个矿池,获得他们想要的)。矿池运营商不应该、也不应该被动员做出挖矿节点选择的决策。”

·         “那么我们如何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打破这个僵局?为了确保以最佳方法达成协议,我们一直进行着相当多的尝试,但现在我们再无进展。为什么会这样?”

·         “这是因为那些真正重视变革的人(矿工,而不是矿池运营商)仍然怀疑那些尝试。另一方面,他们也必须开始认为可能永远不能收回在设备上的大量投资。他们必须寻求解决方案。”

·        其中一家公司指出,“对于开发商和企业来说,重要的是帮助矿工”,有几家公司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资源。

这导致了更广泛的讨论,这一讨论强调了在像比特币那么复杂的系统中,管理和共识的复杂性。

 

为什么隔离见证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网络升级

 

·         “隔离见证,其核心是一个技术问题。对于忙于经营公司、试图为了付费客户而继续运行产品和平台的企业家来说,尝试着集中精力对核心比特币协议作出重大改变是一个挑战。”

·         “我们对隔离见证的总结不是“不好的”,而是“复杂的”——在任何意义上。隔离见证是一个可以推进生态系统的、良好的“lego区块”基础。从技术和更多角度看,它也是非常复杂的、专业的、管理明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开发一个“SegWit for CTO”样式的文档。

·        多家公司指出,“隔离见证提供了一个非常需要的、可以实现更高级功能的可扩展性修复,而且他们的公司都依赖于它。”

·         “我们已经被许多人要求支持它(无论那意味者什么),虽然我们在概念上喜欢它,但我认为除非我们进行严格的分析和测试,否则我们不会支持它。”请注意,这是由某公司说的,但是实际上我们的许多公司测试了隔离见证,这将出现在我们的第二篇文章中。

·         “测试网已经对隔离见证测试了一段时间,但是比特币的主要网络几乎没有做测试。几个更大的网络正等待lib updates的测试成果,然后才开始自己的测试。”

·         “我们的理解是:在测试网上,它仅仅由core的开发商测试……主要担心这种测试可能与企业在生产水平上真正需要的技术不相配”

 

也许还有其他测试的方法

 

·        我们中的一些人认为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都属于“令人兴奋的、但仍在测试中的”类别——这种细微差别谢谢会让我们对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失去兴奋。

·        其他公司表示他们近一年来已经测试了隔离见证。也有很多本行业的公司已经测试过,可以在这里查看。

·        我们不想成为隔离见证的反对者或支持者,我们只是实用主义者。某公司指出“开发者所开发的与公司真正的所需所想之间似乎存在着分歧,这是一个关于如何管理资源的更大问题。”

·        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其他公司正在打造技术和产品,它们都依赖于隔离见证——再次说明,本文的第2部分将强调这样的例子。

·         “一般来说,更大的问题是追求利基项目,而不是企业和用户需求,这些需求实际上可能以必要的方式改变用户体验。

请注意:资金开发对于制定各种各样能帮助企业实现需求的“路线图”至关重要。

“技术提供了技术时间线对用户体验的好处,对这一现实观点进行建设性对话,优先考虑如何和何时部署升级以惠及最多的利益相关者,这样将是有益的。

·         “总的来说,有更好的方法——我们可以作为一个社区处理新技术。例如,NASA一直处理新技术,并提出了一种方法来评估新技术到生产的程度,即“ 技术就绪指数

·        请注意,这里有一张隔离见证已准备就绪的公司名单,他们已经进行测试、准备升级,可以在这里查看

 

我们被困在错误的二分法?

 

然后,交谈引发一场对话:我们是否将比特币开发局限在错误的二分法中——要么隔离见证要么不,而忽略了其他一些可能有助于解决网络容量不足问题和比特币网络扩容的技术选项。

·         “我们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必须是二选一——为什么不能有两个?为什么我们不能引入第二层技术(因为他们准备好了)而且增加区块大小?”

·         “如果你删除所有我们对他们抛出的说辞——我们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增加区块大小和隔离见证)获益。”

·        另一家公司指出,“隔离见证增加了2-4倍的容量,如果要将隔离见证和硬分叉一起做,他们估计开发将推迟至少一年或更长时间。”

 

我们不想“选择阵营”

 

·      “如我们所概述的,追求硬分叉和激活隔离见证的想法是一个相对细微的问题,它大多只是减少到公开选择“阵营”的情况——往往被归结为隔离见证热爱者或隔离见证仇恨者,这种说法并不专业科学。”

·      “很难确定我们如何有效地促进讨论——任何人公开采取任何一种态度,即使是妥协,就会被立即标记为隔离见证的支持者或隔离见证的反对者,讨论无法进行了,并且降级为人身攻击。”

·      “作为一个社区,我们应该避开那些对隔离见证完全是正面评价的文章(谨慎地包含一些警告),正如我们应该避开对隔离见证完全负面的评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升级,正如开发商自己多次提到的。”

·     另一家公司表示“我们认为升级不是太复杂,而且隔离见证整合的非强制性可以给公司更多的时间准备。”

·      “我们观察到的是,沟通情况越来越坏——人们互相打电话说谎,声称‘另一边’破坏了比特币,将不符合他们的提议的任何事物称为‘政变’,这非常不专业。它使每个比特币投资者看起来很糟糕。我们希望看到沟通回到专业的、科学的水平。”

 

但是很清楚的是,当前的方法不起作用

 

·         “我们已经深思熟虑——我们真正想看到的是妥协(例如双方共同寻找能尽可能见效的解决方案)——但它就像试图让极端政治上的左翼和右翼同意他们根本不同意的东西——推进妥协/面对问题的做法似乎只是进一步巩固了双方阵营。”

·        建立并测试隔离见证的公司表示他们愿意“与社区的其他成员会面,讨论他们的观点。”

·        某公司指出,“到目前为止,‘让所有开发商坐下来弄清楚如何合作’的方法是徒劳无用的,并且试图推进它弊大于利。像香港会议、各种圆桌会议等活动,都是使得意见分歧而不是意见统一。”

·         “私下的闭门会议对于解决我们在每天看到的支持票中发现的主要问题没有什么作用。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需要谈论备选方案和选择。”

·         “这似乎更好地利用精力来确定一个新机制,让开发商、经营者和矿工聚集在一起——而不是私下的、仅邀请少数人的圆桌会议。”

·         “我们对圆桌会议和私人会晤的价值观有相当分歧,但对于没有参加圆桌会议的人们来说,从结果来看,他们似乎并不为这样的事情效力。我们需要其他方法。

 

那么还有别的选择吗?

 

以上所有的评论都引起了一个有趣的观察——我们在比特币生态系统中看到的一些痛苦和挫折是由于没有清楚地理解什么是可以妥协的和什么是不可妥协的。在比特币系统中,Zooko Wilcox阐述了他对不愿意妥协的看法:

·         “也许今天的一些挫折是由人们不知道他们的达成谈判协议的最佳选择方案(BATNA)而引起的。当你不知道你的BATNA时,如果你认为你不会达成谈判协议(NA),然后试图强迫对方同意你的NA,那么你会陷入恐慌。

·        有些人显然认为,如果他们不能够如愿以偿,比特币就会结束,世界末日就会到来,他们可能会去找一个不同的行业或人生的意义。这种感觉可能使谈判的协商不成功。

·        或许前进道路是要先开始接受死亡和税收的必然性、生活的无用性、以及比特币是命中注定的这一事实,然后开始抛却你的羁绊,开始思考你的选择是什么。”

Zooko指出,您的选择可能包括:

  1. ·        “少数人支持的分叉
  2. ·        某个山寨币
  3. ·        现在接替你对手的位置,并创造你的时代
  4. ·        为金融科技“区块链”的创业公司工作
  5. ·        以沉默的誓言,远离争论

(我们注意到其他人可能说不需要改变)

他结束说,“按照这个逻辑,可能最初听起来像是“放弃”你想要的结果。但相反,如果我们假设所有的路径最终都会导致一种妥协,或BATNA,而不是我们的最初的NA,我们可能会得到更多。”

虽然远离争论听起来很吸引人,但是我们都同意,接下来比特币的辩论变得如此情绪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有很多事情都处在利害攸关的处境。

 

接下来是什么呢?

 

作为一个社区,我们应该一起参与到有建设性的、尊重的对话中,以便我们能够继续构建这种我们都相信会改变世界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技术。

在这篇文章(即将发布)的第2部分,我们将重点介绍那些已经测试并集成隔离见证的公司的故事,以及为什么他们追求这条路。

发文时比特币标准价格 买价:¥7145.00 卖价:¥7040.00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DCGco/scaling-bitcoin-reflections-from-the-dcg-portfolio-35b9a065b2a4#.77dhneg6y
原文作者:Digital Currency Group
作者:tan90d(微博@闪电HSL 微信tan90d 微信公众号 闪电HSL) 如果本文对您有用,欢迎打赏我一点比特币,谢谢。
我的BTC地址:14mhzjkJ71oMAMkKu3dy98dnUpkyQBHL1r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