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Ripple来袭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3050

  法治周末记者 戴蕾蕾

  法治周末实习生 沈佳苗 代秀辉

   在近日召开的第一届新金融联盟峰会上,一场关于Ripple的主题演讲吸引了众多与会者的注意。出席该峰会的有前央行[微博]副行长吴晓灵、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等人。

   “我们想做货币领域的巴别鱼。”孙宇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孙宇晨是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同时也是锐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锐波中国)的CEO。他正在中国推广Ripple协议。

   巴别鱼是道格拉斯?亚当斯的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中写到的一种鱼,体型很小,黄色,外形像水蛭。在本书的描写中,如果你把一条巴别鱼塞进耳朵,你就能立刻理解以任何形式的语言对你说的任何事情。

   按照孙宇晨的说法,Ripple 是一个开放支付的体系,他们试图通过Ripple协议,让世界上的不同货币(包括法定货币和虚拟货币)自由、近乎免费、零延时地进行汇兑。

   这样的构想让Ripple Labs成为MIT Technology Review评选的2014年全球50大最智慧的公司之一,一同上榜的还包括特斯拉[微博]、谷歌[微博]、三星[微博]等公司。

   挑战传统货币汇兑系统

   孙宇晨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Ripple协议是一个“价值网络”,将价值连通。

   在Ripple Labs创始人克里斯?拉尔森看来,“价值网络”将延续信息网络的发展历程。SMTP(简单邮件传输协议)让所有的E-mail传送互通,http(超文本协议)让所有的网站信息互通,而Ripple协议将让所有的货币和有价物互通。

   Ripple协议第一次从构想变成现实是在2004年。它主要针对的是银行间转账与汇款的高昂手续费,目标是构建一个基于互联网的支付与清算网络,其运作方式类似于银行的清算系统。

   此后,该系统在操作环节不断被完善。

   目前,当人们通过银行进行跨境的货币汇兑时,需要走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网络。

   SWIFT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通过SWIFT 网络,一个位于中国的银行可以使用电子化手段和一个位于纽约的机构之间进行客户信息交换、银行间资金清算、支票清算,共享余额或证券交易等信息。目前,全世界已有超过200个国家的7000多个银行在使用SWIFT协议。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了部分银行跨币种汇款的收费项目后发现,在办理相关业务时,客户除了需要支付银行自身收取的手续费(例如中行按0.1%收取,最低50元最高250元)之外,由银行代收、但实际上支付给SWIFT的电讯费,农行为单笔80元,工行和中行为150元。

   孙宇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由于银行与银行的支付清算体系是完全封闭的,如果涉及到跨境汇款和跨境支付是非常麻烦的,清算系统的维护费非常高。

   资料显示,当前使用Ripple网络进行跨境汇款和支付,只需要支付银行自身收取的手续费和十万分之一个Ripple币,而不用支付SWIFT电讯费。目前每个Ripple币的价值约为3分人民币。

   孙宇晨补充道,使用SWIFT网络进行跨境汇兑,转账的速度比使用Ripple网络慢得多,因为Ripple全网的清算是同步的,跨境之间的转账都是瞬时、近乎免费的。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我要从美国汇1000美元到德国,由于银行自身、银行之间都需要进行清算,到账的时间是2天至3天。”孙宇晨说。

   孙宇晨介绍说,Ripple协议是“开源透明的大账本”,每笔钱和具体的人、地址对应。有多少人多少钱,看得一清二楚。这一开源系统可以让全世界的服务器(银行、货币兑换商等接入该协议的网关)进行点对点金融交易,这个系统是一个分布式网络,并没有中心管理,类似于一家通用货币兑换商。

   他描述说,如果Ripple协议成为了金融交易的标准协议,通过这个支付网络可以转账任意一种货币,包括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甚至是比特币,支付就会像收发电子邮件一样快捷、便宜,最重要的是没有所谓的跨行异地以及跨国支付费用,Ripple网络自动进行汇率换算。

   Ripple协议下的金融体系

   在Ripple网络发展的早期,其用户一直不多,仅流行于若干个孤立的小圈子,原因是Ripple协议的最初设计思路是基于熟人关系网和信任链的。一个人要使用Ripple网络进行汇款或借贷,前提是在网络中收款人与付款人必须是朋友(互相建立了信任关系),或者有共同的朋友(经过朋友的传递形成信任链),否则无法在该用户与其他用户之间建立信任链,转账无法进行。

   该状况随着OpenCoin公司的成立得以改观。

   克里斯?拉尔森和杰德?迈克卡勒伯2012年在旧金山共同创立了Opencoin公司,并接手了Ripple,组建Ripple Labs,开始搭建这个在他们眼里代表“未来支付”的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的新版Ripple网络引入两个措施解决孤立小圈子的问题。

   其一是推出瑞波币――XRP,它作为Ripple网络的基础货币,就像比特币一样可以在整个Ripple网络中自由流通,而不必局限于熟人圈子。瑞波币是一个网络内的工具,它有两个作用,一是防止垃圾请求攻击(由于Ripple协议的开源性,恶意攻击者可以制造大量的“垃圾账目”,导致网络瘫痪,为了避免这种情况,Ripple Labs要求每个Ripple账户都至少有20个瑞波币,每进行一次交易,就会销毁十万分之一个瑞波币。这一费用对于正常交易者来说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恶意攻击、制造海量的虚假账户和交易信息者,所销毁的瑞波币会呈几何数级增长,成本将是巨大的);二是作为桥梁货币,成为各种货币兑换之中的一个中间物。

   其二是引入网关(Gateway)系统,网关是Ripple网络中资金进出的大门,它类似于货币存取和兑换机构,允许人们把法定货币、虚拟货币注入或抽离Ripple网络,并可充当支付双方的桥梁,即作为陌生人之间的“共同朋友”,相当于SWIFT协议中的银行,这使得瑞波币之外的转账可以在陌生人之间进行。

   第一财经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李耀东用通俗的语言解释了当前Ripple网络中的转账过程。举例来说,如果用户A想向B支付一定数量的美元,二者不是朋友,他有两种方法把这笔款项付给B:一种方法是,先把美元兑换成瑞波币,把瑞波币直接发送给B,B再把瑞波币兑换成美元;另一种方法是,A找到B信任的一个网关C,自己也添加对于该网关的信任,把美元存入网关C,然后通过网关C转给B。

   对这一例子的第二种情况进行扩展,如果A和B分别位于两个不同的国家,A无法把美元存入外国的网关C,只能存入本国的网关D。只要网关D与网关C存在信任关系,A同样可经过D→C→B这一通道把钱汇给B。其中网关C和D负责资金的实际流动,而Ripple网络负责记录A、B、C、D的账目,使得账目余额的变化与资金的实际流动相匹配。

   孙宇晨认为,Ripple网络其实提供了一个通达全球的款项结算/清算基础设施,各个网关相当于用户的“钱包”,用户通过银行转账、电汇等形式把资金存入网关后,这些资金便可借助信任链(包括网关之间的信任链以及用户之间的信任链)在整个网络上流动。Ripple网络维护所有网关和用户的总账本,并根据资金流动情况实时更新各自的账目。网关只需关心存取款和线下资金流转事宜,用户只需关心转账本身,数据处理和维护由Ripple完成。

   孙宇晨表示,Ripple的应用范围可以更广,例如:A拥有欧元,要向B支付美元;A拥有虚拟货币,要向B支付法定货币;甚至A暂时没钱,要向B签发一个欠条,Ripple网络均做了全盘的考虑,使得该网络可以直接支持全球范围内多种货币之间的兑换、转账与汇款。

   在孙宇晨眼中,未来的世界将由成千上万的网关构成:“网关之间都是自动握手的,网关越多,参与的人越多,流转的货币越多,这套协议才能更繁荣。”

   价值网络这一构想引起了众多风险投资机构的注意,从2013年4月开始,Opencoin获得了来自谷歌风投、安德森?霍洛维茨、IDG资本、核心创新资本等机构650万美元的天使和种子资金。

   Ripple的推广现实

   孙宇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Ripple网络在全世界约有10万用户,其中30%用户来自中国,20%用户来自日本,约50%用户来自美国、欧洲以及其他国家。

   今年5月中旬,德国Fidor银行宣布成为首家接入Ripple协议的银行,成为Ripple网络中的一个网关。“之后加入进来的金融机构包括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AstroPay在拉丁美洲推出的Ripple LatAm平台以及贵金属交易平台GBI(Gold Bullion International)。”孙宇晨说。

   孙宇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全世界有15家Ripple网关,中国占了两家,分别是锐波中国运作的RippleCN和RippleChina。这些网关都属于起步测试阶段,中国网关的资金流量大约为每月6000万元人民币。

   法治周末记者查询了RippleChina的官网,发现中国消费者如果想使用Ripple转账需要经过六个步骤:即先注册Ripple钱包,获得专属的Ripple钱包地址和账户密钥;激活钱包;设置对网关的信任;对Ripple钱包进行充值;开始正式的交易,选择交易的币种;提现到支付宝[微博]或银行账户。

   “目前,中国还没有银行加入Ripple协议充当网关。Ripple本身是一个底层协议,我们希望和更多银行合作,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孙宇晨说。

   然而,当前Ripple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有限的网关数量,也意味着其要想成为理想中的价值网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Ripple Labs首席风险官克瑞格?基德(Greg Kidd)在接受采访时透露,Ripple也和微信以及支付宝进行了接触,7月9日下午,Ripple刚刚在杭州和支付宝团队进行了交流。

   除了因为转账汇款需求而加入Ripple网络的用户,中国的用户中有相当多一批人是虚拟货币的发烧友、“炒币族”。尽管瑞波币设计的初衷并不具备储藏价值,但随着发烧友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追捧,瑞波币的价格也在被炒高。有很多人在RippleCN等平台上买卖瑞波币。

   据了解,2013年在比特币疯狂被炒之后,每个瑞波币的价格从最初的1厘2人民币涨到0.5元,相当于上涨了300多倍。一个瑞波币的玩家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开始玩的时候每个瑞波币值1分多人民币,后来到过5角多,现在是3分多。

   法治周末记者从多个瑞波币玩家处了解情况后发现,大多数玩家对Ripple网络的发展前景看好,而对炒瑞波币持一种观望态度。

   有网友总结并加以预测,瑞波币的价格会是一个不断翻倍、腰斩、归零的循环,比如Ripple成员发生战略分歧、交易系统重大漏洞、被黑客攻击时腰斩;风投加入、被媒体大力宣传、公众普遍接受时翻倍;然后,被机构调查、被市场淘汰时归零。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