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政府等权威机构“染指”区块链的真实目的:打压比特币系统,确保正统地位

Wendy 发布在 区块链 0 1187

我一直对Doc Humes(作家)很感兴趣。很多人把他视为像Timothy Leary(心理学家,因宣扬迷幻药对人类精神成长与治疗病态人格的效果而备受争议)那样的人物,其实应该把Timothy Leary比作Doc Humes。他最吸引我的一点就是,他在晚年时期还能坚持做一个革命者,试图打破现实架构。就像大门乐队的歌词中写道:“冲破阻碍到达彼岸”。Humes最非凡的成就是他面对世俗的勇气,就算在晚年也不例外。如果你认为他只不过是个嬉皮士,那你就错了。他曾讲过:

一个整天处于惊吓状态的社区内部迟早会崩溃。因为他们拉帮结派,在内部筑起一道道高强;他们增设守卫,害怕被毒害。这种心态伴随着大量的症状,是焦虑症的表现。

听好了!旧时代的思想很容易把你打造成一个法西斯主义者。但Doc Hume却并非如此。在那个年代,他是达芬奇式的发明者、革命者和作家。他擅长的东西有很多。他是超前的存在,说不定比我们更适合现在的信息时代。

政府区块链

他曾对电视媒体做过以下评价:

用彩色图像来实现即使的沟通,以此来达到提高人类生活状况的目的,这种方式存在无限的可能性。但目前并没有任何聪明人可以做到让人类从电视中获益,我们似乎一直在用电视浪费自己的时间。现在的电视节目大多麻木不仁,就是打发时间的工具。电视行业害怕创造力,就像我们整个社会害怕创新一样。

做好准备,接下来的观点更加深入:

你知道乌尔班八世的‘不承认政策’吗?当时伽利略发现了木星的卫星,邀请乌尔班八世亲自用望远镜观测。这位教皇认为,要是自己不用望远镜看,这些卫星就不存在了。类似的情况还有John Foster Dulles(美国政治家,曾任美国国务卿,日内瓦会议上拒绝和周恩来握手)对中国的不承认政策。而人们并不认同他们。

他们开始不承认这个不承认那个,不久之后就没什么可承认的东西了。因此媒体开始互相做采访。你可以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脱口秀节目居然邀请另一个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来当嘉宾。而当纽约裁军大会召开的时候,他们居然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讨论自己穿错了袜子!

不承认政策的最终结果就是没有可承认的事物存在。所以你才能看到媒体采访媒体的奇怪景象。就连升值和炒鱿鱼这种事也能成为新闻。

我认为Doc Humes对现代媒体的评价恰到好处。你可以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看,所有频道——Fox News、MSNBC和CNN都在互相采访,就是为了避免触及任何敏感话题(也就是不承认政策涉及的话题)。

不过,谈到比特币,Humes总是无所避忌,这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媒体、政治家和政府都不愿意承认任何不在他们控制范围之内的事物的存在。因为他们必须以无所不知的形象示人,而这些事物却是他们所不了解的,很容易破坏他们的权威地位。因此一旦出现一些他们解释不了的事物,他们就会闭口不言,把头埋在一个大包里,假装这些事物并不存在。你知道吗,乌尔班八世之所以不愿意用伽利略的望远镜,是因为他根本不想承认木星是存在卫星的。他自认为是一个拥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教皇,还是一个鸟笼里叫声最好听的小鸟,如果他什么都没看见,那就代表卫星是根本不存在的。

真实(real)这个词的原意是皇室(royal)。西班牙语至今还有这个用法。在法语和蒙特利尔(加拿大城市),真实代表皇室山(mount royal)。所以说,如果国王没看见,那就是不存在的。

现在问题的重点来了。真实一词来源于皇室。在君主独裁时代,国王告诉你的就是事实,你也不敢质疑。就不要想着冲破阻碍了,你只是个小老百姓。但伽利略就敢于挑战权威,他的行为最终推动了科学革命。如今,虽然政府还是会向你灌输他们眼中的事实,但至少科学在判定事物真伪方面占据了部分力量。而到目前为止,政府印发货币的权威却始终没有遭到任何人的质疑。

如果你对投资略懂一二,你肯定知道Janet Yellen(现任美联储主席)的市场决策直接决定了你的投资成果。最高统治者控制着金融市场,而金融市场则把你拿得死死的。统治者告诉你的就是事实。科学对权威的挑战始终是冰山一角,最终给我们带来了思想家Nassim Nicholas Taleb所说的有知识的白痴(IYI,Intellectual Yet Idiot):

这个世界始终存在着一些局外人,但他们却是决策者的“代理人”或者是知晓内情的记者(这些人为决策者说话)。他们是一些毕业于常春藤联盟、牛津、剑桥等名校的半吊子专家,打着智者的旗号告诉世人应该做什么、应该吃什么、怎么说话、怎么思考以及给谁投票。而现在就出现了一种现象,无论你身处于印度、英国还是美国,人们都开始反对这种所谓的权威(跟国内所说的砖家类似)。

问题就是这些自称为知识分子的人在椰子岛上居然连一个椰子的都不到。这就意味着他们根本就不够聪明也无权给智者的行为下定义。他们的主要技能就是考试,因为出题者和他们是一类人。心理学论文重复率低于40%;宏观经济分析能力还不如占星术;和毫无风险意识的Bernanke(美联储前任主席)会面。我想人们有权依靠自己祖传的直觉,或者多听听奶奶(或者是Montaigne这类用于摒弃老派思想的人)的话,说不定会比那些白痴的决策者提出的建议更好。

打住,Taleb先生,再说下去就太残忍了。Taleb甚至公开承认这篇博文很有讽刺性。正是因为他在叙述事实,所以听起来才那么伤人。

重点就是中本聪共识(即比特币系统)是“谎言杀手”。就像科学方法一样,这种共识算法存在的目的就是彻底远离绝对的统治和IYI。中本聪共识通过分散化权力(去中心化)来定义事实。而那些偏爱“不承认政策”的人(政府、银行、媒体等)却想用“区块链”和“分布式账簿”等词重新定义中本聪共识,这是十分危险的。他们和乌尔班八世没什么两样,都拒绝承认木星卫星的存在。

IYI的数字化追求估计是这样的:

首先它得是一个中心化的数据库,清除里面的交易要像擦黑板一样简单。他们希望保持自己的权威地位,继续对中本聪共识视而不见。然后麻木地听着别人大谈特谈“区块链”。管他是什么呢!目前看来,区块链可以是一切也可以毫无意义。这就是他们想要的。

发文时比特币标准价格 买价:¥4041.00 卖价:¥4036.00
原文:http://cointimes.tech/2016/09/nakamotos-consensus-lessons-from-doc-humes/
作者:Hassanmirakhor
编译:Wendy
稿源(译):巴比特资讯(http://www.8btc.com/nakamotos-consensus)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