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比特生活第2天】相比于一年前靠比特币生活的日子:加密货币的最年轻矿工?

万福瑞德 发布在 币头条 5 6329

作者: Kashmir Hill(福布斯员工)

译者: 万福瑞德 (豆瓣/微博: @万福瑞德)

稿源:巴比特资讯(www.8btc.com)

第2天

所以我在用比特币生活首次尝试的一年后)的第二天收获的最大经验是,不要相信我在Reddit上读到的任何事儿。那里的错误建议在周二使我两次迷路,差一点就让我迷失在硅谷的路边。

我最后用比特币买了杯热咖啡 我最后用比特币买了杯热咖啡

我跳过了吃早餐和喝咖啡的环节,因为我住的地方——任务(Mission)区,虽然是比特币爱好者的定期会面点,却没有方便使用比特币的餐馆。然而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有许多许多咖啡店可以使用Square(美国一家移动支付公司)支付费用。你最近可能也听到了这条新闻——Square现在接受比特币,所以你可能会认为我将像在家一样自由,补充了很多咖啡因。但就如同许多接受比特币的商业声明一样,那是有附加条件的。举例来说,萨克拉门托国王队在一月份高调宣布他们是接受比特币的第一个NBA球队,像大灌篮一样吸引了许多媒体,它们纷纷报道可以用比特币购买国王队的商品和门票的新闻。事实上,你只能购买球队商品,并且仅截止到上个月。在一月份,拉斯维加斯的D赌场和金门赌场宣布,他们将接受比特币,有它的印章就可以兑现,这条消息赢得了报纸头条的大奖。附加说明:你在那儿不能用比特币赌博,你只能用比特币来买热狗之类的东西。Square的附加说明是,你只能在网上的Square市场上使用比特币,不能在实体门店当面交易。所以我只能用比特币在Square上预订咖啡,我也确实那么做了,但我将不得不等待它在未来的某个时间送过来。

围绕着比特币有很多的夸大之词,由于媒体对实体企业接受虚拟货币这种现象仍然很惊奇,所以这是一种获得公众注意的简便方式。但这些供应商中的许多还正在发展这种货币的方向上慢慢前进,并不是第一眼所见的巨大飞跃。这是创新,却是谨慎的创新。

我周二的计划是直奔硅谷去见一个可能是最年轻矿工的年轻人,在那片区域内唯一一家接受比特币的咖啡店用比特币买午餐,并找到一台十分难找到的比特币ATM机。这是一次大约60英里的旅行。所以一个人怎样用比特币出发前往硅谷呢?

在十一月份,一个出租车司机在Reddit上发了一条消息,他会载那些用比特币付款的人。我联系了他,他说去硅谷的一天旅程费用是300美金(或者小于一个比特币)。这价格还挺合理的,但我今天凑巧可以用我妹妹的车,我决定,尝试做一个只能用比特币支付费用的车主会很有意思,这意味着我需要找到用虚拟货币付油费和停车费的方法。(不幸的是,这导致了Reddit上的那个出租车司机老哥发给我一封邮件,表示他已经改变了想法,并正在撤销未来用比特币支付短途旅行的提议。)

Peter Anderson,最年轻的比特币旷工?

我妹妹的福特Fusion停在我家附近,有四分之三箱的油。(谢天谢地,因为我想当天晚些时候再加油的计划,进展得不是很顺利。)在我接到我的视频制作同事Jonathan Hall和Taylor Soppe之后,我的第一站就定在了柏林甘市(Burlingame),旧金山往南30分钟的车程。我将去那儿跟一个高瘦的、在家上学的16岁年轻人Peter Anderson见面。去年秋天,当他喜欢阅读的科技网站都开始关注这种虚拟货币的时候,他下定决心要搭建属于他自己的比特币矿机。当他第一次跟他的父母描述这个计划的时候,他的父母对此表示怀疑。他的母亲谷歌搜索了一下比特币,看到了线上毒品、洗钱和犯罪相关的文章,她担心这会导致Peter跟坏蛋们发生关系。但他说服他的母亲相信,比特币社区主要是由科技爱好者组成的,特别是在那个他将参与探讨矿机参数的Bitcointalk论坛上。

最后他的父母同意Peter可以使用他价值1000美金的积蓄——来自割草、洗车、为他父亲的法律事务所搭建试用网站、生日庆祝——搭建他自己的矿机。他本可以从诸多正在制作矿机的公司中选择一家,买一台现成的,但他的父母认为,对他们儿子这种电脑高手来说,DIY是有教育意义的(是不是有点不合算?)。他找到了他关注的Bitcointalk上的一个计划书(类似这种),他矿机里最贵的组件是用于加密和解密的电路板。(解密是矿工需要做的工作,解密可以帮助交易正常进行,并维护这个网络运转,同时,矿工会得到奖励。)他需要的那种ASIC卡由于比特币社区所带来的需求而飞速涨价,最终他在亚马逊上以每个300美金的价格买了两个。接下来,他需要一个60美金的供电设备,冷却运行组件的多个风扇和一个装载这些的系统。他的矿机共花费了大约700美金,并花费了10个小时搭建。一旦他将电源插入,加入约有5000个其他挖矿设备的Eligius矿池开始挖矿,他家的电费账单就将以每个月50美金的速度增加。运行比特币网络需要许多电力,尤其是像Peter的这种已经过时的机器。

Peter原本以为他会在3个半月内回本,但由于哈希(hashing)难度的增加,他的回报减少了,矿池老板每周存给他Mac上multibit钱包的数额越来越少。在四个月内共挖出0.38个比特币(按当时比特币价格,约200美金)之后,Peter在四月份退出了。他已经学会了如何挖矿,但从成本角度考虑,这个实验已不值得继续下去了。他总共花费了700美金搭建矿池,200美金电费,但他收获了不到四分之一。那些很早就投身进入这种年龄只有五岁的货币的人,使用他的设备,可能会收获一笔小财富,但在Peter这个时间点上,CPU已太差太落后。

“我搭建它所获得的快乐已经够值了”,Peter说。“比特币是一项难以置信的、独特的技术,而我可以成为它的一部分,同时像我一样的人也可以成为它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的。”

其实现在就已经跟Peter的经验判断不一样了。挖矿已经不是一个属于DIY者的世界了;如果你想要获得这种虚拟货币,你需要购买专业公司数千美金售价的高功耗设备。大多数的比特币矿工都在匿名地挖矿中,所以这一点也不可能很确定地讲,但Peter Anderson年仅16岁,可能是最年轻的DIY矿工,并且一定是比特币社区中最年轻的几个成员之一。学识很渊博的Vitalik Buterin是比特币杂志和比特币协议新兴公司“以太坊”的成员,现在仅仅20岁,他表示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在2011年,那时他可能也是16岁,但比特币却没能吸引住他。我很高兴Peter对比特币还很看好,虽然他因此损失了他的积蓄。他只是一个硅谷的孩子,但却有着企业家的精神。

跟Andersons见面之后就是午餐时间了,我来到位于帕罗奥图(Palo Alto)的古帕(Coupa)咖啡,它是一个家族式的委内瑞拉人的聚会地,被创业公司喜爱,从去年开始接受比特币。我找到了一个街边的2小时免费停车点,所以我就不必考虑怎样用比特币付款给停车场了。在餐厅的门上,没有“我们接受比特币”这样的标签,所以我饿着肚子胆战心惊地走进去,当我接近登记处的时候,店员让我放心了,她指了指她面前的一张薄板纸上用来接受比特币付款的二维码。你在古帕咖啡得到的每一张收条都分别用美金和比特币显示了你的总消费额。我很高兴,我终于可以用比特币点一杯卡布奇诺了,我也可以支付我和我同事的午餐费用了。我们点了三杯咖啡饮料、一份阿瑞巴玉米饼、一份恩巴纳达馅饼和一份沙拉,一共是0.083比特币(或38美金)。去年,我说过,“直到我能用比特币买一杯刚做出的咖啡前,我是不会完全信仰它的。” 而这时,当信仰接触我嘴唇的时候,它的味道尝起来好极了。另外,将比特币从我的Blockchain应用程序发到他们的账户上是实时的。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我跟这家咖啡店的家族成员之一交谈起来,他叫Jean Paul Coupal,在2012年的时候通过他的社交圈子里的科技投资类型,进入了比特币世界。他告诉我,他不介意使用静态二维码,即便那意味着任何知道那个比特币地址的人都能了解这家餐厅的全部交易历史。比特币仅在你不把你的身份绑定到一个地址上的时候才是匿名的,并且,由于它是一本庞大的公开分类账本,如果你每笔交易都使用相同地址,那么其他人就能够了解你发送和支出了多少钱。

古帕(Coupa)咖啡的Jean Paul Coupal 古帕(Coupa)咖啡的Jean Paul Coupal

“如果我介意的话,我就每个星期或者每天改变地址,”他说道。“但我不认为它是秘密。从我们开始接受比特币时算起,随着人们照例走进这家餐厅,我们总计收到了约6个比特币(原作者注:约3000美金)。对我们的整个生意而言,并不算很多,但跟人们每次花费4或5美金相比,那也不少了。”

古帕咖啡是少数几个继续持有比特币的商家之一,而不是将之立刻转换成现金。Coupal说,他将比特币看做一种投资,在比特币价格高到离谱之前,他不会套现离开的。“当一个比特币价值20,000美金的时候”,这是他的原话,我不确定他是否在开玩笑。

“我宁可将一个比特币放在Blockchain上,也不会将一美金放在银行里。”Coupal补充说。

接下来,我们试着找到一台比特币ATM机。去年我使用了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的“基于荣耀”的ATM机,但它实在技术含量很低。我想扫描一下我的手掌,却交了一笔荒唐的转换费。我听说即插即用科技加速器中心(Plug and Play Tech Accelerator,资助了许多比特币创业公司)在他们位于金山湾(Sunnyvale)的办公室,开设了一台拉玛苏(Lamassu,一家比特币创业公司)比特币ATM机。但当我打电话给他们的市场主管Scott Robinson(他正要前往华盛顿特区去跟财务部的金融犯罪执法网络进行探讨,因为他们将决定关于比特币灰色用途的“对策”)时,他表示他们处理掉了那台ATM机,因为它没有获得完全的执照。一篇Reddit上的文章把我链接到了一份比特币ATM机列表的网页,那上面写着,我可以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卡斯特罗(Castro)街206号找到一台Robocoin(一种比特币ATM机)。但我发现了一间上锁的办公室,窗上的标识上画着骷髅头骨、一只金字塔外瞪视的眼睛和一台电脑,这表明了这里是IOOF(Independent Order of Odd Fellows,一个类似共济会的兄弟会,于1819年在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创立)山景城分会。我稍后给他们发了邮件,这个奇怪的团体表示,他们最后决定不保留那台ATM机,并且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地址会被列进去。他们认为那台机器现在可能在山景城的黑客道场(Hacker Dojo),后来我通过发邮件给道场的执行主管确认了地点。他邀请我去参观一下,看样子这周我要再去硅谷了。另外,我还发现,比特币资讯服务网站Coindesk上有一份更准确的比特币ATM机位置的地图

现在我需要回到我妹妹的车里。在我第一天靠比特币生活的时候,我发现了Gyft的伟大。Gyft是一家销售移动礼品卡的新兴创业公司,它在本周接受了我的比特币订单。不幸的是,这家公司没有加油站的礼品卡,因为油泵的支付系统没有在手机屏幕上扫描条形码的功能。但一个Reddit网友表示,你可以在Gyft上用比特币购买一个Kmart礼品卡,然后带着这个手机礼品卡去Kmart,接着买一个壳牌汽油礼品卡,最后带着这个礼品卡去壳牌加油。这虽然复杂,但这意味着我能做一个还车时加满油的好姐姐。不幸的是,当我停车走进一家位于红杉市(Redwood City)的Kmart时(距离Gyft办公室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店员告诉我,我不能用一张礼品卡买另一张礼品卡。“你只能付现金或刷卡。”她说道。“就算用Kmart的礼品卡也不行吗?”我可怜地问道。她叫来了经理,经理打量着我,好像我是一名洗钱犯罪分子,经理反复解释道,我不能用礼品卡购买礼品卡。我在Kmart,我没办法买我想要的东西。这简直是双倍的尴尬。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有一种一年前创办的叫Coinfueled的服务,根据它网站的介绍,它还处在试验阶段。如果你支付10美金的费用,你就可以用比特币在那儿买加油站的礼品卡,他们将会在5~10天内邮寄给你。我将不得不在那儿下一个订单,然后晚一点用它来补偿我妹妹,又或者等到我再次拥有大量的安德鲁·杰克逊(译者注:美国第7任总统,20美金纸币上的人物)之后。

我的“比特币谷”之旅结束了。我驾车穿过金门大桥直奔磨坊谷(Mill Valley)去看望我的家人,这条路上没有收费站,食品供应也是无比特币的。我母亲现在住在城里,这倒提醒我需要在这周日给她买一份母亲节礼物。还需要时间决定哪家接受比特币的网站有最好的母亲节礼物……

这篇文章写作时,比特币的价格是:1比特币=437美金。

待续……

原文:http://www.forbes.com/sites/kashmirhill/2014/05/07/living-on-bitcoin-a-year-later-the-cryptocurrencys-youngest-miner/

欢迎打赏:

译者BTC地址:1A7Xy1Qv2EnZBSqK3SmuqqVsYY9Uo8BgUU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巴比特资讯 915 天前

    902fd10ee880a13e356daa6c61fec54b7415a22045cb0406ac9c028ad573f781

    +1
    +1
    我要点评
    方大帅你懂的
    方大帅你懂的 936 天前

    他们不懂的,就像当年互联网刚刚出生的时候一样。

    +1
    +1
    我要点评
    疯狂-BTC
    疯狂-BTC 936 天前

    持币走天涯,不再是流浪冒险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936 天前

    《相比于一年前靠比特币生活的日子:加密货币的最年轻矿工?(第2天)》http://t.cn/RvPXIJh 译者: @万福瑞德 我在用比特币生活(首次尝试的一年后)的第二天收获的最大经验是,不要相信我在Reddit上读到的任何事儿。那里的错误建议在周二使我两次迷路,差一点就让我迷失在硅谷的路边。

    +1
    +1
    我要点评
    长铗
    长铗 936 天前

    相比于一年前靠比特币生活的日子:加密货币的最年轻矿工? http://t.cn/RvPXIJh 当他第一次跟他的父母描述这个计划的时候,他的父母对此表示怀疑。他的母亲谷歌搜索了一下比特币,看到了线上毒品、洗钱和犯罪相关的文章,她担心这会导致Peter跟坏蛋们发生关系。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