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李笑来:人类第一次用技术保证私有财产不可侵犯

山寨币资讯 发布在 比特币 1 7313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技术手段保证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约定的采访时间是中午12点,李笑来先生在11点58分停车,12点整走进咖啡馆,脸上既看不出情绪起伏,也没有失眠的痕迹。

Eja6Vnf

就在前一天,2月11日下午6点45分,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业内俗称“门头沟”)上刚刚发生一次比特币交易价格的暴跌。数秒之内,一个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从逾600美元直接跌至102美元,随后又快速反弹,12日零时,比特币成交价恢复到563美元。

2013年底,《华尔街日报》发表过一篇关于中国比特币市场的报道,其中提到李笑来:“北京刚成立不久的一个比特币观察人士团体说,现年41岁的李笑来是中国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人之一。李笑来不愿具体说明自己持有的数量,但他说他的持有量为6位数,首位数是1。也就是说他持有的比特币价值已经超过了1亿美元。”

按照这一持有数,在2月11日6个小时的震荡中,李笑来拥有的比特币从峰值时的6000多万美元瞬间变成1000多万美元,紧接着又变回近6000万美元。这一切都发生在不到6个小时之内。

李笑来说自己对崩盘的消息没什么反应,得知这事的时候正和几个朋友吃饭,消息还是通过微信群里的对话得知的,“看了一眼就继续吃饭”,“(跌的钱)对我来讲也不是什么钱,只有花掉的钱才是钱。”

后人很难超越的数字

李笑来向《人物》记者证实了他手持6位数比特币的说法。当记者请他解释这个数字在比特币世界里代表什么,李笑来说:“代表现在整体流通量的1%,后人很难超越的一个数字。”

作为一种可兑换的虚拟货币,比特币既没有发行机构也没有抵押物,匿名且流向不可追踪。它和现实货币最大的区别在于,比特币挑战了传统货币由中央银行发行和控制的运行方式,比特币是由计算机按照特定的算法,经过大量的计算产生,由每一个参与到比特币网络中的人来发行、管理的。

在美国,一些咖啡馆、餐厅、商店、停车场已经开始接受比特币,还有人曾经试验过只带比特币生活一周、一个月—这听起来有点像电子商务刚刚在中国冒头时,北上广一些人试验的“在家宅一个星期,用电脑完成生活”。2013年12月,Android手机配件的线上零售商ShopAndroid宣布支持比特币购物。2014年年初,美国知名在线购物网站Overstock已宣布开启比特币支付渠道。1月16日,《福布斯》报道一家名为“快拍卡(SnapCard)”的网站,正在建立比特币支付渠道,帮助美国人用比特币缴纳税款。

从2009年诞生到2011年6月,比特币仅仅涨到29美元。爆发点出现在2013年。当年3月16日,塞浦路斯政府为获得欧盟的进一步援助,提议通过对每个银行存款账户征税筹集58亿欧元的法案。消息一出,塞浦路斯人纷纷涌向银行挤兑。这个时候,一款在线交易比特币的软件下载量却开始飙升。塞浦路斯人再也不相信政府了,开始对这种没有中央政府控制、基于全球互联网体系运行的虚拟货币大感兴趣。StockHouse.com创始人及TDVMedia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里克计划在塞浦路斯开通一台虚拟货币比特币ATM(Bit-coin ATM)。杰夫·贝里克说,短短几天内,他们已经接到了无数的比特币自动取款机的订单。

3月16日,比特币的价格是47美元,4月9日,到达230美元的高点。高额的投资回报令全球无数投资者注意到这一货币。11月29日,比特币在热门交易所Mt.Gox的交易价格创下1242美元的历史新高,同一天,一盎司黄金的交易价格为1241.98美元。

2011年,李笑来第一次从网络上获知关于比特币的消息,当时比特币的交易价格已经超过1美元。他震惊了,“什么东西啊,居然比美元还贵。”他看第一遍没看懂,花了半年才明白,“在我反复看它的6 个月里—我并没有等弄懂它才去买—上来我就买了2100个币。”

等他从美股账户把钱倒出来开始买,涨到3美元。买完,10美元。买2100个币,花了差不多1.31万美元,买入均价在6美元左右,这是2011年3月到6月之间发生的事。几周后,比特币涨到24美元,他的投资获得4倍收益。他“转念一想,就想了个牛逼主意:我已经赚了4倍了,拿出一半来,挖矿去”。

“挖比特币”是术语,又称“挖矿”。比特币就像是一道超级数学题的复杂算法所生成的特解,每一个特解都能解开这道数学题而且是唯一的,因此具有恒定特质,可以充当货币。这道题被设计成只有 2100 万个特解,所以比特币的上限就是 2100 万。“挖矿”是指通过电脑的庞大计算量不断地去寻求这道超级数学题的一个特解。截至2014年2月,全球一共有1200万个左右的比特币已经被“挖掘”出来,相当于这道超级数学题已经被找到了1200万个特解。

疯狂的去玩儿

“ 挖矿”是件技术含量挺高的事。李笑来本人不太懂技术,需要合作伙伴。

李笑来的“ 挖矿”伙伴是他在Twitter上关注的1.8万人中的一个,此人名叫朱峰,天津人。朱峰比李笑来懂技术,李笑来在这方面得依赖他。

“笑来说咱能不能搞大一点,自己攒点机器,多弄点显卡。我说这个成本很高,一个显卡是8000多块钱,一台机器放两个显卡就得将近2万块钱。笑来说无所谓,反正试试这个事情吧,我出钱去买这些东西,你帮我弄这个事情。”朱峰对《人物》记者回忆道。

他们买了46张华硕显卡,攒了几十台电脑。一个显卡的功率大概1000瓦,两个显卡2000瓦,再加上电脑本身功耗,用电的问题不好解决。再有就是用地。一开始朱峰打算找个大厂房,但没找到性价比合适的地方,他发现“只要是有个屋顶的地方就很贵”。于是在58同城发了个帖子,说要找个厂房来“做些事”,“当然没写是‘挖矿’”。四五天后,有一个河北霸州的人来联系,用李笑来的话说,“北京和天津中间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对方说有地,没房子。李笑来和朱峰最后还是找到解决方案:从天津港弄了一个集装箱。

集装箱以尺为单位,最小的6尺,大的10尺、12尺。他们弄了个10尺的旧集装箱,找人装上门,里面装搁架,做通风、散热,成了机房。

霸州的那块地在农田里,老农在田里开出一块地,浇上水泥,集装箱就墩在水泥台上。一看周围环境,朱峰说:“如果我们要不干了,这箱子怎么拉走呢?”

挖矿的电脑一开就不能停,产生的热量非常大。机房里装了一个8匹的空调,一个工业用的空调,24小时不停地吹。农民怀疑李笑来和朱峰是间谍,从事不法勾当。他们也不能解释是“挖矿”啊,那就得从头解释比特币,太麻烦了。于是就说是做动画的,那些机器都在做渲染。

村里用电不稳定,机房耗电量又大,常断电。他们找的这个地方也不合适,离北京不近,离天津挺远,朱峰每次都得开车过来重启机器。

李笑来说:“他忙,去不了。我也忙,出差。既然是朋友我也不好意思问,等。等了3个星期实在受不了,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马上去重启。这么折腾了3个月,我彻底崩溃了,以四分之一的价格把那批设备卖掉了,显卡、机器拆开了卖。那个集装箱到现在还在老农家门口待着呢,抵房租了。”

2011年之前,李笑来的个人资产从未超过200万。我问他,为什么可以那么狠,砸60万去做一个矿场,他回答说:“喜欢但是不投入,这是犯了逻辑错误。当你遇到一个很疯狂的东西,你要很疯狂地去玩。疯狂的东西,你温柔地去玩,或是温柔的东西,你疯狂地去玩,都是不符合逻辑的。有些人一辈子以荒谬的方式活着,但并不知道。我的玩法是看问题看到本质,以最合适的方法去玩。”

投资60多万,只挖出100多个币。虽然硬件投资后来通过卖设备回收了一部分,但总体来看,李笑来的挖矿事业是失败的。李笑来和朱峰没有为此争吵,他们仍是朋友,时常见面,但是他们也确实没有讨论过这次失败,以至于双方都并不清楚对方对于这件事的第一表述。

李笑来向我解释了为什么没和朱峰争吵:“我是一个比较关注结果的人,当他已经做出了某一个决定,造成了一定损失的时候,损失靠我怪他是拿不回来的,反倒丢了朋友。我不怪他,我不吱声,损失损失了,朋友还在,你说我老谋深算也好,什么也好,这就是一个实用主义态度。另一个原因,我相信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也没做违心的事情,只是以他的价值判断做了一个决定。从他的角度出发,他也没想害我。所以我跟朱峰后来见面吃饭也是从来不提这事。”

停了停,李笑来又说:“朱峰说不后悔,我也能理解。但是咱能事后说—这都是事后的客观评价了——他失去了一个他这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的机会,就是后面你努力一辈子是没有用的,如果当时他做好了的话,那他现在不用奋斗了,天天梦寐以求的生活就实现了,但是过去了。”

你是不是骗子

矿场失败之后,李笑来并没有放弃他对比特币的热衷。他决定靠收购的方法获取更多比特币。2011年11月,在车库咖啡的一次演讲中,他绘声绘色地对台下听众描述了做出这一决定的过程。

“当我割肉把设备全部清理之后,躺在床上,懊悔这件事。想想:算了。我是个很容易想开的人。一分钟之后我啪地坐起来了,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在金融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钱本身更有效率,你去和它拼智力拼体力是一件很傻逼的事情。”

此后,每逢比特币价格上涨,李笑来就把手头的币卖掉,币值下跌再买回来,因为“买进卖出才能赚到更多的币,这个道理跟做股票是一样的,高卖低买”,他的倒手风格“比较凶狠”,有时会“全入全出”。

买卖比特币的论坛给用户设定了信用等级,如果一个人说和A交易没问题,另一个人也说和A交易没问题,A的信用等级就会上升。但即便如此,因为是私下交易,风险还是很大。

李笑来说,他降低风险的方法是想办法找到很多人,跟很多人做分散交易,而且,“我和一个人的一次交易不会超过1000美元。假设我跟50个人交易,就算里面有一半人骗我,我顶多损失25000美元,但实际上没那么多骗子。”

李遭遇过损失,有时候交易对象“拿了我的币就不见了”,但他认为自己没有遭遇特别大的欺骗,因为“还是有很多守信的人”,也因为那个时候比特币不值钱,“2012年上半年,最低跌到2美元了。我肯买,有些人都谢天谢地了。”

重复这个过程近两年后,李笑来成为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之一。他自己算过,如果当年矿场经营成功,一门心思挖矿,顶多拿到3000个币。

2013年下半年,有人怀疑李笑来持有的比特币没他自己说的那么多,还有人说笑来你赚了那么多钱还开一个尼桑,你是不是骗子?

“我回去跟我老婆说,这样,给你买个车去,你出去看看挑贵的买。老婆去了之后一看保时捷也不太贵,保时捷店里一共有3款车,只有两款有现货,当场就买了两部车,280多万。”

他不愿透露更多暴富后的生活细节。“对于没有经历过这些事的人,我说得再多对他们也只是一种想象。”但他说自己其实挺苦恼。苦恼的原因是他意识到自己的钱太多了,以至于引发了一些需要思索的问题。“之前总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在乎钱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劲儿劲儿的,然后突然发现其实过去还是很在乎钱的,你做事的动机主要是为了赚钱、养家。这会儿再把以前做的事情拿出来,你就会发现,其中的一个主要动力不见了。”

半小时后,我们在影棚拍摄一组肖像照片。也许因为拍摄过程乏味,李笑来突然主动提出:“我一直想拍一张烧美元的照片”。摄影师说“可以”。大家纷纷翻钱包找外币。我们找到了柬埔寨币、港币,以及1美元。

穿着深蓝色竖条纹衬衫、黑色绒质长裤的李笑来站在摄影棚里,身后和脚下是鲜黄色、松脆挺括的背景纸。

他的嘴里咬着一根烟。他点燃那张1美元,然后偏着头,在迅速蹿起的火苗里点上烟,深吸一口。美元变成灰烬,李笑来一甩,它带着火星,纷纷扬扬地落在灰色的薄地毡上。

李笑来举着手里的烟,对着摄影师近在咫尺的相机,说:“抽烟的本质是什么?不怕死。那些怕死的人,他们希望世界是尽量不要变化的。不怕死的人,接纳风险的能力比较高。中国的比特币早期投资者中吸烟者很多,这不是巧合。”

李笑来是一个重度吸烟者,交谈的两个小时里,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把烟灰弹在地上。谈话中途,李笑来有个电话进来。对方可能是希望他帮忙点什么事,可能还提到了钱。李笑来在电话里说:“我也不太在乎这些事。我搞比特币发财了,所以就更不在乎了。比特币知道吧?我现在基本退休状态。也干一些事情,图个乐子。放心,那事你随便弄。”

大多数人受不了这种东西

在一次小型演讲中,李笑来曾经提到比特币给自己带来了什么。

“有一天晚上,我又做了大量的比特币交易。那天晚上,我的比特币数量又增加了不少。我很爽。我例行公事地把我的币分成若干个钱包(注:钱包指比特币钱包)。做完这些,躺在床上,我突然想到,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技术手段保证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意识到这点之后,我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了—我其实还是躺着,但我感觉我坐起来了,对着那个空无的地方说:‘爷他妈不怕你!’我没动,但我脑子里的那个声音出来了!‘我不怕你!’太他妈爽了,从那一天开始我解脱了。”

台下的听众发出笑声,并且鼓掌。

在“知乎”,有人用一个“镶满碎镜片的屋子”来回答,为什么比特币的世界很难被某一台超级计算机的运算力攻破:“就像有一间屋子,内部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用亿万片碎镜片密密麻麻贴满,弄成一个巨大的反射空间。一束光从空间内某个地方射出,在墙壁、地板和天花板之间来回反射,经过亿万次以后,光束到达了某个落点。假如知道光的初始位置和方向,很容易顺藤摸瓜画出反射路径、推测最终落点。但如果把顺序反过来,告诉你初始位置和最终落点,要构造出中间的反射路径(注意到每一次反射都有亿万种可能,而一共要经过亿万次反射),这就难了。”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比特币世界,它的各种问题也日益明显:实际应用范围狭窄(中国第一家接受比特币的咖啡馆是车库,在中国,这样的咖啡馆凤毛麟角),自身算法存在缺陷,甚至是致命的技术漏洞。李笑来一直相信的“技术保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也遭遇了直接挑战。

所谓“不可侵犯”,是指比特币挑战了传统货币由中央银行发行和控制的运行方式,由计算机按照特定的算法,经过大量的计算产生,由每一个参与到比特币网络中的人来发行、管理,理论上是不可追踪的。但是,当比特币或是比特币的交易平台出现程序漏洞,黑客随时会展开攻击。

火币网CEO李林告诉《人物》记者:“比特币具备两面性。没有任何组织和人能够通过强权或者政治方式剥夺你对比特币的所有权,但是有技术风险。”

以文章开头提到的2014年2月11日比特币震荡为例,交易平台Mt.Gox解释称,引发震荡的软件故障是由于比特币本身的程序漏洞导致的。但维持比特币网络运营的非营利性机构比特币基金会(Bitcoin Foundation)首席科学家Gavin Andresen称,这完全是Mt.Gox自身的问题。

2月25号,Mt.Gox无法登陆,并于2月28号正式宣布破产。业内人士说,Mt.Gox遭逢厄运,是因为他们始终未能修复漏洞,导致大量比特币被盗,无法弥补用户损失。在国外比特币论坛Reddit上,流传着一份据称为Mt.Gox的内部文件,这份文件指出,由于交易系统故障,导致74.45万个比特币已被窃。

74.45万个比特币可能被窃,这意味着什么?李林说:“如果是假消息,短期内也会打击普通用户对比特币的信心。如果真的被盗了,肯定对价格有影响,因为被偷的比特币肯定会拿去卖。从中长期来看,还是取决于比特币的本身,既是它的技术完善过程,也是全球的政治经济博弈过程。比特币不仅是技术问题,因为货币从来不是技术问题。”

两天后,新加坡比特币交易平台First Meta的28岁女CEO秋·莱德科(Autumn Radtke)自杀身亡,这是一个从美国赴新加坡进行比特币创业的漂亮女孩。李笑来跟《人物》记者提起这事的时候,有些唏嘘:“她有好多币在Mt.Gox里面。可惜呗,挺好一个人”。他把于28号正式宣布破产的Mt.Gox称为“业界毒瘤”,“这件事和比特币本身没有关系,是经营者出了问题。它倒闭了,一个毒瘤不见了,世界更安全”。

看跌声中,李笑来发了一条微博:“我从第一天就觉得比特币是绝对靠谱的。所以每天都睡得踏实。纷纷扰扰跟我完全没关系。不过,别以为我这是所有人的状态。这一轮下跌远未结束,因为大多数人受不了这种东西。比特币风险很高,慎重。”

稿源:《人物》杂志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