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它只是钱而已

自然而然 发布在 比特币 2 9453

bitcoin-7-650x0 (5)

当奶牛被用作交易媒介时,没人喊它为“生物货币”。在为了避免实物交易的缺点而使用贝壳进行交换的文化中,他们不叫它为“钙货币”。它只是钱而已。

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新形式的货币因其技术基础而令人感到兴奋。但是,我们把它们称为“加密货币”的目的也许不是让它们变得更神秘。加密是许多数字货币构造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它是比特币的核心。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它们都仅仅是货币。

数字形式的货币也许会对政府和货币之间的关系、金融服务机构以及政府与金融服务业之间的公私伙伴关系产生重大影响。“大到不倒”和大规模财务监管遭遇去中介化。

政府很有可能阻挡不了数字货币的发展。“加密战争”表明下定决心的信息技术使用者不能被打败。因此,这是好事,因为像密码学的整体一样,“加密货币”的社会效益将几乎肯定超过它们的成本。开放性的问题是政府和金融服务部门是否会试图打压数字货币,或者说,他们是否会主动接受新的货币时代的所有好处。

对大部分人而言,涉及钱的概念是很陌生的。考虑到我们每天都使用钱,这太令人吃惊了。虽然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激烈地唇枪舌剑地讨论货币起源和理论,但是简单的事实是货币是为使交易的效率更高而产生的。需要新靴子的奶农不必去找想喝牛奶的制鞋匠。他可以首先找到任何一个想喝牛奶的人,然后用自己的牛奶交换对方的钱,最后拿着这些钱去制鞋匠那里买靴子。货币的基本价值为它是交易的通用润滑油。它是非常地有价值的社会工具。

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货币,包括比特的排列组合。但是,要想成为交易者眼里的货币,它必须具有帮助货币发挥最佳作用的性质组合。这些性质包括:

*广泛或普遍的被人接受
*难于复制或伪造
*易于分割标准的单位
*易交接性,比如能货到付款
*易于安全地持有
*相对于重量或体积有高价值比
*可运输性
*耐久性
*相对高持有量
*低廉的储存成本

由比特币和类似的货币所采用的数字化形式使得它们在某些方面是很好的货币,但是在别的一些方面它们却是很差的货币。比如说,数字货币在易运输方面的优势无与伦比,因为几乎瞬时它们就能传到任何拥有网络连接和适当的数字设备的地方却不用考虑国界。它们相对于重量的价值比足够接近于无穷大,储存成本足够接近于零并且它们可以完美地进行分割。

比特币的数学基础很绝妙。假设它继续按之前的方式以更大的规模运行,它控制着新比特币的生成速率并且使比特币免于伪造。按照大部分人的理解,这使得比特币等同或优于政府发行的货币。(很多人视比特币固定的难以控制的增长率为缺点)

但是比特币难以获得安全保障。当它持有者的交易系统被黑客入侵时会遭受常规攻击。以后很有可能被设计用来偷窃这种货币形式的网络蠕虫变得很流行。美元的银行和支付系统也会受到黑客攻击,但是它们的风险看起来相对很好控制。

相对于别的更流行的货币形式,比特币的低接受率是不利条件。对比特币基于其价格不稳定的批评确实反映出它有非流动性小市场。但是因为比特的数字协议在全世界都可以使用,因此它的潜在市场是整个世界。如果它变成了世界性的货币,那么它将使美元和欧元(更不用提巴拉圭货币)看起来相对更不稳定更不可靠。

数字货币的特性取决于技术和社会的发展进程。人们对比特币和类似货币的接受程度会改变的,就像人们安全地持有它们的能力、这类货币对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的脆弱性以及在交易者眼里的其它方面的特性都会改变。

从理想化的角度来说,政府应该不干涉社会对于货币的选择,从而让最好的货币形式脱颖而出。但是,政府是绝不会对货币问题袖手旁观的。统治者和政府已经控制了货币最起码4000年了。他们也会去控制数字货币。

政府与货币:服务提供商和奸诈的骗子

Ralph T. Foster在他的详尽和引人入胜的研究著作《法定纸币:我们货币的历史和演变》中记录了大量政府货币的历史。古往今来,政府不仅扮演着货币服务提供商的角色还同时是背着恶名的奸诈的骗子。

随着几个世纪前初级贸易活动的逐渐发展,由于贵重金属具有高性重比、便于运输、广为接受和很好的耐久性,出现了把它们当作货币的自然趋势。但是,金块和银块并非完美的货币。由于当时缺乏纯度和质量的统一标准,金属货币的可靠性打了折扣,因而相应的功效也降低了。

然而,通过提供标准化的货币,政府填补了这片空白。货币上独特的标记可以表明它的来源,进而表明它的纯度和重量。包括卷边在内的铸造技术都是使在大片地区进行交易的人放心使用这些可靠的贮藏价值的货币而不必担心伪币的巧妙手段

但是,政府和统治者发行货币并非单纯地出于对其治下经济活动的慈悲心或怜悯心。“铸币收益”是因货币生产者提供的服务而流向他们的利润。发行生产成本低于交换价值的货币的政府可以获得丰厚的回报。有时候,政府为了攫取额外的利润而发行实际价值略低于标记价值的货币。这使得货币服务提供者同时也是奸猾狡诈的骗子。

因为硬币与其它形式的实物货币难以运输和获得安全保障,所有把它们存在银行里而交易能够兑现这些货币的钞票是一个顺理成章地货币创新。纸币的出现可以写一部长篇大论,但是简明扼要地说,它是一种可以代替硬币及其它形式货币的书面票据,并且由可靠的承诺保证这种票据能够兑现成基本货币。如同金属货币,私人纸币也受非标准化和易于伪造的性质困扰,而政府相对精密的管理系统更容易控制这些问题。他们也可以对竞争性货币征税和取缔它。追溯至内战时期的寓禁税和苛刻的债券担保要求已经长时间地阻挠美国金融公司挑战美联储的货币垄断地位。

当一些人谈论硬币和其它形式的商品货币的“内在”价值时,其实不存在什么内在的东西。所有事物的价值都依赖于人们对它们效用的认识。任何货币的价值基础都在于它可以交易其它东西的前景。所以,当纸币的价值不再来自可兑现的能力而是它本身就具有的交易价值时,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讶。

发行标准化的可兑现纸币的政府最终还是开始了发行没有黄金、白银和其它有价值的东西支持的纸币。在1971年8月,美国总统尼克松“关闭了黄金窗口”,从而拒绝让外国中央银行把他们手里的美元兑现成黄金。现在,所有的主要货币都不是由实物支持的。据说这种货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政府的法令。

政府法币和货币管理

从某些方面看,法币是相对较好的货币。因为政府为了促使大型的增长的经济体顺利地发展,能够印刷出足够多的法币。由于数量少、不可分割以及其它的内在限制,实物商品货币可能不具备这种功能。但是,政府的法币供应也为一些非常严重的欺诈行为打开了大门。

为了丰厚的铸币收益,政府通常印制过量的法币。这将使流通中的货币贬值,进而引发严重的经济混乱。购买其它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的货币的增多会造成物价升高。这意味着储存的货币(储蓄)的价值降低,使得储户和依赖固定财富收入的人不公正地变穷而债务人(包括政府)不公正地变富。根据某个衡量指标,美元自1913以来贬值幅度已经超过了95%。一般的持有美元的储户和投资者可能保留着相同数量的美元(甚至由于挣了一些投资利润而看上去有所增加),但是他们钱的价值已经被通货膨胀大大方方地偷走了。

由于政府的货币管理对投资和经济总体有很明显的影响,所以它带来的成本很大。货币政策存在改变的可能性。这使得对投资和债务进行长期盘算更加困难。相应地,投资变得更加小心谨慎,债务承担更少。政府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不仅打乱了计划还使谨慎的投资者和商人变得更小心翼翼,进而限制了经济增长。政府的法币管理可能会给经济和社会带来巨大的机会成本。

纵观历史,许多政府不停地滥发纸币直到人们对政府货币丧失信心和货币崩溃为止。在Steve Hanke和Nicholas Krus合写的论文《世界恶性通货膨胀》中,Steve Hanke在20世纪和21世纪初找到了56个这类事件。但是,Ralph Foster 找到的更多。

通货膨胀的另一方面是通货紧缩的可能性。“好的通货紧缩”是由生产率的提高而引起的价格逐渐降低。但是,当预测货币会升值的人持有大量的货币从而导致经济活动明显地萧条时,通货紧缩就变成坏事了。当然,持有的货币经常用在生产上,比如说在部分准备金银行制度下这些货币以贷款的形式再流通。存在银行账户上的钱也经常被贷出去,也许在当地扩张生意的商人手里。很难想象被储蓄过剩长期损害经济体。但是,不能再贬值的货币达到新的平衡价值(如果美元丢弃被不恰当绑定的金本位,这种事就会发生)将会给正在贬值货币基础上高速发展的经济体带来严重的后遗症。

政府接管货币的供应是个历史性的事件。他们经常有手段生产对交易者来说可靠和因而易接受的货币。他们已有足够的权力来封杀竞争性货币。不论好坏,从实物商品货币到纸币的转变使得政府能够控制货币的生产。

数字货币降低了政府控制货币生产的可能性。它们不需要政府帮它们标准化或打击假币,因为私有的管理系统(包括开源代码)就能够处理这些事情。数字货币还威胁政府获得各种货币收益的能力,这些货币收益包括从铸造和印刷货币得到的一般回报到在为了货币化债务而滥发货币的过程中得到的超额收入。

但是,这不是虚拟货币威胁现状的唯一方式。政府出于各种原因而严密控制金融服务提供商。当数字货币改变部分金融服务业时,它们将威胁到政府的重要利益,这些利益包括消费者保护和财务监管。。

政府,货币和监控

银行是为了满足市场对存储实物商品货币和后来的纸币的需求而产生的。安全地存储大量的实物商品货币和纸币是很困难的事。部分准备金银行通过接受储户的货币并把它再借出去成为了利润中心,而储户以利息的形式获得利润的一部分。

支付是与银行业相关的服务,它的出现是为了满足随着市场疆域不断扩大而产生的运送硬币和纸币的需要。支付业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转移货币,包括支票、信用卡、借记卡和电汇。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很多其它的支付方法和更复杂的金融服务。金融服务整体而言拥有大型的规模经济,因为较大的机构能够产生更高的效率。比如拿支付来说,在一个大企业内转账比在几个较小的企业之间安全地转账效率高得多。

政府已经深深地卷入到银行、支付以及其它金融服务中去了。这不仅是因为政府提供货币。消费者保护是一个监管金融服务提供者们的重要正当理由。比如说,一个理由是提供者们可能会影响个人的全部存款。当然,政府监管的效果不是无可争议的,而近期历史中一件接着一件的例子表明消费者保护监管的失败。

但是,政府对货币的密切关注不仅仅解释为他们是消费者的守护神。货币是人们生活的窗口。消费不仅揭示了人们优先考虑的事和偏好,还揭示了他们对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做出的选择。由于美国的金融机构受制于决定它们存亡的消费者保护监管,所有它们在报告货币流向时非常听话。可以几乎肯定的是,它们比电信服务提供商听话多了。最近,参议员Ron Wyden和Mark Udall建议美国政府的秘密监控可以包括“信用卡购物信息、医疗记录、借书记录、枪支销售记录、金融信息和很多其它敏感对象”。通过追踪货币流向,政府能够以最小的代价了解人们的纳税和守法状况。

最起码自从1971年通过银行保密法之后,银行一直被要求对现金购买可流通票据进行记录并且当现金超过一万美元时填写报告。银行有法律义务报告可能暗示洗钱、避税或其它犯罪行为的可疑活动。为了使各种银行、支付以及其它的金融服务的使用都能被追踪,各类金融服务提供者必须验明客户的身份。这在911之前是非正式要求但在美国爱国者法案通过之后却是法律义务。结果,在美国政府的反毒品战争中,金融服务提供者充当了打手。政府通过货币媒介进行的监控是无处不在的。

金融服务提供商的大型规模和政府对货币的浓厚兴趣共同产生了不同寻常的公私伙伴关系。比如说,这正是确保塞浦路斯金融危机期间在政府的要求下塞浦路斯银行上交账户持有人资金的那种伙伴关系。大型金融服务提供商在政府的保护之下获得超常利润。作为交换,它们帮政府监视和控制金融。

这种互利共生关系的基础在数字货币时代将面临严厉的挑战。

数字货币的未来:光明而不确定

历史上政府货币的产生是因为政府和统治者消灭了生产值得充分信赖的货币的私人机构。数字货币削弱了政府货币的基础,因为私人机构(对比特币来说,是代码)能够提供绝大部分交易者喜欢的货币特性。虽然政府货币被普遍接受并且看起来这是永久性的优势,但是人们对货币的看法会变。

类似地,银行和支付行业的产生是因为实物货币,无论是硬币还是纸币,都难以安全地大量贮存和运输。数字货币非常地轻。没有金库也可以安全地保存,甚至在数量很大的情况下也可以。只要是有互联网的地方,数字货币就能瞬间转移到。银行和支付体系将不会消失,但是数字货币将削弱这些行业的一些基础并且应该会极大地改变它们。

可是,请不要期望政府和当今金融服务业之间的联盟会持欢迎态度。这涉及到与大量金钱和权力利害攸关的事。

抵制现状改变的愤怒的早期迹象随处可见。在六月中旬,加州金融管理局轻率地发出了勒令停止通知函。其中,有一封给了比特币基金。但是比特币基金压根就不是金融服务提供商,而是一家鼓励使用比特币的倡议组织。在五月,美国国土安全部冻结了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公司MtGox在Dwolla的电子支付账户。原因是该交易平台附属的美国银行账户在开户时违反了一些文件规定。政府卷入货币的消费者保护基础没有被监管者很好地重视,而他们对金融服务创新的第一反应竟是大吼一声“停”。

在六月初,国际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中心举办的一场会议认为数字货币的用途是资助儿童色情、贩卖人口以及剥削儿童(没有证据表明有比特币用于这些用途)。一场针对立足于哥斯达黎加的称为Liberty Reserve的虚拟货币的联邦反洗钱执法被一些人视为针对比特币执法的信号。但是别担心,在过去几年里,Liberty Reserve 转移了大约60亿美元,比四月份比特币价值最高时所有比特币的总价值的两倍还要多,比现在所有比特币的总价值的六倍还要多。

尽管早期关于比特币完全匿名的传言不实,但是就像现金一样,数字货币可能会被用来资助非法交易。这是当我们权衡数字货币给社会带来的的好处和坏处时要考虑的。

如果M-PESA有参考价值的话,那么使用数字货币将有许多极大的好处。“Pesa”在斯瓦希里语中表示钱。在相对发达的肯尼亚移动手机基础设施上出现了一种基于电话的支付系统mobile-pesa。它使肯尼亚人民接触到了通过其它方式接触不到的金融服务。有些地方,移动手机用户开始通过使用预先付款的经由短信发送的移动手机余额来转移价值。肯尼亚最大的移动服务提供商Safaricom试图把这个过程和它自己的基于短息的允许用户存储、发送和提现的货币转移系统M-PESA融合在一起。

截止到2009年底,65%的肯尼亚家庭使用M-PESA。《经济学家》报道说使用M-PESA 的家庭的收入增长率从5%上升到开始使用手机银行后的30%.在世界范围内,大约只有10亿人有银行账户,但是却有30亿人(接近总人口的一半)有手机。想想当社会变得足够富裕使得家长和当地执法机关有手段来保护无辜者时可能会出现的犯罪、人口贩卖和儿童剥削的减少。为了打击罪犯的支付渠道而干涉金融创新实在是愚蠢地轻重不分。

如果数字货币在西方市场中被打压是因为受到强大的政府及其商业利益盟友的反对,那么它们将在世界的其它地区发展。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通过帮助人们接触到财富积累工具而很大程度上改善社会贫穷的同时,它们不可能从世界的其它地方被赶走,因为它们能够掩人耳目地到达任何有互联网的地方。加密技术和各种各样的技术使得阻止自由的人自愿地储存、传递和交易比特币变为不可能。

美国的“加密战争”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当时存在的公共加密技术开始挑战政府破解密码的能力。美国政府把加密算法和软件视为军需品。当密码员Phil Zimmermann 发布了一款他写的称为PGP的免费版本时,美国政府以他违反了《武器出口管制法》而对他进行调查。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当互联网开始越来越引人关注的时候,克林顿政府试图让业界采用政府设有后门的加密芯片。当这一努力失败后,他们又尝试引入密钥托管政策,这项政策要求所有的加密系统将一把多余的密钥留给“可信任的第三方”,而该第三方可以把它交给政府。

政府理所当然地输掉了这场战争,因为好人手里的强力的加密手段带来的好处(为了个人隐私、商业、言论自由等等)超过了让强力的加密手段远离坏人的失败尝试的成本。这段历史指明了政策制定者和金融行业战略家面前的对于数字货币的选择。就像密码学一样,如果一群人真的想使用数字货币,它就不可能被封杀。

我们的选项并非是否接受数字货币。我们是在以痛苦的方式接受数字货币和以轻松的方式接受它们这两条路之间选择。选择痛苦的路意味着试图禁止任何使用新货币的银行、支付系统和其它金融服务。选择轻松的路意味着欢迎数字货币,让它们成为主流金融体系的一部分,接受它们给予个人的更大的自由、权力和隐私。

(译文完)

原文标题:It’s Just Money
原文作者:Jim Harper
原文发表时间:2013年7月8日
原文网址:http://www.cato-unbound.org/2013/07/08/jim-harper/its-just-money

翻译者:自然而然
若有翻译错误,欢迎留言指正。
如果这篇文章让你读后获益良多,可以考虑向我捐赠bitcoin。
谢谢!
我的地址:139Yx8sV17BvyZE4j6GVSrtU9gHr9KkthT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Really 1162 天前

    It’s Just Money 为了丰厚的铸币收益,政府通常印制过量的法币。这将使流通中的货币贬值,进而引发严重的经济混乱。购买其它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的货币的增多会造成物价升高。这意味着储存的货币(储蓄)的价值降低,使得储户和依赖固定财富收入的人不公正地变穷而债务人(包括政府)不公正地变富。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1162 天前

    本篇资助 0.15BTC
    交易ID 5fcc55b72f25b809aa5091da2c27018ec8d960c0cd1a782208689c21c47cb115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