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信宝黄敏强:做数据交易的去中心化淘宝,ICO需要理性监管

邱祥宇 发布在 区块链 1 6876

基础不稳,何以建高楼?

无论是征信机构出具信用报告还是消费金融公司或者网贷机构在构建大数据风控模型,都需要对多维度、高质量的个人数据进行采集、加工,最终输出高质量的数据分析结果。一旦数据采集出现问题,后面的所有工作就大打折扣。

然而现实的窘境是:我国央行的个人征信数据库只能覆盖大约4亿人的规模,8家试运行的个人征信公司无一具备颁发个人征信牌照资格,地下数据交易黑市盛行。

造成上述现象的重要原因就是当前数据交易市场存在数据覆盖不够、数据掺假、缓存数据、数据孤岛。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数据交易平台——公信宝,希望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切入数据流通环节,将权威的数据源直接触达商户,全程不碰数据。

公信宝成立于2016年8月,创始人黄敏强此前担任汉鼎宇佑旗下汉鼎金服总经理,浙大网新互联网副总经理,从2013年开始关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具备丰富的互联网金融经验和扎实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开发能力。

定位为纯粹的第三方

黄敏强向巴比特表示,公信宝定位为纯粹的第三方,要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不缓存沉淀任何数据源的数据;第二,保护个人隐私;第三,确保数据版权。

传统的数据交易所,经营模式是代理数据源的数据,交易所从数据源获取数据之后,会将数据存储下来,用户通过他们购买数据源的数据实际上是从服务器缓存直接读取,这样带来的后果是直接伤害了数据源的利益;另一方面,交易所沉淀的数据足够多的话,对他们的客户也会造成业务威胁。

公信宝通过去中⼼化的点对点数据交换以及对交易的数据进⾏⾮对称加密,除了数据交易的购买方,不会有任何第三方可以获得数据,保障数据源的利益。

具体实现过程是:用户在购买数据时发出的请求是一个带有公钥的智能合约,通过交易所客户端广播到全网节点,数据源节点收到广播后,调⽤数据源的数据接⼝查询,如果数据源查询到数据,则使⽤用户的公钥对源数据进⾏加密后点对点传输给用户的客户端节点,之后推送数据给用户的接收数据接⼝,用户使⽤私钥解密得到源数据。在这个过程中,即使数据包被它⼈截获,都⽆法解开数据。

地下黑产售卖的各种数据,很多都是未经本人授权的数据,在黑产网络中,每一个人都被扒了底裤,毫无隐私可言。一本财经此前在一篇文章中如此描述,“你很难想象,根据现在的数据,我了解你的程度,可能超过你本人。”

2017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正式实行,其中第四十四条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窃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个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

相关法规的出台无疑给贩卖数据的地下黑产以沉重打击,也给公信宝这样“坚持公民的信用数据必须由公民自己来管理,任何⼈或机构使⽤都需要得到本人同意”的公司以巨大信心。

商家向公信宝数据交易所发起购买数据的请求时,交易所客户端会判断该请求购买的是否涉及个人敏感数据,如果判定是敏感数据则触发个人隐私保护机制,向被查询对象的手机发送⼀条短信或者他的公信宝APP推送⼀个消息,申请授权查询,如果被查询对象拒绝了这次授权,则商家⽆法购买此数据。如果被查询对象同意授权,公信宝会把授权链上面所有信息记录加密后记到链上去。

上文提到,传统数据交易所模式在销售数据的同时自⼰会缓存沉淀⼀份数据,在数据源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条数据被重复销售很多次,严重侵犯数据源的利益。

公信宝采用数字资产所有权认证DPO(Digital Proof of Ownership)技术,当⼀个数据交易智能合约⽣效后,这条数据就会被打上⼀个永久数字证书,⽤来证明数据的⽣产者,今后这条数据产⽣的价值收益权永久归⽣产者所有,从而实现了数据的确权和溯源。

目前,公信宝团队有26人,其中有16人是技术开发人员。公信宝DAPP的白皮书已经对外发布,9月份将会进行商业化落地。在财务数据方面,据黄敏强表示,预计到2018年底,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的成交额保守估计可以达到5亿人民币。

在商业化推广方面,公信宝已经与三大运营商和中国银联等核心数据源完成签约,与国内主流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如拍拍贷、你我贷、蜡笔分期、掌众金融、手机贷、现金巴士等上百家客户完成签约。另外,公信宝还积极参与到浙江省率先提出的“最多跑一次”改革,解决老百姓办事跑很多次的难题。

只做数据的流通,不做征信

“我们和征信公司差别很大,我们只做数据的流通,不去分析数据做结论。而征信是对数据进行采集、加工、得出结论。”

在黄敏强看来,做结论是一件存在风险的事情。“用户用了你的数据分析报告,正确了,没人说你坏,不正确的话,别人就会说报告有问题,有失公允,并且会给用户造成损失”,而且,一旦做了结论,就说明碰了数据源,这和公信宝“不缓存数据源”的理念是相悖的。

黄敏强向巴比特表示,公信宝是把一个个分散的数据孤岛打通,建立高效的自由买卖交易市场,可以把它理解成淘宝,商品就是上游直接来自数据源的各种各样的数据,而网贷公司、银行等就是下游购买数据的买家。

8家个人征信公司,至今没有发放牌照,黄敏强认为,可能最终结果一家也不发了,各家都想获取尽可能多的数据,之后拿这些数据来分析,已经形成了高度中心化的模式了。腾讯不会把数据分享给阿里,同样,阿里也不会把数据分享给腾讯。

但是,这些互联网巨头对数据的需求也是很大的,黄敏强以蚂蚁花呗和借呗为例,市场有5亿人有借贷需求,它所覆盖的用户不超过10%,要想获得剩下4.5亿用户的数据,就要从别处购买或者交换。公信宝正在建立数据交易联盟市场,吸引互联网金融联盟、互联网金融协会、BAT等大的团体或者机构进驻,先从分享黑名单开始,把各大公司的数据交换起来,逐步建立数据评估标准,将联盟市场做大。

数据交易市场很庞大,整个消费金融领域就有万亿的市场规模,另外政府、农业、物流的数据交易市场也有待发掘的空间,“整个市场是很大的,就看我们能做多少,够不够纯粹。能不能保护数据源的利益、保护个人的隐私,如果这两点做好了,市场一定有我们的一片天地。”

ICO对区块链的发展有促进作用,不应被政府取缔

黄敏强从两方面进行了分析:

第一,站在政府立场,2016年12月,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提到,超前布局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其中区块链包含其中。黄敏强表示,区块链在未来是重要的基础设施,政府希望区块链在国内高速发展,作为国家战略,如果国内的区块链发展跟不上国外的话,势必几年之后就会落后,落后就要挨打。

政府积极引导,释放积极的信号,可以让更多的研发人员投入进来。但是,政府的扶持资金是远远不够的,而专业的风险投资机构也投入不多,难以刺激大量的技术人员投入到产业中来。

第二,站在社区的角度看,大部分区块链项目都是靠社区推动的,比如以太坊、比特股、EOS,这些项目都很出色,影响力也很大。区块链的内生激励机制使得大量工程师展开研究,离开社区,仅仅靠投资机构是难以投出更多的优质项目的。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链圈的一些创业者如今又通过ICO的模式发起新的项目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目前偷换概念的ICO项目很多,投资者分不清好坏,投资者只要觉得币价未来能上涨,就趁着牛市,无脑投,对于项目能不能落地,并不清楚。

互联网金融也曾经历过野蛮生长,期间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风险事件,随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关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等一些列监管政策的出台,一些平台被清理整顿,一些被淘汰,行业逐渐回归理性,但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

有了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前车之鉴,政府在对ICO的监管上应该会更加理性,”黄敏强向巴比特表示,“我认为,如果政府对ICO一刀切的话,反而会导致大量交易转移到场外或地下,造成更高的监管成本和更不可控的风险,一旦国内优质的项目被逼流失到国外,对政府也是一大损失。”

为此,黄敏强提出以下四点建议:第一,交易平台要给优质项目更多的聚光灯和注意力,劣质项目得不到关注自然会自动被淘汰;第二,ICO平台对项目审核要做足够的准备,比如白皮书的、项目可行性分析、技术可行性分析、资金计划、团队实力等;第三,交易平台增加项目发起人的责任和义务,实现不了白皮书里描述的技术和产品设计的,自动退币和下架,给投资者更多的保护;第四,建立合格投资者分级管理机制。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30849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紫色影法师 24 天前

    公信宝在这个独特领域内确实走在了前面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