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比特币:国家的消逝

胡翌霖 发布在 比特币 28 11797

之前写的两篇文章还没有触及比特币的真正意义——也就是“媒介即讯息”的意义上,比特币作为一种新的“环境”的意义。

5908724172_ff105c08bc_z_meitu_1

之前提到比特币的通缩特性、防伪特性等等,这也只不过是在说,它比之前的货币更好。但真正重要的并不是这些能够以同样的标尺衡量的特性,而是它对旧媒介或者说旧环境的颠覆——汽车不仅仅是更快的马车,而且还要整个重构所谓“交通”的环境,改写“出行”的意义。

那么比特币的颠覆性在哪里呢?

有人说比特币的头号特性是匿名性,这种理解和把互联网的特性理解为匿名性一样是错误的。事实恰恰相反,比特币能够最大程度地支持完全公开透明的交易。其匿名性只是体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开设无数个地址用于收款,而每一个地址只是一串无意义的字符。但是,每一个地址之间的每一笔交易,都是公开的,从比特币上线以来的每一笔交易,统统都保存在每一个比特币使用者的钱包中,每一个比特币从诞生起的每一次流转都被记录在案,事实上所谓的比特币实质上就是这一公开的记账系统。

那么只要知道交易链条中的某一个环节究竟是谁,而这个人又愿意说出他的交易对象是谁,那么这样顺藤摸瓜,我们有可能把这个币从诞生以来的每一个拥有者都追查出来。而纸币根本没有这种功能,在这个意义上,纸币才是匿名的货币,它的交易链条不是公开透明的,也难以追索钱的流向。

例如壹基金开通的雅安地震比特币捐款渠道,我们可以在网上看到他的这个账户的每一笔进账和出账,我现在看到它总共收入235个币,除非比特币的数学体系整个崩溃,否则无人可以造假。就现在而言,比特币捐款需要找人兑换成人民币才能支援给灾民,但是如果受惠者也都开通了比特币账号,那么这个账户的每一笔出账究竟送到谁的手里,也都将完全公开透明,如果我愿意公开我所拥有的比特币账户,那么一旦你宣称已经把捐款送到了我的账户上,那么这件事情一定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几时几分给谁汇了几块钱,一目了然,无人可以作假。不需要第三方的监管机构来时刻观察,所有人都可以观察,只要你愿意宣称公开透明,那就一定能够公开透明。

基于比特币的特性,至少是大部分现存的审计和监管的工作,都不再必要了,财务的信用不再需要一个特权的机构来保护,而是由一个开放的交往纽带来保障。

的确,比特币超越了国家的监管,因此在现阶段,它似乎经常被用于地下交易。然而比特币逃离的只是国家或任何单一的权力机构的监管,但它最终将把监管置于光天化日之下。之所以比特币能够用来洗钱,并不是由于比特币的匿名性,而是由于纸币的匿名性——因为用纸币和比特币相互兑换的环节中,纸币的提供者并不在乎比特币的来源是谁。被洗钱的并不是比特币而是纸币。然而,如果人人都使用比特币,比特币本身是难以洗钱的,至少不会比纸币更容易。

归根结底,比特币不是逃脱了监管,而只是逃脱了国家的监管,但在每一个流通的小圈子中,比特币的流向受到每一个参与者的监督,每一个人或机构想要在公众面前取得信誉,不需要仰仗国家或银行的担保,不需要服从于某个上级的管理,而只需要自己开诚布公就足够了。比特币用P2P的网络式监管取代了自上而下的线性监管。

同时,比特币的发行也完全绕开了国家。许多质疑比特币的人提到的第一点往往就是比特币缺乏国家权威的保障。的确如此,但是,我们究竟期待国家给予什么保障呢?国家首先能够保障的是可以不断印钞票,可以随时“刺激消费”,逼迫你把钱花出去保障钱总是在贬值。但这种保障究竟保障的是什么呢?他保障的是企业家和金融家,那些富人们维持着极高的资金周转速度,他们即便手持大量现金,也仍然会大量贷款,就像苹果公司正在做的那样,即便有那么高的现金储备,他也还是不惧怕货币贬值,他的贷款和涨价的产品将会抵消货币贬值造成的损失。简而言之,货币贬值的保障保障的是那些引领着货币流动的人,但普通的老百姓和工薪族呢?他们的资金周转要慢得多,现在收入的钱很可能需要为十几年后的养儿或防老作准备,即便健全的社会保障部分消解了这些未雨绸缪的筹划,普通人也总是难以像大鳄们那样驾驭资金的流转。一旦货币贬值,存款和工资大幅缩水的时候,工薪阶层又能指望谁来保护自己呢?

是的,国家能够保障货币的法律地位,也就是说,再怎么贬值,货币都是法定有效的。这意味着什么呢?当发生津巴布韦或金圆券那样剧烈贬值的情况时,它们也仍然是法定有效的货币,即便你上午领到的工资到了下午就将跌去十倍,你也不得不接受它们,因为法律保障了它们的有效性。善良的企业家也许会转而使用外汇或金银来支付工资,但如果他们仍然坚持给你金圆券,那你也无话可说,因为这是国家保障的法定货币。

一个最高的中央权力机构的存在让人有某种安全感,但它究竟提供了多少保护,其中有多少未必需要一个中央集权的机构就能够组织起来,又有多少只是单纯的迷信呢?

我们的确需要警察局,需要消防队,需要军队和红十字会。但这些机构的背后必定要有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来支撑吗?像古希腊那样,不需要大一统的政权,依靠分散的小城邦进行自治行不行呢?当然,你会说此一时彼一时也,希腊社会的交往关系和现代人非常不同了,但如果说网络时代的社会交往关系又将与我们现在大为不同呢?国家的金字塔结构一定是永存的吗?

我一点也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恰恰相反,共产主义的终极理想就是消灭国家。无论马克思的理想是否空幻,他至少认识到了国家只是一个历史性的事物,它并非古已有之,也不会亘古永存。

20世纪的历史似乎证明了完全自由放任主义的市场经济是行不通的,然而这是否意味着市场一定需要由一个中央集权的机构来调控呢?由于依赖中央银行的货币体系的缘故,似乎市场的调控者不得不位于中央,然而这一由央行和各级银行和金融机构形成的金字塔式的货币体系一旦被打破呢?

我们仍然迷信着中心化的神话,我们相信有一群经济学家日理万机地监视着市场并且会适时地采取合理的措施,这就好比古代人相信没有皇帝日理万机就无法保障自家田地的收成那样。的确我们需要“日理万机”,但这未必一定要仰仗一个英明神武的皇帝或一小撮聪明绝顶的经济学家。就像开源软件的运行模式那样,只需要一些较弱的维护者,他们无法暗箱操作或垄断一切,其地位随时可能被其它分支所取代,至于大量的维护、修补和创造性的工作都由整个社区来分担。

政治空间的结构与传播媒介的结构是相应的,口头传统倾向于维系松散的部落组织,文书传统倾向于中央集权的文官制度,印刷术加强了民主,而广播又倾向于独裁……网络时代也将促进其特有的空间结构,即网络。一种去中心化的、互相链接的组织形式将更有优势。

当然,国家仍将存在,但它作为权力中心的管控地位将会淡化,剩下的更多是其文化和历史的意义。比特币将是这种网络社会的里程碑之一,它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核心——“资本”的运转方式发起了变革,在某种意义上说,比特币使得这种新的政治经济学结构——我们可以称之为“社会主义”——成为可能。社会主义不信任资本家和垄断者,而相信自下而上的、广泛而自由的社群的力量。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w275618339 802 天前

    现在人的领地意识还是比较强的,很多人需要国家概念的保护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lailianxin 802 天前

    做梦还没醒

    +1
    +1
    我要点评

    “互联网无国界,但使用者有国界”,一个产品无论在他的出生地还是其他国家,都违反了相关法律。比特币在这方面是比较独特的。我们的梦想是世界应该大同,于是开始成立世界政府并向各国派遣官员,很荒谬,但比特币在做这样的事情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1257 天前

      比特币只是一种跨国界的货币工具,成立世界政府并向各国派遣官员,这应该是你的想象吧。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BigChubbyCat 1257 天前

    美国的先贤们曾经大力扩张的版图,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开始“反扩张”——预计多数州开始相继独立,成为自由自主的国家政体。这不是坏事,因为有些州喜欢社会主义,有些州喜欢资本主义,必须要分开。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BigChubbyCat 1257 天前

    比特币会带来自由(货币自由,免于被通胀),也会促进国家制度的自由。但国家是否消逝,我不清楚。清楚的是,诚实货币可以国家间更加和平,贸易更加自由了。个人猜想,最终的结果是,“国家”将变得更加自由,类似“企业”,只要登记即可成立。数量上,未必大一统,地球也许出现上万个国家。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1257 天前

      跟小弗里德曼(弗里德曼家族的)的动态疆界的思想相似,他认为国家政体也可以像企业或者IT世界的软件一样,自由组合,通过海上城市拼接,每座海上城市实行不同的政体,自由竞争,人们在这些城市间自由迁徙,恶劣的政体自然会导致人口流失,因而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制订恶劣的政策。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胡翌霖 1257 天前

        其实麦克卢汉的“地球村”思想也有类似的远景:电子媒介促进世界的“重新部落化”,“中心”的力量减弱,而“边疆”的意义突显。当然这种多元性和流动性也会让世界变得不太安定,有许多新的困难需要面对。

        +1
        +1
        我要点评
    trueiron
    trueiron 1258 天前

    很精彩!比特币世界就需要这样的理论大神。刚捐助了点BTC,望抛砖引玉!!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胡翌霖 1258 天前

      感谢!我无论实际身份还是对比特币的了解都还是学生,理论大神实在惶恐不敢当。不过等我忙完博士论文后确实想尝试在中国学术界推进一下比特币相关理论研究,除了普及性的文章外再发些个正儿八经的论文。希望各位前辈多指教~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1257 天前

        很希望巴比特的下一本比特币专著中有你的参与。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1258 天前

    一言以弊之,分散、去中心化、独立,孕育竞争与创新,但竞争与创新的结果是一种革命性的技术(语言或文化)推而广之,占据统治地位,形成中心化的局面。所以,理想的文明进步方式是,分裂与中心化、自由竞争与垄断、混乱与标准化将长期共存,作非零和博弈。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1258 天前

    精彩的讨论,只需回顾下历史上印刷术是如何改变政治与社会生活,就能预知互联网将怎样发挥同样的效果。比特币、海上城市、谷歌气球……这些技术与思想的出现,每一桩都将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但很难评价这些技术是让地球变得更分权,还是更中心化,正如互联网既带来了开放、共享的思潮,也让政府对公民隐私的全方位监测成为可能。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胡翌霖 1258 天前

      是的。所以说一方面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技术决定论者,因为我们相信新技术一定会不可逆转不可抗拒地改变社会和文化的格局。但另一方面我们仍然肯定人类自由选择的力量。新技术的潜能并不是单一的,从哪个方面去挖掘和释放新技术的能量,仍然需要人吗去思考,去抉择,去行动。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黑胡子 1258 天前

    精彩的讨论,只需回顾下历史上印刷术是如何改变政治与社会生活,就能预知互联网将怎样发挥同样的效果。比特币、海上城市、谷歌气球……这些技术与思想的出现,每一桩都将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但很难评价这些技术是让地球变得更分权,还是更中心化,正如互联网既带来了开放、公享的思潮,也让政府对公民隐私的全方位监测成为可能。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睡空空 1258 天前

    网络时代最后肯定是国家松散,甚至促成大地球联盟成立啦。
    网络时代就是不断在各个领域去中性化,然后再形成类似蜂群的群体智能的过程,比如中国正在经历通过微博的碰撞重建社会道德和追求的过程,最终一定会有类似普世价值的东西被提炼出来。这种群体智能意义上的“国家”应该才是国家消逝的方向。
    我们还有太多领域没有开始去中性化,比如制度、立法、城市规划、甚至土地,比如波兰每个人出生便拥有自己固定面积的土地,而且不限制地方,你可以在任意没有被别人占据的地方说这块地归我建房子了。网络时代的沟通成本下降可能出现真正的直接民主,不过路也很长,但应该比想象的要短。
    中央集权必然瓦解的推理过程见 http://www.8btc.com/why-reinvent-currency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JoyBtc 1260 天前

    国家存在的价值在于保证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不会遭受他国或他人的侵害,仅此而已。互联网和比特币都无法承担这个重要任务,虽然这两者会让国与国之间的连接通过贸易变得更加紧密,甚至让一些国家合并,但绝不会让国家消逝。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胡翌霖 1259 天前

      如果说“国家存在的价值在于保证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不会遭受他国或他人的侵害”,那么现在的国家们显然是管得过多了,从货币发行到调控经济,科教文卫等等。中国固然如此,而美国之类的西方国家也不限于此。如果说国家的职能最终应当退缩到只剩下你所说的防卫意义,那么你的想法可能比我还激进。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JoyBtc 1259 天前

        是的,管得越少,老百姓生活就越好。改革开放这些年来正是政府慢慢放开管理,从计划经济转向部分市场经济,才让老百姓开始过上好日子。你会发现政府管的最少的地方,往往是老百姓得到的实惠也就越多的地方,比如互联网。
        管的越多的地方比如教育,医疗,养老,计划生育,也是要价最高,老百姓最痛苦的地方。

        +1
        +1
        我要点评
      卢意
      卢意 1259 天前

      “国家”这个词的内涵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嘛,古代的国家也没有现代国家那么复杂的部门和机构,所以如果不首先明确讨论的“国家”是哪种类型,或者演化到哪个阶段的国家,直接讨论“国家”会不会消失,会产生混乱。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胡翌霖 1259 天前

        对的。但只看标题不看内容更会混乱。我并没有讲“国家”会消失。我文中说道:“当然,国家仍将存在,但它作为权力中心的管控地位将会淡化”。也就是说我已经明确了我所指的消逝指的就是国家作为权力中心的地位将会淡化,至于其它方面,乃至于说“国家”这个概念是不是会改头换面变成一个新事物的名称,这些不在我讨论范围之内。作为一篇文章的标题,你不能指望它讲得逻辑完满,无非是点明几个关键词而已,甚至标题一定意义上担负吸引眼球的任务,所以可能会讲得夸张一些,关键看讨论中是不是混乱了。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悟网不欢 1260 天前

    如果你相信老马的学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国家是生产关系的产物,那么比特币必须要对生产力产生重大影响,才有可能导致国家的消失,目前比特币仅是流通和金融领域的事情,谈不上对生产力有革命性影响,至少影响力比互联网差远了。如果你认同西方的学说,那么国家是提供公共服务的,除非公共服务可以实现完全自动化,否则总是需要对公共服务进行决策,而一旦决策,就涉及到民主,一旦涉及到民主就很难是直接民主,只能是代议制的(前面说了,除非你把一切做到自动化),而代议制就会产生政府。监管只是公共服务的一方面,即使是这方面也看不到比特币技术能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别的不说,在一个P2P社会如何防止有人干坏事?干坏事是否会被惩罚?是否需要法律?法律由谁来执行?即使你把这些做成全自动化的,自动化的规则由谁来设定?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胡翌霖 1260 天前

      拿比特币的影响与互联网相比是不妥当的,比特币是互联网的产物,也是其一部分。“互联网”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一系列的东西,而比特币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标志。是互联网推动世界的变革,而不仅仅是比特币~ 我的另一篇文章http://www.8btc.com/dahanghai 提到:
      “准确来说这个新世界不是比特币开启的,这个新时代就是网络时代,新世界就是网络化的世界。而比特币则是这一新世界宣布“独立”的标志。”。

      网络化并不意味自动化,网络是人的网络。法律是地方性的,而这“地方”未必恰好就是国家。比如现在美国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法律,即便在中国,打官司首先也都是到地区法院而不是找最高法,维持治安首先靠社区片警。当然现在对地区法院的判罚不服的话方法是层层上诉,但理论上也可能有其它结构,比如下诉或旁诉:不服判决的可以申请扩大陪审团规模向更多群众求助,或者申请由其它地区的法院共同会审,而未必需要诉诸一个更高的级别。

      我们当然需要防止和惩罚有人干坏事,但如果说干坏事的人的活动仅仅局限于一个小地区,那么完全可以诉诸地区自律自治的机制,例如传统的部落和村规就足以起到约束作用。地方可以雇佣职业的警察或保安,不同地方的警察可以建立网状的联系来分享信息和协同行动,有的时候需要在一个更大的地区推举出一个指挥调度系统,但这一警察的指挥系统未必恰好要和消防队的调度中心、医院的调度中心、金融行业的中心等等重合在一身。每一个行业仍然都可以有一定的中心化结构,以保障联动的效率,但未必需要一个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中央政府来统治。

      同样是干坏事,如果说干坏事的人活动范围不再局限于一个小地区,那么地区自治然后各地区形成松散联盟的机制有的时候会效率偏低,大一统国家在维持秩序的效率上的确有一定优势。但是如果干坏事的人的活动范围进一步延伸,例如网络时代的许多行为,特别是网络空间中的秩序及其破坏者,其活动已经超出国界的约束。在网络空间中会形成新的秩序结构,目前的许多网络公约,网络标准的制定,都不再基于某个国家的律令,而是出于全球网络参与者的自发组织。国家这一机构在面对网络上的坏事时,其管理和约束能力已经没有多大优势了。但设想缺少了国家的管制,互联网就会一夜间变得无法无天吗?不会的,互联网会有自己的秩序。

      +1
      +1
      我要点评
      卢意
      卢意 1259 天前

      比特币可不仅仅是流通和金融的革命。现在网络上有一种”众筹“网站,代表就是kickstarter,上面的项目就是面向普罗大众筹资,没有银行家,金融家或者资本家的高门槛,人人都是投资者,用民主式的投票来决定社会资源应该生产什么,如何生产。这种模式如果与比特币的金融系统结合,将使人类的生产、消费活动彻底脱离传统金融系统,这种模式对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颠覆性的。

      这不就是新的生产关系吗?难道不会产生新的社会形态吗?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胡翌霖 1260 天前

    你说得有道理。但“优胜劣汰”说得过于简单了,按照进化论来看,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同时,环境本身也在发生着变化,环境和物种之间互相影响互相改造,突变的物种的崛起会改变整个生态环境,而生态环境的变迁也会迫使物种发生改变。一个物种之“优势”总是相对于特定的生态环境而言的。

    而对人类社会来说,其“环境”不仅是自然界,更包括媒介—技术环境。

    比如原始部落社会建基于口头文化,而文字的出现使得部落社会遭到挑战,最终德鲁伊在书面文化下难以维系。而近代宗教改革和民族国家的兴起,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于印刷术等新兴媒介的回应。

    国家模式的确是现代世界的胜出者,但环境又在发生变化了,电子媒介和互联网的出现再一次改变了整个生态环境,在新的环境下,适应旧环境的特征(如集中化)未必还能够在新环境下如鱼得水。国家的生存优势就未必还那么稳固了。

    事实上现在已然能够看出许多变化的端倪,那就是你所谓的人类的“内斗”在很多时候已经不再是以国家为单位展开的了,全球化背景下的跨国公司以及互联网巨头的战场不再囿于国家的疆界。而一个“国家”所面对的敌人也不再只是其它国家,更包括不限于特定国家的“恐怖主义”——恐怖主义也是某种去中心化的存在,你可以打掉拉登或阿富汗,但也无法根除敌人。如此,在竞争合作与敌对关系都不再局限于国家的疆界,而是都日益呈现为去中心化的形态时,国家的集中化在保障人民生活的方面是否还具有不可或缺的优势,这开始变得可疑。

    +1
    +1
    我要点评
    卢意
    卢意 1260 天前

    但这种新的社会形态是什么?现在暂时还看不到答案。重拾老子小国寡民的思想肯定行不通,在国家的内斗优势面前,那不过是以卵击石。

    +1
    +1
    我要点评
    卢意
    卢意 1260 天前

    在下的拙见:
    国家能够成为现在人类社会的主流形态,这是人类各种社会形态优胜劣汰的结果。小国寡民的人类群体竞争不过国家机器,所以消失了。这么看来,国家是人类“内斗”的最佳形态,而非生存发展的最好选择。而国家相对其他模式的优势,恐怕就是”集中“,资源的集中,权利的集中等等。比特币的就是对这种集中发出来挑战,所以在国家内部,比特币的革命很可能孤立无援,它需要另一种新的社会形态来挑战国家。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1258 天前

      你的观点更符合对结果的描述,但可能并不适合作为一种决策或预测参考。比如,国家是社会形态优胜劣汰的结果,但并不意味着它是最佳的形式。资源的集中、权力的集中莫不如是,它们未必是最好的权力、资源配置方式。《非零年代》阐述了一个与你类似的观点,即科技、互联网让文化、思想更统一,地球各国出于非零和游戏的博弈,必然要想办法合作,以期获得更大利益,这对地球上每个国家都有利,所以会形成更集中的权力组织,比如地区联盟、行业联盟。但在此之前,城邦式的竞争才造成了大航海时代与工业革命,商业上公司形态的竞争,导致一种商业模式的创新或技术创新占领了市场,既而统一市场。但制造创新的种子是孕育在去中心化的竞争环境之中。

      +1
      +1
      我要点评